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9 再次熱鬧

隸屬于錦江餐飲集團的錦樓是黃海餐飲業的高端品牌,在黃海開設有六家門店,均位于最繁華的地帶,僅僅門店每年的租金就是常人難以想象的數字,其實力可見一斑。
  周三中午,崔七月在位于和泰里的錦樓旗艦店請張靜云、唐詩經、崔橫‘波’吃飯。
  琳瑯滿目的餐盤中盛著‘精’美可口的菜肴,香氣四溢。
  張靜云沒什么胃口,上周的飯局推到今天,她不得不來。安靜的坐在崔七月身邊聽著崔七月在向唐詩經發感嘆。似乎,黃海最近真的又發生大事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又是何苦呢?”崔七月郁悶的嘆著氣。在夏商影視被牽扯進現在的輿論風‘波’后,他要是還看不出來天辰娛樂被人黑是陸景自導自演的,那他的智商真是堪憂。
  “七月,現在主流的論調可不是這樣。”唐詩經看了眼學生打扮,文弱、清秀的張靜云,招呼著她吃菜,對這個文弱的‘女’孩,她無疑是很有好感的。
  她到這兒,已經明白了陸景的打算,根本就不是發動人脈什么的。娛樂圈是個是非圈,在一些人看起來,這都是小兒科的打鬧,上不得臺面。但是,和米凌的事情掛起來了呢?黃海市關于夏商影視的一些流言不是空‘穴’來風。
  崔橫‘波’不同意崔七月的觀點,喝著椰子汁,道:“七哥,我老覺得你是‘陰’謀論者。這件事不關陸景的事好不好?他要是那么干就真是有病啊。”
  天辰娛樂的明星藝人給夏商影視挖去了六成,再被旗下‘女’藝人陪酒的價格事件這么一鬧,天辰娛樂現在能拿的出手的明星就剩下李逸落、詩韻兩個人。偏偏李逸落前段時間出演的天龍八部給觀眾罵得吐血。
  “李天后唱歌就別演戲了,養眼是養眼,問題是演技慘不忍睹。”
  “還是別叫神仙姐姐了。畫面太違和。”
  種種負面評論不一而足。天辰娛樂要是自爆丑聞就為了拖夏商影視下水。那陸景可真真是腦子進水了。哪有自殺就為了給敵人一刀的人?
  崔七月哭笑不得,陸景有沒有有病誰知道啊?他也不好和堂妹爭論什么,只得道:“唉。橫‘波’,過兩天你就知道了。”又問道:“吳越呢。沒在黃海?”
  崔橫‘波’酸溜溜的道:“他和童兮兮去京城和傅婕見面去了。商量什么投資的事情。”
  唐詩經笑了起來,問道:“靜云,聽說你搬出黃海大學的宿舍了?要注意安全。”呂姿這個‘女’孩,她聽方破虜說了一些不好的傳言。
  張靜云點了點頭,“詩經姐,我會的。”心里卻是能感覺到唐詩經對崔七月的疏離,原來,這才是崔七月最近對她好的原因。心里對崔七月有些不滿。給人當備胎,心里怎么會舒服?
  …
  …
  崔七月和唐詩經吃飯的隔壁包廂里,陸景正在和吳璇、何欣靜吃著午飯,明雪、吳璇的助理卞惜惜在一旁陪著。
  陸景雖然人在黃海,但是有段時間沒和何欣靜見面了,她保養得體,但還是看的出來衰老了不少。畢竟,五十多的人了。吳璇有些心疼的給母親添著紅酒,小聲的勸她工作不要太拼。
  何欣靜慈愛的笑著拍拍吳璇的手腕,“你別說我。自己要注意休息。小卞。吳璇在東京的時候是不是按時休息的?”
  卞惜惜忙放下筷子,輕聲細語的道:“何總,吳總每天都是按時休息的。”
  陸景詫異的看了卞惜惜一眼。這才知道她和何欣靜關系匪淺。這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指不定卞惜惜是何欣靜培養出來的。而不是吳璇自己培養的。
  “那就好。”何欣靜欣慰的笑起來。隨意的聊著,話題很自然的轉向現在黃海熱炒的“陪酒‘門’”事件,國內三大娛樂公司有兩家的業務重心都在黃海。“陸景,天辰娛樂沒事吧?”
  在何欣靜的眼里,天辰娛樂旗下的藝人陪酒價格被爆自是競爭對手夏商影視下的黑手。只是,夏商影視的自己卻不怎么干凈,被牽扯了進來。
  陸景笑了笑,道:“沒事。”
  何欣靜就點點頭,看著沉穩的陸景。再看看一臉幸福模樣的‘女’兒,滿意的拿起酒杯。“一起喝一杯!”
