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2 成果晶圓

唐詩經下意思的回了陸景一句,話出口卻隨即微微蹙眉又舒展開。她生平最恨賭博。崔七月就是用賭博把虞文昌給毀掉了。她不希望看到陸景重蹈覆轍。
  見唐詩經的表情,陸景笑一笑,回過神來,這可是揭唐詩經心里的傷疤,道:“罰酒,罰酒,我失言了。”
  唐詩經撲哧一笑,“行了。這里誰敢罰你的酒啊?賭注是什么,說來聽聽。”她話都說出來難道還能收回嗎?
  陸景道:“我輸了的話我幫你在民盟想想辦法。你輸了的話…”眼神從唐詩經嫵媚柔膩的臉蛋上滑過。
  唐詩經要走仕途,走民盟這條路進政協也不失為一條路。陸景有把握幫她關說一二。
  只看陸景的眼神,唐詩經就知道陸景心里在想什么:陸景的意思是輸了就讓他在臉上吻一口。狠狠的白了陸景一眼,“我可沒興趣拿自己換官位。”說著,站起來離開。
  包廂里觥籌交錯,陸景這兒自然是大家關注的重點。看到唐詩經笑容斂去的從陸景身邊離開徑直出了包廂。不少人心道:難道是鬧翻了?不應該啊。
  陸景給唐詩經弄的一愣,看著她遠去的倩影,回過神,莞爾的笑著喝酒。
  唐詩經這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怎么看都像是被他的賭注給“擠兌”的落荒而逃。
  想起凌雪月說的話,陸景心里微微一熱,他未必沒有機會一親芳澤。隨即好笑的拍拍額頭:我想這些干什么?還是先想想晶圓的事情和去洛杉磯要不要見李菲菲的事情吧!
  …
  景華微芯首席科學家盧文山和景華總部副總經理周復生一行的行程被國內的電子類媒體關注著。
  自從景華微芯放出風聲要遷移部分產能之后,所有的媒體都知道景華這是要和三星日本電氣“打擂臺”。
  建業、黃海、金山三座城市都是周復生、盧文山一行考察的對象。從黃海去往金山的高速公路上四輛汽車組成的車隊高速的行駛著。
  周復生將手里的一疊材料遞給并排坐在車后的盧文山。微笑道:“盧工,你看看。這是黃海那邊考察的結果。與建業相比的話。黃海的成本還是太高了。”
  “黃海那里的競爭太激烈,低端芯片的市場行情可不怎么好。不然三星和nec也不會選擇在文舟了。”對晶圓廠選址的事情。盧文山其實不怎么關注。
  他這次跟著周復生隨行,更多的只是提一提參考建議。就晶圓廠而言,建設在哪里并沒有太多的硬性要求。當然,當地政府支持的力度越大越好。在他眼中,建業、黃海、金山都可以。
  將手里的材料翻了翻,盧文山微笑道:“周總,我們這么明顯的針對深業集團不太好吧?”
  跟著周復生跑了這么幾天,他已經知道景華拖競爭對手三星日本電氣的辦法——攻擊深業集團背后的崔家。聽說五月底平鴻基金被金價大跌弄得虧損近4億美元。
  周復生笑呵呵的道:“就是要讓深業集團知道我們在針對它。”他知道的東西比盧文山多得多。
  陸景一開始的打算是希望通過攻擊平鴻基金讓深業集團巨虧。但是平鴻基金的張子昂果斷的斬倉,避免了牽連深業集團。現在晶圓廠產能遷移實際上是第二套備選方案。
  要是期望敵人按照自己的步點走那就太愚蠢了。凡事多想一步多做一份備案。應對變故要從容得多。
  和華攻擊平鴻基金自然是要百般遮掩,不能讓崔家察覺到。這樣的“狙擊”手段自然是放在暗處效果最大。只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在晶圓廠的競爭中可以大大方方的讓崔家、三星、nec知道景華的針對性反擊。
  盧文山笑道:“就怕三星日本電氣的這幾家股東不相信我們能夠不費什么力氣擊敗他們。”
  “那可由不得他們。”
  說笑著,車隊很快就到了金山市。剛下高速,助理就打來電話,“周總,盧工,金山市的顧書記和蔣市長已經帶人等在高速路口了。”
  盧文山久在國外。對這些官面文章不是很理解,也懶得費心思琢磨。在建業和黃海都是周復生出面處理。周復生應對這樣的場面駕輕就熟,道:“那我們在前面停一下吧。”
  …
  “從地理的角度來說,把景華微芯的第二座晶圓廠放在金山對三星日本電氣的威脅最大。只不過。金山作為黃海的衛星城可沒什么電子產業。”
  夏日炎炎,陸景在洛杉磯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和周復生通著電話。周復生到金山所受到的待遇他已經知道了。
