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7 SIT號

清晨時分的朝陽躍上青碧如洗的天空之上,紅霞萬丈。透過騎樓、廣告牌、門匾,落到南陽街的地板磚上。
  一夜暢快,早起的陸景悠然自得的拎著兩份湯包從南陽街出來,準備返回南園別墅。胡氏湯包店的湯包,皮薄餡大,汁多味美,是南陽街有名的小吃。邵秋蘭和徐詠碧都是極愛吃。
  看著師南路和南陽街交匯街口的流動治安亭,一名聯防隊員帶著紅袖在清涼的晨光中巡邏著。陸景嘴角微微勾起來。
  將近五一,新月湖這里的江州高校里抓出勤越來越緊。南陽街早上的生意好了不少。
  剛才在胡氏湯包店里排隊時,聽來買早餐的學生說南陽街這里治安很好。當初將星空網吧的利潤調撥來維持治安,看來功效不錯。
  一路回到南陽別墅8號別墅。臥室里幽光浮動,厚厚的米色窗簾遮住了朝陽,寬敞的法式大床上邵秋蘭和徐詠碧正在熟睡,初夏的水藍色被子斜蓋著,覆在錦被上纖滑細膩的素手,微露著若凝脂般的香肩,令人想象著錦被下誘人無邊的春色。
  看著烏黑的發絲遮掩著精致無瑕的兩張美人臉,秋蘭姐顏若朝華,碧兒清麗嬌美,陸景心里涌起發自內心的歡欣和喜悅。
  俯身在她們臉上一人吻了一口,去廚房里準備早餐。他待會要去景華研發大廈聽雨綺匯報昨天銀行公司和星空網吧洽談的結果。
  陸景剛出臥室,邵秋蘭和徐詠碧都是睜開眼睛,不加掩飾的溫柔從兩雙美眸里流泄出來。對視一眼,俱是俏臉飛紅。陸景明天就要回黃海。昨晚也只好順著他的性子一起陪他。只是,羞死人了。
  …
  余志成的銀河公司和星空網吧達成協議。星空網吧出資60萬,銀河公司出資40萬,在江州成立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主要發展兩個游戲項目:星際爭霸、魔獸爭霸。
  “名字余志成和文溪允商議好了,就叫星空銀河俱樂部。”宋雨綺在陸景的辦公室里,笑著說道。
  陸景一口咖啡噴在辦公桌、地板上,“要不要這么搞人啊!干脆叫宇宙俱樂部得了。”
  宋雨綺貝齒微露的笑起來,妖嬈嫵媚,遞紙巾給陸景。“誰說不是?只是你得想想他們兩家宣傳公司品牌的想法。”
  陸景無語的搖頭。
  這時,何夢明從辦公室外進來,道:“陸景,占總打電話來問你待會有沒有空。他準備和楊總來拜訪你。”
  占哥兒今天來江州的消息,陸景自是知道,道:“那待會一起吃午飯吧?小明,余樂和寇小蠻的事情怎么樣了?”
  宋雨綺將手里的事情交給唐雨瑤,但是唐雨瑤目前在賓州,她還得負擔著秘書組的工作。陸景的手機放在何夢明手中。
  何夢明似笑非笑的看了陸景一眼,嬌柔的道:“這要你自己問余樂。寇小蠻可不是婉儀姐。”昨天下午在時代大廈樓下發生的事情,昨天晚上她們就全都知道了。寇小蠻和墨靜雯關系不錯。
  宋雨綺掩嘴嬌笑。陸景笑著揉揉眉心,何夢明在笑他那年去江南大學追唐雨瑤的時候給婉儀逮個正著的事情。
  午餐定在了鳳凰餐廳。以陸景和占哥兒的關系。也不會被認為是怠慢。何夢瑤、陸景幾名隨身的助理作陪
  今年景華手機要沖擊全球銷量第三的位置,正在使出渾身解數,促進手機銷量。作為國內第一大家電連鎖賣場。盛泰電器的手機出貨量遠遠的超過其他賣場。
  和華已經決定在未來兩三年提供100億的資金給占哥兒的盛泰電器擴張,用于消減渠道成本。
  占正方這次來江州是和楊顯商量在西南和東北市場的大動作。正好陸景在江州。便一起過來見陸景。
  鳳凰餐廳的雅座里,中午時分。又不少科技園的白領過來就餐。細聲細語的餐廳開著空調,極有用餐的氛圍。
  占正方喝了一杯酒,笑道:“立豐地產進軍黃海,黃海那邊的事你都協調好了吧?”這段時間嚴景銘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又怎么會沒有耳聞。
  “和黃海沈書記聊一了一個多小時。”席間都是信得過的自己人,陸景語氣輕松的道,“占哥兒,你在東北搞的那個宣傳不錯啊,一城一店。”
  “竇天冠找人想出來的法子。”占正方自得的笑了起來,拿起酒杯和陸景喝了一杯。二錢的茅臺,喝的很爽。
  竇天冠是升任的盛泰電器副總經理,負責市場、運營的工作。
  楊顯插話道:“和當地的經銷商合作也是很好的點子,節約了不少資金。”
  陸景就笑,“合作雙贏比吃獨食擴張的更快嘛,我們現在就是在搶時間。今年是景華發力的一年,大意不得。”
