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1 要完了

“確實是好消息。”陸景笑著說道。對王燦消息的靈通,陸景倒不奇怪。天逸投資的總經理換人,要瞞肯定是瞞不住的。京城里盯著嚴家的眼睛同樣不少。
  王燦說嚴景銘要完了還有一層意思:嚴景銘在天逸投資的地位是一方面,他和蘇琳結合,擁有夏商影視又是一方面。
  只是,嚴景銘被嚴家當做棄子,蘇家還會支持他嗎?
  和王燦聊了一會,陸景掛了電話,撥了唐詩經的號碼。是時候談談了。
  …
  …
  周六下午,嚴景銘在長陽俱樂部的vip包廂中請蘇威喝著茶。淡淡的茶香充斥奢華的包廂。
  莫少鋒踩著松軟奢華地金絲地毯進來時,沒什么聲音。見嚴景銘看過來,莫少鋒賠笑道:“嚴少,剛聽下面的人說你來了,我過來看看。”又對蘇威笑道:“哈,蘇少也在?”
  蘇威笑著點點頭。他在京城讀書的時候就和莫少鋒認識。
  看著莫少鋒那張比他還英俊的臉,嚴景銘心里有復雜。他本來是等騰出手之后就要收拾唐詩經和莫少鋒這個草包,誰知道風云變幻,他的權勢頃刻間變為烏有。
  這時再看到莫少鋒恭敬的態度,心里竟升起了一絲好感,嚴景銘擺擺手,道:“少鋒,你玩你的,我和蘇威聊聊天。”
  “好,好,嚴少,蘇少,你們忙。”莫少鋒笑著轉身出門,心里卻是暗道奇怪:怎么嚴景銘態度變好了。
  嚴景銘對蘇威微笑著嘆道:“莫少鋒整天吃喝玩樂,可惜了…”蘇琳上午回了徐城,同行的還有大舅子蘇威。
  蘇威微微點頭。曾幾何時,他在嚴景銘面前和剛才莫少鋒沒什么區別,只是現在卻不必如此了。喝了口茶。輕聲道:“景銘,夏商影視最好還是關掉。是非太多。”
  嚴景銘抿了抿嘴唇,雖然有心理準備。但心里還是難受的很,道:“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威點頭。道:“黃海這里有不少干部對夏商影視有意見。你在黃海做生意得考慮我爸的官聲,你說是吧?”
  嚴景銘沉默了很久,道:“我明白,我會處理好的。”心里那股憤懣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涌上來。他知道,他完了。
  整件事中陸景到底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呢?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并沒有黑天辰娛樂。
  星光傳媒也卷入到陪酒門中,但相比于流言四起的夏商影視、元氣大傷的天辰娛樂,星光傳媒那點損失就不算什么。成為這件事最大的收益者。
  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的成就未必就會輸給陸景。可是,誰還會再給他一次機會呢?
  …
  …
  黃海和平酒店的套房中,崔七月看著眼前愁眉不展的金發美人,道:“梅洛蒂,先等等吧!事情未必沒有轉機。”
  他之前和唐詩經吃飯的時候郁悶就是因為idf亞洲投資基金向夏商影視注資了15億。一旦,夏商影視出事,這15億的投資可就收不回來了。
  而近2億美元的虧損,對資本規模只有12億美元的idf投資基金無疑是致命的失誤。梅洛蒂-伊凡勢必會被idf掃地出門。
  “等。怎么等?”梅洛蒂-伊凡穿著酒紅色的襯衣,美艷異常,這時不顧儀態的沖崔七月大喊。“崔,你要對我負責,這筆生意是你介紹給我的。”
  崔七月不滿的看了梅洛蒂-伊凡一眼,淡淡的道:“你想要我怎么負責?就這樣吧。”心里卻是判了梅洛蒂-伊凡的死刑。
  三言兩語擺脫了梅洛蒂-伊凡的糾纏,崔七月出了黃海和平酒店,撥了平鴻基金張子昂的手機。
  …
  …
  黃海十三區三縣,浦寧區的gdp值是最高的一個區,其區委書記慣例進入黃海市委常委班子,其經濟地位可見一斑。唐論語的家就在浦寧區的映月臺別墅區。
  這是九六年就開發的別墅區。陸景坐著唐詩經的車進入映月臺別墅區時看著正午和熙的春光下別墅區略顯陳舊的景致,微微有些驚訝。
  唐詩經注意到陸景的表情。微笑道:“我爸喜歡懷舊。其實這里是我家的祖宅。別墅開發不過是做個樣子。我小時候就是在這里長大的。”
  “挺好的,回憶都在。詩經。貌似舊宅子在黃海才是真正的高檔房子啊。”陸景笑著說道。
  黃海這里高檔的豪宅不是多么漂亮、寬敞的別墅,而是買下民國時期某些名人的住宅。這才是黃海人認可的貴族范。浦寧區就有不少映月臺別墅區這樣的老房子。
