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3 產能和理想

“盧助理,這件事對我們有影響嗎?”李怡馨得知景華微芯即將擴建的確切消息,到盧月新的辦公室問道。
  雖說是被父親勒令來中國來學習,但是對三星的各項事務她都需要有自己的意見。這是作為三星財團繼承人之一必須要做的功課。
  盧月新招呼李怡馨落座,親手泡了茶,微笑道:“李小姐,這件事對我們三星影響有限。”
  傲王侯、慢公卿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李怡馨就算最終是需要被李氏家族用來和豪族聯姻。但在三星內部肯定有一席之地。她的幾個姐姐就是明證。
  有一段一起工作的經歷對他日后的晉升有多少好處可想而知。這時候,盧月新哪里會擺什么上級的架子。
  說著話,盧月新做個手勢道:“你看啊,將晶圓落后的產能轉移本來就是降低制造成本。我們內部的芯片訂單就足以保證和三星日本電氣公司的正常運作。景華微芯就算有產能和三星日本電氣競爭問題也不大。”
  李怡馨點點頭,思索了一會,道:“盧助理,但是三井的意圖好像不只是這樣。”
  三星日本電氣公司看似三星的名字排在了合資工廠的前面,實際上卻是nec的大中華區董事、副社長松阪士夫的提議。據說,松阪士夫準備將部分產能用于扶持一些電子廠商。
  盧月新微笑著解釋,道:“李小姐,有些想法是好的。但是要看實際情況。nec在中國的銷量早就不行。日系手機基本上已經推出中國市場。就算在手機產業鏈上扶植三五家企業,想要推行日本的電子產品技術標準難度很大。”
  李怡馨一聽就明白了。啊了一聲,驚訝的道:“他們是想布局3g產業。”
  “是的。”李會長果然是家學淵源。盧月新贊許的笑道:“日系手機廠商的目標確實是3g手機市場。不過,中國的國產標準td-wcdma在國內和sk電訊的推動下運行的很不錯。plu電訊也在香港、東南亞、印度推行這套標準。
  日系手機廠商的謀劃可能會沒什么作用。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現在沒有誰能猜得到中國什么時候下發3g牌照。
  我們現在還是按部就班的走就可以。重點還是在2g、市場。只要手機制造成本下降,三星手機可以和景華手機拼一拼,最差的結果,我們也能超越摩托羅拉在大中華區的銷量。”
  “好的,我明白了。”李怡馨和盧月新說了幾句,回到自己辦公室里。看著窗外京城融融的夏日景色,猶豫著要不要給已經去美國的裴仁成打個電話。
  心里想著。嘆了口氣,想起陸景的忠告:要做好十年二十年愛情長跑的準備,這個月已經給仁成打了三個電話了。再密集一點只怕家里又要有意見。
  想了想,撥了陸景的手機。
  …
  nec香港有限公司位于香港九龍紅磡都會大廈25樓。松阪士夫在辦公室里看著窗外的風景。
  六月中,香港的街頭滿滿的都是夏季風情。衣著時尚的俊男靚女是香港街頭不變的風景。
  看了一會,松阪士夫坐會到椅子上,看著電腦屏幕上讓他煩躁的新聞。
  景華微芯放出的消息讓外界確認他們確實有剩余的產能。而從nec內部的評估數據來看,景華微芯多出的產能足以威脅到他的計劃。
  nec大中華區市場部部長宮本直樹推開門,從門外進來。手里拿著一份報告,道“松阪社長,商社內部對目前形勢的看法是繼續三星日本電氣的建造。”
  松阪士夫擺擺手,道:“想停也停不下來。文舟市政府也不會允許我們撤資。而且現在撤資損失太大。”
  宮本直樹點點頭。這是題中應有之意,“松阪社長,你不用太過于憂慮。只是有可能而已。在電子工業上,我們三井難道還懼怕景華嗎?”
