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4 收獲

“高、唐、崔、裴、齊、黎六家,你除了并州的齊家沒接觸過以外,其余幾家你都接觸過。類似于黃海唐,明州高這些名號我就不在你面前提了。
  我們這幾家只要不是違法的生意都做。所以,很多時候是既合作又競爭。這些年慢慢的演變下來,各家生意的側重點不同。高家側重于重工業、機械、能源領域。裴家側重于金融服務、保險。崔家側重于基建、碼頭、房地產。唐家是側重于制藥、日化品、文化產業。黎家側重于電子、服裝。齊家側重于煤炭、礦產。
  商業競爭的大局,有時候往往是幾十年的布局。比如:羅斯柴爾德家族錯失了美國的崛起,因為兩次世界大戰實力大幅衰減。再比如:摩根財團因為鋼鐵產業在成為美國的夕陽產業之后,開始衰退。
  而爭奪的焦點往往是一些核心公司的股份。像摩根財團的通用電氣股票就被競爭對手掌握而逐漸失去對通用電氣的控制。
  不過,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商業氛圍不同。我們這幾家的競爭是在對手側重的領域開公司競爭。能不能成,往往取決于各家人才的儲備、投資眼光、流動資金、在產↓+小說↓anshuba+業上的人脈等等。
  歸納起來就是犬牙交錯,敵中有我,我中有敵。”
  陸景品著酒,聽著唐詩經說六大世家之間的恩怨故事。唐詩經的口才無疑是很好的,婉婉道來令人仿佛是在聽民國舊史。而這些事,崔橫波、方破虜顯然大部分都知道。
  深夜十二點多。幾人在半島酒店門口道別。方破虜送唐詩經和崔橫波回水墨清苑。陸景與明雪坐車返回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
  車窗外的景色飛快的后退。明雪有些犯困,側倚在車椅上。問道:“陸景,唐詩經怎么突然給你講這些事情。”
  陸景看著明雪帶著清幽冷意的明眸。微笑道:“她是在告訴我,唐論語的目標是讓唐家壓過其他幾家。”
  這倒是讓他很好理解唐論語為什么會對他進行投資。話說回來,唐論語、高俊耀、崔九霄,這幾個人都不簡單。
  …
  4月22日,陸景和來到黃海的劉怡秋見了一面就飛回了江州。一方面是需要為去美國投資互聯網做準備,一方面是和新到任的江州市市長謝曉越見面。
  陸景剛下飛機就接到李慕清的電話:夏商影視發布了公告,天逸投資以10.2億元的價格出讓夏商影視68%的股份給星光傳媒。這幾乎是三折的轉讓價格。
  至此,星光傳媒持有夏商影視70%的股份。隨即,在當天下午五點。星光傳媒的發言人在黃海發表了通告:星光傳媒與idf亞洲投資基金達成協議,以1億的價格收購夏商影視30%的股份。夏商影視將更名為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
  夏商影視在黃海市中心區的新城大廈租了30層至34層共5層樓作為辦公地點。
  蔣鴻哲陪著嚴景銘進了夏商影視。辦公室里冷冷清清,垃圾簍里廢紙成堆。夕陽斜照,更添了幾分蕭索。
  嚴景銘掃了一眼,嘆道:“你坐會,我去和羽樂池談談。”羽樂池作為他的親信,已經被天逸投資解聘。現在夏商影視又要關閉,他有可能失業。
  蔣鴻哲點點頭,欲言又止。
  嚴景銘進了羽樂池的總經理辦公室。寬敞奢華的辦公室里。羽樂池正在暗紅色辦公桌后面抱頭苦思,見嚴景銘進來,臉上露出苦笑,頹然的道:“嚴少。你來了。”
  嚴景銘拍了拍羽樂池的肩膀,道:“跟我回京城吧。我們手上還能有2億的資金,做投資。慢慢的能起來。”
  10.2億的資金,抽出8個億給天逸投資作為投資回報。另外2千萬是蔣鴻哲零花錢的收益。他個人還剩2個億。這是他僅有的資產。他打算回京城專職投資業務。
  羽樂池沒回答。沉默了很久,問道:“嚴少。你后悔把齊小姐趕走嗎?”
  嚴景銘愣了愣,點了一支煙,在窗邊抽著,窗外車水馬龍,高樓大廈沐浴在夕照中色彩斑斕。美麗的景致與嚴景銘的內心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一支煙抽完,嚴景銘輕嘆道:“沒有后悔藥可以吃啊。”如果現在讓他來處理齊靜瑤的事情,他肯定會更圓潤一些。不可能鬧出偌大的風波。
  羽樂池釋然的松口氣,“嚴少,我跟你回京城。”要是嚴景銘不后悔,不和他說這句真心話,他就不會再給嚴景銘做事。
  …
  嚴景銘和羽樂池談了很久,忽而接到應聰的電話,“景銘,你在夏商影視那兒吧,我下來找你。”
  天逸投資黃海辦事處也在新城大廈,位于35層。當初嚴景銘將夏商影視設立在新城大廈就是為了方便他處理兩家公司的事務。
  嚴景銘皺了皺眉,這聲“景銘”很刺耳,應聰年紀比他大一些,但只是一個外戚而已,“有什么事嗎?”
