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30 備胎姿態

淺淡的金黃色夕陽從窗口落到客廳里。蔣鴻哲心里充滿了擔憂,看著嚴景銘。
  夏商影視被曝出藝人陪酒價格這種事在娛樂圈其實無所謂。藝人陪酒是眾所周知的潛規則。只要不是視頻圖片被當曝出來就可以。但是,如果和黃海政壇掛鉤了呢?
  從他的角度,他是不希望嚴景銘倒下的。畢竟,嚴哥一直以來對他很不錯的。他也有不少資金在天逸投資里面。
  嚴景銘擺了擺手,示意蔣鴻哲稍安勿躁,沉吟著抽著煙,“不著急,謠傳而已,等等看。我會盡力爭取。”
  蔣鴻哲心里稍安,這次來黃海,他其實已經感覺到嚴哥的成熟,身上那份氣度和陸景已經相差無幾。或許真的能度過難關。
  放在墨色茶幾上的手機終于響起來,嚴景銘臉色慢慢的變得凝重,拿起手機,對蔣鴻哲做了個手勢,匆匆進了書房。
  “姑父…”進了書房,嚴景銘接通電話,心情忐忑的喊了一聲。
  電話里半響沒有聲音,只有一聲長嘆,好一會才說道:“景銘,你太讓我失望了。事實證明,黃海的事情你處理不好。”
  嚴景銘的心慢慢的沉進谷底,一股涼意從脊背上沖到了腦后,“姑父,只是謠傳,沒有證據的東西能作數嗎?”嚴景銘的聲音有點急,辯解的說道。
  “幼稚!”頓了頓,電話里嚴厲的聲音又緩和了些,道:“天逸投資的事情交給應聰管理吧。他明天上午到黃海和你交接。夏商影視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
  “姑父…”嚴景銘還想再爭取下。那邊卻是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嚴景銘無力的靠在書房的沙發上,苦澀的情緒彌漫在心頭。
  他有四個姑姑。給他打電話的是二姑夫祁鴻,精明能干。任共和國第三稀有金屬礦業集團總裁。身家不多,但所執掌的三礦在國內金價市場有決定性的發言權。很得上面領導的看重。家里很多瑣事都是由他負責。
  應聰則是二姑、二姑夫女兒祁蓉的男朋友,今年過年時才到家里來拜過年,是嚴家的邊緣人。據說,二姑夫很欣賞他。嚴景銘怎么也料不到會是他來接手天逸投資。
  二姑夫敢這么說,定然是和叔叔溝通過。難道,侄兒畢竟不是親生兒子?
  …
  蔣鴻哲在客廳里抽著煙,見半個多小時過去嚴哥還沒出來,臉上慢慢的浮起笑容。看樣子里面談得不錯。
  這時,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手機里飄出一個動聽的女孩聲音,“蔣哥,我都安排好了,我們晚上在宿舍里等你哦---。”拖長的語調,媚媚的要滴出水來。
  電話里是小米打來的,想著夜宿黃海戲劇學院的香-艷,蔣鴻哲心情大好,嘿嘿笑著。說道:“小米,換上我給你買的那套"qiquneiyi",叫你同學也換上,蔣哥今晚要來個四連發。哈哈…”
  調戲了一會電話里的女生,蔣鴻哲掛了電話,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6點半,興沖沖的站起來在客廳里轉了轉。時間不多了,他得離開去準備享受下今晚的大餐。只是。嚴哥還在里面打電話,而且這兩天嫂子蘇琳回徐城了。
  蔣鴻哲想了想,發了個短信給嚴景銘:嚴哥,戲劇學院那個美女,你不要,我自己玩了。然后興沖沖的出了雅灣公寓。剛到公寓門口,卻是接到嚴景銘的電話。
  “嚴哥,事情搞定了?哈哈,恭喜啊。我先撤了,明天我們再聚。”
  嚴景銘苦澀的道:“沒有。我只是通知你一聲,應聰明天上午來接手天逸投資。你…,總之,注意吧!”
  電話驀的掛斷。蔣鴻哲一下子懵了,“嚴哥,嚴哥,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
  “轟!”蔣鴻哲開著的寶馬直接撞到小區花壇上,正在路邊走路進小區的一名妖嬈的少婦嚇得尖叫,然后破口大罵,“你個王八蛋,怎么開車的…”
  蔣鴻哲沒理正在罵他的少婦,他系著安全帶,人沒什么事,心里卻是拔涼拔涼的。少了嚴景銘的照拂,他想要在京城的圈子里混得風生水起有點難。
  怎么事情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呢?
