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1 根基不穩

正文
  崔無雙雙眼盯著崔七月,微笑道:“七哥,景華微芯的首席科學家盧文山和景華手機的負責人周復生到了黃海。”
  “哦?他們有什么事嗎?”崔七月放下手里的中‘性’筆,靠在皮椅上淡淡的問道。
  崔無雙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道:“景華微芯準備淘汰落后的產能,據說正在尋找合適的建廠地點。考察的地點包括建業、黃海,黃海是他們的第二站。據說還有金山。七哥,你說他們要是把廠建在金山會如何?”
  崔七月不為所動,“景華的產能不夠,無法對支持其他的芯片設計企業,不會和三星日本電氣產生競爭關系。”
  崔無雙道:“七哥,你這么說我可不敢茍同,想必最近現代集團并購海力士的消息你已經看到了吧?海力士手里有幾條晶圓生產線。現代集團與和華的關系,不用我多說吧!”
  崔七月站起來,很瀟灑的聳聳肩,點了一只煙,“這有如何?你的意思是海力士會為景華代工,然后景華有多余的產能和我們競爭。景華要找代工,可以找臺積電。這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廠。何必找海力士多此一舉?
  再者,景華微芯有多少條生產線你知道嗎?6條8英寸的生產線、2條12英寸的生產線。他們的手機銷量今年沖的很猛,有哪里有產能剩余。淘汰落后產能只是對外的說辭而已。”
  崔無雙的來意,他能不明白嗎?但是,他要駁的這小子說不出話來。
  崔無雙有些啞口無言。心里不得不佩服崔七月。這么快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還列舉出了一二三等若干理由不看好景華微芯。說服力很強。這是他不如崔七月的地方。
  但是。唐詩經看中的人就這么點水平?不可能嘛。崔無雙俊朗的臉上‘露’出微笑,“哈。七哥,我就是來提個醒,你有把握就好。那我走了。”
  等崔無雙走了之后,崔七月把手里的煙連同煙灰缸一起砸在地上,“王八蛋,居然敢來看我的笑話。”
  他心里很清楚,這就是IDF亞洲投資和平鴻基金都投資失敗的結果。他在家族中根基已經不穩了,否則以九叔的強勢,崔無雙敢在他面前晃?家族之中未必就沒有人支持崔無雙。
  “景華微芯真的能夠空出多余的產能?”崔七月拿起筆在桌上的a4白紙上畫了一個問號。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突然有些發慌。
  想了想,崔七月撥了松阪士夫的手機。景華微芯要競爭,那就來吧!
  …
  …
  香港。
  和深業集團、三星電子談好出資的事宜之后,松阪士夫就回了香港。而他的未婚妻,長井靜香在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擔任董事、副行長。明年就是他和長井靜香結婚的日子。
  淺水灣的豪宅中,長井靜香淡淡的看著松阪士夫接電話,她和松阪士夫的關系一向不好。
  十幾分鐘后,松阪士夫放下電話,對長井靜香道:“崔七月的電話。他通報了一個消息,景華微芯有意建立一個分廠。選址在建業、黃海、金山三處。”
  長井靜香不耐煩的打斷了松阪士夫的話,“中國的電子產業已經成形,你要走實業的路行不通。就算是鋼鐵行業。我們獲得及其豐厚的利潤,那也是因為中國的鋼鐵行業在起步時及其的缺乏技術。你看現在的江州鋼鐵,云北鋼鐵還有幾家小的鋼鐵廠已經在使用貧礦煉鋼法。”
  松阪士夫看了一眼長井靜香。“走不走得通我自己清楚,我不想聽你的抱怨。景華微芯不可能對NEc造成威脅。”
  長井靜香不屑的道:“哼。你們連市場定位都沒有做,景華微芯會競爭不過你們?文舟根本就沒有電子產業。你們的芯片提供給誰?芯片設計廠商更是一個笑話。電子芯片最終是要運用在終端產品上的,你打算培養什么類型的芯片設計企業。松阪士夫,你這個項目最多就是淘汰落后的產線拉到文舟來賣錢而已。三星日本電氣最開始的生存肯定是需要內部訂單。否則將會無法生存。”
  松阪士夫道:“跟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以后在香港泡夜店注意一點,我不想看到你和別的男人走進酒店開房的照片。”
  “這是我的自由。”長井靜香寸步不讓。她在收購現代汽車的事務上失誤,導致松阪士夫又重新追上了她。
  松阪士夫冷哼一聲,長身而起,出了長井靜香在淺水灣的豪宅,坐車離開。結婚歸結婚。他現在對這個‘女’人沒有什么興趣了。
