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20 CGL大師賽

“哈哈,陸景,好久不見。”崔七月笑呵呵的上前和陸景握手,寒暄兩句,眼神從唐詩經身上滑過時閃過一絲不自然,“詩經,你也來了啊。唐風集團贊助了cgl?”
  唐詩經最近和陸景走的很近,隔天就去陸景居住的麗景度假村拜訪。這讓他心里極為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唐詩經優雅的微笑道:“沒有啊。陸景的財力足以組織這么個比賽。200萬美元的成本不到。我今天跟著陸景過來看比賽。”
  明雪黑白分明的眸子悄悄的白了陸景一眼,心里輕笑:唐詩經這是在給陸景拉仇恨啊。傻子都看得出來崔七月喜歡她。她偏偏還要說的這么模糊。
  王燦嘿嘿一笑,幫腔道:“我記得我沒有邀請崔先生過來?”他對唐詩經的印象很好,漂亮又聰明,說話令人如沐春風,非常賞心悅目的一個女人。
  崔七月看向唐詩經。唐詩經笑著介紹道:“七月這是陸景的好朋友王燦。他負責和華名下的電子競技項目。王者~頂~點~小~說~俱樂部的所有者就是他。”又對王燦道:“王燦,這位是崔七月,我的好朋友。他是黃海戰績最出色的長域俱樂部的投資人。”
  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和王燦互相直呼姓名。交際能力十分之強。
  王燦見唐詩經介紹說崔七月是她的好朋友,不為已甚,哈哈一笑,岔開了話題。崔七月城府深沉,當做沒有發生,笑哈哈的應付著。寇凌眼睛掃了一圈。沒找到她今天的對手:雪詩。
  見王燦、唐詩經、崔七月寒暄著,陸景悄悄的對明雪道:“我挺無辜的?”他對這種暗中的言語交鋒沒什么興趣。恰巧這大概是崔七月的長項。
  明雪抿嘴一笑。在陸景耳邊小聲道:“誰信啊?”清幽的處子香味飄到陸景的鼻子里,動人至極。
  陸景正和明雪低聲說笑著。崔七月結束了和王燦的寒暄,笑道:“陸景,你今天搞的這個游戲開幕儀式很讓我期待啊。只是好像沒有重量級的嘉賓到場。不然就更加完美了。”
  這話有點刺耳。王燦臉色微沉,這會算是領教崔七月軟刀子抽人的功夫。
  陸景無所謂的聳聳肩,“電子競技目前還屬于小眾項目,這就好比你們深業集團的年會請不到省級領導到場一樣。”
  崔七月似乎沒有聽到陸景話里的回擊,微微一笑,饒有興趣的道:“你的意思是電子競技日后還有很大的前途?有好的項目的話可以喊我一起。”
  寇凌心里嘆口氣,怎么感覺幾句話下來。崔七月心里的優越感就沒了呢。陸景這個星際爭霸比賽開幕式雖然沒有重量級嘉賓壓陣,黃海市常務副市長閻昂連秘書都沒派來,但是,似乎有他就足夠了。
  陸景笑著點頭,“行啊。”
  崔七月帶著女伴,也不好徑直的找唐詩經說話,坐在了一旁,寇凌離開時微笑著和陸景打個招呼,“陸少。我們又見面了。”
  她的侄女寇小蠻是陸景的情妹妹董晚瑤的閨蜜,又和陸景的助理余樂在談戀愛,她想裝作不認識陸景也不行。
  陸景心里道寇凌這女人演技不錯,“是啊。寇小姐。小蠻最近怎么樣?”
  寇凌笑吟吟的道:“那你得問余助理。”
  陸景笑笑,回頭和唐悅、明雪聊起來。那邊,唐詩經還在和崔七月閑聊。七點差五分的時候。貴賓室里的眾人陸續有人離開去體育館的貴賓席就坐。
  忽而,貴賓廳門口一陣喧嘩。幾名工作人員當先走進來,為首的一人快步走到王燦身邊小聲道:“王總。黃海市委副書記徐凱定書記和唐風集團的總裁唐論語先生來了。”
  “那我們迎接一下。”王燦語氣有點漫不經心,站起身來。作為主人,人家來捧場,還是要歡迎的。
  負責人一愣:我去,王總這架子有點大啊。這時,門口走進來一群人來,為首的是兩名老者。一人濃眉圓臉,很有官場中人的氣勢。另一名老者和唐詩經很有些相似。兩人身后跟著秘書和助理、保鏢之類身份的跟班。
  王燦發出去的貴賓票,雖然沒有黃海頂級的人物來,但是能來貴賓室的人都是黃海最頂層的圈子都沾親帶故。很快,便有人出來是黃海市委副書記徐凱定和唐風集團的總裁唐論語。這又是什么情況?cgl大師賽不就是個游戲賽事嗎?怎么能驚動這樣的大人物。
  王燦微笑著走上前,在工作人員的介紹下,熟練的寒暄著。
  徐凱定笑著道:“王總,我們路過附近,聽說這里有個年輕人的活動,我和老唐進來看看,想著沾一沾年輕人的朝氣。不請自來,不要見怪啊。”語氣不卑不亢,姿態卻是有些低。
  王燦開了一個女子護膚品的連鎖店,場面上早就歷練出來,道:“徐書記和唐總是請都請不來的客人,我怎么會見怪。哈哈,請兩位入座。我們一會參加開幕式。”
  唐論語笑呵呵的道:“行啊。”目光越過王燦,慈愛的笑道:“詩經,你怎么在這里?你不是不玩游戲的嗎?”
