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2 出發前夕(上)

“心藍,這么晚還給我打電話?”從黃海半島酒店的酒吧出來有休息室,陸景進了休息室,看到里面的壁鐘顯示著是晚上十點半。莫心藍在新加坡主持plu電訊在南亞的開拓。
  莫心藍悅耳動聽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帶一點點如水的嬌柔,“剛聽少鋒打電話來說了你今天幫他的事情。陸景,我正想現在在你懷里哭個痛快。”
  陸景一愣,心里有千般萬般的滋味涌上來,莫心藍被歲月所鐘愛的美麗容顏浮現在他腦海里,就好像當面和他相對,輕聲道:“心藍…”
  情之所至,心意相通。陸景知道莫心藍為什么會想哭,為他對莫少鋒的態度,為他親口說的那一句話:他是我“小舅子”。哭,不是痛苦,而是欣喜。
  掛了電話,陸景還在休息室里品味著和莫心藍之后的幾句情話,一時間有些出神。
  “咯吱”一聲,李逸落打開休息室的門進來,守在門外的是陸景的保鏢十三,將她放進來了,“陸景。”見陸景正在窗口呆呆的發愣,禁不住有些心疼,走到陸景身側,本想伸手抱他,但心跳的厲害,愣是不敢。
  她沒有蘇曉玉那么勇敢。清麗如水、帶著混血兒風采精致的容顏浮起羞赫的微紅。
  淡淡的幽香傳來,看著窗外的夜色,陸景輕嘆口氣,道:“逸落,想見不如相見啊!”聞香識女人的境界他達不到,是李逸落空靈如夜鶯的聲音讓他知道進來的是李逸落。
  李逸落心里一顫,能感覺到陸景此時在追思什么。勸道:“那你可以去見她們啊。你身上的事情給那些優秀的職業經理人做就可以了。”
  陸景只是感嘆一句,聽著李逸落的安慰。笑著看著她,道:“你什么時候懂這些了。”
  李逸落是中德混血。她容貌最出色的地方是她的瓊鼻有著一種沁透人心的秀美感.鼻梁秀直,鼻頭尖尖,弧線有著極致動人心魄的美。
  “看點報紙,看著看著就知道一點。”李逸落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在香港大學讀本科,專業是金融。”
  絕色的佳人婉婉軟語,陸景心情略好,笑道:“怕見到我沒有話題啊。”
  “啊…”李逸落清麗的瓜子臉輕紅染透,嬌妍明麗。
  李逸落的美態讓陸景禁不住失神,再也忍不住。伸手輕輕的一帶,將李逸落抱在懷里。溫香如玉入懷。李逸落一下子傻了。陸景在她清麗精致的臉蛋上落下一吻,細膩的觸感,怡人的清香讓他幾乎要燃起來。
  灼熱的吻讓李逸落白皙細嫩的仿佛最上等湖絲的肌膚頓時變得通紅。呼吸變得粗重,嬌羞的低下螓首,仿佛鴕鳥一般,她已經快要失去思考的能力。
  陸景吻完才有點后悔。只是看到李逸落動情的樣子,沒有立即放開她,溫柔的抱著佳人。道:“逸落,陪我說會話。說說心藍的事情。”
  自家事自家知道。他抵不住李逸落的魅力。他身邊從來就不缺乏美女,各種目的的都有。但是,遇到一份愿意真摯對自己的感情。又是中意的絕色佳人,他又如何會不動心?到他現在的層次,已經不會去在于世俗的規矩。重生之后。在“感情”方面,他確實有些“貪婪”。
  說著話。李逸落稍稍鎮定不少,抬頭看著陸景。想起很多往事,輕輕的,抱住了陸景的腰,依偎在陸景懷里。這時,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
  “我接個電話。”陸景輕輕的拍了拍李逸落的牛仔褲包裹著的圓潤俏臀,想要離開他懷抱的李逸落抱著,從褲兜里拿出手機接了電話,里面傳來齊靜瑤的聲音,“陸景,你要來美國了?嚴景銘的事情謝謝。”
  齊靜瑤已經拿到去美國的簽證,現在正在舊金山的華人社區里生活。
  “呵呵,這可不管我的事。”陸景不肯承認嚴景銘的事情是他的手尾,和齊靜瑤閑扯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李逸落好奇的看著陸景,里面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陸景解釋道:“齊靜瑤的電話,這次黃海風波的起始。”齊靜瑤功利心思的太重,他不會太親近。
  和李逸落閑聊著,陸景道:“逸落,等我回來,我請你喝咖啡。”
