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 夜談

何欣靜就是吳璇的母親何女士,江州麗都酒店的老板。陸景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想了想,說道:“行埃”
  掛了電話,陸景對走在青石街前面的黃紫琪道:“有人請我打高爾夫。有一個大的設計工程,你想不想接?”
  黃紫琪回頭看了陸景一眼,他這么年輕就要學著和商務人士交際想來也夠可悲的,見他說設計工程的事情,有些疑惑的道:“多大的工程呀?太大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陸景領著她轉到另外一條青石街上返回到徐華路,“你可以自己組建團隊啊。先看一看再決定。”
  在電器一廠陳舊衰敗的大門前,陸景眺望著廠里面破敗的跡象,說道:“麗都酒店的老總打算在這里建一座現代化的酒店。我覺得你可以參與酒店內部設計工程的競標。剛才就是麗都酒店的老板邀請我去打高爾夫,你要是有意愿,我可以幫你說一聲。”
  “這可真是個大工程。”黃紫琪觀察了一會電器一廠的舊址,心里估算了一下大致的面積,說道:“你能說服酒店老板把讓我參與競標?我還沒有畢業呀!”
  陸景打了一個哈欠,拿出煙抽著,說道:“沒有畢業沒什么關系,只要你有能力就行。我可以讓她給你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只要你設計的好,拿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我估計內部裝修設計費用應該在300萬到500萬之間。”
  “嘶——!”黃紫琪倒吸了一口涼氣,用右手捂著臉,她感到心跳在加速。如果拿下這個工程,她根本就不用擔心畢業后工作的事情了。也會有足夠的時間讓她對生活做出自己的安排。比如:去度假,去國外旅游。
  “可是,我一個人接不下這么大的工程。”
  “你可以自己組建個團隊做事!你在學校里不是有大把的同學嗎?”陸景揉了一把自己的臉,將煙丟了,打個手勢道:“走吧,和我一起去見見酒店的老板。”
  普桑慢慢悠悠的晃進了精英高爾夫球會的停車場。陸景精神很亢奮,但是身體有些疲倦,再加上昨晚喝了些酒,他實在不敢開快車。
  黃紫琪一路想著要是拿下工程后,大四的日子怎么安排,又想著回學校要拉那幾個人入伙。想著入了神,一路上也沒說話。
  從停車場下來,林蔭大道直通入會館主樓,兩人一前一后的走著。陸景突然的停下來。黃紫琪猝不及防之下撞到陸景的背上,這時她才從入神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哎呀,你停下來干什么?”黃紫琪不滿的說道,胸口剛才撞到陸景身上還有不舒服的感覺,她又不好意思當著陸景的面揉一下。
  陸景摸了摸鼻子說道:“我看你一路發愁,打算和你說一聲,你不用擔心,就一句話的事情。你當做來度假休閑就行。”
  剛才那一下的觸碰實在有些**。他清晰的感覺到黃紫琪胸前的雙峰柔軟而不失彈性的觸感。
  “哼。那不是發愁,是思考。”黃紫琪郁悶的說道,倒是不疑有他。這一下撞的太突然,有陸景的責任,也有她自己的原因,讓她不好發飆,心道:“便宜了這小子一次。”
  接著諷刺了陸景一句,“小同學,你口氣挺大的。不要吹牛哦。”
  陸景微笑道:“你等會就知道我吹牛沒有。”說著話,兩人并肩走著,黃紫琪打量著四周的環境,贊道:“環境清雅,設計得蠻有格調啊。”
  在會館的主樓大廳里,何欣靜穿著紅色的長袖T恤,套著淡粉色的外套,笑吟吟的走了過來,“好久不見了,陸先生,我是不是應該叫你陸少比較好?”
