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7 紛紛擾擾

夜色中的京城繁星點點,盡顯京城的繁華盛景。在方山湖的一處四合院里參加完一個經濟沙龍出來,已經晚上九點。裴吳越和童兮兮在保鏢兼司機的陪同下坐進胡同外的奔馳里。
  “吳越,要不要提醒下崔七月?黃金期貨的價格變動很不正常。”童兮兮穿著白色的碎花裙,清秀恬淡,靠在裴吳越肩頭,輕聲說道。
  剛才在沙龍上,已經有消息靈通的人說鼎鼎大名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當代掌門人大衛?羅斯柴爾德有意放棄黃金定價權。
  熟知世界金融史的人都知道,在金本位時代,這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最輝煌鼎盛的時期,號稱歐洲第六帝國。
  但是,在近代隨著歐洲的衰落,美國的崛起,金本位的崩潰,羅斯柴爾德家族根本就無力控制黃金價格。現在賣這個老牌財團面子的不少,但也絕對不多。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洛希爾金融集團在全球銀行、基金的排名排不進前50。羅斯柴爾德現在退出黃金市場也是正常。
  2004年以來,國內的金融業務正在不斷的對外資開放,相關的文件、條例出臺了很多,洛希爾金融集團正在準備進入國內發展金融業務,有風聲傳出來并不奇怪。
  沙龍中聊到黃金價格,才發現5月下旬,國際黃金期貨價格一路走低,大異于黃金近幾年一直走高的趨勢,十分詭異。而平鴻基金就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黃金期貨公司。
  童兮兮不用猜也知道平鴻基金的頭寸肯定是大比例配備在黃金期貨上面。在之前,恐怕沒有人會覺得黃金價格會跌吧?
  裴吳越不以為的笑了笑,嘆道:“提醒了崔七月也不會注意。免得他還以為是我看他的笑話。就算平鴻基金的黃金期貨合約都在5月底到期也沒什么。崔家有足夠的實力展期。”
  展期就是期貨交易中把已經到期的期貨合約自己買下來,關閉原有的合約盤,改成出售期限更長,交易量更大的新期權。
  這意味著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冒更大的風險,但是想著崔家的家底,童兮兮微笑著點點頭,不再多說什么。崔家至少兩三百億美元吧?
  …
  文舟市熙河酒店,松阪士夫送走了剛剛前來拜訪的文舟市委書記許蒼一行。看著一行人簇擁著文舟一哥離開,等候在酒店24層的服務員小東心里很是羨慕松阪士夫。
  這兩天文舟市的媒體全力宣傳三星日本電氣電路制造公司對文舟帶來的機遇:產業結構升級。
  小東很難理解這個詞語,但是nec大中華區董事、副社長松阪士夫和三星電子企劃部助理盧月新分別住在酒店24層東西兩側的事情卻是知道。
  這一層就住了三星和nec的人。大部分房間都空中,而市里面難得一見的大人物們,不時的過來拜訪。市里的李副市長就在樓下住著。他可是親眼看到熙河酒店的老總馬大炮在李副市長面前跟孫子一樣。他經常夜里幻想美俏的大堂經理邢經理據說給馬大炮叫到辦公室里揉奶都沒敢出聲。而邢經理叫他往東他絕計是不敢往西。
  “松阪先生!”看到英俊的松阪士夫走過來,準備回到房間里,小東殷勤的喊了一聲。“噠”的一聲,魁梧的黑西服保鏢將門關上。小東哀嘆一聲:這人生的差距得多大啊。
  “這個服務生工作很認真。”松阪士夫微笑著對nec大中華區市場部部長宮本直樹說道。
  私下里宮本直樹沒必要一本正經,畢竟他的年紀比松阪家的繼承人要大的多,道:“松阪社長是看到他每次都恭敬的稱呼你嗎?”
  松阪士夫哈哈大笑,吩咐助理,“請崔先生過來喝杯酒吧,明天將會正式簽約,我們今天晚上可以放松,希望崔先生有很好的推薦。”
  助理應聲去套房的小會議室里打電話。
  套房里精致典雅的家具彰顯著熙河酒店的格調。松阪士夫在窗邊的小圓桌坐下,對坐到沙發上的宮本直樹道:“現在外界的媒體都在說我們淘汰產能,是在與景華手機競爭,帶動一批電子設計企業。又有幾人知道我們的真正目的呢?”
  在澳洲成功的促使澳大利亞出臺新的勞工法案讓松阪士夫重回nec。這讓他躊躇滿志。
  宮本直樹微笑著附和道:“任何行業最頂層的競爭是行業標準,那些媒體又怎么會想的到。”
  制定行業標準就意味著行業話語權。三井在這方面得心應手。寶鋼就是很好的例子。
  松阪士夫點點頭,“這是我與長井靜香看法的區別。她想要偏重于金融手段,但實業所帶的話語權遠比金融要強。我們在澳洲是如此。在文舟這幾天你也看到了。”
  宮本直樹笑了起來。
  這時,助理走進客廳,“副社長,崔先生說晚上在千蒼雪請我們和三星電子的盧助理吃飯。會有車來接我們。”
  …
  千蒼雪是文舟最好的私人會所,位于雁南山腳。穿過質樸無華的大門,走過曲徑通幽的松林小道,才是千蒼雪五層樓高的院落。飛檐勾角,極盡精美之事。
  水墨山水畫屏風遮擋的赤云廳中,崔七月勸著松阪士夫、盧新月的酒。身邊幾個跟班湊著趣,氣氛融洽。
  正式的協議明天即將簽訂,崔七月也沒有去邀請nec和三星電子其他的人,只邀請了兩位主事人。盧新月也不過三十四歲,都是年輕人,話題談的很開。
  說過名菜、名勝、名茶,松阪士夫忽而道:“崔七少,你和陸景接觸過很多次吧。你對這個人怎么看?”
