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8 恨不恨

“七少,七少…”張子昂已經慌了神。爆倉是被交易所強行平倉。已經損失了6千萬美元,而黃金期貨進一步下降的趨勢讓平鴻基金的虧損進一步增大。
  半響,崔七月才在電話里張子昂的喊聲中回過神來。黃金期貨下跌32%,這個數字給平鴻基金帶來的損失至少是3億美元。
  在idf亞洲投資基金虧損14億資金之后,他就算是做為家族的繼承人也被九叔訓斥了一頓。現在又虧損3億美元,這讓他的位置有些動搖。
  “七少,現在怎么辦?”見電話里很久沒有回應,張子昂惶恐的壓低聲音問道。不管平鴻基金是否能保下來,毫無疑問,他在崔家產業中的前途算是完了。
  只是,誰又能預料到黃金期貨在這個節骨眼上會大跌32%呢?這太不正常了。偏偏他配置的價值約13億美元的期貨合約交割時間就在五月底。
  平鴻基金的資產大約為6億美元。可以撬動價值120億美元的期貨合約。平鴻基金已經有一個交易賬戶被交易所強行平倉,虧損6千萬美元。而要是剩下的合約到期交割之時黃金期貨的價格還沒有變化,虧損至少在3億美元之上,那平鴻基金就去了半條命。
  崔七月所處的奢華包廂中十分安靜,手中手機里的聲音很刺耳,崔七月頭有點沉,勉強壓著浮動的情緒聲音嘶啞著說道:“你想怎么辦?”
  “展期。”張子昂咬牙切齒的給出答案。他想要博一把,不是沒有成功的機會。
  崔七月又沉默了很久,說道:“老張,我考慮下。”
  現在虧損是多少他心里大致有數,在黃金期貨價格不劇烈下跌的情況下至少是3億美元。而展期則是要投入更多的資金來堵住這個漏洞。這是飲鴆止渴的方法。他必須要做出選擇。
  張子昂松了口氣,“好的。”聽話風崔七月似乎想要遮掩局面。那他就有救了。
  崔七月所面臨的局面他也看得出來幾分。平鴻基金的操盤雖然不是崔七月親自處理的。但是他負責平鴻基金,平鴻基金出了成績要算他一份,同樣的平鴻基金出了問題一樣要算他一份。
  古人“每臨大事有靜氣”的做派。崔七月學不來,就在包廂里打了幾個電話出去。他需要了解期貨市場的實情再做出判斷。
  盧新月和松阪士夫在赤云廳里閑聊著。三星和三井旗下企業沖突的地方也不少。但是他還沒到三星財團話事的級別,不用考慮,倒是和松阪士夫聊的很不錯。
  一個小時后,崔七月臉上帶著很勉強的笑意走進來,“松阪先生,盧助理,我有點事情需要處理下,今天晚上就不陪兩位了。”
  他打聽來的情況很糟糕。攪動黃金期貨市場的資金來源不好查,但是,其中有一家平鴻基金的對家和摩根士丹利據說有些關系。大摩的名頭在投行里誰不知道?要是摩根士丹利在動手打壓黃金價格,那平鴻基金怎么都撐不過去。問題是,平鴻基金這副小身板,摩根士丹利怎么會有興趣咬一口?
  松阪士夫微微有些詫異,微笑道:“崔七少有事就忙吧。”
  崔七月又和盧新月說了幾句話,喝了一杯酒,帶著三名跟班告罪而去。
  …
  …
  5月底,黃金價格下跌的消息牽動著投資行業從業者的心。京城金頂俱樂部作為財富精英們的聚集地。一周的時間內連續三次有會員聚會探討金價變動的緣由。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更是將年會提前。陷入風波的崔七月剛一到京城就接到了高修平的電話。兩人在京城飯店里約了見面。
  京城飯店的豪華套房帶著一個空中花園,窗外的芭蕉葉子被雨水激的沙沙作響,很快就隨著雨勢更加響亮了起來。
  “怎么搞成這樣?”精美的客廳里。高修平輕嘆口氣,問了一聲。平鴻基金爆倉的事情,他們六大世家的圈子里早就傳遍,京城這邊的商業圈子也傳遍。平鴻基金的負責人張子昂已經離職。
  崔七月有苦說不出,拿著酒杯,看著窗外的雨勢說道:“唉,我也不知道金價會降的這么厲害。”
  他沒有選擇飲鴆止渴的展期,而是斬倉。只是,黃金期貨的價格又跌了6個點。平鴻基金平倉之后清點的結果是損失了近4億美元。平鴻基金元氣大傷。
  他在家里落了一個失察的考評。家里已經有聲音認為他作為繼承人不合格。只是被他九叔強硬的壓了下去:崔家幾百億美元的資產,虧損6億美元算什么?總得給下一代犯錯誤的機會。
  高修平評論道:“魚池之殃!”這件事怎么看都覺得詭異。摩根士丹利怎么會恰好在這個時間節點打壓金價呢?他們要對付誰?
