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5 分析開始

黃海秋家賓館,3樓的宴會廳被cgl組委會訂下來用于舉辦cgl成功舉辦的慶祝酒宴,邀請國內的電競選手、領隊、戰隊經理、電子競技俱樂部相關的人員參加。
  這次酒會很隨意,都是電子競技圈子內的人。吃了沒一會,不少人開始相互串桌子喝酒。陸景、王燦、余樂、余志成、高大清、時代在線的副總裁鄭盛、袁峻、湯開復等人坐了一桌。
  不時的有議論傳到陸景的耳朵里來。對韓國選手拿走100萬美元的獎金,有羨慕的,有郁悶的,各種情緒都有。電競圈子的人今晚是五味雜陳。
  馮泰應酬了一圈,連忙過來敬酒說話。
  馮泰今年三十五歲,是麗都酒店集團的一名中層管理人員,他對星際爭霸這款游戲很有興趣,被王燦抽調來擔任此次cgl組委會主席。
  見到傳說中的陸景,馮泰心情很激動。在和華內部,聯合創始人陸景是一個傳奇。雖然陸景在媒體上沒有任何的照片和采訪記錄,但是,作為》頂>點》小說中層管理人員,已經偶爾能聽到當年一些軼事的一鱗半爪。
  坐下來后,開始向陸景匯報工作,“陸先生,此次cgl賽事一共花費240萬,獎金180萬美元,收入410萬。其中300萬為黃海創意聯合集團的贊助,100萬為八家電子廠商的贊助,門票收入5萬,紀念品零售收入5萬…”
  陸景擺擺手,笑道:“這些都不用匯報了。我相信你們能做好。這樣,我準備成立一家游戲集團公司來統一運作cgl等賽事。你有沒有興趣擔任ceo。”
  馮泰一下子激動的懵了。游戲集團公司,哪是什么級別的公司?
  一旁的王燦就笑。“陸景,你別老馮給嚇住了。你這個游戲集團公司。最多1000萬美元的注冊資本?”
  余志成許久不見,最近圓臉又圓潤起來,笑道:“王燦,要是我,1千萬的注冊資本我都干。”他與陸景是四中時的同桌,和王燦認識,說話很是隨意。
  馮泰這是反應過來,一迭聲的道:“陸先生,我很樂意擔任新成立的游戲集團的ceo。”
  相比于留在麗都酒店集團內部擔任一名中層干部。他更希望來執掌一家游戲集團公司。更何況這家游戲集團公司將會擁有1千萬美元的運營資金。
  陸景笑著點頭,不管從哪方面,馮泰都不可能拒絕他的邀請,抽著煙問王燦,“你覺得叫什么名字好?”
  王燦笑道:“就叫cgl集團得了。反正這次名號是打響了。”
  陸景剛才已經和他談過,要把電子競技做成一個產業,他沒興趣擔任這個游戲集團的首席執行官,掛個職倒是可以。他不像陸景富有進取心,得過且過就行了。玩游戲只是愛好。要變成職業就太恐怖了。
  “行。”陸景拍板定下來。余樂拿出手機記錄下來,他作為陸景的助理,接下來的事情要由他來協調,無力的吐糟道:“這名字也太土了?不是英文名就代表氣派、時尚。”
  陸景道:“這才有創造的感覺。馮泰你找人去演繹一下cgl的中文內涵。反正就這么定了。”
  一桌子人都笑起來。誰都沒有料到以這樣兒戲的方式被命名的cgl公司會在日后成為名震全球電子競技行業航母級的企業
  喝著酒。馮泰見陸景心情不錯,嘆道:“陸先生,我以cgl組委會的名義和黃海電視臺接觸過。希望他們能做一個電子競技的項目,宣傳星際爭霸這款游戲。我們剪好了這次cgl的精彩視頻。可惜他們連片子都沒看就拒絕了。”
  陸景微微點頭。“我想想辦法,想要上電視的困難很大。現在比賽的轉播還是要依賴于網絡媒體。”
  說笑著。到晚上九點多,陸景一行人告辭離開黃海秋家賓館返回麗景度假村。
  cgl集團的商標兩天后就注冊完成,中文名為長歌游戲集團,陸景手里擁有約14億美元的余額資金,注入1000萬美元給馮泰運作cgl集團。
  香港那邊關于雪詩緋聞的報道早就傳到黃海。兩天的時間,網絡媒體上關于雪詩的報道已經沸沸揚揚,不少不雅的圖片流傳的很廣。電驢、bt等等軟件中可以下到高清大圖。事態因此而發酵、傳播。
  眼見著有新聞價值,黃海不少報紙都以娛樂版面有刪節的報道了關于雪詩腳踏n條船的新聞。
  報道中對雪詩涉及的男子半遮半掩,但是,知"qingren"一看就知道是在說黃海市電視臺的程副臺長,以及在黃海大學就讀大三的鄭鵬。一股暗流緩緩的涌動著。
  …
  陸景的辦公地點這段時間一直是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的書房中。明雪、何夢明、墨靜雯、余樂在休息室里工作。每天輪流一人在陸景的書房中工作。
  陸景正審閱著馮泰提交上來的關于消減cgl大師賽獎金的報告,明雪拿著手機輕盈的走進來,俏麗的笑道:“陸景,黃海市政府秘書長牛愷打來電話,邀請你明天晚上去黃海和平酒店參加市政府舉行的一個招商酒會。”
