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4 三方反應

崔九霄皺眉,平靜的放下茶杯,道:“崔實,你什么意思?”
  崔實打個哈哈,“九霄,我什么意思,你應該清楚。文舟晶圓廠最先是七月和NEC的松阪士夫接觸的吧?我聽松阪士夫和陸景的私交可不怎么好。”
  松阪士夫扶植建業葉家的科訊、聯科手機和景華爭斗的事情誰不知道。
  現在葉家那位天才少女被陸景收到麾下為他效力。葉文俊更是為了保證葉家在和華體系中微薄的話語權耗盡心力。他前段時間還和葉文俊聊過。葉文俊感慨良多。
  至于松阪士夫在爭斗失敗之后,被三井內部“流放”到澳洲。前段時間通過澳洲的新勞工法案,讓和華每年多虧損了4億美元,這才被重新啟用。
  他通過nec搞文舟晶圓廠能對陸景安好心?還有崔七月和唐家六的那事,這其中的彎彎繞沒必要在眾人面前吧?
  眾人一片嘩然,想起高家的舊例。高家可是把高俊遠給拋棄了,才得以和陸景和解。
  崔九霄凝神不語。崔七月有沒有私心,他自然能判斷的出來,但是以這個理由苛責崔七月未免有些荒唐。
  崔實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勸道:“九霄,現在景華微芯對文舟晶圓廠虎視眈眈。七月的本事大家都知道,我看就由他負責吧。平鴻基金的事讓七月先放一放。等晶圓廠建成了再讓七月回去管也不遲。”
  崔七月渾身一陣,晶圓廠預計是耗時17個月建成,就是一年半。但是。卸任之后,他以后真的還有機會重新管理平鴻基金?
  平鴻基金只是崔家的外圍產業。但是之所以被視為崔家繼承人所擔任的職位,是因為平鴻基金是一個洗錢的機構。可以接觸到很多隱-私消息。
  崔九霄沉吟了會,問道:“大家的意見呢?”
  “九霄,你決定吧!”
  “九哥,我看可以。”
  眾人七嘴八舌的道。崔七月的心慢慢的涼下去。崔九霄沉思了一會,道:“七月,文舟晶圓廠的事情就由你來負責。”
  他罵人歸罵人,正兒八經的利益分配卻是不會搞錯。否則能力再強也坐不到崔家家主的位置上。眾口一詞的反對聲,只是暫時調離,他再死保崔七月也不合適。
  還是陸景這個名字所帶來的壓力太大啊。六大世家聲氣相通。高家“損兵折將”的切膚之痛,崔家子弟都能感受到。
  “好的,九叔。”崔七月無可奈何的答應下來。他崔家繼承人的身份就這樣被廢除。真是不甘心吶。
  崔九霄頭,瞥了崔無雙一眼。
  崔無雙心里顫抖了一下,以后只怕得心,不能給崔九叔抓到錯誤。不然麻煩大了。
  列席會議的幾位年輕人心里都痛快的大笑,機會來了。實力最強的崔七月因為最近一系列的失誤被“拱翻”,崔無雙又不得崔九叔的歡心,這下子。他們的機會來了。
  會議結束之后,崔九霄留下崔七月到休息室里喝茶。崔七月默然無語的捧著茶杯。崔九霄笑了笑,問道:“心里不舒服?”
  崔七月坦然的頭,“有一。九叔。晶圓廠我做的沒錯。”
  “我知道。在遠期利益和近期利益的選擇上。大部分都會選擇近期利益。景華微芯的進逼,讓nec可能沒有辦法扶植浙東地區的電子產業。這是我們所要面臨的風險。反倒是三星、nec沒什么風險。”
  “九叔,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把晶圓廠的事情做好。”
  崔九霄拍了拍崔七月的肩膀,“繼承人的位置算什么?家主的爭奪最終還是要看實力。早慧早死。等你講晶圓廠的事情做完。我會考慮安排你到深業集團任職。崔家的下一代中,還是就你的能力強一。”
  “九叔。謝謝!”崔七月感激道,心里失落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從老宅里出來,崔七月坐車回自己的住處,到家之后已經是晚上八,想了想,身心疲倦的給唐詩經撥了個電話。
  …
  洛杉磯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
  下午時分,陽光和熙。陸景在圓形露天陽臺上喝著下午茶,等待聶問白的到來。
  手機里的短信不斷。有宋雨綺給他發的關于文舟晶圓廠那邊的最新情況。詳情自然是要看郵件。剛接了李怡馨的電話。他對三星的態度有所了解。
  也有王燦的郵件:王燦慫恿他明天上午和李菲菲談得透徹一。問題是他怎么和李菲菲談得透徹?陸景笑著搖搖頭,思考其緬甸碼頭的事情。
