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3 小鄭

周二上午,陸景和周復生、楊顯、程建楓一起出席景華微芯與英飛凌0.18微米制程技術轉讓協議簽字儀式。
  景華微芯的首席科學家盧文山、股東新加坡微電的代表李然、馬來西亞股東代表董事會董事項豐、南鈞、合作伙伴新加坡snl公司的景安易應邀出席儀式;英飛凌方面的副總裁喬治-威拉德、大中華區總裁梁子聞出席。
  景華微電子研究院將向英飛凌出讓5%的股份,并支付6億美元現金用于支付技術專利費用和機械設備費用。
  以景華通信此時在國內電子產業中的地位,被國內電子媒體戲稱為景華三駕馬車的周復生、楊顯、程建楓同時出席此次簽字儀式引起了電子媒體的轟動。
  0.18微米制程技術的引進也在媒體上造成了轟動。這顯然是景華微芯從晶圓廠的低端向中端市場買入的一大步,受到沖擊最大的是韓國、臺灣的幾家晶圓代工廠。
  “只要景華消化掉目前的技術,完全有能力與他們爭奪晶圓代工市場的份額。”中午時分,麗都酒店的餐廳包廂中盧文山笑著說道。
  參加完簽字儀式,景華內部的人員齊聚黃海麗都酒店舉行內部的慶祝活動。
  周復生笑道:“我們現在自己都吃不飽,哪里有能力考慮代工的事情。”
  和華目前涉及的電子業務包括:手機、電腦、pda、mp3、家電。晶圓廠的產能基本都是滿的,還要向snl下訂單。
  陸景微微點頭,和大家一起舉杯。他在思考節約下來的將近14億美元用來做什么。
  …
  三月下旬。黃海突然傳出了新的消息,陸景其實并沒有拿到嚴景銘的任何材料。齊靜瑤根本和陸景的交易沒有成功。兩人似乎有些分歧。這一個消息令許多人送了口氣。
  黃海和平酒店的的維瑪餐廳是黃海觀景的最佳餐廳,被譽為二十世紀遠東最具風情的餐廳。
  剛從徐城回到黃海的嚴景銘微笑著和米凌在餐廳里享受著精美的菜肴。不遠處的大圓桌處。似乎是鄭鵬在和他的朋友聚會,略顯吵雜。
  嚴景銘將侍立在一旁的服務生叫過來,指了指右手邊正喧鬧幾名年輕人,道:“你過去給鄭鵬說一聲,安靜一點,不要影響我吃飯。”
  服務生為難的張張嘴,心道:你誰啊,能讓鄭少閉嘴?我過去沒得自討沒趣。只是能來和平酒店維瑪餐廳用餐的人非富即貴,想了想。道:“好的先生。”
  看著離開的服務生,米凌笑著搖搖酒杯,問道:“嚴少,怎么風向突然轉了?”
  就黃海市內的消息看,消息無疑是陸景親自放出來。陸景正在黃海。景華昨天還因晶圓項目被媒體追蹤報道了。他作為黃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對輿論的情況自然很清楚。
  嚴景銘神秘的指了指天花板,又笑瞇-瞇的道:“米部長,喝酒。”陸景再厲害,也不能搞兩線開戰。這次有些幸運。但是,他并不打算給米凌明說。
  米凌嘆道:“那就好。那就好。”拿起酒杯和嚴景銘喝了一杯。心里松口氣,嚴景銘過關,他自然無憂。這場“驚濤駭浪”讓他心驚。
  嚴景銘笑著和米凌推杯換盞。至于,鄭鵬那邊。他卻是不管的。餐廳里聲音漸漸的小了些。
  …
  明雪參加完鄭鵬的宴請,提了一款米白色的優雅風格lv手袋回了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
  明雪進二樓書房里找陸景,正在書房窗戶邊工作墨靜雯抬頭笑道:“明雪。這頓飯吃得如何啊?呀,你什么時候買了一款這么漂亮的包包?”
  明雪將手袋丟在沙發上。道:“鄭鵬賠罪的禮物。我準備把它賣了錢捐給積遠教育基金。嗨,這段飯還能怎么樣啊。奉承、恭維的話一籮筐一籮筐的。”
  走到墨靜雯身邊,扶著她的肩膀看看她的工作文件,感嘆道:“我在云春那會兒,都是我奉承別人,倒是沒想到我也有被人奉承的一天。陸景呢?”
  墨靜雯扭頭笑看著明雪,“干嗎?幾個小時不見就想的慌啊。”她和明雪笑鬧慣了,明雪最近對陸景實在有點好。
  “去你的。”明雪笑著摸了摸墨靜雯精致的臉蛋,“我在餐廳里遇到了嚴景銘,他讓服務生傳話把鄭鵬教育了一番,嘖嘖,又得瑟起來了。我找陸景問問情況。”
  四天前陸景刺激鄭鵬的時候,她也在場,似乎陸景的想法沒有奏效。
  墨靜雯努努嘴,道:“正在影視音樂房里跟著李逸落練歌,天辰娛樂的李總和葉小姐都在那兒看他的笑話。呵,陸景唱歌的水平,你知道…”
  昨天,李慕清和葉妍來了黃海,同行的還有現在天辰娛樂的頭號女星李逸落。似乎,最近天辰娛樂被夏商影視挖墻角挖的有些慘。
  明雪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天知道這家伙又準備給誰驚喜。
  明雪到音樂房時,里面正響起李逸落天籟般的歌聲,“…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時候很美,就像安和橋下清澈的水。董小姐,我也是個復雜的動物,嘴上一句帶過,心里卻一直重復…”
  優美的旋律在李逸落空靈嗓音的演繹下仿佛有著清澈如水、淡若清茶的初戀情懷。
  明雪一時間聽得有些癡了,心里有些難忘的情緒仿佛裊裊的水汽升起,忘記了她要來的目的。
  等李逸落唱完,陸景微笑著鼓掌,“完美。逸落,你真不愧是天后級的歌手。清兒、小妍,你們覺得呢?”
