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 出乎意料的結果

“魯東省白家的走私案,你知道吧?這次馮省長起了很大的作用。”
  陸景點了點頭,白家走私的消息是他通過王燦漏給馮省長的。魯東的巨變極有可能就是這次案子引起的。很難說包書記沒有受到牽連。多方力量因利勢導,將賀|系的力量擠出了魯東。
  夜雨下得越來越大了,陸景看向窗外把屋頂的青瓦砸的噼里啪啦響著的雨。
  政治,真的需要靜下心來好好品味。
  好半響,陸景才問道:“哥,接下來你在江州打算怎么落子?”
  陸江笑了笑,喝著茶說道:“郁書記一系在省里是占優勢的,但是江州市里處于弱勢。而熊書記他們在省里處于弱勢,在江州強勢。
  這種情況不可能長久,雙方需要磨合出一個平衡點。我這樣的中間派是兩方都要拉攏的,不需要站隊。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對我有利的事情都可以做。
  當然,不能被動的去等。我手里要聚攏一批能做事,愿意做事的人。你剛才提出配合童市長的工作思路,這是對的。我要做事情繞不過童市長。
  政治說到底還是講實力。要讓反對你的人越來越少,擁護你的人越來越多。走上去,也就順理成章。”
  陸景點了點頭。大哥是打算以做事的方式“占實地”,在郁系與本地派系的爭斗中壯大,提拔自己的人,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登上市長,乃至市委書記的位置。
  “省里面?”
  陸江笑道:“讓趙副書記走上省長的位置符合大家的利益。你剛才那一手‘聯大欺小’就是省里的博弈的方向。我已經和趙書記談過了。”頓了頓,又道:“趙禮順這個人你要注意。”
  “我知道了。”陸景心里暗暗心驚,想不到大哥居然會這樣提醒自己,這說明他對趙禮順這個人沒有什么好感。但是在他即將與趙書記同心協力的時候,對他的兒子沒有好感,那實際上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厭惡了。
  難道大哥已經看出來趙書記最終會倒在他兒子的事情上?
  在記憶里,六中全會實際上是各方對江南系小動作不斷,賀系在讓出一部分利益后,核心利益并沒有受到影響。華省長的位置很穩。倒是在兩年后趙書記被老而彌堅的師書記壓了下去,導火索是趙禮順涉及到一樁古董造假案中。
  那時候大哥在江州的工作剛剛有了起色,剛成為市政府里面排名第三的副市長,結果趙書記的倒下又把他的上升勢頭給壓了壓。
  “那趙書記那里…”
  “沒有問題,只是有些事要預防。你心里有數就可以。”陸江擺擺手,不再談這個問題。
  陸景默默的抽著煙,大哥的能力無疑是極強的,他的計劃比起自己和黃致遠的想法要更穩健。
  既然大形勢對本地系不利,那么王副書記兒子涉及5.13案的事情可以馬上引爆。這樣對大哥來說更有利
  “哥,市公安局有沒有可靠的人?5.13案我有些想法。”
  陸江靠在沙發上抽著煙,對陸景道:“王副書記她兒子涉案這件事,如果是真的,我們就是放棄一些政治利益也要把他揪出來。對生命要懷有敬畏之心。如果不是真的,也沒什么。不要把政治希望寄托在這樣的細枝末節上。
  要讓干部擁護你,捍衛你,需要行‘大道’。得‘道’者多助嘛。”
  陸景嘿嘿的笑了笑,他沒那么高的政治覺悟。“再使風俗淳”,構建公平公正的社會,這種偉大的理想還是留給大哥去思考和實現吧。
  他還是活的輕松點,讓自己身邊的人過的好就行。
  “葉成和20號會來江州任職市公安局副局長,你和他溝通一下。”
  “好。”陸景有些振奮,大哥調死黨葉成和入江州,無疑是在爭取主動,積極謀劃布局,“哥,你的第二把火準備燒在哪里?”