  唐詩經心里十分詫異,她壓根就不知道她父親要來,昨天晚上才見過父親的,他當時可是沒露一點口風,笑道:“爸,我陪朋友過來看看。徐伯伯。”唐詩經笑著和徐凱定打招呼。
  剛才看到唐論語,崔七月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時只得喊道,“唐伯伯,徐書記。”
  唐論語點頭應著,對唐詩經道,“詩經,你不給我介紹介紹你的朋友。”
  王燦心里嘿了一聲,這才明白,這兩人是沖著陸景來的。
  “爸。徐伯伯,這是我的好朋友陸景。這是他的表哥唐悅。他的助理明雪小姐…”唐詩經一一介紹著。
  陸景微笑著唐論語、徐凱定握手,相互客氣了幾句。道:“王燦,你們先去參加開幕式,我和唐總、徐書記喝杯咖啡就來。”他自然明白這兩人是沖著他來的,看在他們來捧場的面子上,他把話頭主動提出來。
  崔七月的臉色有幾分不自然,挽著寇凌的手臂跟著剩下的賓客一起去往體育場的貴賓席。
  寇凌心道:崔七月這個臉真是丟大了。剛說人家沒有重量級嘉賓,這黃海市委副書記在市里的排名可是比常務副市長閻昂還高。至于唐詩經的父親那還用說嗎?她來黃海就聽說黃海唐的名字。唐家的掌舵人份量又如何輕得了?
  唐論語和徐凱定副書記參加cgl大師賽開幕式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黃海的每個角落。一個看著不起眼的游戲賽事,似乎變得有點不同了。
  …
  黃海市體育館的后臺設立了一個貴賓室,三間活動室。兩間更衣室,從vip通道里前往體育館的貴賓席上時,崔七月臉色已經恢復正常,只是心里那股子憋屈無法消散。
  回頭看看看著的貴賓室,里面陸景、唐詩經等人似乎和唐論語談笑甚歡。崔七月心里很不得勁:怎么感覺陸景和唐詩經這是“見家長”的節奏呢?
  唐詩經隔天就去拜訪陸景,搞得像“倒追”陸景一樣,他禁不住瞎想。
  這時,一間活動室的門忽而打開,打扮的精神、靚麗的男女主持人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來。后面還跟著參賽的選手。
  剛才崔七月和陸景的交鋒,寇凌知道她插不上話,這會兒看到在黃海電視臺的競爭對手雪詩,立即精神抖擻。喊道:“雪詩。”
  寇凌這一嗓子讓通道里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她和雪詩的身上。雪詩大約二十五六歲,身形窈窕,穿著黑色長裙。亭亭玉立,標準的氣質美女。很有明星范兒。
  以她靚麗的外形,過人的氣質。要不是之前她在澳門賭錢的事情搞得沸沸揚揚,她很有希望沖擊黃海電視臺一線主持人。現在卻是不能了:人紅是非多,她還得等時間沖淡公眾的記憶。
  比她早幾個月來黃海電視臺的寇凌也是因為三角戀的新聞,以她扎實的業務功底也不得不屈居黃海電視臺二線主持人的位置。
  黃海電視臺中一線、二線的待遇差別很大。而二線的節目能出境的也就那么幾個。她和寇凌倒不是缺錢,而是需要別人的認可。因為競爭的緣故,她們的私人關系很差。
  雪詩很有范兒的笑著擺擺手,“寇凌啊,不和你說了,趕著上節目呢。”
  寇凌笑瞇瞇的道:“行啊,小心點啊,你這套裙子設計的有點問題啊。”
  雪詩哪里肯上當,看了寇凌一眼,抬起下巴就走,把寇凌氣的銀牙暗咬,輕輕的跺腳,美人嬌嗔的風味很足。
  崔七月看得心情一暢,線微微一笑,招手道:“鄭鵬,你小子看到我當不認識啊?”
  簇擁著雪詩的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帥氣青年頓時苦著臉,笑道:“七少,你不可以假裝不認識我嗎?”他的女朋友和七少的女人別苗頭,他哪里肯和崔七月打招呼。
  他怕到是不怕崔七月,只是家里的老爺子退二線了,他要和崔七月扳手腕多半要吃虧。
  崔七月笑道:“當然不能。”
  說話間,通道出口已經到了,星際爭霸的選手們往選手席就坐。嘉賓前往貴賓席就坐,崔七月笑呵呵的與鄭鵬在通道口聊天,實際上則是讓鄭鵬醒目一點。
  剛才貴賓室的事對他打擊有點小大。他很清楚的感覺到他和陸景的差距。當他還是家族的二代子弟時,陸景已經足以和唐論語這樣的風流人物分庭抗禮,甚至猶有過之。
  他在陸景面前的失落感需要換個人找回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