  有卞惜惜、明雪在,很多話不好說。她的感情生活支離破碎。幸好小璇沒有走她的老路。以后,小璇能和陸景有一個孩子就完美了。總之,慢慢來吧,‘女’兒覺得幸福就好。
  陸景吃了一筷子可口的叫‘花’‘雞’,微笑道:“明雪,何阿姨是做餐飲的高手,你要做雪蘇綺可以向她取取經。”
  何欣靜笑著擺擺手,“我在你面前算什么經營的高手?就是在美食上有一點心得。”和陸景、明雪舉杯喝了喝酒,道:“明雪,你要是想學,改天來錦樓實習兩三個月。”
  明雪忙笑著答應下來,“謝謝何阿姨!”很多事情,就是捅破一層窗戶紙,但是往往需要幾十年時間的‘摸’索才能明白。這個機會,也就是陸景開口能要的下來。不然,何欣靜哪里會把她經營餐飲的秘訣‘交’給她。
  吃過飯,何欣靜安排助理與明雪談來錦江餐飲集團實習的事情。明雪需要把手頭的事情‘交’代一下,一個星期之后前往錦江餐飲集團實習。
  半小時后,陸景和吳璇坐車返回深藍游艇俱樂部。坐在車內,見吳璇靚麗的臉蛋上帶著嬌媚的緋紅,好奇的問道:“吳璇,你臉那么紅干嗎?”
  吳璇在陸景耳邊嬌羞的道:“我媽給你搞到一支頂級的高麗參,有滋‘陰’補陽的功效。讓我給你服用。說你‘女’人太多,身-體要補補。你說,她小老太一個,管我們這事干什么?”
  陸景大囧,‘摸’著鼻子道:“我好像還用不到吧?”
  吳璇嬌笑道:“今天晚上心藍要從香港來,我們四個人你吃得消嗎?”心里卻是知道吃不消的多半是她們幾個。
  陸景腆著臉在吳璇耳邊道:“你們試試不就知道了。”心里有些躍躍‘欲’試晚上。
  在深藍俱樂部里坐了一會,葉妍和吳璇在窗戶邊說著‘女’人‘私’密的話題,不時的笑得‘花’枝‘亂’顫。陸景卻是接到黃海市委書記沈良駿秘書邱茂的電話。
  “景少,沈書記讓我給你說抱歉啊,他最近要去京城跑一個項目,和你見面的事情要往后放放。”
  邱茂說的很客氣,他不想引起陸景的不滿。這是對他辦事能力的考驗,沈書記最近并沒有什么要事,但是,陸景要見沈書記,多半會要求查一查夏商影視,這可不能隨便答應。是以,還是不見的好。
  陸景笑著邱茂說了幾句,放下手機。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必須要做出一個姿態:從明面上看是天辰娛樂被人黑了,接著夏商影視也卷入是非中,他豈能沒有“窮追猛打”的意圖?
  但是,沈良駿肯定不會為他去得罪嚴景銘的岳父。至于支持長徐信息產業科技園的事情,怎么回報主動權是由沈良駿把握的。
  …
  …
  葉妍在深藍游艇俱樂部里有一間總統套房般豪華的住處。深夜時分,典雅奢華的臥室里,陸景愜意的靠在窗戶邊‘抽’著煙。從落地窗玻璃反‘射’的清幽光芒中可以看到大‘床’上四雙白皙美麗的‘玉’足‘露’在白‘色’的空調被下。
  她們竊竊‘私’語聲極輕,他聽不太清楚。
  這時,放在‘床’頭的手機忽而響起來,吳璇扭頭看著陸景,慵懶的問道,“誰的手機響啊?”
  陸景笑道:“我的。你們的手機都我關機了。”看著‘床’頭四張如‘花’似‘玉’的柔媚臉蛋都看過來,或靚麗,或古典,或優雅,或電力十足。陸景心里不免有些得意,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電話里傳來李新寒的聲音,笑呵呵的道:“陸景,你這是唱哪出戲啊?”
  陸景坐到‘床’頭,淡然的道:“李三少,這話我可聽不懂了。天辰娛樂被嚴景銘黑了,我想找他麻煩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
  “嗨,我知道你被黑了,問題是嚴景銘那小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對手。”李新寒先給陸景帶了一頂高帽,又嘆道:“沈書記有他的難處,總之,你體諒下他吧!”
  陸景沉‘吟’了會,笑道:“行,我知道了。”實際上,把聲勢抄起來,他就已經達到目的了。到不一定需要沈良駿表態。
  李新寒和陸景說笑了兩句,壓低聲音問道:“陸景,你給我說個實話,黃海最近的風‘波’和你有沒有關系?”
  天辰娛樂被黑,從邏輯上來說不應該是嚴景銘搞的事,嚴景銘自身難保,怎么會去惹陸景?只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不是邏輯能解釋的通的,至少,夏商影視近段時間挖天辰娛樂的墻角就挖的很厲害。
  陸景就笑,“我說沒關系你信嗎?推‘波’助瀾吧!我和嚴景銘關系不好,你是知道的。”
  李新寒滿意的點點頭,陸景肯定還有所保留,但是應該就是真相,道:“你小子,就知道你肯定攙和了。不過,也沒人說你的不是。換成我,我肯定也踩一腳下去。行,不說了。回京城我請你喝酒。”
  …
  …
  雅灣公寓a棟22層,嚴景銘的家中,蔣鴻哲心里焦急的問道:“嚴哥,你還頂的住嗎?”
  他沒想到留在黃海看謝晉文的好戲,結果卻變成這樣。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