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2 明雪遇舊

“喔哦----1體育館里因精妙的游戲操作爆發出陣陣驚訝的呼聲、尖叫聲。
  唐詩經回頭看看,夜色中,圓形的體育館中正在舉辦電子競技的盛大聚會,陸景聚集游戲‘迷’們的盛會。
  心里悠然的嘆著,微笑著告辭:“陸景,開幕式的時間已經過了。我先回去了。你看什么時間方便來我家里做客,來之前給我打個電話就好。”
  “我也很期待和唐叔叔再次見面。”陸景笑著點頭。今天的談話雖然是泛泛而談,但是唐論語能來,而且邀請了徐凱定來捧場,這番姿態不言自明。
  目送唐詩經美麗的倩影坐進紅‘色’的瑪莎拉蒂總裁離開。陸景笑了笑:唐詩經無疑是那種很聰明的‘女’人,當她覺察到和自己的關系有些近之后,開始稍稍的后退。
  體育館內人頭洶涌,陸景去了一趟衛生間,正拿紙巾擦著手,在走道里卻是碰到了穿著晚禮服嬌俏動人的寇凌,笑問道:“寇凌,你找我有事情?”
  寇凌明顯是在這兒等著他。
  寇凌在通道里給雪詩嗆了幾句,心里憋著火。雖然崔七月將鄭鵬教育了一番,但是雪詩去臺上主持開幕式去了,崔七月只是言語敲打下鄭鵬,終究沒能把雪詩怎么樣。
  “是啊,我/有個消息和你說。我們進去說。”寇凌抱著肩膀,知‘性’的笑說道。她穿著晚禮服,站在走道的墻壁邊有點冷。
  不時的,有進出衛生間的游戲年輕男‘女’掃過這位美‘女’。美麗凍人啊!
  “行。”陸景笑著打個手勢,和寇凌并肩往體育場館內走去。
  體育館里人山人海。喧鬧無比,驚呼聲連連。星際爭霸比賽一般不會太長。節奏十分緊湊。再加上打完比賽的選手和粉絲互動,場面十分熱鬧。
  看著這盛大的場面,寇凌贊道:“陸少,你真厲害,能夠將一款游戲組織起這么多人來參加。”眼神略帶崇拜。
  陸景就笑,“那組織演唱會的人不是更厲害?我現在的名聲可不好,有話快點說,不然崔七月回頭肯定要盤問你。”
  寇凌是不了解星際爭霸這款游戲風靡的程度。此時暴雪出品的《魔獸爭霸》還沒有完全風靡,當年那一批在網吧里打星際這款游戲的學生正在上大學。2004年正是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巔峰時期。
  黃海大學生的數量近60萬人。組織一萬名游戲‘迷’來現場觀看賽事并非什么難事。
  寇凌展顏輕笑,道:“怎么會啊。誰敢說你陸少的名聲不好啊?你可是金字招牌。”說著,寇凌咯咯的嬌笑起來。她自是知道陸景那方面的名聲不好,但是,她并不介意和陸景多說會話。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寇凌道:“陸少,我聽說雪詩和臺里的程臺長有些不清不楚,還和夏商影視的‘女’星一起陪程臺長去外地旅游。你看這則消息對你有沒有用處?”
  陸景之前本來是想安排她去高修平身邊的,結果。‘陰’錯陽差她到了崔七月身邊。只是崔七月平時很注意,有價值的消息她打探不到。今天心里郁悶至極,想著把這個消息給陸景說說,沒準陸景能幫她把雪詩給整一頓。崔七月終究是要給鄭鵬面子。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琢磨了下,笑道:“寇小姐,我和雪詩沒什么仇。倒是你和她競爭的很厲害啊!你們都是香港出來的。相煎何太急?”
  寇凌心里有些失望,嘆口氣。無奈的道:“我也不想啊。可是不爭,機會都沒了。”
  和寇凌說了兩句。陸景便回到貴賓席上,準備好好的看下星際爭霸的比賽。
  這次cgl大師賽采取的是邀請和預選賽‘混’合的模式。32強,24個名額為邀請,8個名額為國內分區預先賽制產生的。由于是第一屆舉辦時間倉促,關注度不是很高,預選賽只舉辦了兩個月就結束,8個名額全部都被goc聯賽中的職業選手包辦。
  goc聯賽王者俱樂部的white、blue是goc聯賽的明星選手,方鋒是今年goc聯賽的最佳新人,三人都收到了邀請,剩下的三人全部都打進了決賽,獲得參賽資格。畢竟是自家老板舉辦的比賽,合理利用賽區規則還是會的。
  “小白打的怎么樣?”陸景坐下來就問王燦,眼睛找著電子屏幕上的賽事。解說正在解說goc明星選手polo和韓國人皇boxer的第二場比賽。
  white就是小白。王燦緊張的喝著可樂,道:“靠,別問了,趕緊看,菠蘿已經輸了一場。再輸就只能是以c組小組第二出線了。鐵定碰到韓國的最強蟲族july。”
  唐悅對游戲沒有王燦這么狂熱,道:“陸景,你先別忙著關注比賽,湯總過來找你了,好像明雪‘挺’生氣的。”說著,又在陸景的耳邊小聲道:“鄭鵬出現了。”
  按照計劃,并不是在今天和鄭鵬接觸,沒想到他卻是出現了。陸景表情略微凝固了一會,道:“我知道了。”
  說話間,湯開復從貴賓席位的盡頭走過來,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你小子來黃海也不給我打電話!”
