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6 原因辦法

陸景給明雪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話弄的一愣,心道:我就算憋出內傷你又不會幫我消火。擺擺手,道:“明雪,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明雪看著陸景,似笑非笑的道:“假正經。”微微欠身離陸景更近了點,輕輕在他耳邊吹口氣,“那你繼續憋著吧,我回去了。”轉身離開。
  陸景又一愣:難道我說錯話了,我應該說“你幫我”。看著明雪窈窕美好的背影走向門口,陸景心里嘆口氣,也不敢挽留明雪:天知道明雪是不是戲弄他啊。
  明雪扶著門框回頭看陸景,見他有些發呆的苦笑,禁不住明媚笑起來,如同云春的山茶花綻放,“陸景,晚安。”在一霎那間,她確實有幫陸景釋放的念頭閃過。
  “噠”的一聲書房門被帶上。陸景笑著搖搖頭,他總不能怪明雪“見死不救”吧!
  …
  雨下了一夜沒有停,麗景度假村在雨中仿佛披上了一層薄紗,青山如黛,碧海升濤。如果忽略掉早春的清寒,這無疑是很美很怡人的景色。
  陸景在客廳窗戶邊悠然的喝著早茶時,唐詩經帶著保鏢坐著她的紅色瑪莎拉蒂總裁抵達。
  唐詩經穿著淺白色的冬季套裙,靚麗嫵媚,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韻味,進客廳后和陸景笑說了兩句,將手里的文件袋遞給陸景,“喏,這是齊靜瑤的證件和機票。先從黃海飛往泰國,然后在泰國等待去美國的簽證。”
  “好。”陸景隨手將文件袋放在小圓桌上,有段時間沒和唐詩經見面了。笑著道:“詩經,你略坐一會。齊靜瑤她們等會出來。喝點什么?大米粥、南瓜粥、紅豆粥、豆漿、純牛奶,恩。還提供各種酒水飲料。”
  唐詩經辦事陸景自然放心的很,根本沒問證件是否保證齊靜瑤一定過關,而是和她閑談,等待齊靜瑤、元娟娟、張靜云梳洗打扮出來。
  唐詩經輕笑,眉眼如畫,有很醉人的女人味,道:“咖啡吧!我昨晚沒睡好。”
  陸景就笑,“行,我讓人給磨咖啡。你正好趕著許雪從歐洲給我的琥爵咖啡豆還剩一點。”
  唐詩經微微偏頭。淺笑道:“琥爵咖啡產自古巴吧?許行長怎么從歐洲買?”
  “得,知道你對紅酒、咖啡、雪茄有很深的見地。我沒說清楚。”陸景吩咐下去,笑著道:“是AER集團的董坤凡送給我的,正好許雪前段時間在歐洲,帶了回來。”
  “我說呢。”唐詩經微笑著說道。和陸景隨意的說笑著,略等了一會,咖啡送上來。
  兩人在別墅的窗邊聊著天,欣賞著煙雨中天地間的美景。氣氛融洽而默契。和唐詩經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賞心悅目。就算陸景沒有追求她的意思。也會不自覺的期待下一次和她的聚會。
  約一個小時后,齊靜瑤收拾妥當,吃過早飯,準備出發。在門口略顯壯實的元娟娟抱著齊靜瑤哭得厲害。齊靜瑤安慰的拍拍元娟娟的背。“小娟,不哭。好好讀書,做一個自食其力的人。不要像齊姐這樣。”
  放開元娟娟,齊靜瑤捋了下耳邊的秀發。她一晚上沒睡,氣色有點不好。看著陸景身邊的唐詩經、明雪、何夢明,心里有些自慚形愧的情緒涌起。不過她終究是非常人,走到陸景身邊,用力的抱住陸景,在陸景耳邊道:“陸景,謝謝!”
  又深吸了口氣,道:“陸景,蘇琳和嚴景銘的關系并不和睦,如果有一天你將嚴景銘干掉后把蘇琳給收了,我愿意和蘇琳一起陪你。你隨時可以打我電話。現在也可以。”
  陸景臉色變得古怪,齊靜瑤這建議可真夠邪惡的,放開齊靜瑤,道:“你恨嚴景銘?”
