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8 近況

“不是應該任人唯賢嗎?”熊玉嬌不解的說道。宋雨綺、潘婷婷、余樂、曾冰云都看向陸景,等待著他的解釋。任人唯賢,還是任人唯親,本就是管理中的一對悖論。
  陸景笑著喝了一口咖啡,苦澀的味道順入喉嚨,道:“那得分情況。現在遠大集團有會揚地塊的業務,利潤足以保證,一兩年內不存在業績壓力。并且遠大集團在會揚地塊開發結束前也無力啟動大項目。
  因而,你不管做什么,很難通過業績來贏得遠大集團職員、管理層的認可。你現在要想快速的掌握遠大集團,就需要提拔忠于你的人,放在關鍵性的崗位上,確保你的命令能夠下達。
  熊玉嬌,要注意啊,忠于蘇遠和忠于你是兩回事。要區分開。”
  熊玉嬌蹙起眉頭,若有所思,想了一會,苦惱的道:“可是我并沒有多少合用的人啊。”
  潘婷婷怕陸景以為熊玉嬌無能,從而不支持熊玉嬌,解釋道:“陸景,玉嬌這段時間見了不少人,但是因為業務不熟,沒敢輕易的選拔人才。”
  陸景笑了起來,支招道:“你可以讓遠大電器的總經理范克倫給你推薦你個人。獵頭公司也可以去問問。做事的人必須是有能力的人,但是決策權要掌握在你自己人手里。
  上次會場里為你說話的那個經理可以提拔啊!潘婷婷對你忠心耿耿。孟漢生手里原來不是有一批人,你可以用用看。要敢于嘗試,不要怕失敗。
  在國內如今的環境下。董事長和總經理都是兼任,職業經理人不干。辭職,你還可以去找獵頭淘能人來。”
  想起九六年那會和潘婷婷等人在北湖邊樓外樓的交鋒。真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覺。
  潘婷婷見陸景幫她說話,感激的對陸景笑笑。
  玉嬌現在持有遠大集團,她卻是需要靠玉嬌的信任才能養活全家。她是玉嬌的好友、閨蜜不假,但是人又有誰沒有更高的追求呢?按照陸景的這番話,玉嬌給她一個副總都是可以的。
  陸景的話讓宋雨綺輕笑起來,“遠大集團在你眼里就像個玩具,但是玉嬌可是要靠遠大集團的利潤生存,你還鼓動著她可勁的折騰啊?”
  余樂也略微有些迷惑,他心里倒是有些懷疑陸景是不是看上這個身姿豐腴的少-婦了:把遠大集團折騰得快要完蛋了再出來收拾殘局。不是順理成章的把美人給抱上床嗎?身心兩得事情啊。
  熊玉嬌身材頎長,珠圓玉潤,容顏又清麗嬌美,可是漂亮的美人兒,據說還曾是江州大學的校花,名氣不比陸景的摯愛關寧差多少。只是,她身上有著很明顯的大小姐的嬌嬌氣。
  陸景就笑,“現在遠大集團還有家底折騰,能承受的起失敗。只要會揚地塊順利開發著就行。但是等會揚開發完。熊玉嬌要是還沒有歷練出來怎么辦?總不能總靠景華介紹生意吧?”
  熊玉嬌明白過來,用力的點了點頭。
  “成,正事談完了,隨便聊吧。江州最近趣事應該不少吧?”陸景拍手笑道,“余樂,你和寇小蠻關系怎么樣了?”
  余樂翻翻白眼。然后一本正經的介紹道:“我今晚的女伴是曾冰云小姐。”
  曾冰云就是陸景和余樂昨天在時代大廈電梯碰到的那個高挑的性感美女。這會,曾冰云穿著白色的蕾絲衫、黑色的鉛筆褲。裝扮的清爽又帶著職業女郎的氣質。
  幾人都笑起來。熊玉嬌、潘婷婷從宋雨綺那兒對昨天事情很是了解。曾冰云24歲,畢業于一本院校江州科技大學。供職于時代在線策劃部,準備調往即將分拆的私t公司。
  曾冰云嘴唇動了動,卻是不好反駁什么。其實剛才已經介紹過,她只是余樂的朋友,不是好朋友,也不是女朋友。
  曾冰云和他就認識一天不到,談感情那是搞笑。余樂知道陸景不信,悻悻的道:“小蠻那個性子我實在消受不起。又吵又鬧,鬼點子又多,我應付她一個人比連續通宵2晚上還累。”
  陸景取笑道:“一個人,你還想應付幾個人啊?”
