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7 處理的辦法

黃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凌被調查的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傳得滿天飛。
  陸景第一時間就接到接到鄭盛的電話時,第二天上午又接到湯開復的電話。他正和王燦、余志成、馮泰、袁峻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客廳里談cgl的事情。
  馮泰建議消減cgl賽事的獎金。比如:冠軍由100萬美元獎金改為20萬美元就足以驅使世界級的星際高手前來參賽。畢竟,cgl最終還是要以盈利為目的。
  這節省出來的80萬美元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改革cgl的賽制,減少特邀選手的名額,增加各地區賽區和預選賽,擴大影響力。不僅僅是國內賽區,可以增設韓國賽區,歐洲賽區,北美賽區。
  先采取線下賽篩選,再集中線下賽獲得出線名額。對高手自然可以給予特邀名額。甚至,特邀名額之間的競爭,可以開始cgl邀請賽設置獎金促使有名氣的選手來爭奪名額。或者以某項成績作為參考。
  掛了湯開復的電話,陸景微笑道:“想法都不錯,你們接著搗鼓,戰網建設,可以由sit來開發一個對戰平臺。網絡轉播的平臺,直接收購一家網絡電視公司,后續的技術可以請時代在線來協助。”
  正討論著,吳璇穿著淺藍色的職業套裙從花園里走進客廳,白色的絲襪修飾著她秀美渾圓的小腿,為她靚麗的氣質里添了幾分嫵媚,仿佛醉人的酒香,笑吟吟的道:“陸景,心藍的電話。”
  “吳總。”看到吳璇過來,馮泰立即站起來。他曾經是麗都酒店集團的中層,認識這位靚麗性感的總裁。
  “沒事,你坐。”吳璇隨意的擺擺手,成熟女人嫵媚的風情十足。實則,她不記得馮泰是誰,昨天晚上和葉妍、李慕清一起陪陸景的時候,陸景提了一句。
  馮泰忙坐下來。雖然他已經不是麗都酒店的員工,但是在麗都酒店集團的總裁面前,他很有壓力。或者,吳總本身的美麗就足以給人壓力。
  陸景笑了笑,拿著手機接了電話,跟著吳璇一起去了花園。
  看著吳總靚麗嫵媚的倩影,馮泰心里想著吳總在私下里和陸先生又是如何相處呢?
  想必,在陸先生這樣優秀的男人面前,她應該會收起她耀眼的光芒,各種光環,變為一個嫵媚溫柔的女人。就好像現在,吳總會專門給陸景拿手機。
  …
  …
  別墅的花園里風景很好,也沒什么風。吳璇的辦公區域在一樓的陽臺上。她的助理卞惜惜正在桌前處理著文件。
  陸景笑著接了莫心藍的電話:淡馬錫想要以2億美元購入景華微芯增發的新股。淡馬錫的董事、副總裁徐陽成想要和陸景見面談談。
  “心藍,你覺得我們和淡馬錫以什么樣關系相處最好?”
  “淡馬錫背后是新加坡政府…”莫心藍輕笑道。
  陸景笑道:“那我去香港和他見見面。”實際上新加坡和共和國的關系本就是一直在變化的。之前有一段時間的友好時期,只是隨著共和國的實力越來越強大,這種關系變得極為微妙。
  新加坡彈丸小國,地處在馬六甲海峽要道之上,在大國博弈的夾縫中生存,一直都親英美的政權。很多新加坡人到國內來,都有高人一等的心態,自認為文明人。
  每一個國家都有文明與不文明的人,這實則不過是金錢的魔力,有錢人俯視窮人而已,與文明有什么關系?看看所謂英國的紳士在英國日薄西山之后的表現,就知道當共和國的經濟實力超出新加坡之后他們的反應。
  陸景從內心里對新加坡毫無好感。只是好感和生意是要分開的,就像和華的生意還是要進入日本一樣。
  陸景和莫心藍說笑了兩句,手機給吳璇拿去和莫心藍長聊。陸景坐著向卞惜惜了解麗都酒店集團的近況。卞惜惜二十五六歲,穿著襯衣、牛仔褲,漂漂亮亮,說話輕聲細語,是吳璇這兩年培養出來的得力助手。
  和卞惜惜聊了一會,見吳璇還沒有和莫心藍結束通話的意思,陸景點了一支煙慢慢的抽著:米凌的倒下是這次雪詩丑聞引出風暴發酵的產物。嚴景銘真以為這蓋子捂得住?