  應聰微笑道:“是這樣的,星光傳媒的方總,邱總都在我這兒,我們一起吃晚飯?剛得到一個消息,天辰娛樂獲得唐風集團5億美元的注資。唐風集團將持有天辰娛樂20%的股份。”
  “娛樂傳媒的事情我不再關注了。改天吧,我和蘇琳說好一起吃晚飯。”嚴景銘的聲音有點冷。
  應聰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異常,笑道:“好,好,改天。”
  應聰掛了電話,對辦公室待客沙發處坐著的方成濟、邱中意、方淺語、程東華笑說道:“嚴景銘有點事情,晚上來不了。”
  方成濟吸了口煙,微微點頭。
  這次夏商影視的倒閉。星光傳媒獲利最大。只是天辰娛樂獲得唐風集團5億美元的注資讓他心有疑慮。他知道和華的重心不在娛樂傳媒上面,但是唐風集團就不一樣。他們在文化產業上很有一套。星光傳媒的實力怎么都比不過唐風集團。以后還有得競爭。
  程東華卻是“啊”一聲。有些茫然,“銘表哥不來?”他忍辱負重。忍受方淺語在外面和各種男人玩花樣,不就是為了得到提拔嗎?而嚴景銘不來吃晚飯,他的承諾還有效嗎?他還得呆在燕大經濟學院團委書記的位置上。
  程東華覺得心里一口氣堵得慌。
  方淺語咯咯嬌笑著握住丈夫的手。心里,卻是有些不屑了。銘表哥?以后不用這么喊了。
  年前的時候她送給嚴景銘玩,嚴景銘還嫌棄她。現在啊,她都不想正眼瞧嚴景銘了。嚴景銘搞出如此大的失誤,嚴家已經將他當成棄子,不可能再給他機會。
  嚴景銘不來,應聰招呼著方成濟等人去附近和泰里錦樓旗艦店吃西餐。一行人坐到停車場里的車里。四輛小車組成的車隊緩緩的駛出新城大廈。
  邱中意和方成濟坐同一輛車,接了個電話,低聲匯報道:“方董,天辰娛樂正在和夏商影視的一線明星接觸。”
  “恩。”方成濟輕輕的嘆口氣,“來者不善啊。”
  …
  蘇琳在黃海財經大學附近的cbd里開了一家咖啡館,兩層樓,很有小資情調那種。不求賺錢,只是有件事情做。傍晚時分,晚霞鋪陳在天際。蘇琳給店員小董說了一聲。提著手袋下班開車離開。
  嚴景銘約了她晚上在黃海和平酒店里吃飯。她和嚴景銘的關系不算和睦,但是她的性子也不是強勢的性子,基本的和氣還能維持。
  黃海和平酒店的的維瑪餐廳是黃海觀景的最佳餐廳,餐廳富麗堂皇。布局雅致。
  蘇琳吃著精美可口的法式鵝肝,聽著嚴景銘在描述他對未來的打算。她知道嚴景銘被迫賣掉夏商影視和父親有關,她哥來了一趟黃海。
  “蘇琳。我準備在京城里專職做投資,那里我認識的人多。門路也多。現在互聯網發展的很快…”
  等嚴景銘說完,蘇琳皺起娥眉。輕聲道:“嚴景銘,我不想和你一起去京城。黃海比京城更宜居,離我家里也近一些。”
  “你…”嚴景銘還指望著借蘇家的名頭東山再起,只要能做出一番事業,家里未必就不會給他支持。現在卻是被蘇琳兜頭一盆冷水澆下來,嚴景銘氣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砰——!”餐桌上的刀叉叮當叮當的響。餐廳里不少人都看了過來,眼神帶著含蓄的鄙夷:如此高檔的餐廳里面居然有人會拍桌子。
  蘇琳扭頭避開了嚴景銘的目光,心里沒有退讓的意思。嚴景銘不缺女人,她跟著去京城做什么?籠子里的金絲雀,她早就不想當了。
  嚴景銘深深的吸了口氣,一股從未有過的疲倦感涌上心頭。
  他忽而意識到就算他自認已經成熟,但是要做出陸景那樣的成績,很難。他現在連他妻子的想法都無法左右。挫敗感縈繞在心頭。
  …
  陸景回江州的第二天就和謝曉越約了中午在白沙井何家菜館見面。白色的保時捷由新豐公寓從師南路轉到中盛路上,平穩的駛向白沙井。
  駕駛座上的宋雨綺貝齒微露的笑問道:“陸景,吳璇和葉妍她們還在黃海?”
  陸景感覺關寧與何夢瑤的體香似乎縈繞在鼻間,心情大好的道:“怎么會?葉妍和吳璇飛米蘭參加一個時裝發布會,她們倆早約好的。莫心藍回了香港繼續處理plu電訊的事情。就李慕清留在黃海等待天辰娛樂重組。雨綺,江州最近怎么樣?”
  宋雨綺嘴角泛起嫵媚的微笑,“這要我怎么說啊。你還是先想想和謝市長見面的事情吧。”(未完待續……)R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