  陸景站起來和湯開復握手,笑道:“我最近是在是非中心,事情沒處理完怎么好找你喝酒啊。你今天怎么會過來?”湯開復對打游戲并不感冒。
  “你搞的比賽,我能不來捧場嗎?我還準備和你商量著投300萬到cgl比賽中。”是非中心的話茬,湯開復卻是不肯接的。
  幾句話敲定贊助的意向之后,湯開復道:“我剛才在體育館里碰到鄭鵬追著要打明雪。你對他的情況熟悉吧?”
  “不是很熟悉。”陸景微微皺起眉頭,看到明雪坐在貴賓區靠近走道位置。就和湯開復一起走到了走道里,問道:“明雪。鄭鵬追著打你是怎么回事?”
  明雪正生著悶氣,被陸景一問。道:“沒什么。湯總已經讓他向我道歉了。”她沒吃什么虧,并不想麻煩陸景。
  湯開復小聲給陸景說著事情的原委,道:“那小子‘精’蟲上腦,好在明雪沒吃什么虧。他是黃海政協張主席的孫子,在黃海市里很有影響力。因而,我是建議你接受他的道歉。”
  調解歸調解,最終還是要看陸景的意思。他和鄭鵬只是泛泛之‘交’,給陸景說明情況,是免得陸景后面在黃海吃虧。
  陸景想了想。道:“湯哥,你先等會。明雪,你跟我來。”
  明雪不解的跟著陸景出了體育館到貴賓室里,此刻貴賓室里沒什么人,只有三五名賓客在休息喝水。大部分人都在場館內看比賽。
  “陸景,什么事?”明雪這會已經穿上了修身的白‘色’‘毛’衣,越發顯得‘乳’‘挺’腰細,身段婀娜。
  陸景看著明雪冷‘艷’的眼睛,問道:“你真沒事?”明雪是他的助理、朋友。他不愿意看到明雪受到任何傷害。鄭鵬的那些身份并不能成為他的護身符。
  明雪禁不住一笑,挽了挽耳邊垂落的秀發,道:“能有什么事啊?我‘抽’了鄭鵬一耳光,他要抓我沒抓到。陸景。別當我是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好嗎?”
  陸景輕舒一口氣,笑了笑,道:“我就是擔心你太堅強了。吃虧了也不會和我說。”明雪堅強的‘性’子和紫琪的獨-立很有些相似。她們都是能自己面對惡劣情況的‘女’人。
  明雪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你當我傻啊。”說著。笑盈盈的看向窗外的夜‘色’。心里的郁悶在陸景這幾句關心的話中慢慢的消散。不知怎么的,似乎覺得陽‘春’三月的夜晚有些暖和。
  …
  …
  陸景和明雪說笑了幾句。琢磨了一會,打電話讓湯開復帶鄭鵬過來。鄭鵬約莫二十歲左右,長得很帥氣、陽光,見到陸景后忙道歉,“陸少,對不起,我有眼無珠,得罪了明雪小姐,請你見諒。”
  他的姿態放得很低。崔七月他是不怕的,但是在黃海最近的流言中,陸景是能搶省委書記‘女’婿嚴景銘情人的猛人,想想也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陸景點了一支煙,淡淡的道:“明雪現在是我的助理。湯哥說你不知道情有可原。小鄭,你得慶幸今天明雪沒有受到傷害。”
  鄭鵬忙點頭,“是,是…”感‘激’的看了湯開復一眼。
  湯開復笑了笑,陸景辦事就是讓人舒服,他本來只是提醒下陸景,陸景回饋了他一個順水人情。鄭家在黃海很有些能量,他日后還有用的著鄭鵬的地方。
  陸景道:“這件事我不追究。你給明雪買件小禮物請她在和平酒店吃頓飯算道歉。”
  “陸少,我會的。謝謝。”這么簡單就過關,鄭鵬心里十分歡喜。他最多就是‘花’費十幾萬向明雪賠罪而已。
  陸景擺擺手,“小鄭,我不追究歸不追究,你辦事太不講究了一點。明雪潔身自好,守身如‘玉’,比起你身邊的雪詩強太多。”
  被陸景敲打,鄭鵬有些辯駁幾句,卻不敢還口。他是真心喜歡雪詩。雪詩賭博的事情,他知道。以前被潛的事情,他同樣知道。這些,雪詩向他坦誠過。現在雪詩是一心一意的跟著他。是以,陸景的話聽起來有些刺耳。
  陸景看了鄭鵬一眼,道:“小鄭,你別不服氣。娛樂圈烏煙瘴氣的事情,我知道的比你多。雪詩在澳‘門’賭博欠債就是我找人爆出來的。我聽說她為了來黃海電視臺和程臺長關系不錯。你覺得他們現在沒聯系?”
  鄭鵬惱怒的脖子一下子就變得粗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