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1 重量級人物

就在崔七月正在“教育”小同學的時候,陸景正在唐詩經、明雪的陪同下和唐論語、徐凱定閑談。
  雖然也算是私下里面,但是是第一次見面,并沒有談什么很深刻的問題。泛泛的閑聊著。
  徐凱定知道唐論語的意思,想要向陸家靠攏,但是有他女兒的鋪墊在,倒是不急于一時,文火慢慢燉,熬出來的湯要香得多。他呢,也認可唐論語靠向陸家的想法。
  唐詩經心里有些失望。她想象中陸景和父親的第一次見面不應該是如此的平淡。而應該是一種彗星撞地球的方式才對。
  此時明亮寬敞、環境舒適的貴賓室里固然氣氛融洽,只是,卻并沒有什么思想性的觀點。
  聊著各種話題,唐論語偶爾問一句明雪的觀點。明雪淡然自若的回答著。她當年在云春是第一名妓,自是不可能怯場。恰巧,不著邊際的清談正是她的強項。
  心里卻是嘆口氣:要不是陸景,唐論語、徐凱定這樣的大人物又哪里會對她和顏悅色呢?
  聊了四十多分鐘,場面漸漸的臨近尾聲,唐詩經忽而道:“陸景,你最近不會離開黃海吧?有時間的話到我家里去吃頓飯,我爸有一瓶珍藏的年拉菲。”
  唐論語心里微怔了下,笑著對陸景點點頭,默許唐詩經發出的邀請。
  陸景喝了這么多年的紅酒,對這方面也有所了解,興致勃勃的道:“年是波爾多地區葡萄酒最好的年份,那我要叨擾唐總了。”
  唐論語微笑道:“不要緊。我歡迎你來家里做客。你和詩經是朋友,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叔叔。”
  明雪卻是聽得心里一笑:唐總,這你可就錯了。陸景叫叔叔。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叫他的那些“岳父”呢!
  腦子里戲虐的想著取笑陸景的話,嘴角不自覺的翹起來,明媚的笑容仿佛能融化她冷艷氣質的陽光。
  陸景笑著點點頭。對徐凱定道:“徐書記,這段時間黃海市里有許多我和齊靜瑤的流言。我是苦惱至極。還要請徐書記幫幫我的忙。都是無稽之談嘛。齊靜瑤和我連朋友都不是,怎么可能告訴我一些機密的事情呢。我要是知道和她見一面會有這么大的麻煩,就不見她了。”
  這是在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在座的幾位誰不知道事情的原因呢?唐論語大有深意的看了陸景一眼。
  而唐詩經先是一愣,大概從來沒有見過陸景這么無賴的一面,繼而笑了起來,陸景顯然是想要傳達某種信息,就像陸景要她送齊靜瑤出黃海一樣。
  明雪嬌俏嫵媚的對著貴賓室的液晶大屏幕翻翻白眼,上面。gl第一輪的比賽已經開始了,游戲的畫面不斷的切換著。
  和唐家父女、陸景的助理不同,徐凱定一瞬間就循著本能往陸景的本質意思去想,沉吟了一會,微笑道:“我聽說齊靜瑤換了一套身份去了泰國,而不是傳言中的美國。”
  陸景笑道:“這我就不清楚了。”
  徐凱定點點頭。聊了一會,幾人就散了。陸景和唐詩經送唐論語、徐凱定一起出了黃海市體育館。一前一后的兩輛黑色奧迪消失在夜風中。
  唐論語看著車窗外沉沉的夜幕,忽而一笑:詩經的邀請恰到好處,他現在很有興趣和陸景私下里聊聊。而不是去想辦法拜訪陸景的大哥陸江。
  片刻后,手機響起來。是前面車里徐凱定打來的電話,“呵呵,老唐。名不虛傳啊。”他感覺唐論語可能下了一步極好的棋。
  …
  …
  聽著體育館里巨大的歡呼聲,明雪先回了體育館內,陸景和唐詩經在體育館vip通道口聊著。
  “陸景,你今天那些話是什么意思?”唐詩經嫵媚的輕笑著問道,努力的掩飾著她的好奇心。以她的智商,很難有她想不透的事情。只是,陸景今天的舉動實在出乎意料。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了唐詩經一眼。
  唐詩經忽而醒悟過來,她和陸景就算是好朋友,就算要一起對付崔七月。但是,她和陸景還沒到可以相互不設防的地步。
  因為。對她而言,唐家的利益優于陸景的利益。而對陸景而言。他的利益也優于唐家的利益。剛剛,她父親和陸景見面了,這代表著唐家已經正式加入棋局。她問題的答案,很有可能是陸景實施的很關鍵的一步棋。
  唐詩經隨即笑笑,“陸景,不方便就算了,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說…”她今天晚上的表現有點失水準了。
  陸景笑著打斷唐詩經的話,“詩經,蘇城市委書記魏源的哥哥魏曉華今天被京城警方正式拘捕。”
  唐詩經微微睜大美麗的眼睛看著陸景,她聽不懂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同時,心里忽而有些別樣的情緒。因為陸景很信任的告訴她答案了。
  陸景笑了笑,抬頭看著星空,黃海這點很好,星光燦爛,輕聲道:“第一層意思,我手里沒有可以動嚴景銘的東西。第二層意思,我覺得這是一起類似于爭風吃醋的事件。”
  看著陸景明俊的側臉輪廓,唐詩經略微退后了半步,從這個角度,她可以更好的觀察到陸景,“他們會信嗎?”