  她的合作伙伴王興華已經告知了陸景的身份。
  說著話,伸手示意讓陸景跟著她走。陸景笑著道:“你叫我景少就好。叫陸少,是我沾了家里的光。但是叫我‘景少’我多少還有些自得的感覺。”
  “呵呵,多少人想沾家里的光都沾不到哇。”何欣靜將兩人引到了一間會員室,笑道:“先坐一會吧,等小璇過來陪你打球,我年紀大了,揮不了幾桿就會累。”
  陸景擺手笑道:“也無所謂打不打球了,去草地上坐會吧,坐在這里感覺有些悶。”
  何欣靜笑道:“那怎么行。這樣吧,球場附近有我配套開發的度假別墅,應該還有觀景的別墅沒有被預訂,我打個電話問問,我們過去坐坐。”
  精英高爾夫球會是按照標準的高爾夫球場設計,占地60公頃,毗鄰漢北區的后湖江州漢北區內有三大湖泊,分別是新月湖,北湖,后湖。其中以新月湖風景最佳,北湖魚口感最佳,后海的水質最好。
  坐在別墅明亮寬敞的客廳里,秋風從窗戶里吹進來,帶著柔和的涼意。從落地窗前正前方遠處是與天際連成一片的湖泊,大片濕地印入眼簾,有著自然的風光。后湖這里基本沒有開發,保持著原始的風貌,有些荒蕪的原生態感覺,但這種獨特的風韻正給人一種回歸大自然的享受。
  左邊則是可以看到一條條大道將漢寧區的城市分割成一塊一塊不規則的形狀。
  “陸總,代理合同的事多謝了。”吳璇笑顏如花的說道,她是剛剛從公司過來的。景和電子和下級代理商的洽談的事情,陸景是丟給楊顯負責的,顯然作為景和的股東,江裕自然而然的拿到了諾基亞在楚北省的代理權。
  陸景擺手道:“江裕是景和的股東,再加上實力在那兒擺著的,做省代是沒有問題的。”
  吳璇笑了笑,沒有說話。要說實力,上宏的實力不強嗎?還不是被景和一腳踢到旁邊去了。關系才是最重要的。
  四個人坐在客廳里,欣賞著湖景,端著手磨的咖啡,隨意的閑聊。陸景笑道:“對了,何女士,你在電器一廠那里酒店的室內設計團隊定下來了嗎?”
  “你是說麗華酒店。定下來了,之前一直有合作的一家設計公司。怎么,景少,有好的推薦?”說著,眼光飄到了陸景身邊的女孩身上。這女孩論容貌還要勝過小璇半籌,一等一的大美女,怕是和陸景有些關系。
  陸景笑指著黃紫琪道:“這是我的朋友黃紫琪。她在室內設計上很有才華。不知道何女士有沒有興趣讓她參與麗華酒店內部設計的競標。不同的設計師會給出不同的設計風格,對麗華酒店來說,也多一個選擇。”
  何欣靜拿著咖啡喝著,微笑道:“當然可以。黃小姐可以把你的電話給我嗎,我回頭讓我的助理和你聯系。詳細的情況,以及競標的方法,她會和你說明。我期待黃小姐給我一個驚喜。”
  接著,對陸景解釋道:“公司的事務太多,我基本都是放給助手管理,太詳細的情況,我現在也無法得知。”
  陸景點點頭,笑說道:“紫琪,你一會要回京城,你把江州和京城的號碼都留下來吧。”
  “行啊。”黃紫琪把電話留給了何欣靜,悄悄的瞪了陸景一眼,對他改口稱呼她“紫琪”頗為不滿。
  吳璇眼睛瞄到,心里暗暗發笑,看來他還沒有贏得這個女孩的芳心。
  陸景裝著沒看見黃紫琪不滿的眼神,指著遠處的湖景,說道:“何女士,這里到江州大學遠不遠?我感覺好像不是很遠。”
  “這片別墅叫后湖別墅,從后湖路繞過去大概半個小時的車程就能到。”
  陸景拍手笑道:“那何女士這里的別墅還有的賣嗎?我看這里的風景實在不錯,有心買一套住著。我到現在還住在酒店里面。”
