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4 人性的人

唐詩經微微驚訝的問道:“破虜,鄭鵬怎么會去罵程臺長?”沒聽說過鄭鵬和程臺長有什么過節。鄭鵬在黃海大學讀書,平時并沒什么出格的表現。
  電話里方破虜神秘的小聲道:“詩經姐,據可靠消息,鄭鵬給黃海電視臺的美女主持雪詩給帶綠帽子了。哈,詩經姐,你可千萬別給人說是我傳出去的。”
  “我會給你保密的。”唐詩經哭笑不得,又是一起爭風吃醋的事件,順著方破虜的語氣保證了一句掛了電話。這算什么大事?黃海幾百萬人,每天這類破事還少么?
  海風徐徐,春光融融。和好友們在甲板上享受著醇酒、點心,午后休閑的時光,唐詩經隨意的將剛得到的消息當笑談說出來。
  崔七月因為寇凌的關系對黃海電視臺內部的人事關系有些了解,手撐著英俊的臉龐,沉吟著道:“別是和陸景有關系吧?cgl開賽當天晚上,我聽人說鄭鵬追陸景的助理方明雪,給陸景叫到貴賓室里訓了半個多小時。而雪詩據說和嚴景銘關系很深。”
  鄭鵬有可能因為這件事不得不答應陸景的一些要求。
  崔橫波一甩馬尾辮,“七哥,你這什么齷蹉的思維啊?就因為雪詩曾經是星光傳媒的藝人,你就覺得她和嚴景銘有關系啊?”
  “橫波,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裴吳越無可奈何的拍拍嬌妻的手腕,她完全生活在象牙塔里,不知道社會的渾濁,“雪詩進入黃海電視臺之前加盟了夏商影視。”
  崔橫波狐疑的看著裴吳越,“吳越,你怎么對雪詩的事情知道得這么清楚?”
  “咯咯…”唐詩經實在忍不住。掩嘴嬌笑起來。說橫波迷糊吧,她卻是一下子抓了核心要素。吳越這是解圍不成,引火燒身。
  崔七月忙給一臉尷尬的裴吳越解圍。把話題拉回來,“橫波。雪詩在澳門欠下巨額賭債的事情連續幾天都是頭條娛樂新聞,她進入黃海電視臺的時候,我關注過。
  她是走的嚴景銘的門道。當時是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凌打的招呼。我現在疑惑的是鄭鵬膽子沒那么大吧,為一個女人和嚴景銘鬧?詩經,你覺得呢?”
  鄭鵬在黃海的圈子里只能算小字輩,比之他們這些人都不如,鄭鵬敢去惹嚴景銘,那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太長。怎么看都不合理。
  唐詩經想了想。道:“我想雪詩和嚴景銘的關系應該是過去式。鄭鵬不敢得罪嚴景銘是肯定的。但是,他肯定敢得罪程臺長。”
  程臺長是黃海廣播電視臺的副臺長,事業編制,副處-級干部。鄭鵬的爺爺是黃海市政協主席,副省。按照官場的慣例,完全是碾壓的態勢。
  崔七月笑笑,“那可能是我想多了。陸景要找一把刀對付嚴景銘應該不太可能是找鄭鵬。”
  凡是神仙打架,向來是下面的小鬼先上。自己一開始就赤膊上陣的,少之又少。他其實對陸景放出的關于齊靜瑤的風聲很有些迷惑。這不符合他對陸景的認知:
  陸景一向是能將手里的牌利益最大化。這件事陸景處理的有點虎頭蛇尾。
  唐詩經、裴吳越、崔橫波都笑笑,認可崔七月的分析。轉而聊起其他的話題。下午三點多,溫度漸漸的下降,唐詩經吩咐游艇開始回航。回到碼頭后。幾人道別。
  唐詩經坐車前往黃海半島酒店,她有一個古董拍賣會的應酬需要參加。
  琢磨著,唐詩經撥了陸景的號碼:在崔七月分析的當口,她其實已經確定鄭鵬就是陸景遞向嚴景銘最后一擊的“刀子”,只是,這刀子首先刺向的是夏商娛樂。
  不是說崔七月的分析能力有問題,而是他不知道陸景的決定、以及最近的態勢。她知道陸景的想法、決心,因而才會看得出來陸景的計劃。
  雖然不知道陸景在避諱什么,但是可以肯定。他肯定不會親自動手對付嚴景銘。他放出和齊靜瑤沒有達成協議的風聲就是基于此種考慮。他得先找一把“刀”。
  但是,沒有人會因為一點小事、小利益蠢的去得罪省委書記的女婿。然而。只是敲打程臺長,鄭鵬哪里會有絲毫猶豫?