  寇小蠻下午打電話來說她回香港了。看情形是和余樂吵翻了。不過寇小蠻大老遠的從香港來江州,對余樂的感情還是很真摯的。要知道,兩人在香港分別才一個月不到。要不是陷入熱戀,應該沒這么夸張。
  余樂回了一句,“向你學習。”
  幾人都笑起來。陸景的風流韻事,和他接觸過的人多少知道一些。曾冰云卻是給笑得有點莫名其妙。
  陸景揉著眉心笑起來,“你跟著寇小蠻交往,詞鋒倒是變得犀利起來啊。”看看曾冰云,又看看余樂,以余樂的泡妞水準,確實可以把曾冰云吃得死死。
  說笑著,陸景起身去了咖啡屋角落里的衛生間,剛出來在衛生間外側洗手時,正好遇到進來的曾冰云。
  看著眼前這個比余樂大一歲,但是容貌要遜色許多的青年,曾冰云意外的竟有些緊張,這才是她選取的攻堅目標。只要和陸景沾上關系,她的人生至少能少奮斗五十年。
  江州科技大學雖說是一本院校,但是是江州一本高校里最差的一所。她能進時代在線這樣在江州首屈一指的好公司,卻是因為她的容貌。當時面試官還開玩笑說:不能全部招一群牲口回去,得招個美女回去養眼。
  有什么樣的容貌,就能有什么樣的信心。她看過陸景身邊的那位宋助理,固然是難得一見的美女,秀美婉約,但姿容要遜色她一籌。
  陸景洗過手,見曾冰云還站在門口,他是何其靈敏的人,微笑道:“曾小姐有事找我?”
  曾冰云身高約有1米7,高挑的身姿,窈窕纖細,又不是豐腴感。乳挺臀翹,難得是黑色鉛筆褲包裹著的雙腿圓潤修長,略帶一點外“8”形,并的腿心間沒有一絲間隙,頗具誘惑力。
  以陸景的眼光自然看得出她已經不是處子,也看得出她很適合用某些姿勢來征伐、享用。
  陸景的和顏悅色讓曾冰云緊張稍去,道:“陸景,我,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陸景點點頭,“名字就是一個稱呼,你隨意就行。”美麗的女孩子總會有點優待。
  曾冰云笑起來,精致的容顏有些嫵媚,道:“陸景,積遠基金想要招募一名基金的形象大使,你覺得我合適嗎?”
  陸景一聽就知道曾冰云打的什么算盤,對一個漂亮女人的攀附,他并不鄙視。只要不想她那位朋友那樣頤指氣使就行。要知道,在社會中,下位者看到上位者同樣是這樣。不論男女。
  只是,他沒有“橫刀奪愛”的心思。有些美女,看著賞心悅目就行,再多的干系就算了。當即婉拒道:“這是姜朝明負責的范疇。我不好過問。”
  曾冰云眼神略微有些暗淡,“哦,謝謝!”進了洗手間里面。
  陸景搖搖頭,他剛才還在想余樂肯定能把曾冰云吃的死死的,現在看來,還真未必。誰都不是傻子。相比較之下,還是寇小蠻要單純可愛的多。不過,余樂的私事,他也不會管。他用余樂的才華,不問其私事。
  ....
  “這個曾冰云不簡單啊!”晚上九點過了一點,熊玉嬌幾人就告辭離開了星光咖啡,陸景和宋雨綺、方琴、邵秋蘭、徐詠碧在咖啡屋里說著閑話。聽陸景說完,宋雨綺感嘆道。
  陸景明天就要去黃海,待會晚上在新豐公寓那兒休息。關寧和何夢瑤都在。
  邵秋蘭笑著掐掐陸景的腰肉,“小景,有美女送上門,你心里是不是得意的很?”幾女咯咯嬌笑。
  陸景自然是知道邵秋蘭在“公報私仇”,她只和紫琪一起陪過他,昨晚的事讓她心里不舒服。“姐,我哪有啊!”陸景分辨著,輕輕的擁著邵秋蘭。
  邵秋蘭雖說和陸景的臨時身份都領了結婚證,但是那好意思當眾和陸景擁抱,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作勢要掐陸景的耳朵。其實,卻是半推半就的給陸景抱著了。
  積遠基金明天在黃海大學設立一個助學金項目,屆時黃海市委書記沈良駿要出席,陸景也會露面。而陸景在黃海呆兩天之后,就準備去美國,準備投資互聯網企業。
  邵秋蘭心里其實有些舍不得,才相聚沒幾天就要分離。只怕又是幾個月見不到他了。還說等寒暑假的時候就陪在他身邊的。
  說笑著,夜里靜謐的時光緩緩的流走。不知不覺的就倒了晚上十一點。邵秋蘭和徐詠碧去關星光咖啡的水電,準備關門離開。
  “琴姐…”陸景溫柔的擁著這個美艷的熟婦,干練的短發,曼妙的身姿,溫婉迷人。身邊的宋雨綺笑了笑,道:“我去開車來。”方琴輕輕的靠在陸景懷里,美眸看著陸景,“小景,什么時候回來?”
  陸景低頭吻著方琴的嘴唇,有些肆意的吸著她的小舌,道:“最多一個月吧,我抓緊時間辦。辦完之后,我在江州過暑假,到時候我們一起去云春避暑。”
  方琴嘴角泛起一縷溫婉的笑意,有些神往的道:“好啊。我在江州等你。”
  陸景嗯了一聲,心里早點退休的想法又盛了幾分。他要加快和華發展的步伐。(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