  陸景靠在書椅上,雙手枕在腦后,不解的道:“怎么回事,這種聚會怎么會專門給我打電話。”
  黃海市政府秘書長的主要工作是為黃海市市長服務,通常情況下傳話都代表著市長的想法。問題是,他和黃海市市長歷燁沒什么交情。
  正在工作的何夢明也好奇的看過來。
  明雪拿起陸景的茶杯給他添了水,笑道:“你搞游戲都忘了你最近的重心了啊。牛愷點了下嚴景銘的名字,說他也會去。我看嚴景銘應該是嗅到什么風聲了。”
  作為陸景的助理。她自然知道陸景的計劃。目前,黃海市里關于黃海市電視臺程副臺長的流言很多。很多明星主持人都中槍。在網上被人惡意揣測,有很多ps過的圖片。
  黃海市里的消息已經甚囂塵上。可以肯定,程副臺長和雪詩遲早是辭職的,目前一些人關注的焦點大概都圍在空缺出來的這個副臺長的位置上。
  陸景就笑,“明雪,我還沒有那么不務正業。”聞著身邊明雪淡淡的處子幽香,琢磨了一會,道:“行,那我明天晚上去聽聽嚴景銘要說什么。”
  …
  黃海市政府每年都會舉辦為期一周的招商活動,為黃海市招商引資。推介黃海市的形象。26日晚的酒會正好是黃海市政府今年的招商活動結束的當天。
  黃海和平酒店10樓的1號宴會廳內,音樂輕揚,奢華典雅,很有法式風情。牛愷在臺前代表黃海市政府致辭后,來參加宴會的商界人士自由的在廳里相互攀談、交流:擴展人脈,洽談商機。
  陸景微笑著看著葉妍在人群里渾灑自如的交流著,成為宴會廳的中心人物。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會員大多是黃海上流社會的名流。更別說《亞洲周刊》曾經三次眷文為葉妍做專題報道,稱她為“亞洲最富有的女人”,是美貌與財富的化身。葉妍在這樣的場合。理所當然的是眾人圍繞的中心。
  “這個嬌媚的小女人,天生就是名媛啊。”陸景笑著搖搖頭,喝著杯中的紅酒,似乎。背后有一雙眼睛看過來。陸景扭頭一看,正好看到嚴景銘帶著他的妻子蘇琳過來。
  嚴景銘穿著黑色的衣服,刮了胡子。英俊小生。蘇琳穿著一襲優雅的紅色晚禮服,高挑的骨感美女。兩人走在一起極為般配。
  沒有任何的客套、寒暄。實在是經歷過齊靜瑤事件后,陸景和嚴景銘之間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嚴景銘站在陸景面前。徑直低聲問道:“雪詩的負面新聞是你放出來的?陸景,你想怎么樣?”
  嚴景銘目光深沉的盯著陸景。這件事很有可能是陸景在后面搗鬼。時代在線作為第一中文門戶網,當天就轉載了雪詩的新聞。
  “關我屁事!”陸景淡淡的看了嚴景銘一眼,回應道。
  嚴景銘冷聲道:“不關你的事?時代在線為什么積極的跟進這件事?雪詩只是過氣的明星,根本就沒有什么新聞價值。”
  動手,他是不敢和陸景動手。因為,他打不過陸景。但是,言語上卻是沒必要客氣。他今天來找陸景,是想試探是不是陸景在背后主導這件事。
  嚴景銘不認為陸景不知道他和雪詩的事情。這就像他知道陸景和莫心藍的事情。如果是陸景在主導,他就危險了。他還處在家族的信任危機中,經不起折騰。
  陸景失笑道:“嚴景銘,你腦子進水啊?難道我看到這則新聞還要幫你隱瞞?我們倆的交情沒到那份上?”說著,看了蘇琳一眼。
  蘇琳聲音淡淡的,幫腔道:“陸景,我知道雪詩曾經是嚴景銘的"qingren"。”嚴景銘求了她幾次,她決定幫嚴景銘來試探下陸景。
  陸景道:“蘇琳,曾經,這個話我是相信的。畢竟,雪詩現在是鄭鵬的正牌女朋友。”
  說著,嘴角翹起來,譏笑道:“嚴景銘,你今天晚上找我來就是為了說這件事?我還以為你會開出條件讓我幫你刪除掉雪詩的負面新聞。”
  嚴景銘冷哼一聲,道:“那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自有辦法刪除網上的新聞。你的胃口太大,我滿足不了。”說著,帶著蘇琳離開。他看不出陸景的真假,得先把這件事先解決。
  看著蘇琳紅色晚禮服包裹著的有著少婦嫵媚風韻的俏臀,陸景腦子里掠過齊靜瑤那個邪惡的提議:玩嚴景銘的妻子和"qingren"。
  陸景搖搖頭,將心底的負面情緒清掉,再看著嚴景銘夫婦離開的背影,眼神變得清幽、冷厲。他想起前世里,嚴景銘的叔叔和蘇琳的父親在大哥魯東仕途最后一站中所起到的不好作用。在大哥出事后,他也被限制了自由,最終飲下毒酒。
  往日的種種灰暗記憶,銘刻在心底,這時再見到嚴景銘、蘇琳又浮了起來。陸景心里有一股情緒浮起來:是恨,是痛,是傷,是悲,是決然。
  今世,他要埋葬嚴、蘇兩家。悲劇決不可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