  …
  …
  陸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時。正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二樓的觀景陽臺上和王燦、袁峻閑聊。
  “陸景,你什么時候和我爸談唐風集團注資天辰娛樂的事情?”唐詩經上周六雖然忘了給陸景說,后來打電話說明了唐風集團有意注資的意圖。
  “等兩天吧!”陸景手扶著欄桿,眺望著麗景度假秀麗的風景。
  談注資的問題當然是等夏商影視破產之后。那時,天辰娛樂才有最佳討價還價的資本。他和唐詩經的交情歸交情,正經到商業利益上,她父親肯定是該怎么談還怎么談。
  說笑了兩句,陸景掛了電話,回頭笑道:“唐詩經的消息很靈通,她應該是知道了鄭鵬大鬧黃海電視臺的事情。”
  王燦扶著眼鏡,沐浴著遠方園林飄過來的微風,笑道:“我說你怎么那天把鄭鵬給輕飄飄的放了?就算明雪沒出事,也得把這小子整的吐血才是。原來是在這兒等著他的。決賽結果應該出來了。”
  決賽都是韓國選手,他和陸景沒去看,在家里看網絡轉播。總不至于屁顛屁顛的到現場給棒子頒獎吧?喜歡游戲明星,那是私人的身份,可以不分國籍。公眾場合豈能助長棒子的氣焰?
  袁峻摸出手機看了看,道:“人皇boxer2:1奪冠。cgl組委會主席馮泰正在主舞臺給選手們頒獎。”
  誰誰大鬧黃海電視臺的事情,他聽見了只當沒聽見。
  陸景點了一支煙,背倚在欄桿上,道:“晚點我們去黃海秋家賓館看看選手們。給大家鼓舞士氣,順便咨詢下大家對于電子競技這個行業發展的意見。”
  王燦笑著點頭,“我讓馮泰安排下。”今天晚上cgl會組織國內的電競選手、領隊、戰隊經理、電子競技俱樂部相關的人員在黃海市體育館配套的秋家賓館舉辦酒宴。
  明雪推開陽臺與客廳相連的玻璃門。微笑道:“陸景,視頻會議的時間到了。”
  陸景笑著拍拍王燦的肩膀,又對袁峻點點頭。道:“袁峻,晚上我們再好好的聊聊。”離開了觀景陽臺前往別墅的書房。
  袁峻笑問道:“王少。景少這生意越做越大,反而越來越忙了。”心里有些羨慕又有些感嘆。
  王燦嘿嘿笑道:“那只是表面現象。他今天中午陪美女吃飯去了,否則視頻會議怎么會放到下午四點多?”又道:“晚上我們不用陪他聊太久。他晚上肯定有約。你安排下晚上的活動。你在黃海有幾個朋友吧?”
  李慕清和葉妍到黃海的消息,他自然知道。
  袁峻欣然的道:“沒問題。”走到一旁給朋友方破虜打電話。他的朋友圈子自然是比不上陸景、王燦這個層次,不過招待好王燦應該沒問題。
  …
  …
  景華微芯從英飛凌手中獲得0.18微米制程讓淡馬錫變得不淡定了。當年,陸景和莫心藍下南洋募集資金時,淡馬錫有意投資2億美元,但最終這筆投資因為某些原因并沒有落到實處。
  而現在。景華微芯已經足以威脅到淡馬錫控股的特許半導體在晶圓業務上的地位,淡馬錫內部只怕是追悔莫及。早知道投資還能影響到景華微芯的某些策略。
  加上plu電訊在東南亞電訊市場的飛速發展,和新加坡電訊的競爭態勢越發的明顯,這使得目前和華與淡馬錫的關系頗有些微妙。
  陸景到書房時,何夢明正在調試著視頻角度,方便陸景坐在書椅上說話。墨靜雯、余樂在一旁準備資料。
  今天和華議事會議的視頻會議主要是要討論淡馬錫有意注資景華微芯的提議。景華微芯最近有增資擴股募集資金發展的想法。
  “小明,沒事。”陸景笑著拍拍何夢明的手腕,何夢明嬌柔明麗的對陸景笑了笑,讓開位置。陸景坐到書椅上,心里卻是想著嚴景銘的事情。唐悅那兒應該會按照計劃發動了。
  …
  …
  香港。
  gi公司的總部大樓中。唐悅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中,從38層的高樓俯視著香港新界的夜景。背后,三名臉色嚴肅的男子肅立著。
  唐悅轉過椅子。面對著他的下屬:gi公司主管元文,前南葉日報總編士天,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副主管易國。
  “稿子確定能發出去?”
  結束度假的士天道:“唐少,沒有問題。狗仔隊的圈子和媒體都有交集,很多狗仔都是拿著照片去賣錢。阿文手里的照片已經賣給了天天日報。雪詩雖然改行做了主持人,她在香港這里依舊有很大的影響。天天日報,絕對會制造新聞爆點。有錢沒人會不賺。”
  南葉日報已經停刊。他正在到處奔走,準備收購一家娛樂小報——遠東新報。目前手里的人手都是齊的。
  唐悅滿意的點點頭,“安排阿文去巴西生活。不要再回來了。”
  元文扶了扶眼鏡。沉聲道:“沒問題。南美那里gi的業務發展的不錯。”
  唐悅揮揮手,讓元文、士天、易國出去辦事。點了一支煙,默默的抽著。終于要發起最終的一擊了。
  想著。不禁有些心潮澎湃。這么些年的苦心經營,和華的情報體系終于進入成熟期,可以大用。或許這將是他麾下力量輝煌的開始。只是,無法見光令人略有遺憾。(未完待續)
  ps:上章標題打錯了,任性的人,結果打成了人性。
  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