  對三井來說。就算景華微芯有空余的產能來競爭,其實對nec的業績影響也不太大。晶圓廠想要發揮其電子工業核心基礎的作用。必須要有一個產業鏈的支撐。手機、電腦、mp3、vcd等等電子產品都可以。
  這不是短時間可以積累成功的。現在的問題是,景華微芯有可能打亂nec扶植親近電子企業的計劃。但也僅僅是可能而已。
  松阪士夫臉上浮起一抹笑容,道:“是這個道理。就是景華微芯沒有按照設想的劇本來走讓我心里煩躁。”
  宮本直樹哈哈一笑,“松阪社長不要太著急。以正合,以奇勝之。”
  松阪士夫矜持的一笑,“希望靜香不要讓我失望吧。”他的計劃是正,而長井靜香的石油期貨計劃是奇。新加坡石油期貨那里,陸景是六成的概率會上鉤。
  …
  相比于三星、nec的輕松,崔家的氣氛要凝重了許多。
  文舟,田園林,崔家老宅。夕陽西下,照射得古樸意韻十足的高粱大屋滄桑厚重。
  會議室里六名男子在深紅色的橢圓形會議桌邊安坐。會議室的屏幕上,視頻會議信號聯通了另外5名來不及趕回來的與會者。另外有七八名三代子弟中杰出的小輩在會議室里列席。
  看著右手邊崔實臉上帶著隱隱的興奮,崔九霄心里嘆口氣,犀利的眼神環視一圈,朗聲道:“開會吧。”
  今天是例會,但是,景華微芯已經騰出空余產能的事情想必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看崔實的樣子是準備發難。
  崔九霄宣布開會之后,坐在會議桌下屬的幾人不痛不癢的說了幾句,一名頭發花白的方臉老者將話題帶到了深業集團投資晶圓的事情。
  “我不知道九霄當初出于什么考慮,居然會同意出資10億美元與三井、三星合作。現在景華微芯做出了應對。好了。現在怎么辦?投資三星日本電氣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三井、三星兩家財團實力雄厚,我們崔家虧損這10億美元。再加上前不久虧損的近6億美元,這可是一系列的失敗。需要有人為此負責。”
  列席會議的崔七月臉色變了幾分。需要誰負責還用說嗎?又聽到有人附和道:
  “虧損還不是關鍵。16億美元我們崔家不是損失不起。有兩個問題,第一,文舟晶圓廠的建成是否就只需要我們出資10億美元?據我所知,晶圓廠在建立的過程中通常會有追加投資。第二個問題,我想請問,被景華微芯如此針對性的部署,各位有什么想法?高家的遭遇殷鑒不遠。”說到最后,聲色俱厲。
  會議室里響起嗡嗡的聲音。列席會議室的一人感嘆道:“是啊。連高俊遠都被陸景給送進去吃牢飯了。”
  高俊遠是高家的大將級人物,在高家的地位,除開老一輩在幕后的影響力,基本上就其家主高俊耀之下的第一人。真正的要與陸景為敵,在座的有幾個人能有把握不被送進去。自古就是商不與官斗。
  看到陸景的名字仿佛是一塊大石橫亙在崔家諸人的心中,崔七月心里極其郁結。忽而,有些明白為什么詩經會和陸景一起去美國投資互聯網了。自己和陸景的差距太明顯了。
  崔九霄睿智而犀利的眼神冷冷的瞥了一眼還要“廢話”的家族子弟,敲了敲會議室,淡淡的道:“說完了沒有?說夠了沒有?還有誰要繼續的?”
  連續三問。會議室里頓時鴉雀無聲。
  崔九叔的處事手段十分嚴厲,誰敢以身試法,觸他的眉頭。
  見無人說話,崔九霄才厲聲道:“深業集團投資文舟晶圓廠就會得罪陸景、得罪和華?和華的每一個商業競爭對手都是陸景的敵人。那他還怎么過日子?你們這些年的人情歷練、生意都是白做了!無稽之談!”
  崔實微微皺眉。這是大家對崔九霄最不滿的地方。訓斥起來,即便是元老重臣都沒有絲毫的臉面。
  崔九霄接著道:“怎么,崔家在你們眼里就是面團。別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你們的家族榮譽感呢?”
  崔無雙小聲道:“九叔,有高家的例子…”
  崔九霄如鷹一樣的眼睛盯著崔無雙。崔無雙抵不住鷹王的壓力。低下頭,但仍舊感覺如芒在背。
  “哼。高俊遠是自己找死。連基本的規則都不顧。陸景的"qingren"是誰這話能在當眾說嗎?就像你崔無雙想要接管平鴻基金。你現在敢當眾說一聲嗎?”
  管理平鴻基金的一般都會被視做崔家的繼承人。這話什么意思在座的眾人都聽得出來:崔無雙想要當崔家的繼承人,但是沒膽子公開競爭。這也是在暗諷崔無雙背后的崔實。
  “哈哈。”會議室里響起幾聲幸災樂禍的低笑。雖然壓著聲音,但卻異常的刺耳。崔無雙被崔九霄罵得面紅耳赤。
  崔九霄道:“高家的事情陸景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正常的生意競爭,我們沒有必要束手束腳。未來的十年二十年,電子產業的前景廣闊。這是新增的利潤點。我們現在能拿到文舟晶圓廠的部分話語權可以確保崔家進入電子行業。”
  環視了一圈,心里暗罵一句:一群鼠目寸光之輩。晶圓是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崔家還要等多久才有這么好的機會介入晶圓產業?
  崔九霄說著,拿起茶杯喝水。會議室里安靜無比。崔七月心里微微松了口氣,九叔又保他了。今天的風向來勢洶洶,對準的是誰,他心里清楚。
  崔七月的念頭剛轉完,這時,崔實開口說道:“九霄,投資晶圓我們不反對,但是就怕有人假公濟私啊。”
  崔七月的心立即又提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