  楊顯點了點頭,“三星年前對中華區的人事做了調整。景少,你應該知道。但是,憑借著國內、印度、韓國的市場份額,搶下前三沒有問題。”
  陸景和三星的公主李怡馨私交甚好,和華的高管都知道這事。景華手機要搶下全球前三這個位置,最直接的競爭對手就是三星。
  但是,plu電訊在韓國和最大的移動運營商sk電訊合作,在印度、泰國、馬來西亞都在架設網絡,收購移動運營商。景華手機在這幾塊市場增長十分迅速。反倒是和新加坡電信的合作,去年、今年在澳大利亞手機市場中獲得的份額不多。
  不過,據說前段時間和華與新加坡電信的母公司淡馬錫達成了和解的協議,接下來的大半年澳大利亞的市場值得期待。
  陸景對楊顯的說法很肯定。畢竟,在中低端手機上,景華有著極大的優勢。說笑著。去外面接了一個電話的宋雨綺回來,笑孜孜的在陸景耳邊道:
  “熊玉嬌打電話來。說晚上想請你吃飯,順便請教下企業管理的學問。你上次給她開得書單上的書她都通讀了一遍。”
  蘇遠遺孀熊玉嬌的事情在座的幾人都很清楚。要不是陸景和宋雨綺當時去遠大集團坐鎮,遠大集團說不定就要易主了。
  陸景笑道:“雨綺,有你給她解惑不就可以了嗎?”他給熊玉嬌開了一個書單,讓熊玉嬌有不懂的問題電子郵件問他。只是,大部分郵件都是轉給雨綺處理的。
  加之,雨綺本身就在江州,和熊玉嬌是校友,又同情她孤兒寡母的遭遇,時常見面指點下她。雨綺的管理水平執掌一個大集團肯定有些難。但是跟在自己身邊這么多年,指點熊玉嬌管理不到10個億資產的遠大集團還是綽綽有余。
  宋雨綺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揣著明白裝糊涂啊”
  熊玉嬌要見陸景是進一步修好,加深與和華-景華體系聯系的意思。父輩的人情,總有用完的一天。既然有陸景的渠道,自然是首選和他交好。
  陸景笑了笑,道:“行,晚上見見她吧。余樂,你晚上沒約的話一起吧。”
  余樂臉色完全沒有昨天下午的沮喪。也沒有變成熊貓眼,灑脫的聳聳肩,“行。”
  他知道陸景是要問他寇小蠻的事情。當然,陸景不可能干預他的私事。取笑他的意思居多。心里想著,吃過午飯,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
  星光咖啡在江州大學里東面的一處小山坡下。緊鄰著校內的馬路。咖啡屋外是一片松林,在晚風中沙沙做響。映襯得咖啡屋內正笑談的幾人越發的閑適。
  陸景手指撫摸著擱在白色花紋精美雅致桌布上的青瓷咖啡杯,想起明雪的手磨咖啡。星光咖啡這里的手藝要差的多。星光咖啡和1804酒吧現在由邵秋蘭和徐詠碧兩人打理。
  詠碧是閑散的性子。管理起來就像是她閑筆做畫一樣,反正只要不關門就行。秋蘭是講究格調的性子,重在環境布置,對小資情調里更深的咖啡、美酒都沒有太深的研究,都是遵循舊例。
  星光咖啡這兒做的一手地道西式簡餐的廚師幾年來一直在這里做事,土豆餅、紅汁梨、香桃排都相當地道。只是,這手磨咖啡的味道到底是差了些。
  晚上八點,廚師和他的幫手以及招聘來勤工儉學的女大學生已經下班。陸景、宋雨綺、熊玉嬌、潘婷婷、余樂、曾冰云的在小圓桌這里閑聊著。
  吧臺處方琴、邵秋蘭、徐詠碧在笑說著話。店門口兩扇精美花紋雕飾的磨砂玻璃門上掛著暫不營業。
  熊玉嬌容顏清麗嬌美,身材豐腴性感,吃過飯后將頭發放下來,叫她的臉蛋愈發的嬌艷,雙手十指交叉著攏在桌上,道:
  “陸景,你上次給我開的書單,我大致讀了一遍,管理上很多問題也向雨綺姐請教了。只是,我現在管理遠大集團還有些力不從心。還想請你推薦一些書給我借鑒學習。”
  雖然知道陸景給她回的郵件大多數都是宋雨綺代勞的,但是偶爾浮現幾句鼓勵的話,還是讓她振奮。
  丈夫蘇遠的仇是陸景幫她報的。她的命是陸景救的,遠大集團是陸景幫忙奪回來的,心里對陸景自然有一份親近感。無關男女之情,只是對陸景的信重和仰慕。
  陸景微笑道:“管理企業的方法很多,關鍵是要適合自己的性格。強勢的,如沐春風的,陰柔的,各種方法多如牛毛,你那里學得過來,還是要邊做事邊學習。遠大集團的管理困境,我剛過來的時候向雨綺了解過,就送你四個字,任人唯親!”
  “啊…”熊玉嬌一聲驚呼,漆黑深邃的美眸看著陸景,不理解他的意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