  …
  …
  陸景去了香港當天的晚上,唐詩經坐車前往黃海市委常委院陪黃海市委副書記徐凱定下棋。
  書房里,兩杯清茶寥寥。徐凱定拿出珍藏的圍棋,和唐詩經緩緩的對弈。和唐詩經下棋就這點好,不盡全力,根本就贏不了。是換腦子的好辦法。
  方破虜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要說圍棋,他是看不懂的,只懂簡單的規則。只是看著詩經姐那鐘靈毓秀的臉蛋,美麗的無以復加的身姿,能和詩經姐坐在一起,看不懂圍棋只是小事。
  一粒黑子落下,徐凱定笑呵呵的道:“這局棋,我應該是輸了三目。詩經,你這個年紀就有這份棋力,了不起啊。”
  方破虜在一旁聽得眉飛色舞,給舅舅和詩經姐添著茶水。
  唐詩經微笑道:“徐伯伯,每次我贏了,你就口頭夸我一下啊。”
  徐凱定哈哈大笑,道:“今天的棋就下到這兒,破虜,你先出去,我和詩經聊一聊。”
  “好的,舅舅。”方破虜期盼的看著唐詩經,道:“詩經姐,我在外面等你。”
  唐詩經笑著點點頭。方破虜狂熱的喜歡她又知道分寸,她對方破虜沒有什么惡感。
  “噠”的一聲,書房門被帶上。
  徐凱定笑了笑,對外甥迷戀唐詩經的事情他很清楚。只是年紀差距有點大,外甥小了唐詩經六歲,不適合婚配。喝了口茶,輕聲道:“米凌的事情你有關注吧?”
  見唐詩經嗯了一聲,又嘆道:“這是棄卒保車。”
  唐詩經想了想,問道:“保的住嗎?”鄭鵬看似無意揭開的這個蓋子已經開始產生了連鎖反應。陸景應該不止這一個后手吧?
  徐凱定微微一笑,“那要看各方都想要獲得什么利益?詩經,你爸走了一步好棋,他還可以繼續走下去。”這件事,他心里大致有一個猜測。
  唐詩經就笑,“徐伯伯,你這話我等會就回去告訴我爸了。”她其實詫異徐凱定為什么不親自推動這件事。米凌雖然被紀委的人帶走,事實上,以徐凱定所處的位置想要安排人和米凌談談沒有任何問題。談一談,或許嚴景銘許諾給米凌的條件,米凌會看不上了。
  徐凱定笑道:“你原話轉述。”
  從書房里出來,方破虜送唐詩經出門,剛出別墅的門,方破虜就活躍起來,問道:“詩經姐,我請你去中天喝酒。”中天酒吧是黃海最有泡吧氛圍的酒吧。深受夜店一族的喜愛。他是那里的常客。
  唐詩經眉眼如畫的輕笑,有很醉人的女人味,“怎么突然想請我喝酒?剛在徐伯伯家里喝好多茶,請我吃糕點倒是可以考慮。”
  方破虜拍著腦袋道:“完了,我給崔橫波給騙了。她說你最近晚上喜歡喝酒的。”
  唐詩經嘴角翹起來,道:“破虜,改天吧,我把陸景約上,你不是一直想見他嗎?我今天晚上還有事情。”
  方破虜只得無奈的放棄他的邀約計劃,目送唐詩經駕車離去。心里琢磨著陸景這個人,為什么詩經姐對他青眼有加?自己聽說最近的風潮很有可能是陸景引起來的。一個喜歡惹事的男人是不是適合詩經姐的。詩經姐需要的是那種一輩子對她好的男人。
  …
  …
  陸景在香港和徐陽成談了一下午,第三天返回了黃海。來接機的是明雪。她沒有跟著去香港,而是和鄭盛一起處理拋售手里時代在線的股票事宜。
  “明雪,你賺了多少錢啊?”陸景笑問道。最近時代在線放出增發新股意愿,有摩根士丹利幫著炒作,股價又漲了不少。
  明雪開著車,回頭笑道:“扣完手續費,欠你的錢還上,可以賺4個億。資金已經進了我的賬戶。”
  說完,心里卻是有些悵然。資金的到位意味著她離開陸景身邊獨立運營雪蘇綺的日子不遠了。
  “你和淡馬錫談得怎么樣?”
  陸景口袋里的手機響起來,一邊拿手機一邊笑道:“你沒看郵件嗎?”
  總體來說,和華與淡馬錫直接的合作多過競爭。徐陽成提出希望入股和華,只是找個建議被他拒絕了。淡馬錫的實力還是要超過和華。陸景不希望這種單向的滲透導致和華被淡馬錫影響。在類似于景華微芯這樣單一項目上的合作是可以的。
  明雪開著車往麗景度假村而去,“我最近賺了4個億,腦子都快興奮的炸開,哪有心情定下來看郵件。”
  “哈哈。你還可以被錢給砸暈啊。”陸景笑了起來,對明雪做了個手勢,接了電話。電話里傳來唐詩經落雪般浸潤的清涼聲音,“陸景,回黃海了吧,我爸邀請你今晚來家里做客。”
  自那天覺察到和陸景的距離有些近之后,這是兩周以來,她第一次給陸景打電話。
  陸景就笑,“詩經,我剛下飛機,總得讓我喘口氣啊。要不定在清明之后?我清明節要飛杭城祭祖。”
  清明節是兩天之后。唐論語大概覺察到了什么。這個世界并不缺乏聰明人。但是,他并不著急和唐論語見面。談合作,他喜歡拿到好牌再談。R1152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