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6 酒會上的試探

崔九霄剛從阿姆斯特丹飛回京城,驅車回到京城位于湖東區的公寓。
  車到明華公寓,崔九霄正準備下車,坐在副駕駛的助理接了個電話,輕聲道:“崔總,黃海那里出了點事…”
  聽助理說完,崔九霄禁不住點了一支煙,點點頭,“我知道了。”
  明華公寓是京城里的高檔小區,環境幽雅,居住在此的多是商業‘精’英。就他所知,在國內商圈里聲望很高的韓圣杰就住在這里。
  回到b棟7樓的公寓中,一名近三十歲的漂亮‘女’人已經等在公寓里。崔九霄將手里的公文包遞給她,和她說笑了幾句,道:“我去書房里打個電話。你去放熱水,我一會泡澡。”
  “七月,黃海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崔九霄步入書房撥了崔七月的手機。
  崔七月正在朋友的別墅里參加一個聚會,拿著手機找了間稍微安靜房間,回道:“九叔,這事透著蹊蹺。起因是鄭鵬找‘私’家偵探跟蹤了程副臺長拿到了他和雪詩偷會的照片。
  不知怎么的,那個‘私’家偵探把那些照片賣給了香港的天天日報。報紙上的照片打了碼,‘私’下網絡上流傳著雪詩整套的圖片。現在黃海說什么的都有。
  我找鄭鵬問過,他說已經聯系不上那個‘私’家偵探。他現在被他家里關起來了。因為雪詩的關系,我很懷疑是陸景在主導這件事,用來打擊嚴景銘。
  時代在線的娛樂版塊一直都在跟蹤報道這件事,十分踴躍。只是。雪詩和嚴景銘的關系早成為過去式。唐詩經、裴吳越和我都認為和陸景的關系不大。
  程副臺長和市委宣傳部的米凌走的很近。這可能會涉及到黃海市委宣傳部的內部斗爭。鄭鵬揭了個蓋子,后果卻不是他能控制的。”
  崔七月語氣多少有點幸災樂禍。雪詩這下子肯定要離開黃海電視臺。這幾天寇凌陪他的時候心情非常好,時不時來點新奇的‘花’樣。伺候的他十分舒服。
  崔九霄沉‘吟’了一會,道:“嗯,我知道了。七月,你和唐家小六不要走的太近。”
  雪詩出了這么大的丑聞,陸景指使時代在線跟進完全合情合理。推‘波’助瀾。只是,在魯東,在黃海,有幾個人敢查嚴景銘?
  崔七月嗯嗯啊啊的敷衍了幾句,掛了電話。與唐詩經關系的問題。他不想和九叔多談。
  …
  下午時分,趙佑感覺到‘褲’兜里手機鬧鐘的震動,放下文件,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2點45分,輕輕的推開里間米部長辦公室的‘門’,里面煙霧繚繞,輕聲提醒道:“部長,下午去虞部長辦公室開會的時間快到了。”
  上午的時候,市委宣傳部部長虞震的秘書打電話過來通知:下午三點在虞部長辦公室里開部務小會。
  坐在辦公桌后的米凌。濃濃的眉‘毛’似乎糾纏在一起,擺擺手道:“我知道了。”
  趙佑便不再說什么,帶上‘門’出了辦公室。心里卻是微微一嘆。最近部里都在傳米部長可能和已經停職的程副臺長的事掛上了。今天下午的會議,米部長分管的工作可能要被調整了。
  剛才屋里的煙味似乎有點重。米部長大概也聽到什么風聲了。作為米部長的秘書,自己又該何去何從呢。
  …
  米凌收拾了情懷,拿著水杯和筆記本出了辦公室。出了宣傳部部長虞震的辦公室。
  腦子里,卻是想起上午下班前胡聯營副省長打來的電話:“米凌。最近,要注意啊。”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壓在他心頭卻又萬鈞之力。為此,他整個中午都在辦公室里凝神思索,煙‘抽’了一根又一根。
  嚴景銘說他已經過關了。但是,從現在的局勢來看,自己呢?程德這個管不住‘褲’襠的爛玩意。
  米凌到達虞震的辦公室時腦子還有些木。虞震招呼幾名班子成員在沙發上坐下,‘交’代了幾句場面話,直入正題,
  “最近網絡上一些報道使得我們宣傳部的工作有些被動。程德違紀的事情市委統一部署安排新聞發布會進行回應說明。然而,我們需要對網絡傳媒引起重視,納入到監管體系中來。這件事,米部長,就由你來牽頭搞。”
  米凌一愣,“我?”
  幾名宣傳部的部委委員都是或喝茶,或記筆記掩飾著心中的詫異。不是說要調整米凌的分工嗎?這是嗎?這是加擔子吧?
  虞震笑著道:“怎么,米部長沒有信心做好?”
  米凌臉上的震驚神‘色’慢慢的消失,沉聲道:“虞部長,我有信心處理好。”心情卻是慢慢的開朗起來。市里有傳言虞震最近會調出黃海到省內某市任職。給自己加擔子,是否意味著什么呢?
