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7 兩個版本

陸景將球桿遞給球童,摘下白色的手套,從余樂手里接過電話。
  “靠,靠,靠,”王燦一口氣連說了三個靠字來表達他震驚的心情,“陸景小子牛逼啊,嚴景銘的情人你都能撬走,不佩服都不行啊。京城這里都傳遍了。”
  陸景笑道:“你靠個毛線,流言你都信啊,長點智商行不?對了,閔二哥沒幫我辟謠?”
  “我日。”王燦翻翻眼皮,道:“閔二哥幫你辟謠有用嗎?齊靜瑤在黃海大學被你救走的消息傳出來后誰回信?嘿嘿,陸景,你別說你和齊靜瑤是清白的啊?無緣無故的送齊靜瑤去美國誰信啊?”
  兩個版本的流言他都聽過。
  陸景就笑,“我錢多人傻不行?”
  “你妹啊!”王燦笑罵,“你說這種鬼話有人信嗎?小嚴這次可是被你整的灰頭灰臉啊。大快人心!嘿,現在小嚴就是辟邪神獸,神鬼莫近。哈哈!”
  不管齊靜瑤出于什么原因跟著陸景,這件事就足以把嚴景銘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面子削的精光。四個字形容:灰頭灰臉。
  辟邪神獸?陸景愉快的呵呵笑起來,“挺形象的啊。”
  “嘿,誰知道你拿著他的黑材料什么時候把他點爆?沒人會傻得陪他一起掛掉吧。”王燦哈哈笑道,“cgl星際爭霸大師賽后天在黃海市體育館舉辦開幕儀式和第一輪的比賽。我明天去黃海,到時候見面聊。我聽聽原汁原味的故事。”
  以他對陸景的了解,事情絕對不是流言說的那樣。第一個版本,不可信在于陸景根本沒有在京城調查嚴景銘的黑材料。以陸景的政治智慧,不會挑起陸、嚴兩家的激烈對撞。打壓嚴景銘有各種辦法。嚴景銘“惡心”陸景的時候不也是在背后嗎?
  第二個版本不可信在于陸景身邊美女一大堆,關寧、黃紫琪、何夢瑤、邵秋蘭、莫心藍那個不比齊靜瑤漂亮、體貼?陸景勾搭齊靜瑤干什么?那不是神經病么?
  “行。”陸景笑著答應下來。他上午看到了報上來的cgl星際爭霸大師賽的資料文件。冠軍獎金為100萬美金。
  星際爭霸各項大型比賽的獎金大都在2萬-5萬美元之間。100萬美元的獎金足以吸引到世界各地的游戲高手報名參加。cgl這是賠本賺吆喝。為這家新成立的游戲頻道打廣告。
  “任性!”唐詩經笑著點評。陸景打電話時并沒有避諱她,她聽得一清二楚。對陸景大力助推電子競技項目,她只能理解為陸景為興趣砸錢。
  陸景笑笑。做個手勢,邀請唐詩經繼續兩人的高爾夫之旅。
  …
  …
  崔七月斜靠在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不時的喝著茶水,渾然沒有往日沉穩的狀態。
  寇凌蹲在崔七月面前拿藥水給他泡著腳,輕輕的按摩著。崔七月的事情她不會過問。
  寇凌穿著乳白色的針織棉衣長裙,黑色的寬松休閑褲,渾身透著迷人的少婦韻味。黃海電視臺的同事恐怕不會想到平日知性端莊、光鮮亮麗的女主播會如此伺候男人。
  崔七月想心思想的有點煩躁,問道:“寇凌,你覺得夏商影視會倒閉嗎?”
  寇凌一愣,微笑道:“七少。夏商影視要倒閉?”心里微微有些疑惑。
  見寇凌茫然無知的樣子,崔七月隨即啞然失笑,齊靜瑤事件背后的消息寇凌的圈子是不可能接觸到的。擺擺手,道:“不說了。腳洗完了吧?我要去打個電話。”
  他擔憂的是idf亞洲投資基金投資給夏商影視15億的資金。嚴景銘倒下,夏商影視肯定得完蛋,問題是,idf亞洲投資基金的錢已經打到了夏商影視的賬戶上了。
  寇凌拿毛巾幫崔七月插腳,嘴里道:“七少,明天有個游戲的比賽在黃海市體育館舉辦開幕儀式,據說。常務副市長閻昂會到場觀看。臺里的雪詩爭取到了主持人的名額。”
  崔七月笑著摸摸寇凌光滑白膩的臉蛋,“那是謠傳。閻市長不會去,挺多派秘書去。現在哪有人支持發展電子競技的。陸景那是瞎搞。他還真以為他搞得起一個產業啊?哦。你在黃海電視臺不是發展的不錯嗎?那個雪詩能搶了你的位置?”
  寇凌嬌笑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啊。雪詩之前可是大明星來著,轉行做節目主持人發展的勢頭很強勁。七少,下次有機會,你一定要幫我爭取。我可是你的人。”
  崔七月道:“行--,保證爭取。”和寇凌說會話,心情倒是緩和了不少,到書房里撥了一個號碼,他想打聽下嚴景銘到底會不會倒下。
  …
  …
  黃海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中,王燦聽陸景說完齊靜瑤事情的始末。笑道:“我就說沒那么簡單。就算齊靜瑤沒有告訴你小嚴的秘密也無關緊要了。區區一個協議誰會信?小嚴最近日子要難過了。聽你的意思,你還有其他想法?”
