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40 松北小區(上)

王燦扶了扶眼鏡,斜睨幾個幫閑一眼,問道:“你們跟誰的?”他不認識這幾位。
  領頭一個幫閑三十多歲,道:“舒少在上面辦事。”
  京城里能有幾個姓舒的。陸景、謝晉文、袁峻一聽就明白了。是舒俊飛。他平日里和魏源、魏曉華走的很近。難怪莫少鋒挨打了。八成是“以勢壓人”。雖然這個“勢”如今大不如前。
  莫少鋒眼睛里能冒出火,對陸景說著事情的原委,“我和呂姿是朋友,姓舒的強行把呂姿搶上去了…”
  謝晉文臉上露出個鄙夷的笑容。感情莫少鋒是被人帶綠帽了。辦事,這個詞,如果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起,怎么理解,你懂的。
  陸景心里有些不耐,又是公子哥爭風吃醋的事情,擺擺手,打斷了莫少鋒的話,“你現在打報警。”又吩咐袁峻,“給你在黃海的朋友打個電話。”
  說著,對張靜云點點頭,和宋雨綺一起回到車上。他懶得問緣由。
  張靜@頂@點@小說云看到陸景,一步步小心的挪著小步子往陸景的車子靠攏,好在沒有人注意到她。
  陸景隨行的幾人正在說笑,還有一人在打電話。莫少鋒的人在打電話報警。舒俊飛的人在轉圈,有一個機靈的已經去樓上報信去了。
  莫少鋒、舒俊飛這兩個人張靜云都認識,都是室友、好友呂姿的追求者。今天中午的時候,兩人在她和呂姿租住的公寓里“撞車”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最后莫少鋒給舒俊飛趕了出去。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讓她心驚膽戰。舒俊飛把呂姿拉到房間里做起那事。好像好友也沒有反抗,她只聽到好友尖叫著“舒少。你好硬”就羞得趕緊下樓。
  陸景在車內和宋雨綺說著閑話。董冰得了董坤城的吩咐準備和他一起去美國投資互聯網,她有起始資金2億美元,現在已經住在麗景度假村5號別墅里。
  另外,唐詩經也準備去美國看看互聯網的形勢,順便拜訪她的舊友,準備明天一起動身。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因為她要和陸景一起設計崔七月,外出是掩人耳目。脫開自身的干系。
  正說著話,車窗被敲了一下,陸景發現是張靜云在外面。在齊靜瑤的事情上,張靜云返回交州還是他安排的人送去機場,陸景放下車窗,微笑著問崔七月的未婚妻,“張靜云,你怎么在這兒?”
  以張靜云那比老鼠還小的膽子,有事早躲得遠遠的。怎么會出現在這個是非之地?
  看得出陸景的笑不死好笑,張靜云有點郁悶。但是,現在這一堆人里面能給她安全感的就只有陸景,畢竟是舊識。嬌柔的道:“我住在這里。”
  陸景恍然,笑著寬慰道:“不用擔心,一會就處理好。”說著下車和張靜云說話。順便等正主出現。
  張靜云點點頭。她已經決定搬回學校去住。外面亂七八糟的。剛才舒俊飛看她的目光把她嚇了一跳。好在,他知道自己是崔七月的未婚妻。不然可能要出事。
  十幾分鐘后,舒俊飛穿著衣服下樓來。看了四周一眼,眼神落在陸景身上,變得如同餓狼一般兇惡,隨即又隱去,走到陸景身前,不卑不亢的道:“陸二少,我和莫少鋒爭風吃醋這點小事你也要插手?”
  陸景和舒俊飛沒見過幾次。他比莫少鋒要矮上幾公分,唇紅齒白的奶油小生,身上的稚氣已經脫了,還是那股囂張跋扈的氣勢。舒俊飛的父親在黃海經商,在黃海見到他到沒什么稀奇。
  陸景和舒俊飛說話的時候,眾人都不自覺的看過來,形成一個松散的弧型。陸景指了指莫少鋒,直截了當的道:“這是我小舅子。”
  舒俊飛臉上變了變,隨即譏誚的看了陸景一眼,年前京城里就有謠言說陸景把前前京城第一美女莫心藍收入房中,沒想到他居然承認了。
  “我認載,你說,怎么辦?”舒俊飛很光棍的說道。他爺爺和陸景的父親很有淵源。他也不怕陸景把他往死里整。
  張靜云訝然的看了陸景一眼,陸景能震住舒俊飛,她多少猜的到一點。汀陽那天晚上陸景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到舒俊飛認輸,想起他看自己的淫-邪目光,還當著她的面和她的好友做那事,心里不免有些快意:你也有遇到狠人的時候啊!