  景華要建立一座晶圓廠怎么都有15億美元的投資。金山市市委書記顧師祥和金山市市長蔣敘元前來迎接一下也是正常。
  周復生道:“考察金山也就是嚇唬下深業集團背后的崔家。最合適的地方還是建業。”
  陸景笑道:“誰說不是?其他的事情按照我們之前說好的就可以。”和周復生聊了十幾分鐘,陸景掛了電話。在加州套房的半圓形露天陽臺上欣賞中洛杉磯天藍的純凈天空。
  “下午茶送來了。陸景,你在想什么?”齊靜瑤從客廳里托著精美的茶壺、茶杯和點心過來。輕聲問道。
  齊靜瑤穿著白色的修身長褲,腿長臀翹。混搭風格的淺色格子上衣,頗有些洗盡鉛華的味道。
  陸景笑著搖頭,這和傳聞中手段狠辣的齊靜瑤形象可不一致。但想想也知道不管齊靜瑤在黃海做事何等的跋扈,在自己面前她翻不起大浪花來,伸手示意齊靜瑤坐下,“不用這么小心翼翼。”
  他到洛杉磯來緣由是齊靜瑤打電話來請他過來探望她。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心底知道。
  齊靜瑤道:“我知道,謝謝你來看。”話是這么說,還是很溫馴的給陸景倒茶。陸景上午到了洛杉磯之后,打電話讓她下午過來聊聊。
  她居住在洛杉磯圣馬力諾的華人社區衣食無憂。而嚴景銘也倒臺了,回國工作不現實,過個三五年再回去看看問題不大。但是,她想要出人頭地,還得依靠陸景的資源。
  寒暄了近日的生活,齊靜瑤道:“陸景,我想做點事情。”她在美國的工作是和華辦事處給她安排的一家小慈善基金,她也因此而拿到了工作簽證。
  “什么事?”陸景回著王燦的短信,漫不經心的說道。他的手機剛剛響了。
  “我的目標是在十年之后競選洛杉磯市議會的議員。”
  “啊…”陸景訝然的看著面前認真陳述意見的齊靜瑤,笑道:“你還真是...”
  齊靜瑤是官迷的事情他早知道。沒想到她在國內的仕途斷絕卻想著在美國這里創出一番事業。
  齊靜瑤等待著陸景下評語。陸景腦子里轉了一圈,接著剛才的話說道:“呃…,很有理想。不過,你首先得取得美國的永久居住權吧?”
  永久居住權就是綠卡,齊靜瑤早就打聽好她需要怎么獲得,小聲道:“可以投資移民。投資50萬到100萬美元即可。”
  看著齊靜瑤忐忑的樣子,陸景失笑道:“行。我就在你身上投資一兩百萬美元,看你能走到那一步。”
  “啊…,陸景,謝謝。”齊靜瑤興奮的揚起嘴角,右手輕輕的握拳,拿著茶杯舉起來,“陸景,以茶代酒,我敬你一杯。”
  陸景今天能來洛杉磯看她是第一條件。讓她下午過來喝喝茶,第二個條件。所以,她才敢提出來想要競選洛杉磯市議員,沒想到陸景竟然答應了。事先,她估計成功率不超過三成。
  在一瞬間,陸景都有種她活過來的錯覺,拿起茶杯和齊靜瑤碰了碰,抿了抿茶。
  “我給你點支煙吧。”齊靜瑤覺得她需要表示點什么,見陸景同意,拿起圓形小茶幾上的中華香煙,俯身給陸景點上。
  齊靜瑤身上的香味撲鼻而來。陸景吸著煙,愜意的吸了一口。別說點煙,他現在就是想要享受一下齊靜瑤的小嘴、香舌伺候,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所以,古往今來,權勢、金錢都是男人的追求。
  和齊靜瑤聊了半個小時,陸景就讓她離開了,給聶問白打了個電話問她到了沒有,然后給宋雨綺發著短信,問崔七月的事情。
  至于李菲菲,他已經和她電話約好明天上午在她住處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一起喝杯咖啡。
  …
  6月11,周五下午,景華微芯對外公布了一則消息:景華微芯與合作伙伴snl公司達成協議,景華微芯從snl手中再引進兩條12英寸的晶圓生產線。
  同時,淡馬錫和snl都將下一次的景華微芯增發中獲得股份。
  楚北晚報將這則消息刊登出來之后,很快時代在線等互聯網門戶網站、各大論壇就在其財經版塊轉載了這則信息。
  如果僅僅是這則消息并沒有什么,但是結合前幾天海力士被現代集團收購的傳聞,業內人士基本可以確認景華微芯的晶圓產能卻是有剩余。
  景華微芯即將有足夠的產能和還沒有建成的三星日本電氣競爭。
  一石激起千層浪!(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