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3 賭人品還是信心

剛過晚飯的點,中天酒吧的氣氛就已經非常不錯,紅男綠女在酒吧的音樂聲中舞動著青春,享受著似醉非醉的感覺。
  唐詩經進來坐了一會兒就微微蹙起眉頭,只是陸景還沒來,她也不好說換地方。
  方破虜無時不刻都在看著他愛慕的女子,見唐詩經蹙起娥眉,撓撓頭,忐忑的道:“詩經姐,我是不是沒安排好?”
  崔橫波白了他一眼,不客氣的道:“你自己說呢?詩經姐要談事情,你選這么吵的地方怎么談。”
  方破虜立時苦起臉,“不是吧,我哪里知道?”他和崔橫波交情很好,被她數落兩句心里倒沒什么,只是沒有幫詩經姐把事情辦好讓他心里難受。
  看方破虜沮喪的模樣,唐詩經莞爾。她確實沒給方破虜說要和陸景談事情,寬慰道:“沒事,等陸景來了再說。”晚飯后,陸景給她打過電話,臨時有事要和黃海市委書記沈良駿見面。
  …
  晚上八-九點鐘的樣子,陸景正在黃海和平酒店的套房和沈良駿相談甚歡。
  套房里燈柱璀璨,光線交輝相映,富麗堂皇。
  聊了很久的電子競技話題,沈良駿抽著煙道:“你說把電子競技項目和網游對立起來宣傳,我看很有必要。也能讓社會主流稍微容易接受電子競技這個新概念。這幾年網絡游戲的快速發展,引得大量孩子沉迷網游,家長們的意見很大。投訴很多。”
  陸景笑了笑,道:“游戲有一定的原因。慢慢疏導吧!”在這個問題上,將孩子沉迷于網絡游戲怪罪游戲本身是緣木求魚。這本身是應試教育體制、家庭教育的范疇。
  只是。他還不至于在一位市委書記面前批評教育體制,那就太狂妄了。
  沈良駿笑道:“你啊,還是很有想法的。希望能看到你這個商業模式的成功吧。”
  陸景笑道:“借沈書記的吉言!”今天的見面,實則是沈良駿在修補和自己關系。自己呢,也無意和沈良駿分道揚鑣。
  沈良駿笑了起來,和陸景隨意的聊著,氣氛十分的融洽。這時,邱茂推開門看了看,又退了出去。
  陸景會意的站起來告辭。“沈書記,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過兩天積遠基金準備在黃海搞個助學項目,還請沈書記多多支持。”
  積遠基金這段時間更名去掉了其中“教育”兩個字,將幫助目標從失學兒童,從教育拓展到多個領域。
  沈良駿笑著點頭,和陸景握握手,道:“你這個積遠基金搞得不錯啊。慈善基金的賬目不僅要對公眾公開,還要有自我盈利的能力,這樣才能細水長流。做出更多的貢獻。”
  又看似無意的問道:“立豐地產在黃海投資的力度不大啊!是不是對我們黃海的發展有疑慮?”
  陸景微怔,隨即笑道:“應該不會吧?我回頭問問楊玉立。一家地產公司能夠隨著一座城市的發展而發展,收益是巨大的。黃海這兩年發展速度在副省-級城市里至少是前三名。”
  “你啊…”沈良駿爽朗的笑起來,送陸景出門。黃海這兩年就是他主政發展的時期。陸景是在稱贊他。不得不說。陸景深諳體制內的語言藝術,聽起來讓人十分舒服。
  邱茂驚訝的看著沈書記送陸景出了套房。
  黃海是魯東重鎮,經濟、文化中心。政治地位十分突出。歷界市委書記都是高配省委副書記。往往都是省內的三把手。更何況,沈書記是省委蘇書記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在魯東能讓沈書記起身相送的人絕對不超過十個。
  沈良駿回來。見秘書邱茂有些震驚的樣子,拿熱毛巾擦著臉。笑了笑,也不去點破。很多東西需要自己體悟。
  從來就沒有涇渭分明的圈子。就算不提陸景的身份,以和華的財力,他又怎么會不愿意和陸景搞好關系呢?
  …
  離開黃海和平酒店,陸景坐到車里前往中天酒吧。路上給楊玉立、馮泰撥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說情況。楊玉立笑道:“我老早就想在黃海發展了。只是心里一直沒什么底。黃海大的大集團、大品牌太多。有你這個電話,我就放心了。”
  陸景給cgl游戲集團馮泰打電話又是另外一幅場景。
  馮泰興奮的道:“陸先生,是不是又有資金要進來?”下午陸景才給他打過電話,說有一筆2億美元的投資要進入cgl。沒想到晚上陸景又會給他打電話。
  陸景就笑,“這次是一分錢都沒有。馮泰,你再去黃海電視臺跑一跑,將開辟電子競技欄目的想法與黃海市電視臺的領導們溝通一下。”
  馮泰一愣,回過神來,心里振奮無比,電子競技的宣傳要是能登上主流媒體,市場培育的速度會變得更快,激動的道:“陸先生,你的意思是有希望通過?”
