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1 松北小區(下)

位于京城市的南郊的嘉南俱樂部,1號貴賓廳中,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在窗口接著電話,窗外雨絲紛飛。
  一名貌美的女子正在茶幾處沖泡茶,身段神韻俱是一流,明眸愛慕的看著窗口處的男子。他是嘉南俱樂部的創始人秦成文,玉面英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一見就如春風拂面。
  “等等吧。”秦成文慢慢的掛了電話,踱回到茶幾邊坐下。黃海那邊傳來消息,舒老的孫子舒俊飛被陸景指使人打了十幾個耳光。這點事不算什么,連輕傷都算不上。但是陸景敢打舒俊飛卻意味著很多東西。
  “曉兒,有些事情要放放了啊。”秦成文輕嘆道。
  叫曉兒的女子溫柔的笑了笑,道:“文哥,茶好了。”潔白的素腕拿著清雅的茶杯遞給秦成文。京城圈子里的事她不懂,也不想懂,她做好本分的事情就可以了。
  秦成文笑著搖搖頭,接過茶,慢慢的抿著。能源委的常務副主任陸江和黔州省的常務副省長楊修武孰優孰劣自己評判不出來,只是,自己得給陸景打個電話緩和下關系了。
  想著,秦成文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白露,恩,是我,是我。呵呵,我這里下下周有個品鑒酒會,你幫我問問陸景有沒有時間過來喝杯酒。”
  …
  …
  和泰里中一家高檔的咖啡廳里,夕陽將帶著民國厚重歷史風情的咖啡廳染的金黃。置身于“藍灣”之中,落寞悠閑的那股情緒從人心底里冒出。
  兩杯咖啡裊裊,方破虜眉飛色舞的說著午后松北小區的事情,“詩經姐,嗨。你不知道當時舒俊飛被打得多慘,連他媽媽肯定都認不出來他…”
  唐詩經嘴角浮起一絲優雅的微笑,道:“陸景還真敢承認莫心藍是他的情人啊!”
  方破虜想撓頭。他不知道詩經姐這話是什么意思,是贊同。還是嘲笑?
  只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莫少鋒是陸景“小舅子”的事情,這個消息傳出去,莫少鋒在黃海將會身價大漲。
  “破虜,這事我知道了。你忙去吧,我從美國回來請你吃飯。”唐詩經琢磨著,是不是回來之后得去長陽射擊俱樂部里轉一轉。合作歸合作。私人交情歸私人交情。
  “呵呵,詩經姐,我們明天去機場送你。”方破虜坐了一會告辭。唐詩經想了想,撥了崔七月的號碼,這件事倒是圈子里的一個談資。莫心藍這輩子算是所托得人。
  沒名沒分的跟著固然無怨無悔,但是陸景這般直截了當的說出來何等的暖女人的心啊?或許,陸景有這個份量說這句話,有這份心來說這句話。
  自己心里怎么又對陸景多了幾絲好感呢?
  …
  …
  黃海市委副書記徐凱定在黃海和平酒店的套房里休息著,他剛在這兒開了一個會議。沙發隨著他后仰的動作咯咯的響。窗外晚霞漫天。
  秘書躡手躡腳的進來,輕聲道:“徐書記。廣記舒總的兒子在松北小區被陸先生手下的人給打了十幾個耳光。”
  什么?徐凱定驚的要跳起來,到他這個級別,京城里各種復雜的關系多多少少知道一點。陸景這十幾個耳光打的真是!陸家的能量可能遠比他想象的要大。
  徐凱定琢磨了一會。吩咐秘書,“你給市委宣傳部那邊透個氣,我支持電子競技項目在黃海電視臺開播。”
  秘書愣了愣,終究是沒說什么,“好的,徐書記。”帶上門,出去安排事情。
  電子競技項目在民間反響基本和網游等同。上黃海電視臺作直播,市委內部的分歧很大。據說沈書記覺得可以試試,而歷市長則不同意。實則。徐書記也是不同意的,新生的事務風險太大。不知道為什么。徐書記一聽到這個消息,反而會改變態度。
  …
  …
  “差不多了吧?你們該吃晚飯了。”宋雨綺打開會議室的門。各種游戲聲效傳來,好笑的在門口喊道。
  cgl公司的會議室里,陸景、王燦、袁峻三個人關起門來打了一下午的游戲,很少見陸景有這么放松的時候,她也沒多說什么。
  晚飯在cbd的一間高檔餐廳內吃的,馮泰放下手頭的事務帶著助手相陪。很多時候,往往是這樣私下里的場合才能培養出和上級的默契。
  精致優雅的餐廳里,水晶燈散發著柔和的光線,與典雅西式裝修風格營造著用餐氣氛。
  陸景小聲的問身邊的宋雨綺,“交州的事情有消息嗎?”宋雨綺身上天然的馥郁香味撲鼻而來,很好聞的女兒味道,很容易讓他想起私下里戲稱雨綺是“香美人”。
  宋雨綺道:“唐悅說宋問天正在準備,我們動身去美國的時候就可以發動。”嚴景銘已經如落花流水,陸景下一個目標是打擊崔七月。至于,原因卻是有些復雜,但是“擊潰”崔七月卻是知道內情幾人的共識。
  陸景笑著點點頭,問道:“王燦,謝晉文呢?”