  陸景道:“行。莫少鋒,你自己看著辦。”
  “好。舒俊飛,你尼瑪的也有今天。”。莫少鋒打架比不了陸景,怎么著都比舒俊飛強,好歹學過一點跆拳道,幾下子就把舒俊飛按在低聲,毫不猶豫的抽了舒俊飛十幾耳光,“啪啪”的耳光打下去,舒俊飛的臉迅速的紅紅起來。
  周邊的幾名跟班都不敢動,這要上去幫忙救舒少,自個兒就得搭進去。陸景在京城里是何等聲名赫赫的人物。
  “莫少鋒,你給勞資等著。勞資不玩死你。”
  “就憑你!我呸。”莫少鋒打完對著舒俊飛吐了口唾沫,心里舒暢了很多,“呂姿那婊子你要就拿去了,都是勞資玩剩的。”這話有些刺耳,但是莫少鋒現在不想管,他就想把心里那口發泄出來。
  看著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舒俊飛,心道:狐假虎威真是tm的爽。他知道陸景其實并沒有讓他揍舒俊飛一頓的意思。
  也不知道報警電話是怎么打的,二十幾分鐘后,警車才姍姍來遲,與袁峻電話叫來的方破虜同時抵達。方破虜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莫少鋒在對著舒俊飛吐口水。
  警察到場之后,開始了解情況。幾個跟班迎上去說話。
  “景哥。”方破虜和袁峻、王燦、謝晉文打過招呼,又到陸景面前說話。
  他跟著唐詩經在中天酒見過陸景,景少變成了景哥。但是,要說他心里完全服氣到不至于。詩經姐那樣的佳人,誰都會認為陸景其實是不適合和詩經姐在一起的。只是他們這些在場面圈子里混的人,一些事情還是能控制住個人的喜惡。
  陸景微笑著點頭,拍拍方破虜的肩膀,道:“破虜,這里的事情你處理,我有事情先走了。”
  他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方破率的想法,只是看的到方破率在他面前的恭敬。
  “好的,景哥,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方破虜精神抖擻的答應下來。能給陸景辦事,這里面的好處就大了。
  袁峻臉上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方破虜叫陸景景哥,只怕另外和陸景還有接觸。搭上陸景的線,在圈子里說話份量都重三分。
  張靜云心里好笑:怎么,陸景的手有魔力啊?拍拍肩膀就跟打了雞血一樣。
  她出身于官宦之家,里面的原由,其實她能想到。
  “嘭-嘭-嘭”的幾聲車響,王燦、謝晉文、袁峻都上車,陸景笑問道:“張靜云,你是在這兒,還是跟我一起走?”他看得出來張靜云在眼睛告訴他,想和他一起走。
  “我和你一起走。”張靜云做到陸景的車里,她在內心里對陸景的信任還是超過在場的其他人,“我在黃海大學門口下車。”
  見陸景轉身要走,那邊還在和舒俊飛互相嘲諷的莫少鋒快步走過來,臉上有些猶豫,遲疑的道:“姐,姐夫,今天謝謝你。”
  這聲“姐夫”喊出來之后,心里忽而一松。似乎,在嚴景銘離開之后,他在黃海又有了立足的資本,而且背靠的是一顆根子更深的大樹,而且,還不用他刻意討好打理關系的那種。他姐和陸景的關系足以!
  想起在嚴景銘面前曲意奉承的日子,莫少鋒一時間有些感觸。以前差點被陸景打斷腿的事情在心中如灰飛飄過。
  陸景舉起手要拍莫少鋒的肩膀,莫少鋒的個子比陸景還高一些,這時,忙微微彎下腰,好讓陸景拍的順手,“下次打電話的時候把事情說清楚。今天就這樣。你玩你的去。”
  年紀相仿,但是陸景說出來的話已經是居高臨下,自然而然,莫少鋒喊他一聲姐夫,兩人之前的關系就變成這樣。
  宋雨綺看到莫少鋒這反應,笑著搖搖頭。心藍姐這個弟弟太草包,天天不務正業。
  把亂七八糟的事情都丟給方破虜處理,陸景和王燦一行坐車前往cgl游戲公司。
  cgl游戲集團在黃海財經大學附近cbd的辦公樓租了一棟樓作為辦公室。主要是為了日后就近組織電子競技的比賽。
  黃海市政府在新匯區批給和華用于修建多媒體場館的地塊就在距離黃海財經大學十五分鐘車程的地方。現在那里已經破土動工。
  精典大廈23層,cgl游戲集團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陸景和王燦兩人拿著兩臺筆記本電腦,接好鼠標和鍵盤準備打游戲。王燦問身邊的陸景,“陸景,舒俊飛那兒你不擔心他的后手?”今天莫少鋒把舒俊飛打得夠慘,消息很快就會傳開。陸景這么做可能會帶來一些麻煩。舒家很有些能量的。
  “魏曉華都進去了,不用擔心”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王燦。從謝曉越到江州擔任市長,很多事情就已經定了。魏源的政治生命不會有任何的起色。
  只是,王燦對一些內情知道的并不清楚,所以才有這個擔憂。實則,前段時間大哥已經不動聲色的將魏源的影響力消除。接下來的對手就是宿敵楊修武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