  陸景微笑道:“你不試試怎么知道?”他對電子競技的觀點早在郵件里闡述過。這時候沒有必要饒舌多說。
  見陸景掛了電話,主動請纓晚上陪著陸景來黃海和平酒店的明雪問道:“陸景,你收獲不小?”
  陸景笑道,“那是當然。”這次黃海的風波中,他雖然沒有得到夏商影視的資產,但是有唐風集團的注資,天辰娛樂發展無憂,再把夏商影視優秀的人力資源給挖過來,收獲不少。
  今天和沈良駿見面的收獲倒是意料之外。不過,自己鼎力支持長徐信息產業科技園的發展為沈良駿的仕途助推,現在有所收獲也是情理之中。
  聞著身邊明雪身上的幽香,陸景扭頭看著車燈下暗香浮動倍顯精致俏麗的明雪,肌膚如雪,有著殘雪般的冷艷,道:“你什么時候去錦江餐飲集團實習?”
  明雪把正在看的資料收起來,說道:“你后天回江州的時候。工作的事情我都交給小明了。你趕緊再招一個助理吧。別讓小明累著了。”
  陸景就笑,“一時半會哪里找得到人,我準備把雨綺調到身邊來。”
  明雪白了陸景一眼,嬌嗔道:“那是。給你當助理都要做好長針眼的準備。”陸景身邊的助理都會他的那些風流韻事知道一些。一般人哪里能做得來?她把工作交接給何夢明,而不是墨靜雯就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
  陸景笑了笑,慎重的道:“明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明。”心里,他有些舍不得明雪離開,只是,挽留的話他不會去說。明雪有她自己的人生規劃、前程。
  …
  中天酒吧位于浦寧區文化路,人流熙熙攘攘。閃爍著霓虹的酒吧,淡雅幽靜的咖啡屋,釋放青春的迪廳隱藏在民國風情的街道里。一路走去。霓虹燈牌夜景各異。或如槐花滿樹。或如怒放蓮花。閃爍不息。
  中天酒吧作為黃海泡吧氛圍最好的酒吧,門外排著長長的隊伍。幾名保安制服的彪悍大漢守在門口。
  陸景給唐詩經打了電話。很快,唐詩經便帶著崔橫波出來接陸景。看著陸景插隊進去,排著長隊的酒客也沒什么不滿。身邊帶著三個漂亮的女人,黃海那家正經營業的酒吧進不去?酒吧也是要靠美女來招徠人氣的。
  “這是方破虜。他想見見你。”在酒吧的一角雅座坐下后,唐詩經笑著陸景介紹一個容貌普通的小平頭青年。
  方破虜心里對陸景有些意見。是以,剛才沒有出去迎接陸景。只是,現在詩經姐介紹他,他不得不站起來。
  他知道因為年齡的原因,他和詩經姐沒有可能。詩經姐需要一個能夠一輩子對她好、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而最近和詩經姐走的很近的陸景顯然不符合這些條件。作為親友團成員,他想要和陸景見面談談。
  陸景對方破虜微笑著點點頭,做個手勢,示意要站起來的方破虜坐下,“我聽說過你,你和袁峻是朋友嘛。王燦給我說你安排的那個真人射擊很不錯。他下周要帶隊來黃海參加goc聯賽。你們可以聚聚。”
  “啊…”方破虜吃了一驚,不知怎么的,到嘴邊的話變了,“景少,你不去嗎?”
  陸景笑著擺擺手,“我下周估計回江州了。”又對唐詩經、崔橫波道:“袁峻是京城市市長袁進的侄兒。”
  唐詩經笑著嗯了一聲,優雅的拿起酒杯喝酒。陸景大概還不知道方破虜對他有意見吧,輕飄飄的幾句話就化解了。
  崔橫波翻翻白眼,算是明白方破虜對陸景態度變化的原因。敢情這小子和陸景朋友的小弟是一個層次。這還怎么敢給陸景臉色看?那不是成了傻子么。
  略坐了一會,幾人離開中天酒吧換場到黃海半島酒店頂層的酒吧。中天酒吧里確實不太適合談事情。酒吧里如夢似幻,衣冠楚楚的酒客在閑聊著。氛圍比中天酒吧安靜了許多。
  唐詩經要了一杯雞尾酒,在臨窗的座位處,就著黃海春季的夜色給陸景說起六大世家之間的恩怨。她需要向陸景解釋她父親投資7億美元的某些緣由。
  至于,崔橫波和方破虜對這些恩怨很清楚,倒沒什么需要避諱的。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