  崔七月點點頭。嘆道:“差不多吧。過幾天大概金價又回漲上去。”低頭琢磨了一會,問道:“修平。你覺得和陸景有沒有關系?”
  “不太可能吧?他怎么可能控制得了黃金期貨價格的走向。”高修平遲疑了一下,抿著手里的波爾多紅酒,道:“我聽吳越說,富躍產業基金最近在做多國際原油期貨,他們應該沒有能力在黃金期貨上插手。”
  他、崔七月都對陸景的戒意很深,但是這件事怎么看都不像他做的手腳。何況,交州那兒因為墨承的死訊還鬧得沸沸揚揚。
  崔七月眼神閃爍著,“或許吧。今年的年會都有那些人,我現在是怕的很。”
  “你認識的就有凌雪月、韓圣杰、方成濟、傅婕、占正方。其他的就是大企業家。”
  崔七月嘆口氣沒說話。他的路現在有點艱難。
  …
  …
  “媽媽,我要和你一起過兒童節。”放學之后的杜潤澤在二樓書房里找到母親,脆聲說道。
  “潤澤,讓你奶奶帶你過兒童節啊。媽媽有點忙。”凌雪月這幾天忙著在金頂俱樂部舉辦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年會,6月1日,估計很難抽出時間。
  杜潤澤扁了扁嘴。滿臉的委屈。
  看著兒子酷似丈夫的神情,凌雪月心里一柔,招招手。讓兒子過來,摸了摸他的頭。道:“媽媽一定抽出時間陪你,去玩吧。”
  打發兒子離開,凌雪月靠在黑色的皮椅上疲倦的揉揉眉心。身邊的助理聞詩提醒道:“凌總,我們該出發了。”
  “走吧。”凌雪月點了點頭。
  京城里月底下了幾場雨,下午的氣候十分怡人。黑色的轎車從馬路上穿梭而過。車內,凌雪月問道:“小詩,平鴻基金的情況怎么樣?”這兩天忙的很,沒怎么關注。
  “斬倉了。據說虧損了近4億美元。”聞詩回答道。
  “嘖嘖…”凌雪月感嘆著,“崔七月這次不死也得脫層皮。”
  聞詩在凌雪月面前還是很敢說話,問道:“凌總,崔家家大業大,這么大的損失又不是崔七月自己操作失誤,應該沒事吧?”
  “沒事?”凌雪月笑著搖搖頭,“崔七月后面肯定有強有力的支持。否則,今年的年會崔家就不會派他來京城參加了。”
  算上idf亞洲投資基金在前不久夏商影視上的失誤,這虧損快6億美元了。換做一家跨國企業中,這已經足夠讓崔七月從董事會中除名。
  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
  聞詩哦了一聲。凌雪月也無意多說。到金頂俱樂部之后,凌雪月布置著工作。今年是5月30日,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年會在6月1日。連開3天。很多筆生意就在宴游酒桌中敲定。這對金頂俱樂部來說是一件盛事。
  兩個小時后,凌雪月才有空歇一會吃晚飯。3號小會客廳以乳白色為主格調,富麗堂皇的西式簡約風格,暗紅色的窗帷拉開,夜景入目而來。
  吃著精美可口的點心,凌雪月撥了陸景的手機,等接通之后,笑吟吟的道:“陸景,這次黃金期貨價格變動。你有沒有參加啊?”
  …
  …
  陸景接到凌雪月的電話時正在紐約四季酒店里。5月中他在紐約呆了一個星期談下了2家互聯網企業的投資就轉飛美國各地。到5月底,他手頭的事情變少。又帶著宋雨綺重新飛回紐約。
  董晚瑤正在哈佛商學院就讀。受到交州那邊的影響,聶問白也飛到了紐約曼哈頓l學校看就讀高中的女兒墨知秋。是以。陸景得了空來紐約看她們。
  “凌姐,你太高看我了。”陸景笑著否認,將手里的期刊放在茶幾上,拿起桌上微涼的清茶。
  凌雪月笑笑,“給你凌姐打馬虎眼啊!我可是知道你和曾明經的關系不錯。”
  說著,又咯咯笑道:“頂級企業家俱樂部要開年會,你這個黃金會員不來參加?占總可是答應來參加的。”她打這個電話自然不是問陸景原由的。
  陸景就笑,“人在美國,身不由己啊。”
  聽得出來陸景的心情很好,凌雪月笑道:“看來你在美國投資互聯網很順利啊。怎么,和唐六小姐有沒有什么進展?”唐詩經和陸景一起去美國的消息,圈子早就傳遍。
  陸景苦笑道:“凌姐,別打趣我了。你知道我和詩經沒可能在一起。唐家怎么可能把最優秀的第三代子弟放在我身邊。”
  投資互聯網的事情做完之后,唐詩經帶著她的隨從和保鏢去新澤西州普林斯頓訪友去了。她畢業于普林斯頓大學。
  凌雪月嘴角翹起來,意味深長的道:“那可說不定哦。”唐風集團和陸景越走越近,這可是讓不少人睡不著覺。唐家話事人唐論語的手段很多人都領教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