  齊靜瑤自嘲的笑了笑,道:“絕對談不上愛他。”說著,對眾人揮揮手,拿著行李箱和文件袋,坐上陸景安排常見的尼桑前往黃海機場。很快,黑色的尼桑消失在別墅區馬路的盡頭。
  …
  …
  齊靜瑤從黃海機場離開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黃海的一些圈子。齊靜瑤的離去引起軒然大波。
  關注齊靜瑤這件事的人都在猜齊靜瑤與陸景達成了什么樣的協議。這關系到嚴景銘是否會倒下。
  至于,齊靜瑤是在被調查期間離開的事情反倒沒有多少人關注。相比于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暴風驟雨,這點事不算什么。
  兩天后,黃海市紀委迅速的宣布了對齊靜瑤的調查結果,認為其不善于團結同志,存在生活腐-敗、以權謀利等等問題,影響惡劣。經討論,開除齊靜瑤的黨籍、公職。
  消息傳出后,黃海市里關于齊靜瑤出-逃的事情有兩個截然不同的版本流傳的愈來愈烈。
  第一個版本:齊靜瑤將嚴景銘這些年所做的踩線事情的證據全部告訴了陸景,用于換取前往國外生活的資本。陸景正在四處收集嚴景銘的把柄。
  據說,嚴景銘在京城讀書的時候,曾經讓市音樂學院里面的十個女生同時懷孕,聽說還有女老師。打胎的時候還搞出了一尸兩命的事情。
  第二個版本:齊靜瑤拋棄嚴景銘轉投到陸景的懷抱。陸景將齊靜瑤藏在了黃海大學,眼看著藏不住,陸景便將已經成為他的女人的齊靜瑤送往國外。嚴景銘和陸景達成協議,只要齊靜瑤不回國,他就不追究齊靜瑤和陸景背著他偷情的責任。
  黃海市里一時間議論紛紛,各種小道消息滿天飛,暗流涌動。當事人都是三緘其口,沒有人能分的清消息的真假。
  黃海連著下了幾天的雨終于停了。陽光和熙,午后最高溫度有20度。周三中午,。嚴景銘在黃海和平酒店30層的餐廳包廂中宴請黃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凌。
  寒暄著,幾杯酒下肚。米凌輕輕的嘆口氣,道:“嚴少。這件事怎么會搞成這樣…”
  嚴景銘點了一支煙,沉郁的道:“米部長,我,不會有事。”他也沒料到唐詩經居然會幫陸景為齊靜瑤更換一個身份從黃海機場大搖大擺的離開。現在,滿城風雨,消息都傳到京城去了。
  米凌搖搖頭,喝了一杯酒,又嘆道:“嚴少,不能當所有的人都是瞎子啊。”話里意有所指。
  嚴景銘苦笑。吃著菜,道:“我知道。”齊靜瑤第二個版本的謠言就是他放出去的,知道內情的人有多人會信就是個未知數。
  米凌長嘆一口氣,沉默的喝著酒。他和嚴景銘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想下船都不可能。
  嚴景銘道:“米部長,我會和我岳父那邊溝通下。齊靜瑤在宣傳部里的后續手尾就拜托你了。”
  米凌點了點頭。這個思路是正確的,要平息這場風波,先得平息齊靜瑤這個人名出線的概率,時間久了。自然會忘記。
  送走米凌,嚴景銘琢磨著撥了岳父秘書董鴻的電話,心里想他這么對齊靜瑤,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
  …
  送走齊靜瑤之后。陸景參加了和華在黃海的一個活動,算是正式露面。墨靜雯、余樂從香港飛到黃海到陸景身邊工作。
  早春的天氣在午后還是有些涼爽。麗景度假村的吳苑高爾夫球場中,陸景換了休閑裝邀請前來做客的唐詩經打球。墨靜雯、余樂在一旁陪著。
  唐詩經剛剛打完一桿。唐詩經的助理拿了手機過來,小聲道:“詩經姐。崔先生的電話。”
  唐詩經笑著擺擺手,道:“你直接掛掉。他會明白我的意思。”助理嗯了一聲,去一旁的球車上處理這件事。唐詩經對身邊的陸景笑道:“崔七月有點沉不住氣了。”
  陸景就笑,“關崔七月什么事?”
  唐詩經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成熟的風情不可匹敵,湊在陸景耳邊道:“你真不知道IDF投資基金和崔家的關系?”
  香風襲來,陸景愜意的笑起來,道:“齊靜瑤把這個消息向我賣100萬美金。詩經,再等等。”
  他最近都是在麗景度假村的1號別墅辦公。唐詩經送齊靜瑤出黃海之后,隔天過來和他聊聊天。陸景知道她的意思:什么時候開始設計崔七月。當然,是等搞定嚴景銘之后。
  唐詩經瞬間就明白陸景的意思,驚訝的看著陸景,呆呆的像蠟像館里的蠟像,美麗到極點。陸景自是欣賞著她的美麗。半響,唐詩經聲音清潤的問道:“你有把握?”
  陸景居然是想要一棍子把嚴景銘打死。作為世家子弟,她相當清楚“打死”嚴景銘的難度。齊靜瑤的事情只是讓嚴景銘在家里“失分”嚴重,但是要是成為廢子還不大可能。
  陸景笑道:“宜將剩勇追窮寇啊!詩經,現在黃海的聲勢還不夠大。你覺得夏商影視沒問題?”
  唐詩經明白陸景的打算,想想,還真有可能打掉嚴景銘,嘆道:“陸景,你真是個妖孽。”似乎什么難題在陸景這兒都可以找到解決辦法。
  陸景微微一笑,“詩經,你這是夸我還是罵我?”唐詩經還沒回答,余樂從遠處走過來。
  “陸景,你的電話,王少打來的。”余樂的眼神輕飄飄的從唐詩經身上滑過。許久不見,這位性感成熟冷艷的唐家六小姐還是如此的美麗。
  今天下場打球的是墨靜雯。否則,以陸景那粗糙的水平,唐詩經不會有興趣和他打高爾夫。
  陸景處理齊靜瑤的事情讓他極為感興趣,這可以讓他窺視到嚴景銘這樣社會更高層次人物生活的一角。可惜陸景沒第一時間帶他來黃海。他知道,陸景現在在黃海其實在等唐悅的消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