  “好。”李逸落點點頭,美眸里帶著期待,陸景今天只是一抱一吻一拍,所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她心病盡去,這會心情愉悅。
  陸景笑了笑。吻李逸落一下是被她的美麗恍了一下。他心神還沉浸在莫心藍那里。再者,對李逸落,他也不想圖圇吞棗。
  …
  …
  楚北,賓州。
  唐雨瑤、陳思住在懷遠古鎮遠秋園1號別墅里。星光廖落,月色如水。遠離了大都市,賓州的山山水水都帶著清新的氣息。
  清晨時分,陳思側著身,看著近在咫尺的好友,“雨瑤,醒了沒,你這幾天怎么不趕回江州去啊?”懷遠古鎮這里環境安靜,她早早的睡覺休息,早早的就醒了。
  唐雨瑤自然也醒了,好笑的白了好友一眼,道:“趕回去干嗎?爭寵啊。還是在賓州這里等曹嘉打探消息的好。”
  陳思翻翻白眼,“你真傻還是假傻啊…”
  唐雨瑤笑著捏捏沉思的臉蛋,“行了,小才女,睡覺了。明天我們還要在曹嘉的帶領下去紫云山-西段的吳晚觀。”心里,想著陸景今天就要出發去美國了,現在應該是和雨綺姐在一起。
  …
  …
  4月30日,陸景、宋雨綺、墨靜雯、余樂與董冰、唐詩經一行人總計12人從黃海飛往美國舊金山。
  到達舊金山自后,evf的蘇超宇將陸景一行人安排住在四季酒店中。和華在紐約和洛杉磯都設立了辦事處,只是在舊金山這兒慣例還是evf公司的人出面招待。
  葉靜雨帶領的彩虹風投團隊已經等在舊金山。陸景先期給了葉靜雨一份名單,這是必須要買的互聯網企業,剩下可支配的余額則由葉靜雨自己分配。
  剛到美國,陸景一行12人在酒店里倒時差。葉靜雨要匯報工作也只能等等。尊貴套房中,陸景赤腳在窗前看著舊金山的風景。長途旅行之后,他倦意不是很深。
  他還在思考唐詩經今天在飛機上給他略微提的一件事情:崔七月給她說三井、三星有意合作在文舟新建一座晶圓廠。具體的方案還沒出來,崔家的深業集團已經決定入股。
  當時飛機上人很多,陸景沒有機會和唐詩經深談。這會,唐詩經正在倒時差,也不會打擾她。
  “叮鈴---”的門鈴聲響起,陸景打開門讓余樂進來,他剛才撥內線電話讓余樂過來一趟商量事情。“別關門啊,我可不想被誤會成同志。”余樂笑呵呵的開玩笑。
  陸景就笑,“這點小事你還在乎?”關上門,做個手勢讓余樂自便。
  “陸景,你找我什么事?”余樂不客氣的坐到茶幾邊,拿起陸景丟在茶幾上的中華煙,點了一支,吞云吐霧,又將煙盒推到坐下來的陸景面前。
  陸景把六大世家之間相互競爭、相互滲透合作的事情和余樂大致的說了說,道:“唐風集團和天辰娛樂合作,在浙東的高、崔都是唐家的直接競爭對手。崔家準備和三井、三星合作在文舟建立晶圓廠。”
  余樂一愣,吸了幾口煙沉吟著,陸景這番話里面蘊藏的信息太多。思考了一會,說道:“三井旗下出面的公司多半是nec,而三星必然是三星電子。這一招有點釜底抽薪的意思。”
  作為陸景的助理,他了解目前景華手機銷量正在狂飆猛進。這在全球手機市場對nec和三星手機有很大的威脅。當然,以景華手機多在新興經濟體里面銷售,對nec和三星的沖擊基本在國內市場。
  對國內的手機市場而言,外資目前僅僅是把組裝加工廠放在國內,還不足以在成本上拉近和景華的優勢。只有使用晶圓廠帶動一批核心的電子企業,行成一個完備的產業鏈,才能和景華競爭成本。
  “不過,我認為三井或者三星最多把8英寸的生產線當做落后的差能搬到國內來,對我們的威脅不會太大。只是,要糾纏在一起,總歸很麻煩。”
  這就好比是分流一樣的,有另外的選擇之后,不管政府資源,還是銀行貸款都會減少。晶圓行業是一個經營風險很高的行業。
  陸景點了點頭贊同余樂的意見,又擺手道:“所以,不能給他們太多的機會。”
  “怎么說?從競爭的角度而言,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壓得住三井、三星合資的晶圓廠。”
  “這是當然。但是,既然晶圓廠落在文舟,里面崔家肯定是出了大力。要讓崔家元氣大傷拿不出足夠資金來支持三井、三星才是。拖過一兩年,也就無所謂了。”
  “也是。那等琢磨法子對付深業集團。”余樂知道陸景說拖一兩年是什么意思,最遲到06年,景華的智能手機一定可以問世。屆時,景華將會以橫掃的態勢席卷整個手機市場,多一個晶圓廠,拖不了景華的后推。
  正說著話,門鈴忽而響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