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8 影響

從后視鏡里面看到陸景掛了電話,明雪駕駛著白色的寶馬X5輕巧的拐進麗景度假村,笑孜孜的道:“唐詩經最近和你有點疏遠了?”
  陸景的手機經常在她手中。唐詩經近段和陸景聯系的比較少。要知道,前些時候唐詩經可是隔一天就來找陸景聊天。
  陸景回著手機里的短信,微笑著說道:“明雪,我和她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和唐詩經是比朋友稍微親密的關系,相互欣賞,但是再進一步發展成為情人卻毫無可能。
  剛在飛機上手機關機,這會兒手機里彈了十幾條短信出來。宋雨綺說江州市市長謝曉越已經上任,過兩天準備到景華科技園視察。
  明雪明媚的笑起來,見陸景在回短信,就沒再說話。半個小時后,車停在號別墅門前,明雪拿了陸景的行李箱和他一起并肩進別墅,別墅有些冷清,
  “你不在的這幾天,小明,余樂給李總調去天辰娛樂幫忙去了。天辰娛樂的明星藝人要給夏商國際挖空了。十停去了六停。李總正在想辦法。靜雯和我比較笨,就在二樓書房里幫你處理郵件。”
  陸景就笑,“你還笨啊。那就沒聰明人了。哦,天辰娛樂的事情不急。等兩天形勢就會好轉。”
  坐到沙發上,看著明雪忙前忙后在客廳里泡著咖啡,想著她過段時間就要離開自己身邊,心里有些不舍的情緒涌起。只是,每個人都自己的前途不是?
  明雪背對著陸景沖咖啡。輕笑道:“你和李總也是這么說的嗎?她最近可是急的有點上火。”李慕清和陸景的關系,她又怎么會不知道。
  陸景笑著點點頭。李慕清說事業心重吧。她又不樂意加班,凡是節假日必休息。實則有些懶散。只是。天辰娛樂出了問題,她又有些著急。他在香港的時候李慕清給他打過電話。
  泡好了咖啡遞過陸景,明雪坐到身邊,聽著陸景夸她的手藝不錯,心情極佳,禁不住問道:“陸景,你為什么要拒絕和唐詩經見面呢?”
  剛才的電話,她聽到了一鱗半爪。前段時間唐詩經轉達了唐風集團樂意注資天辰娛樂的意愿。
  明雪的手磨咖啡味道很不錯,陸景輕輕的啜吸著。聞著身邊明雪身上傳來的幽幽的香味,道:“不是和唐詩經見面,是和她父親見面。米凌停職之后,黃海這里的風波已經趨于平息。就算米凌交代夏商影視的問題,黃海這里,誰敢查嚴景銘的公司?
  唐詩經給我打電話說她爸想和我見面。大致上應該是想幫我推動一下這件事的進展。但是,如果我們接受唐家的幫助之后,唐家入股天辰娛樂我們就不好開價了。”
  明雪扶著額頭,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我說你們至不至于啊?打個電話這么多的玄機。”
  看著明雪俏麗的可愛模樣,陸景忍不住笑起來。
  …
  …
  作為黃海排名第二的民營企業唐風集團的總部大樓位于黃海市中心區的和泰里。和泰里是整個黃海的金融中心,多家外資銀行在此入駐。
  高達多米共4層的唐風大廈在周邊高樓林立的環境中傲然而立,大氣磅礴。彰顯著唐風集團的實力。
  唐詩經在唐風集團擔任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辦公室位于唐風集大廈的4層,明亮寬敞。裝飾帶著一點西式古羅馬的風格。落地窗前視野極佳。
  給陸景打過電話后,唐詩經坐在窗前乳白色的真皮沙發上沉思了一會。走到辦公桌邊撥了內線,片刻后父親的助理回話說。“唐小姐,唐總十一點會有時間。”
  唐詩經略等了一會,掐著點去了頂層父親的辦公室。
  “清明之后見面?”唐論語微微錯愕的看著女兒,繼而笑道:“看來,陸景很有把握啊。詩經,你覺得他是怎么想的?”