  “不是貌似,就是這樣的。”唐詩經扭頭看著身邊的陸景,看著陸景顯得明俊的側臉,贊嘆道:“陸景,你這次運作真是漂亮啊。夏商影視昨天已經放出了售賣股權的意愿。”
  被美女稱贊,陸景心情很是愉快,笑道:“夏商影視賣股權,星光傳媒接手的可能性最高。他們是最大的贏家。”
  唐詩經明艷的笑道:“不能好處都被你一個人拿了啊。你要星光傳媒背黑鍋,總得讓他吃下一大塊肥肉。不過,我覺得最大的贏家是我們。”
  陸景笑了笑,點點頭。“我們”這個詞就有講究了。
  說笑著,很快車子就到了映月臺3號別墅門前。唐詩經引著陸景進屋。她今天穿著一身剪裁得體的蘋果色套裙,盡顯她冷艷的風采,有冷艷而明艷的氣質浮動,姿容絕美到極致。唐詩經無論作何裝扮都是令人產生悸動的大美人。
  “詩經你回來了,呵,這位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陸先生吧,你好,你好,我叫雍馳。”客廳里有一名灰色休閑裝的中年男子在看財經新聞,見唐詩經和陸景進來,迎了過來和陸景招呼。
  陸景微笑著雍馳握手,“你好。”心里卻是有些詫異,雍馳看起來和唐家關系匪淺。
  “雍馳喊我大媽姑姑,唐風集團的副總裁。今年三十五歲,畢業于賓夕法尼亞大學商學院。”唐詩經介紹著雍馳,邀請陸景落座。傭人張媽泡了茶過來。
  “姑父在樓上通電話。要稍等一會。”雍馳俯身在唐詩經耳邊說了一句,顯得很親密,落座后打量著陸景,微笑不語的喝著茶。
  這略帶示威的一番動作立即就陸景明白,雍馳大概是虞文昌出事之后唐論語為唐詩經選定的丈夫候選人。三十五歲的集團副總裁,說白了就是正在培養的接班人。
  陸景對唐詩經的家庭略有了解。唐論語現在的妻子是他第三任妻子,唐詩經的母親是唐論語的第二任妻子。唐詩經稱呼的大媽是唐論語的第一任妻子。雍馳應該是其遠房的親戚。
  琢磨著雍馳的背景,陸景輕輕的喝著茶。
  陸景的淡定從容出乎雍馳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笑了笑,道:“陸先生,唐總指定我負責這次和天辰娛樂的合作,以后還請陸先生多多指教。”
  陸景笑笑,看向雍馳。
  雍馳微笑道:“我聽朋友說這次天辰娛樂被人爆出陪酒的價格十有八-九是天辰娛樂的自黑。很多被黑的藝人都是跳槽去夏商影視的明星。實際損失呢,大都是那些跳槽的明星承擔。這種丑聞爆出來,實在是敲山震虎的好辦法。陸先生很高明哇!”
  唐詩經微微蹙眉,這話很有些刺耳。
  陸景平靜的看著雍馳,道:“雍總是這樣想的?”
  雍馳打個哈哈,笑道:“我聽一個朋友說的,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這時,唐論語從二樓的樓梯口下來,見陸景已經在客廳里,笑呵呵的道:“接了一個老朋友的電話。陸景,讓你久等了。”
  寒暄了一陣子后,唐論語邀請幾人到窗明幾亮的餐廳里就坐,很快管家張叔就安排著幾名傭人絡繹不絕的送來西餐擺放在長長的橡木餐桌上。百年世家的豪門風范十足。
  唐論語將他珍藏的82年拉菲拿出來,看著唐詩經給陸景倒酒,笑道:“陸景,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歡西餐,不過,這紅酒要吃西餐來配。西餐的規矩多了些,我們隨意,邊吃邊聊。”
  這種正統的西餐一舉一動都很有講究,他不想陸景誤會他在故意出難題。他請陸景吃飯是和陸景交好,不是要刁難客人。
  陸景笑著道:“唐叔叔,那我失禮了。正經的西餐禮儀我還真不太熟悉。”這話他說的很坦然。到他這個層次,用餐禮儀都是小節。
  雍馳眼神里閃過一絲鄙視。而唐詩經恰巧放下紅酒瓶,正好捕捉到,心里微微有些反感這種傲慢。
  說笑著,話題漸漸的趨于今天的主題:關于唐風集團注資天辰娛樂的事宜。唐論語和陸景喝了一口酒,笑著道:“我預計出5億美元來收購天辰娛樂20%的股份。陸景你覺得如何?”
  陸景微微一愣。唐論語對天辰娛樂股價25億美元,這個報價至少溢價了20倍。唐論語是什么想法?
  雍馳驚訝的看著唐論語。他上午提交給唐總的報告上是2億元收購天辰娛樂20%的股份,這個估價已經溢價了,足以表達唐風集團對陸景的友善了。唐總怎么會報出這樣離譜的價格。
  唐詩經早知道父親的打算,笑著品著紅酒,聽父親給陸景釋疑。(未完待續)R655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