  …
  位于黃海市東面浦寧區臨海處的深藍游艇俱樂部是黃海最頂級的交際場所之一。作為一家商務型游艇俱樂部,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主要服務對象為公司法人、高層金領、社會顯貴。
  俱樂部內提供綜合性較強的娛樂休閑設施,包括豪華酒店、會議包租、高爾夫球場、健身、溫泉等。
  如果從天空中俯瞰深藍游艇俱樂部,可以看到它5層樓高占地20畝的主樓呈現一個“8”字形狀,與提供150個泊位的游艇碼頭無縫對接。豪華酒店與高爾夫球場則分別位于主樓的南北兩側。
  主樓內設計風格現代奢華,各項休閑娛樂功能一應俱全。分為吧臺區、棋牌區、會議沙龍、vip商務包房等等區域,可以滿足各種社交所需。
  葉妍在主樓5樓的北側有一間屬于她的獨享套房:有辦公室、會議室、專用電梯、通道、小型宴會廳、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廳、書房、觀景陽臺、豪華臥室,等等,硬件設施不下于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
  陸景這兩天都住在葉妍這里陪莫心藍、吳璇、葉妍、李慕清四人,工作上的事務自然是全部推掉。莫心藍是處理完和淡馬錫的談判之后來黃海度假。
  與淡馬錫達成和解的意圖之后,p露電訊在東南亞市場和新加坡電訊的競爭就趨于緩和。亞洲的電訊市場也并不是只能容納一家移動通信運營商。莫心藍身上的事務隨即減少,因而可以抽出空閑來黃海休息幾天。
  不過,新加坡電信正在和p露電訊商談互換股份的事宜。這件事徐陽成之前就提過。只是給陸景、莫心藍拒絕了。現在是舊事重提。
  黃海女星陪酒價格門的事件在平息了兩天之后,又有新的猛料曝出。星光傳媒的藝人也有卷入。娛樂媒體大肆報道,這類新聞讓不少人看得大呼過癮。
  陸景卻是知道。事情鬧得越大,嚴景銘完蛋的概率就越大。
  下午時分,陸景擁著莫心藍在書房里落地窗前的沙發上閑聊,心情極為放松。李慕清在書房的蘋果筆記本上瀏覽著媒體上的娛樂新聞。觀景陽臺上,葉妍和吳璇遠眺著海面,縱覽黃海市近海的萬種風情,不時的有銀鈴般的笑聲傳進來。
  柔美的光線,優雅的琴聲,開闊的視野。靜謐、優雅的氛圍讓午后的時光變得極為愜意。
  “陸景,你什么時候去見唐論語?天辰娛樂大部分業務都處在停滯狀態了。”李慕清潔白如玉的酥手托著精致的下巴,扭頭問正逗得莫心藍嬌笑的陸景。
  陸景笑道:“應該快了吧。我在等嚴景銘出售夏商影視。”
  莫心藍優雅的拿起茶幾上的骨瓷茶杯喝茶,問道,“你不會要接收夏商影視的資產吧?那你前面的功夫可是白費了。誰獲利,誰的犯罪動機最大。別人一下子就會想到是你主導了這件事。”
  昨天李慕清剛知道是陸景讓唐悅黑了天辰娛樂,氣的給了陸景一通粉拳。只是她跆拳道功夫練的不到家,最后是給陸景壓在沙發上執行“家法”。
  看著優雅高貴的莫美人,陸景解釋道:“我哪有那么傻。傳媒公司和企業不太一樣。最重要的是人。夏商影視其他的資產我不會碰,但是挖人就不必客氣了。我要是不挖人,那些人反而會覺得我有問題。”
  莫心藍笑著點頭。以陸景和嚴景銘的間隙,嚴景銘倒霉。他要是無動于衷卻是非常可疑。伸手撈一點好處,才是正常。
  陸景道:“清兒,引進唐風集團的資本之后。天辰娛樂的決策層可能會有大的變化。你和謝晉文的權力會受到削弱。當然,天辰娛樂的實力很更強。”
  李慕清嫵媚的電眼白了陸景一眼。道:“我又不是喜歡攬權的人。哦,對了。逸落的新片拍的很差勁,她打算不再拍電視劇了。準備專心歌唱事業。”
  陸景就笑,“還是可以考慮在電影中露露面。歌曲的市場份額會越來越小。我回頭和她談吧。”
  李慕清點點頭,李逸落的事情,她都懶得說陸景了,嫵媚多姿的電眼又以不加掩飾的曖-昧眼神看著陸景,“你什么時候去美國啊?我聽李新寒說菲菲最近在洛杉磯工作。”
  李新寒昨天中午特意給她打了電話。什么心思那還用說嗎?無非是想借她的口給陸景提供方便。陸景前些天剛賣了一個面子給他。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我和李菲菲能成為朋友就不錯了。晚一點吧。我答應了唐詩經要處理崔七月的事情。反正我給葉靜雨發了郵件,她正在和一些互聯網公司洽談。耽擱一兩個月沒什么事。”
  莫心藍輕輕的握住陸景的手,如湖光晨靄的眸子落在陸景臉上,正色道:“陸景,要小心。”
  打壓崔家的繼承人,風險很大。這可不比打壓嚴景銘。嚴景銘雖說是嚴家子弟,但是他又不從政,在商業上又及其弱小。嚴家三代的繼承人還沒有浮出水面。
  因而,只要不是挑頭對付嚴景銘,風險就很小。畢竟又不是要對嚴景銘搞人身攻擊。他是吃“啞巴虧”。但是,崔家手里的商業資本卻足以威脅到和華。
  “沒事。”陸景溫柔的吻了吻莫心藍精致無暇的滑膩臉蛋,道:“夏商影視的投資者idf亞洲投資基金和崔家關系密切。崔七月早就對我不懷好意。”
  正說著話,陸景的電話響了。陸景接了電話,王燦哈哈笑道:“陸景,最新消息,昨天嚴景銘已經卸去了天逸投資總經理的職位。小嚴看樣子要完了。”(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