  從京城里圈子里的邏輯說。不管那些復雜的利益計算,嚴景銘的情人齊靜瑤變成了陸景的人。這都算是一大勝利,基本上算告一段落。
  不是說京城的世家子弟都是蠢材,不知道窮追猛打,撈取最大的利益?而是因為狗急會跳墻,別沒吃到肉惹一身騷。京城里混,誰沒有一兩手底牌,沒點人脈。沒有好處的事情誰肯干?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陸景對嚴景銘窮追猛打,實際上是撈不到什么好處:夏商影視或許算一處能撈到手的好處,只是和直接開罪嚴家相比,這份商業利益就不算什么了。
  陸景笑著點頭,“有這個想法,還在等唐悅的消息。能不能成,要看情況。我想把握很大。”
  “呵呵,那我等你的好消息。等你干掉嚴景銘,我們找個地方慶祝下。”王燦便不再問,對陸景“坑人”的水平他十分信服。和陸景說起京城里的事情:
  “謝晉文上次在汀陽挨打之后回去猛練了一段時間。前兩天他和蔣鴻哲爭奪一個夜店公主在密碼酒吧打了一架。小蔣被他打得鼻子開了花。嘿嘿,你不知道京城里這事搞得多有意思。要不是你的新花邊傳來。小蔣估計也要被搞得灰頭灰臉。”
  “蔣鴻哲?他叔叔和嚴景銘的叔叔是總角之交吧?”
  “恩,是的。”說起上一輩的關系,王燦一清二楚,“瑪德,謝晉文那小子尋花問柳是高手。密碼的那個臺柱子很漂亮。他搞天辰娛樂真是混對行了。”
  見王燦的煙抽完,陸景遞了一支煙給王燦,笑道:“你有興趣?要不要我給你在天辰娛樂安排個位置?”
  如果能搞得嚴景銘的話,天辰娛樂吞掉夏商影視的資產之后有很大的概率超越星光傳媒成為國內第一大娛樂公司。天辰娛樂的管理層架構啊。確實需要調整一下。
  王燦翻翻白眼,道:“免了吧。小雨可不是你家衛婉儀。話說天辰娛樂的頭牌李逸落和你關系很好吧?你小子再這么花心下去三十歲之后鐵定陽痿。”
  “我日。”
  說笑著時間將近晚飯的點,陸景岔開話題,“王者俱樂部參賽選手的狀態如何?明天就是揭幕戰了。”
  “還不錯吧,今天晚上我們倆別喊他們在網上開黑店估計問題不大。哈哈。我叫燕河上來匯報。”王燦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王者俱樂部星際戰隊的隊員都住在黃海麗都酒店這里。
  …
  …
  紅色的瑪莎拉蒂總裁緩緩的行駛在黃海大道上,夜色中馬路兩邊的高樓大廈中燈火點點,景致迷人。
  唐詩經帶著耳麥,接聽著裴吳越的電話,“吳越,不是我不告訴你和七月詳情。這件事很復雜。”
  她幫陸景將齊靜瑤送出黃海的事情,以六大世家相互滲透的態勢,根本不可能瞞住裴、崔兩家的人。也正是因為如此。陸景才會讓她送齊靜瑤離開黃海。不然消息怎么“恰巧”的傳遞出去呢?
  裴吳越笑著道:“詩經,你送齊靜瑤出去可是有站隊的嫌疑啊。”隨即,聲音微微低沉,“詩經,你覺得嚴景銘會那么容易被倒下?”
  唐詩經笑笑,反詰道:“不容易么?”按照陸景的計劃,嚴景銘倒下的概率至少有八成。只是,陸景得先找一把“刀”。陸景肯定不會親自動手。
  裴吳越低聲道:“詩經,最近石油期貨大漲你是知道的。我和第三石油集團的傅婕有合作。她告訴了我一點內幕消息。嚴景銘的叔叔是嚴昌舟。他是豫北省省委副書記、常務副省長。今年四十二歲。他對嚴景銘很看好。”
  “啊…”唐詩經驚呼一聲,這個年紀的實權副省干部意味著什么。她很清楚。
  裴吳越勸道:“詩經,陸景風度、品性確實都很不錯。但是。有些事情你不能攙和進去,不然高修平的例子…”
  他自然看得出來唐詩經對陸景很有好感。想想也不奇怪,陸景二十五歲就動用300多億美元擊敗一個個強敵收購現代汽車,這一系列的表現十分精彩。哈佛商學院已經在研究這個收購案例。
  陸景商界領袖級的表現讓唐詩經欣賞很正常。更何況,陸景私下里為人處事很不錯的。唐詩經對陸景有好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唐詩經嫵媚水靈的臉蛋上浮起清清淺淺的紅色,嬌媚迷人,嗔道:“吳越,你說什么啊?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征服不了陸景,靠近陸景只會玩火自-焚。她這段時間找陸景找的次數有點多是因為她在催陸景對付崔七月,但是這話肯定沒法和裴吳越說。
  沉吟了會,唐詩經堅定的道:“吳越,我不知道嚴景銘最終是否能過關。我對陸景有信心。”
  裴吳越嘴角浮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苦笑,和唐詩經說了幾句掛了電話。
  裴吳越的電話剛剛掛斷,唐詩經便接到父親的電話。電話里聲音慈愛,“詩經,怎么還沒到家?”(未完待續)
  ps:祝書友們新年快樂,萬事順利!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