  何欣靜微微一笑,說道:“景少要買,沒有也會有的。呵呵,我回頭查一下再給你消息。”
  說著話,何欣靜到一旁接了個電話。陸景也接到了馬飛的電話。他馬上上飛機,下午五點到江州機場。他想盡快給陸景匯報一下他嶺南的考察成果。
  陸景和他約好晚上吃飯。想了想,又打了電話給陳笑,讓她幫忙在樓外樓訂好位置,順便通知楊顯他們幾個,晚上一起吃飯。
  看看時間差不多到飯點了,何欣靜道:“景少,漢寧區的范區長想過來一起吃個飯,不知道景少一會有沒有別的安排。”
  陸景心中一動,雖然有些發困,但是沒有拒絕,笑道:“沒別的事。就聽何女士你的安排了。”
  “那行。”
  一行人出了別墅去麗都酒店吃飯。黃紫琪坐在普桑的副駕駛座上生氣的說道:“陸景,不許你叫我紫琪,我們關系還親近到那一步呢。在路口把我放下來,姐姐我的飛機已經誤點了,我和寢室的姐妹約好了今晚請她們吃飯。”
  陸景笑著道:“機票的事我剛才已經給笑笑說了,她會辦你搞定的。保證誤不了你晚上的事情。”
  開著車,見黃紫琪氣呼呼的模樣極為動人,微笑著道:“我表現的和你的關系越親近,你拿下麗華酒店的室內裝修項目把握越大。怎么,不想我當散財童子了?”
  黃紫琪哂笑道:“我只要能公平競標就可以,我對我自己的設計能力有自信。才不要搞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另外,黃牌警告你一次,不許對姐姐有想法。”
  陸景厚著臉皮道:“對美女有想法,是每一個男人都應該有的正常反應。”說著,停下車,用一種很滄桑的眼神去撩黃紫琪,“紫琪,只能說你太迷人了。”
  “哇,我受不了,要吐了。太惡心人了你。”黃紫琪做個嘔吐狀,對陸景的恭維倒是笑納了。她不客氣的指著陸景道:“你是個連胡子都沒有的小屁孩,還敢自稱男人。”
  陸景笑哈哈的開著車,說道:“男人和男孩的區別不是胡子,是思想。
  都到飯點了,吃了飯再走吧。放心吧,你就當不認識那些人,該吃吃,該喝喝。要是有人和你說話,你就敷衍下他。不想理他們,不理也行。”
  黃紫琪奇怪的道:“嚇,那你威風挺大的,剛才何女士不是說什么區長要來吃飯嗎?陸景,你家里干什么的?說實話,跟你在一塊,壓力好大啊,弄得姐姐都快沒自信了。”
  陸景笑道:“沒有吧,剛才還有人給我黃牌警告呢。”
  “哼,誰讓有些人不自量力的想占姐姐的便宜。”
  …從機場送了黃紫琪進安檢,陸景獨自駕車回長江酒店睡覺。他實在有些困得不行。一覺睡到五點,陸景把資料丟在酒店里面,駕車去了景和。算起來馬飛去了嶺南差不多有一個月了,不知道他考察得怎么樣了。在電話里聽他的語氣,似乎成果豐碩。
  晚上要給董坤城打個電話,看看現在新虹百貨的股份能賣多少錢,接下來一段時間怕是要在江州呆著,老住酒店也不是個事。
  景和新招了一批員工后,雖然正在不斷的外派業務員,但是明顯感覺到位置擁擠了許多。陸景到公司時,已經是快下班的時間。看到陸景進來,有新招的員工還有些詫異,這小年輕是誰?等看他進了辦公室,才有些反應過來,原來是boss。
  陸景進了辦公室之后,打電話叫了陳笑進來,“笑笑,我前幾天和你說的事考慮的怎么樣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