  會議開了一個小時才散,看著米凌最后離開辦公室的背影,虞震的眼光有些意味深長。
  …
  在音樂房里由李逸落教了一上午的歌之后,陸景中午請她和由東京出差飛到黃海的吳璇吃飯。午飯后,送李逸落到天辰娛樂黃海辦事處。她下午還有幾支廣告要拍。
  “嘖嘖,你這殺熟也殺的太厲害了吧。”去往深藍游艇俱樂部的路上,車后排吳璇依偎在陸景的懷里,取笑著陸景。李逸落眼神里依依不舍的情意幾乎要溢出來。
  陸景笑著搖頭,“我哪里厲害了?我們倆認識多少年,我才把你給吃掉的?”隱蔽的,輕輕的拍了拍吳璇‘性’感的俏‘臀’。作為成熟的‘女’人,吳璇的俏‘臀’豐腴,曲線魅‘惑’,令人愛不釋手。
  吳璇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女’人味十足,道:“看你能耐的?我送給你吃的。”想起和陸景這一路走來的感情。這些年快樂、充實的日子,心里很慶幸當時沒有錯過他。
  陸景笑笑。溫聲道:“去東京累壞了吧,待會我們出海好好放松休息。”葉妍已經將豪華游艇準備好。李慕清也在那里,待會,幾人一起出海。
  吳璇鼻子里嬌媚的嗯了一聲,將陸景的手臂抱著,舒舒服服的靠著他肩頭。
  剛到深藍俱樂部‘門’口,陸景接到時代在線的副總裁鄭盛的電話,“陸先生,我剛接到黃海市委宣傳部的通知,明天下午參加加強網絡監管的會議。這怎么回事?”
  鄭盛一聽這個話頭。他就不想去。網絡代表的是自由,都納入監管那還搞什么?干脆做平面傳媒得了。
  他這次來黃海是和海外的一些投資機構進行溝通。時代在線的股票現在高度集中在景華創投和創始人李群、蔣耀軍的手中。現在互聯網形勢這么好,時代在線希望增發新股募集資金。他來和投資機構談談發行的事情。沒料到給他趕上這事。
  陸景眼睛微微一瞇,他明白嚴景銘前兩天說的辦法是什么了,沉‘吟’了會,微笑道:“具體什么事你去聽聽吧。時代在線現在是風向標,要注意。”
  鄭盛給陸景說的有點‘摸’不著頭腦,好在他打電話只是問問情況,掛了電話。準備參加會議。
  …
  周二上午,黃海市委宣傳部的小會議室里,各大‘門’戶網站,論壇。黃海市里網站的代表、站長濟濟一堂。三十四人在會議室里聽著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凌布置工作。
  談話漸漸的有些深入了,米凌喝了口水,道:“網絡不能成為某些人肆意宣泄情緒的地方。說些不負責的人,誰不會說?網絡也不能成為傳播‘淫’-穢-‘色’-情的藏污納垢之地。這一點。我要批評時代在線,你們的娛樂版面和三級小報沒區別吧?”
  說到這兒。米凌頓了頓,目光盯著前排的時代在線副總裁鄭盛。
  鄭盛嘴‘唇’動了動,看到周邊投過來異樣的目光,或幸災樂禍,或表示同情,心里頓時不滿至極,只是,在這個場合也無法分辨。
  場面很安靜。漸漸的,鄭盛感受到幾許壓力。憤怒的情緒慢慢的轉化為難堪。
  米凌足足看了鄭盛兩分鐘,才繼續講話。時代在線在刊登出雪詩的新聞之后,他就透過中間人傳話“滅火”,但是被時代在線拒絕了。現在,自然要好好的“懲戒”下時代在線。網絡監管法律法規不全,不代表沒有監管。
  半個小時后,鄭盛借故去了會議室,留下助手在里面聽。在衛生間里洗把臉透氣,吸煙,是在太憋屈。鄭盛琢磨著,這是大廳里大步流星的走來四名黑西裝的干部,神情肅穆。
  隊伍中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問道:“同志,105會議室在那邊?”
  鄭盛指了指右手邊,微笑道:“你們左轉就是。”心里卻是漸漸的疑‘惑’疑‘惑’,這幾人明顯不想是搞互聯網的。等看到幾人進了會議室,本來想離開的鄭盛又重新返回會議室里,剛進‘門’,就看到米凌在兩名黑西裝干部的夾扶下從主席臺上下來。
  鄭盛腦子里懵了一下,繼而反應過來,米凌出事了。緊緊的貼著墻壁,看著剛才還在敲打他的米凌像一只泄了氣的皮球給人帶走,心里升起了一絲快意。
  米凌看到了鄭盛,毫無反應。他腦子里現在就想著一件事,他被嚴景銘給賣了。嚴景銘處理齊靜瑤事件的手法十分生澀,看來他進步了。只是,這么圓潤的手法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
  “嘭”會議室的‘門’被輕輕的帶上。
  “哄”會議室里滿場嘩然,三四人紛紛議論的聲音讓會議室里變得十分嘈雜。
  “怎么回事?”
  “這太他媽刺‘激’了!”
  “吳站長,這能上網站的新聞頭條不?哈哈!”太具有諷刺‘性’了!
  繼而,不斷的有人離開會議室,消息很快就以各種渠道傳遍了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