  幾名幫閑說話的聲音漸漸的小了。陸景這個名字,他們縱然身為幫閑也有所耳聞,這個名字往往是某些故事中的主角。
  盧新月瞇著眼睛看向崔七月。他也想聽聽崔七月對陸景的評價。因為戀情被媒體曝光,被李會長派到中國來跟在他身邊學習工作的李怡馨小姐據說就和陸景來往甚密,兩人私交很好。
  中國的電子行業,繞不過景華、景華手機,同樣繞不過陸景這個人——這位景華的教父。他們現在做的事情,要在文舟建立晶圓廠就繞不過陸景。景華微芯的反應是重中之重。
  崔七月搖著手中的高腳白葡萄酒杯,產自法國的雷司令,透明澄徹的酒液搖動著,“不足為懼。”
  松阪士夫在陸景手上吃的虧不少,驚訝的看著崔七月。
  “怎么說?”盧新月品了品酒。現代汽車易主,收獲最大的是三星與和華。能和李會長做“盟友”、做對手的人不足為懼?
  崔七月好整以暇的笑了笑,道:“陸景的能力、眼光都是一流水準。擔任100億美元資產規模的企業的ceo綽綽有余。但是,他的性格太強硬,不知道進退、變通,只想占著上風。我可以很肯定的說:和華發展的越好,資產膨脹的越快,他面臨的敵人會越多,實力越強大。”
  “就像這樣。”崔七月放下酒杯,雙手做了個傾倒的手勢,“到了一個臨界點就會轟然倒塌。孫子兵法說,先為不可勝,然后待敵之可勝。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陸景不足為懼。”說到最后,崔七月語氣慨然,意興飛揚。
  文舟炒房團在江州敗退,虧損數十億,他恨不恨?
  九叔壓著他不讓和陸景作對,未婚妻張靜云被陸景送到警局盤查了一晚上,他恨不恨?
  idf亞洲投資基金在夏商影視虧損15億,他恨不恨?
  深愛的女人唐詩經和陸景聯袂去美國投資互聯網,同行一個月,難道不會發生點什么?他恨不恨?
  他恨陸景恨的要死。比恨虞文昌還要恨。但是,他不能明著和陸景對抗,高家就是前車之鑒。高修平主持的海益汽車在西南汽車市場目前給昆成汽車擠壓的很凄慘。
  在暗地里用idf亞洲投資基金對付陸景失敗后,他心里已經想好了對策。不想好,他寢食難安。很簡單,就是九叔的招,等陸景、和華強大之后,所面對敵人就會愈發的強大。目前不久有三井、三星在對付陸景嗎?在現代汽車的收購中他又得罪了渣打銀行背后的英資財團,沃倫財團。
  可以預見,只要等下去,陸景遲早有被捕殺、圍獵的那一天。須知,全球的經濟秩序是被西方掌握的。這是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事情。
  等到那時候,他一定會落井下石,一雪前恥。聽說陸景身邊很聚集了幾個絕色的美女,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對他一往情深呢?
  “好。”松阪士夫鼓掌。孫子兵法在日本流傳的很廣,他讀過。崔七月的意思是等待陸景犯錯。很有見地的一種看法。
  就他所知,目前陸景還沒有犯過大錯。但是隨著和華穩步成為亞洲一流財團,涉足的領域、地域越多、越廣,面對更為復雜的全球經濟形勢,陸景犯錯的概率將會變的很大。如果說和華之前決策失誤的幾率大概在15左右,那么現在就在30。
  盧新月贊賞的舉杯,“為崔七少精彩的言論干杯。”崔七少這個稱呼,遠比小崔先生更為親近。
  崔七月舉起酒杯,自謙道:“當不得兩位的夸獎,我只是和陸景接觸的多一些。他在我的圈子,是一流的翹楚人物。”
  幫閑們紛紛附和。酒桌的氣氛越發的融洽。
  崔七月心里自得的笑笑,他的智商一向不差的。今天這番話不可能傳到陸景耳朵里去。在座都是心腹人。
  忽而,崔七月的手機響起來,看看號碼,是張子昂的電話。崔七月微不可查的皺皺眉頭,去赤云廳外的一間包廂里接了電話,“張子昂,黃金期貨跌個10又如何?”
  崔家有足夠的財力來接盤。
  “不是。七少。已經跌了32了。”張子昂聲音帶著惶然,“平鴻基金爆倉了。”
  “什么?”崔七月咬牙切齒的大吼一聲,眼睛發黑,跌坐在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