  王燦正咬著排骨,將排骨吃下去才笑道:“謝晉文對打游戲沒興趣,早早的就倚紅偎翠去了,黃海這里可是好地方。那小子天生就是混在女人堆里的。”
  陸景女人不少,但是基本都是他接觸了很久的人,脾氣、性情相投。謝晉文完全是走馬章臺的做派。
  陸景笑著搖頭,和馮泰聊起cgl的事情。唐風集團注資的2億美元已經到賬。cgl正在搭建公司的班子招募人手;已經和sit在洽談搭建對戰平臺,構建戰網的事情。網絡轉播的平臺正在物色收購對象,與時代在線的溝通也很順利。
  電子雜志創辦的團隊已經招聘完成。與暴雪公司的溝通正在進行。cgl要使用暴雪公司的游戲來作為商業運營,付專利費什么的有點夸張,與暴雪公司的溝通還是有些必要。
  cgl剛剛成立,要做的事情很多。其中宣傳的事情是重中之重。讓電子競技能夠借助于主流媒體平臺傳播將會極快的培育電子競技的市場。
  僅僅是靠大學生是無法養活電子競技這個行業,必須要以商業化的方式進行運作。
  馮泰叫苦道:“陸先生,我去黃海電視臺跑了快七次了。還是沒有得到準信,只說領導在研究。嗨。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放。唯獨宣傳上松懈不得。”
  陸景點了點頭,喝著雞湯。
  宋雨綺輕輕的一笑,道:“馮泰,稍安勿躁。我聽了一個傳言,五一節過后這件事就能落定。”
  馮泰一愣,隨即興奮的道,“太好了,太好了。宋助理,我敬你一杯。”拿起酒杯向宋雨綺敬酒。
  這件事做成之后,cgl的影響力將會直線上升,甚至超過goc聯賽。goc的投資方可沒本事把游戲送上小屏幕。
  他或許可以考慮下贊助goc聯賽的事情了。如果成功的話,電子競技自此下游產業鏈再沒其他人什么事了。cgl將會一家獨大。壟斷才能產生高額利潤。
  宋雨綺微笑著拿起酒杯,豪爽的和馮泰喝了一杯。消息是唐詩經晚飯前打電話給她的。唐詩經是在和她約定明天上午的行程,順便告訴她這個消息。
  …
  …
  吃過晚飯,略坐了一會,陸景就和宋雨綺一起去黃海半島酒店頂層的酒吧。王燦他們自有安排。方破虜在黃海很能搞些玩法。剛才還打電話來邀請,只是他沒有答應去。
  頂層的酒吧中廊柱精致。華麗的水晶垂鉆吊燈,玻璃的純黑香木桌,如夢似幻。。落地窗270度觀景,黃海春末夏初的夜色撲面而來,賞心悅目,極為怡人。酒客們都是三三兩兩的小聲交談。
  “陸景,祝你一路順風。”臨窗的雅座處,明雪拿起酒杯向陸景勸酒。她的外套早脫了,穿著淺藍色的襯衣,駝色的打底褲。渾圓修直的長腿線條勾人心魄,看的人心里一陣酥麻。
  今夜的明雪。明媚燦爛如云春此時的滿山偏野的油菜花,又有性感冷艷的風姿。只是略作裝扮的墨靜雯差點壓不住場。倒是李逸落為今天晚上的小聚準備了一個小時。清麗秀美,與明雪各擅勝場。
  陸景喝了杯中的百加得。笑道:“這好像不是你在云春時的風格啊。”
  明雪白了陸景一眼,“現在是朋友相聚好不好?等你從美國回來,我估計已經在運營雪蘇綺了。”
  “多學學臺灣的快餐連鎖店運營的方法。”陸景提點了明雪一句,西方的快餐店運營方法不適合作為參考,倒是一水之隔的臺灣,文化同根同祖,很具備參考價值。
  說著,陸景又笑道:“應該沒那么夸張。有葉靜雨在美國給我打前站,我計劃一個月就回來。雨綺,是吧?”
  宋雨綺安然的坐在陸景身邊,微笑道:“是啊。我已經安排好了,反正我們到舊金山之后就是到處猛飛。”
  余樂道:“雨綺姐,你說的我都怕了。”宋雨綺大了他6歲,又是他們這些人的頂頭上司,他也就隨著墨靜雯她們這么喊。
  幾人都笑起來。宋雨綺道:“余樂,你和曾冰云發展的怎么樣了?”
  余樂嘆口氣道:“這還是不說了吧!”已經開過房了,但是這種事怎么好對宋雨綺、墨靜雯、明雪、李逸落幾個美女說呢?和陸景私下里說說倒是可以,陸景是個悶-騷腹黑男。
  幾人又起來。陸景笑著和李逸落談起她的演藝事業。幾人紛紛給她出言獻策。
  說笑著,李逸落略有些苦惱的道:“我現在是怕演戲了,在鏡頭前有些不自然。還是唱歌吧。陸景說的建議,我考慮下吧,在電影里客串一下,增加曝光率。”
  余樂就笑,“增加曝光率還不好說,給你弄幾條真真假及的緋聞,立馬爆火。哈哈!”
  陸景的手機響了,看著是莫心藍的電話,去外面接電話。沒有理會正在被眾人“聲討”的余樂。
  李逸落的個人形象純凈、健康,從無緋聞。搞一條緋聞,廣告收入就得驟降,得不償失。余樂純粹就是出餿主意,兼帶著取笑他和李逸落的關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