  晶圓廠設立在文舟是要降低三星、NEc的手機芯片成本,在最開始當然需要內部的訂單,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他同時會依托于設立在文舟的晶圓廠來培養才有三星、NEc手機標準的電子芯片設計廠商。
  說的更直白點,就是會將手機制造產業鏈上的某一環,或者幾個環節外包給中國的廠商。這足以影響到手機行業。長井靜香又懂什么?自己在電子上的看法比她深刻的多。
  …
  …
  周四中午,舊金山希爾頓酒店里,陸景宴請此次隨行來美國投資互聯網的團隊。硅谷這邊EVF公司的幾名高管都過來參加。湊巧在硅谷這里參加技術攻關的李大青也被叫過來。和華內部都知道他和陸景是舊識。
  二十幾人在酒店的包廂里坐了三桌,隨意的喝著酒,氣氛熱烈。
  陸景、唐詩經、董冰這次來美國投資一共準備了16.4億美元,最終耗資是16億美元。
  全部以彩虹基金的名義投了進去。當初按照葉靜雨的分類,分成三類互聯網公司,第一類互聯網公司余樂、墨靜雯在舊金山這里通過股市收購。
  eBay、Priceline這第二類公司一共六七家。陸景一共談妥了六家,最后一家因為陸景認為估值過高而放棄。
  2004年。美國互聯網公司的股票正處在飛漲的過程中,這比國內的互聯網的‘春’天要早了很多。因而在2004年有很多國內的互聯網公司來美國納斯達克謀求上市。
  葉靜雨主導的海棠網就準備在8月份上市。因而葉靜雨還得留在美國這邊準備路演。
  第三類企業。myspace、Facebook、android這一類剛開始起步的公司。融資只‘花’去了4億美元左右,但是就陸景的估計這類企業的回報將會是最驚人的。
  董冰隨行的助手孟寒留在facebook擔任財務總監。按照陸景的吩咐,她將全力配合馬克扎克伯格的工作,以保證和華在facebook投資4000美元的利益。陸景可是等著翻上20萬倍的那一天。
  和蘇超宇聊了幾句,陸景坐在椅子上吃著中式菜肴。這里的中式菜肴已經變了味,吃起來有些怪怪的。
  唐詩經走了一圈回來,看了看陸景身邊容光煥發的宋雨綺,知道陸景這幾天在紐約把宋雨綺滋潤的很不錯,笑著道:“陸景。收到一個最新消息,有沒有興趣聽?”
  “什么消息?”陸景笑著問道,對遠處的董冰舉了舉酒杯。
  董冰穿著白‘色’的長裙明眸酷齒,微微笑了笑。今天這頓酒算是總結酒會了。這次投資的匯報預計都在100倍以上。當然,陸景投資的ebay除外。
  她回頭要去紐約看董晚瑤。這個堂妹和她的關系還是很不錯的。本來前幾天就打算去的,但是陸景一直在紐約,她就沒過去。她早從丁靈那兒知道陸景和董晚瑤的關系。好在陸景要去洛杉磯一趟,她還有時間去一趟紐約。
  唐詩經道:“我在普林斯頓和米奇聯系了一下,三井內部對石油期貨蠢蠢‘欲’動。長井靜香在負責這件事。我記得你好像實在投資石油期貨吧!”
  唐詩經口中的米奇就是夏如龍。他的正式名字就叫米奇夏。中文名叫夏如龍。陸景微微一愣。想起前世里陳大班的故事。
  2004年整個年度最悲情的經濟人物大概就要數共和國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負責人陳九林。他奉命于危難之間,到新加坡將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盤活,變成新加坡股市里的權重股。每年的利潤有幾千萬美元。但是,就是載在石油期貨上。虧損了5.5億美元。
  日后種種跡象表明。三井參與了此次圍獵。關于他失敗的原因,眾說紛紜。但這件事中種種不合理的因素顯示背后有三井、高盛的影子。
  夏如龍之前在摩根士丹利工作,又轉到了摩根大通銀行。算是投行圈子里的人。唐詩經帶回來的信息十有**是真的。
  “怎么了?”唐詩經笑了笑。故意伸出白嫩的手掌在陸景面前晃了晃。
  陸景就笑,“想起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知道了。放心吧,石油期貨上我心里有數。”
  心里一聲冷笑。高盛、三井就算要油價跌也得等把那5.5億美元吞到手之后。那得今年年底去了。
  唐詩經道:“行,你知道就好。平鴻基金的虧損讓崔七月在崔家的根基動搖,他堂弟崔無雙據說前幾天在崔家內跳的很歡。陸景,晶圓廠你真的有把握?”
  六大世家之間相互滲透,崔家發生的事情對她而言不難知道。
  唐詩經喝了不少酒,在陸景耳邊說話時,酒香飄飄。看著她俏臉上隱約有幾道紅暈,冷‘艷’的氣質中帶著‘女’人嫵媚的嬌柔,陸景笑道:“要不,我們打個賭吧?”
  “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