  他前世里在京城的酒吧里聽到過這首民謠,印象十分深刻。把歌詞寫下來。唱了兩句,李逸落就完美的演繹出這首歌。
  李慕清電力十足的雙眸白了陸景一眼。雙手疊起來放在陸景的肩膀上,笑道:“我怎么覺得改成李小姐比較契合你的心境呢?”
  葉妍在一旁吃吃嬌笑。她穿著白牡丹的連衣裙,國色天香的古典氣質,風情萬種的嫵媚小女人姿態。陸景和李菲菲的那段往事,她們現在都知道了。
  陸景汗死,道:“人家酒吧里的歌謠就是這么個歌詞,我有什么辦法?哦,明雪,你回來了。飯吃得怎么樣?”看到門口的明雪,陸景趕緊轉移話題。
  明雪笑著和李慕清、葉妍、李逸落打著招呼。然后道:“還行。鄭鵬被嚴景銘訓了幾句。他好像心情很好,陸景你的策略沒什么效果嗎?”
  明雪的話讓李慕清、葉妍的耳朵都豎起來。她們知道陸景最近停留在黃海是為了什么。
  陸景就笑,“怎么會沒效果?鄭鵬不敢惹嚴景銘,但是弄程臺長還是沒什么負擔。我剛才還和李慕清說等兩天。鄭鵬已經委托一個私家偵探在查雪詩和程臺長的關系。湊巧的是,那名偵探是以前南葉日報的狗仔隊。”
  明雪略一沉吟,立即明白過來:哪里會是湊巧呢,只怕是有意安排的。
  …
  三月底,黃海的氣溫略微有些上升,晴天的時候溫度有20多度。下午時分。深藍游艇俱樂部的6號位游艇碼頭的游艇緩緩的出發,駛向深藍色的大海。
  半個小時后,游艇在近海處漂浮著。游艇的兩名服務員小舒、小梅來回穿梭在甲板和艇廳之間送著酒水飲料。她們服務的唐小姐經常開游艇出來招待朋友,相應的。小費,她們也收得多。做起事來十分用心。
  崔七月郁悶的放下電話,斜倚在沙發上。試探的問道:“詩經,你今天不去看cgl比賽的決賽?”
  前些天給陸景搞的挫敗感有些強烈。他心里在琢磨著是不是要考慮和張靜云結婚的事情了。反正唐詩經不會嫁給他。只是,他剛才約張靜云吃晚飯。她竟然拒絕了。要是以前,張靜云不得立即同意?難道最近事事不順?
  “不看了,我對游戲本來就沒什么興趣。”唐詩經微笑著說道,見裴吳越、崔橫波都關心的看過來,又笑嗔道:“我從諫如流不行啊?”
  裴吳越笑道:“那當然行。詩經,我敬你。”他前些時候勸過唐詩經不要和陸景走的太近。舉杯和唐詩經碰了碰,笑問道:“七月,你嘆什么氣?”
  崔七月搖搖頭,“我約張靜云今晚出來吃晚飯她拒絕了。”他不太想談這個話題,問道:“詩經,陸景和齊靜瑤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市里又有新的傳言?”
  唐詩經道:“這我哪里清楚?不過,我可以肯定齊靜瑤和陸景沒那種關系,而且齊靜瑤確實沒有告訴陸景任何有用的信息。”
  陸景信任她,她自然不能把陸景的真實想法給泄露出去。順著目前黃海市的傳言說了兩句。
  崔橫波最近略顯豐腴,顯然是和裴吳越婚后的生活十分和諧,好奇的眨眨眼睛,問道:“詩經姐,陸景有病吧?他和齊靜瑤什么關系都沒有,還送齊靜瑤去美國?他這么喜歡當好人啊?”
  這話讓崔七月樂不可支的笑起來。
  裴吳越也有些詫異陸景的舉動,“詩經,你知道什么內幕?”雖然流傳出來的消息相互矛盾,但是齊靜瑤離開黃海快2周,事情的影響力已經慢慢的平息下來。
  唐詩經就笑,“這有什么內幕?陸景有時候做事并不全是功利的想法。他做事情其實很任性。”心里補充道:只是,他有任性的資本和實力。
  崔七月心里嘆口氣,聽聽這評價,詩經對陸景的好感已經很非常明顯了。他心里想著和張靜云結婚的想法又強烈了幾分。
  裴吳越笑了起來,詩經對陸景的評價很高。
  這時,唐詩經的電話響起來,“詩經姐,大新聞,鄭鵬那小子剛才大鬧黃海電視臺,把程臺長罵的狗血淋頭。他手里好像程臺長和人偷情的照片。這小子牛叉了,程臺長愣是一句話都不敢還口,哈哈…”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