  他們指的是誰,兩人心照不宣。
  陸景道:“至少有大部分人會信。陸家的攻擊著力點不在黃海,不在魯東。”
  唐詩經點了點頭。心里,忽而感受到陸景這句話所蘊含的力量。
  一個人的話要怎么樣才會讓大部分人都信?第一要素不是真話,而是這個人的話能讓相關的人在心里反復的思考、掂量。同時,她也明白了陸景的計劃:示之以弱,能而示之不能。
  想的有點入神,一時間忘了和陸景說唐風集團有意入股天辰娛樂的事情。
  …
  …
  明雪剛進入體育館,正好看到塊電子屏上同時播放著個小組的比賽。gl采取的賽制和世界杯一樣,小組賽是循環賽。淘汰賽采取晉級的方式。當然,游戲不比足球,采取的三局兩勝的賽制。
  此時開幕儀式已經結束。體育館里早就人頭涌動,各自找各自喜歡的選手挑屏幕看比賽。
  明雪對游戲什么的不太懂。隨意的站在中央舞臺的附近,在喧鬧的地方安靜的想著陸景會和唐詩經聊什么。至于陸景剛才那番話的意思,她想不太明白,回頭問小明或者直接問陸景。
  “啊…,明雪小姐,真是巧啊,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明雪正想的入神,一名帥氣的青年一臉笑容的走過來。眼神熱切的看著她。
  明雪愕然的道:“你認識我?”
  帥氣青年笑嘻嘻的道:“是啊,四年前我有幸在云春見過明雪小姐一次。驚為天人。明雪小姐,你現在還做嗎?我們去體育館外面的秋家賓館聊聊?”眼神盯著明雪高聳的胸口看。
  體育館里人多,非常熱。明雪進來之后,將身上的毛衣給脫了,就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衣,圓潤的雪-乳堅挺而飽-滿,充滿了迷人的魅力。
  明雪眉頭蹙起來,道:“對不起,我沒興趣和你聊聊。”
  帥氣青年伸手攔住了要走的明雪。別說明雪的腰真是纖細、柔軟,盈盈的細腰仿佛不堪一握,心里又炙熱了幾分。“明雪,我記得你的出場費是萬。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孩子了,我出萬,你陪我一晚。我要享受你的全套服務。你的嘴、乳-房、小手…”
  “滾!”明雪何等的心高氣傲,一巴掌甩在了帥氣青年的臉上。“啪”的一聲脆響讓周圍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那青年痛的捂住臉,伸手去抓明雪的肩膀,“你敢打我,你個臭婊-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老子今天非搞死你不可。”
  周圍看游戲的大部分都是學生,不少鄙夷的看過來。有人喝道:“干什么。一個大男人欺負女人算什么?不能好好說么?”但是,沒有人“見義勇為”。畢竟。是那漂亮的女子先甩了這青年一耳光。
  明雪退了兩步,帶著清幽冷意的眼眸傲然的看著這青年,喝罵道:“姑奶奶打的就是你。哼,萬好多錢啊?我出萬讓你上臺挑一段脫衣舞,你干不干?”
  她什么場面沒見過,就算是拿刀的又怎么樣?她又不是沒見過血。
  明雪的聲音無疑是很動聽的,周遭頓時哄笑一片。
  帥氣青年惱羞成怒,不理周圍的反應,猛的上前,就想去抓明雪的手腕好往外拖。
  他那年見過明雪之后,不知道意-淫了她多少次。可惜后來等他手上有錢了,明雪已經不再云春當頭牌小姐。他也沒找到明雪,沒想到在這兒遇到。只是,沒料到她居然是這么個反應。小姐不坐臺,這尼瑪開國際玩笑吧!
  明雪尖叫著退避開,往貴賓區那里跑。王燦、唐悅他們在那兒。
  “鄭鵬,你干什么?”這邊鬧事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一個穿著紀梵希條紋襯衣三十多歲的男子大聲喝道。
  “你麻痹誰啊…”鄭鵬停下來回頭一看,臉色頓時軟下來,賠笑道:“湯哥,我罵錯了。”
  湯開復臉一沉,“你他媽別說你認識我,你小子膽子不小啊,公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抓陸景的助理。你要干什么?”
  鄭鵬一臉的茫然,“陸景,那個陸景?”忽而反應過來,臉色變得駭然,他想起了黃海最近的傳言中的主角。那可是個很角色。忙叫天屈的道:“湯哥,我不知道啊,我以為明雪還在做那個啊。我好不容易遇到她。”
  湯開復哼了一聲,喊住了明雪,明雪和湯開復見過,知道他和陸景是朋友,便沒再跑。跟著湯開復到一旁安靜的地方去解決問題。她是陸景的助理不錯,但是能自己解決的問題,她不想麻煩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