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8 辟邪神獸

唐論語在客廳里等二女兒回來,他的第三任妻子正在廚房里炮制小菜。等女兒回來后,他會去炒一個女兒最愛吃的芙蓉雞片。
  或許是人老了,有些愛回憶。他前后三任妻子有三子二女,最中意的孩子是第二任妻子給生的二女兒唐詩經。他是長房長子,詩經在家族里排行第六。
  這孩子從小也沒有讓他失望。最近黃海的一些風雨鬧得沸沸揚揚。唐詩經的選擇讓他覺得需要提點下女兒了。
  “爸…”唐詩經在管家張叔的陪伴下進了略顯平實的客廳里。仍誰都想不到唐家的家主日常起居之地會是如此的“簡陋”。
  唐詩經知道,對父親來說,居住的地方不是越貴越好,也不是越舒適越好,而是越能讓他感受到歲月的痕跡越好。家里很多家具都有著點點滴滴的故事。
  “詩經,坐。我去做你喜歡吃的芙蓉雞片。”唐論語笑呵呵的和女兒說了幾句話,起身去廚房。沒多久,廚房里就響起煎炒的聲音。一名穿著青色大衣,一邊走一邊接著圍裙,溫婉的微笑道:“詩經,回家了?”
  女子身上的衣飾簡單不失優雅,氣質溫婉內斂,從容大氣。
  唐詩經心里浮起一些復雜的情緒,臉上自然的浮起一抹微笑,不熟悉她的人肯定看不出其中的勉強之意,“簡阿姨。”
  對這個把她母親給擠走的女人,她說不上厭惡,也絕對說不上喜歡。父親的情史她不便置評。但是明白婚姻那一張紙約束不住男人和女人。
  唐論語炒好了菜,一家人落座。看到唐詩經欣喜的品著他親手做的菜。臉上浮起發自內心的笑容。說著話,一頓飯便輕輕松松的過去。飯后。唐論語讓唐詩經到他的書房里。
  書房很大,堆滿各種書籍,甚至還有些凌亂。這和別墅外平實的裝飾、整齊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書房最能體現一個男人的品味、格局。唐詩經輕盈的跨過地板上的一堆翻開的書,坐到檀木書桌邊的木椅上,“爸,你找我有事?”今天上午她就接到了父親的電話讓她今晚回家吃飯。
  “你說呢?”唐論語微微一笑,合上了書桌上的《史記》,愛憐的看著女兒,“你還是放不下文昌的那段往事?”他的眼光何其老辣。自然看得出唐詩經“站隊”舉動背后的深意。
  在父親面前唐詩經沒有掩飾,輕輕的,堅定的點頭。
  她始終認為是崔七月毀了虞文昌。或許虞文昌是一塊有缺陷的璞玉,但是,虞文昌是她深愛的人。而不僅僅是個代名詞、工具。崔七月毀掉的不僅是唐風集團未來的繼承人,還有她的愛人。
  唐論語重重的嘆息一聲,“有五六年了吧?詩經,仇恨蒙蔽人的雙眼。你對陸景有把握?”唐詩經幫齊靜瑤從黃海機場離開,嚴景銘不知道會怎么恨她。
  唐詩經道:“爸。我對他有信心。”
  唐論語點了點頭,“你關注下天辰娛樂,可以和陸景談談唐風集團入股天辰娛樂的事情。”
  唐詩經明白過來,父親支持她的決定。隨即不解的道:“爸…”父親的決定有違唐家一貫中立的作風。
  唐論語道:“詩經,本來五六年前我就可以借助虞文昌保證唐家在六大世家中一枝獨秀。呂不韋的故事你看過吧?奇貨可居道盡商道精髓。投資政治才是真正的投資。”
  唐詩經美麗的眸子里閃過一絲訝然的神色,又掠過佩服之意。父親的決定盡顯他過人的風采。心里忽而想:要是陸景和父親見面會怎么樣呢?他們是針鋒相對的擦出思想的火花。還是惺惺相惜、相恨見晚呢?
  聊了幾句,唐詩經心情極佳的告辭離開。
  唐論語笑著搖搖頭。“傻女兒啊,你就幫陸景一次。就想要他幫你設計崔七月,最后可是要把你自己給搭上做人情了。”作為父親,他又怎么會讓女兒給人當不清不白的情人呢?
  唐論語撥了一個號碼,道:“老徐,明天黃海市體育館舉辦一個電子競技項目的開幕式,你有興趣參加嗎?”
  電話里黃海市委副書記徐凱定笑著道:“怎么,你看好電子競技?”
  唐論語笑道:“我是想去的。就看你了。”
  徐凱定沉吟了好一會,道:“老唐,我對你的眼光一向是很佩服的。行,我明天也去。”
  他自然知道明天的比賽是陸家的太子搞的東西。據說王家的少爺在前臺操辦了一切。唐論語要參加這個開幕式,所傳達出來的意義不一般。
  …
  書房外的夜色有些壓抑,不知道何時,窗外又下起了小雨。
  嚴景銘默默的吸著煙。在家里和妻子蘇琳吃過晚飯后,他就來到書房,一直做到了現在深夜十點。他在等一個電話。他在琢磨如何接這個電話。
  仿佛過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會。放在書桌上的精致手機終于震動響鈴。
  第三聲鈴聲過后,嚴景銘接了電話,恭敬的道:“姑父…”
  “景銘,消息已經傳到京城了。黃海的事情,你真的可以自己處理好?”電話里的聲音低沉,語氣里透著濃濃的不信任感。
  對精明的姑父,嚴景銘自然不會說他和齊靜瑤達成了協議,齊靜瑤不會出賣他。那只會顯得他太幼稚。
  “姑父,我能處理好。齊靜瑤沒來得及和陸景詳談就被送出了黃海。我和陸景電話談過。”他和岳父的秘書探過,這件事最終在官場上的影響不大。
  電話里沉默良久,最終什么都沒說,輕嘆口氣,掛了電話。
  嚴景銘額頭冒著冷汗,輕輕的撫著額頭:總算過關了。
  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齊靜瑤真的信守承諾,沒有出賣他。陸景手上要是沒有他的黑材料他就不怕陸景。家里的信任問題,他可以花時間慢慢的溝通,解決。嚴家的第三代里面就他能力強一些。
  但是,一想到陸景居然會無條件送齊靜瑤去美國,他就煩心,心里就想吃了一只死蒼蠅般難受。很顯然,齊靜瑤在床-上的表現讓陸景很滿意。他深知齊靜瑤的迷人之處。
  這件風波平息后,莫少鋒、唐詩經的帳他要算算。他現在已經明白齊靜瑤如此警覺導致他功敗垂成的原因,鐵定是莫少鋒向齊靜瑤高密了。莫少鋒一直暗戀齊靜瑤,只是沒那個膽子去招惹她。
  至于,唐詩經,要不是她幫忙,陸景又怎么能輕易的把齊靜瑤從黃海機場送走,搞得如此大的聲勢。(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