  從緬甸打開石油運輸通道事關大哥的仕途,他有必要推一把。或許回江州之后,他得去一趟仰光了。
  時間慢慢的流逝著,一壺清茶下肚,陸景從客廳里穿過去洗手間,卻是看到齊靜瑤正在客廳乳白色的沙發上里坐著翻閱著書籍,聲音很輕。
  陸景詫異的問道:“齊靜瑤,你還有事情?”他之前已經示意齊靜瑤可以離開了。
  齊靜瑤忙放下書本,站起來,不好意思的道:“陸景,我想起來你來美國這里可能吃不慣這里的食物,想給你做一頓正宗的中餐。我的廚藝還可以。這段時間在家里很練了一陣子。”
  看著她臉上殷切的神色,陸景倒也不好打擊她的積極性。任誰給捐贈了00萬美元,都得表現出感激之意。“行。那我嘗嘗你的手藝。做三人份的吧。我晚上還有客人要過來。”
  齊靜瑤的容貌和氣質都很出色,身材性感,容顏明雅嫵媚,只比絕色級的美女遜色半籌。但是,想當初嚴景銘給她的東西何其多,雖然最終她沒有出賣嚴景銘的利益,但是還是透露了不少別的消息給自己。
  這種功利的心性讓他內心里不會信任齊靜瑤。當然,他想要控制齊靜瑤問題也很容易。因而,日常的接觸到也不怕她起什么心思。
  齊靜瑤展顏一笑,道:“好的。”看看墻壁上的掛鐘,已經下午四,“陸景,那我開始準備了。”
  陸景揮揮手,“你忙吧。”轉身去了衛生間。
  下午五二十分,聶問白才抵達洛杉磯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和齊靜瑤打過招呼后,與陸景到陽臺上欣賞風景,遠方晚霞泛著淡淡的紅色。
  “陸景,你從哪里找來的美廚娘?”聽著廚房里傳來的咚咚聲音,聶問白笑著問道,手里的酒杯對陸景輕輕的晃了晃。
  酒杯折射著聶問白絕美的容顏,陸景笑著反問:“能有你美嗎?”給她起齊靜瑤、嚴景銘、元娟娟、張靜云、崔七月的事情。
  晚飯是酸辣土豆絲、豆角炒肉、麻辣雞塊等幾道家常菜——洛杉磯這里有不少華人聚集區,食材什么的不缺,就是缺少高檔的中餐廳。齊靜瑤的手藝卻不錯。
  “我這廚師請的怎么樣?你在紐約還沒吃過這么地道的中餐吧?”陸景笑著問道。
  聶問白微笑著夸了齊靜瑤幾句,又笑道:“你當我不下廚房嗎?沒聽過要留住男人的心得先留住他的胃這句話嗎?”
  “哦…,我還以為你只是心做得好。明天嘗嘗你的手藝。”陸景這時也想起來聶問白上次過,她的心比房玉做得還好。
  笑著,陸景的電話響起來。是衛東陽的電話。陸景輕輕的做了個手勢,讓正在笑談的聶問白和齊靜瑤收聲。“衛哥,怎么有空打我的電話?”
  衛東陽笑呵呵的道:“你子,天天給婉儀打電話,不知道給一個電話我。還得我主動給你打。”
  寒暄了幾句,衛東陽切入正題,“是這樣的,唐市長想要景華微芯的晶圓項目落在建業,你這邊沒別的人情吧?”
  唐軒源已經從吳州調任建業市市長。衛東陽現在擔任吳州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他和唐軒源的關系很近。
  陸景也沒有隱瞞自己的大舅哥,道:“李新寒在我們面前給黃海爭取了一下。黃海的沈書記、歷市長都和我通過電話。既然衛哥你開口,那就放在建業吧。”
  黃海、建業都可以。景華內部傾向于建業。他這會兒做個順水人情同意定在建業。
  衛東陽笑道:“好。陸景,今年上半年你和那個什么莫心藍、齊靜瑤、唐詩經的緋聞可是在京城里滿天飛,我爸媽那里,要不要我給你好話?”
  陸景腦門大汗,道:“那還是算了吧。”
  “也是,婉儀一句我十句啊。”衛東陽大笑,難得看到陸景低眉順眼,“成了,不笑話了。我承你這個人情。回京城我們再聚聚。”
  和衛東陽打完電話,陸景看看齊靜瑤,搖搖頭。吃過飯,齊靜瑤去廚房里收拾,陸景又接到一個電話,是唐詩經的電話。招手讓聶問白陪著他進臥室接電話。
  “陸景,我剛收到消息崔家召開了家族會議。我估計,崔七月要完了。”電話里,唐詩經清潤的聲音聽得很舒服。
  “哦?”陸景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讓景華微芯針對三星日本電氣,就是要讓崔家感受到壓力。設立在文舟的晶圓廠可不是什么賺錢的項目。
  唐詩經沒好氣的嗔道:“我不信你能猜不到結果。”猜不到結果陸景會和她打賭?
  陸景嘴角翹起來,賭注倒是不提了,免得唐詩經惱羞成怒,這可是兩天來她打來的第一個電話,就道:“詩經,其實,我是詐唬崔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