  “我像到處點火的人嗎?”陸江啞然失笑,吸著煙,吸了以后會才說道:“城市要發展,就需要改造舊城,建設新城。這是一條必由之路。不可能城市的人口數量上來之后,還是大家都擠在原來的老城市里面,擴張是必須的。我拿下市建委主導權的原因就在這里。”
  “哥,目前拆遷一向容易出大問題啊,這會不會…”
  陸江抽著煙,從容的說道:“我會處理好的。”
  陸景點了點頭,指著窗戶的徐華路說道:“哥,白沙這一片都是民國的舊居,具有很大的人文價值。我覺得修繕后,完全可以作為一處旅游勝地。”
  前世里面白沙這一片舊居都被拆掉,令人扼腕嘆息。后來來江州的人都無法欣賞到白沙這里古香古色的韻味。
  “哦?”陸江站起來探頭看向窗戶外,夜色朦朧中,飛檐的屋角遮住了他的視線,雨越下越大。
  “我會讓市建筑設計院的專家考察一番的。恩,發展旅游業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你剛剛說要投童市長所好,你說說你的方案。”陸江坐回到沙發上。
  “我打算投入巨資打造數字手機產業園,想把新月湖北面那一片地都畫下來,投資建廠。”
  “這個想法好。可以把漢北區新月湖北面再加上常新縣開發區并起來,合成一個市級的開發區,統一起來招商引資。你早點把計劃書做出來,給我看一看。”
  陸景道:“我已經安排人在做。一個月后應該會有結果。”
  “盡量快一點。哦,你明天去家里一趟,**生日我去不了杭城,你幫我把禮物帶過去。”
  …
  大一的學習任務很重,一個星期到有三天晚上有課。關寧下課后看到陸景等在花壇邊,喜笑顏開的走過來,“又來拉我逃課呀!呵呵,我今天晚上沒課呢。”
  陸景和她寢室的葉儀,徐瓊,蘇蕓打過招呼后,牽著她嫩白的小手,幾個人一起去南陽街吃晚飯。
  暮色漸漸的濃郁,陸景看著關寧見到自己后喜滋滋的模樣,心情不自覺的好起來。五個人在一家小店里面炒了幾個小菜吃飯。陸景接到一個意想不到的電話。
  “喂,陸景,你什么意思啊,我都回香港了你還不滿意,還要禍害我?”
  陸景把電話稍微離遠了一點,站起來往店外走去,“莫小姐,我怎么禍害你了。”電話里是莫心藍。
  徐瓊看著陸景走出店門口,拉著關寧笑道:“關寧,電話里聽聲音是美女哦——,你要把你們家陸景看緊點。”
  關寧笑著搖頭,“沒事的,他不會離開我的。”葉儀笑道:“偏你這么自信。真是個惹人憐的丫頭。”
  陸景站在南陽街上,聽著莫心藍的電話。她的語氣似乎很憤怒,又似乎很高興。
  “我剛和白昆定婚,你就把他們白家整垮了。”
  “莫小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白家在魯東的事情是馮省長一手操作的。馮逸風和你的關系不錯吧。”
  “呵,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能調動馮省長?我建議回去好好的讀一讀《資治通鑒》。”
  “那我叔叔的事怎么說,你不要說你和王書記沒關系?”
  陸景哪里知道她電話那邊有什么人,當然不肯承認什么,說道:“你叔叔怎么了?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心里卻是嘿嘿笑道:“莫家,嘿,莫家,現在知道后果了?我讓你們和劉老頭合作。”
  “陸景,你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當。你什么時候回京城,我們見面談。任何事情總是有代價的,我會給你一份無法拒絕的報價。”
  陸景想了想說道:“行吧,11號我們在四中門口的薇薇奶茶店里面見面。我聽一聽你的報價。”
  陸景掛了電話回小飯店里面吃飯,蘇蕓問道:“陸景,什么人的電話啊?”
  “一個對頭,怎么樣,最近情圣有沒有追你?”
  徐瓊笑道:“白明俊每天晚上在樓下給蘇蕓彈一曲吉他,比你浪漫多了。”
  “你不懂陸景。”關寧握住陸景的手,想起那天陸景在雨中抱著她的情景,大概她此生也忘不了那一幕。一個愿意在雨中脫下衣服為你遮雨的男孩比在窗前彈一曲吉他的男孩更重要。
  “嗨,關寧,我要是男人非得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呢。”徐瓊見關寧維護陸景,嘖嘖稱奇。
  幾個人說笑著,吃過晚飯,在南陽街上瞎逛著,徐瓊提議去大禮堂看“校園情歌大賽”的比賽。她平常是社團里的積極分子,對學校里面的消息很靈通。
  陸景見關寧有些意動的意思,就沒提后海別墅的話頭。9號別墅昨天就已經入手,而關海山在前幾天把最后的五萬塊已經打了過來。他想著拉關寧過去看湖景。
  幾個人步行到江州大禮堂時,情歌大賽剛剛開始。能容納500人左右的大禮堂基本坐滿。不過美女總是有優待,沒過一會就有男生讓出連著的5個座位,陸景也厚著臉皮坐了一個靠走道的座位。
  情歌大賽是由江州大學校社團聯組織的歌唱比賽,今天舉行的是比賽是前二十名進前十名的比賽。
  中間有一個叫做陳晨的女孩出場時,引得全場尖叫,氣氛很瘋狂。陸景距離舞臺有些遠,看不清女孩的面貌,但是他有八成的把握這個女孩應該就是大商國際老板張雨玲的女兒。前世里面5.13案爆出后,人們才猛然發現張雨玲與方華天有染,據小道消息稱陳晨和方華天的關系也很曖昧。
  方華天倒是好艷福啊!陸景心里感嘆了一句,心里琢磨著等葉成和來了之后,怎么把方華天送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