  唐詩經沉吟著道:“爸,我想陸景有可能動用他的某些人脈。和華的生意這么大,要說陸景在黃海毫無根基大概不可能。”語氣不是那么的肯定。
  她其實猜不透陸景的想法。
  唐論語不置可否,嘆道:“似乎,陸景還不太相信我們啊。”
  心里,對陸景又有了新的認識。這個年輕人不好“糊弄”。好在,自己只是想和他合作,沒有算計他的意思。
  …
  …
  清明節過后,黃海的氣溫逐步上升,大街小巷中行人們的裝飾也逐步變成春夏裝。春來了的感覺十分明顯。
  月底,黃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凌被調查的新聞在這座萬人口的大都市里很快就消散。黃海市電視臺各路主播被人在網上惡意揣測的謠言也中止。
  江南別墅區號別墅三樓的屋頂泳池處邊,嚴景銘和一名二十多歲的黝黑青年在躺椅上吸著果汁。
  泳池里,四五名漂亮的女孩正穿著泳衣在嬉水,個個膚白貌美,性感靚麗。一時間泳池里活色生香。
  青年瞇著眼睛笑問道,手拍拍肚皮,“媽的,剛去瓊南參加了個聚會,漂亮的女人多的想搞就搞。爽的飛起。就是紫外線太強了,我都黑了一圈。”
  嚴景銘沉靜的吸著果汁,微笑道:“你小子要修身養性,仔細著到三十歲就陽痿了。”蔣鴻哲是個標準的紈绔子弟,才二十三歲,心思都在女人上。
  蔣鴻哲哈哈大笑,“嚴哥,及時行樂啊。反正我現在沒有結婚。”沖泳池里撒嬌要他下去游泳的女孩擺擺手,又笑哈哈的豎起大拇指,“嚴哥,最近黃海的事情我聽說了。你厲害。”
  黃海這里搞得沸沸揚揚,嚴景銘很快就滅火,代價只是一名副廳干部。這實在是很高超的運作手法。
  嚴景銘笑了笑,拿起果汁和蔣鴻哲碰了碰。道:“陸景在黃海想要動我他還沒有那個能力。”語氣有些不屑,又很堅定。
  他和他的智囊團商議過。假設鄭鵬是陸景指使的,但是米凌被調查之后,這件事已經平息。陸景還想要再搞花樣很難。假設這件事不是陸景指使的,鄭鵬冒失的掀起一個蓋子,這件事到米凌就為止了。
  “那是!”蔣鴻哲大笑,坐起來,指了指泳池里的一個長腿女孩,道:“嚴哥,小米是黃海戲劇學院大二的新生。她們寢室里有個女孩很有味道,要不我安排下?保證是第一次。”
  “少扯淡!”嚴景銘笑罵一句,仿佛看到了幾年前的自己。只是,經歷了黃海這番“風雨”,很多東西都有一番新體悟。
  聊了一會,嚴景銘微笑道:“你和謝晉文在京城的事情我聽說了。你在黃海住兩天,天辰娛樂頂不住夏商影視的挖角。”
  蔣鴻哲精神一振,昂然的大聲道:“好。”他對謝晉文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
  …
  …
  黃海長徐區大學城匯聚了黃海大學、魯東醫科大學、黃海外國語大學、東夏大學、黃海音樂學院、黃海金融學院、黃海海事大學一大批本科院校。
  和黃海大學、東夏大學緊緊相鄰的松北小區環境幽雅,配套設施成熟。甚至可以連上黃海大學的校園網。因而,成為了附近大學生租房的最愛。
  中午時分,張靜云靜靜的抱著書本,提著中餐從黃海大學里回宿舍。還在研一她還有不少課程。
  齊靜瑤的事情把她嚇得回了交州躲了兩個星期。經歷了元娟娟的“欺騙”之后,她嘴上不說,心里對元娟娟有點意見。沒有再住宿舍,和她的好友。就讀于東夏大學大三的呂姿在松北小區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公寓。租金元每月。
  “靜云,你可算回了。出大事了。”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呂姿穿著件睡衣打開門沖出來,“我的午飯帶回來沒。謝天謝地。”
  張靜云將手里的午餐盒飯遞給呂姿,嬌怯的輕聲道:“什么事?”
  “我見猶憐的女人啊。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嬌柔吶?”呂姿笑兮兮的在張靜云臉上摸了一把,將盒飯鋪開在餐廳的餐桌上,邊吃邊說道:“網上曝出了一條天辰娛樂女明星陪酒的價格,我的偶像趙雅也中招了。陪一頓酒就萬,真是讓人羨慕啊!”
  “哦。”張靜云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就準備回房間里,她對卦新聞沒什么興趣。
  呂姿一看就知道她雞同鴨講,喊住了好友,問道:“靜云,你和你那位未婚夫的關系進展怎么樣?他還打電話約你吃飯嗎?”
  張靜云的未婚夫崔七月她見過,人長的帥,又有錢,就是年紀大了點。大了張靜云歲。
  張靜云點點頭,困惱的道:“今天晚上就約我了。我不想和他吃飯,我家里要我答應。”
  呂姿翻翻白眼,笑嘻嘻的道:“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你不去換我去。”
  正說著話,張靜云的手機忽而響起來,張靜云看看手機號碼,咬咬嘴唇,想了想還是接了起來,里面傳來崔七月的聲音,“靜云,今天晚上的約會推遲幾天吧。出了一點緊急情況。”
  張靜云松了口氣,“好。”
  …
  …
  天辰娛樂旗下大量的藝人被曝出丑聞,震驚了整個國內的娛樂圈。一時間,輿論批評之聲鋪天蓋地。
  天辰娛樂的公關團隊緊急的公關,表示是受到競爭對手的惡意污蔑。周五,天辰娛樂的一名高管在和媒體見面會上,突然失態的道:“大家不要集中報道天辰娛樂嘛,夏商影視難道沒有問題?”
  這句話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引發媒體記者的無限遐想。緊跟著,就有人爆料夏商影視內部的陪酒價格單。甚至,還有謠言說,和夏商影視有“業務”往來的不乏黃海政壇的人物。
  4月上旬,黃海再次“熱鬧”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