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5 談判電話

明雪穿著白色的t恤和淺灰色的長褲,消瘦而窈窕,她茫然的樣子就像是一只小獸在偏頭思索人生,靈動、可愛。
  陸景笑著翹起二郎腿,道:“小明,你告訴明雪吧?”
  “行啊,看我說的對不對?”何夢明輕輕的笑著,“嚴景銘因為齊靜瑤和你見面之后就疑心她背叛了從而采取措施。那么,嚴家的人要是知道嚴景銘有可能有把柄在你手里,又怎么會無動于衷呢?
  你給唐詩經打電話是想把消息傳出去。我記得你說過,他們那幾家里面都是相互滲透。唐詩經答應幫忙需要承擔風險。嚴景銘有可能打壓她。
  但是,我想她答應下來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對你的好感、信任。她確信你能贏嚴景銘。第二,她樂意于用這件事交換你對崔七月出手。”
  “小明,你厲害。”明雪嘆口氣,她又哪里知道,陸景隨隨便便撥個號碼出去,里面有如此復雜的利益交換呢!
  陸景贊許的鼓掌,“小明,你把好感排在信任之后就對了。”何夢明對人心的把握細致入微,不差于他。這或許和她曾經灰暗的經歷有關。
  這話誰信啊?明顯是先有好感,才有信任的。明雪在沙發背后,何夢明坐在陸景側面,兩人都笑得明媚動人。
  陸景笑著搖頭,道:“好了,你們睡覺去吧。我去書房里想點事情。今晚動靜不會小。那個,誰給我泡被咖啡去。我要提下神。”
  “我去吧。”明雪笑吟吟的轉身去廚房。
  何夢明陪著陸景上樓,“陸景,你留張靜云在這里休息的話,你得叮囑她一聲,不要給家里說。否則崔七月知道了,肯定又會引起軒然大波。”
  陸景笑著拍拍額頭,道:“小明。你不說我倒是忘了。你幫我和她說下吧。我估摸著她睡下了。”
  “行。”何夢明點點頭。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是復式結構。從二樓的走道里可以俯視一樓客廳的全貌,明雪的身影在和客廳連通的廚房里忙碌著。
  進二樓是一間待客廳。往左是去書房的路,往右是去臥室的路。何夢明道:“陸景,明雪其實也簽約了ek公司。只是,你讓她回來繼續給你當助理,她就義無反顧的來了。”
  “啊…,她從來沒給我說過這件事。”陸景一愣,心里有些難言的滋味涌起。
  何夢明笑笑,這種事。女孩子怎么能自己開口啊?沖陸景揮揮手,雙手插在口袋里,去找張靜云。背影嬌柔、窈窕。
  …
  …
  齊靜瑤明天就要去美國,元娟娟打算通宵陪她說話。張靜云沒有和齊靜瑤、元娟娟在一個房間里聊天,而是回了自己的房間里休息。
  今天的變故太大,但是除了給陸景看光的尷尬,下樓時的緊張,她并沒有感覺害怕。她性子嬌怯、自閉,也沒想著打電話給家里或者朋友說今晚的事情。
  躺在床-上,腦子里不自覺的推敲起陸景處理齊靜瑤整個事情到底是什么想法。她自小在政治家庭里張大。對這些事情有些本能的好奇。她剛才和元娟娟在二樓都聽了個大概。
  想了不知道多久,就覺得似乎才和陸景見過兩次面加起來比崔七月給她的印象還要深刻。在汀陽時陸景的可惡、在宿舍時陸景的無恥、下樓遇險時陸景的鎮定,剛才陸景冷靜的運籌…。這些都構成了一個清晰的畫面。
  忽而腦子里畫面一閃,她想起陸景褲子高高撐起來的畫面,啐了一口,又輕輕的咬咬嘴唇,有些郁悶。她在宿舍的時候幾乎給陸景看光了。心里有些不開心。
  這時,門忽而被敲響了,“張小姐,你睡了嗎?”
  …
  …
  黃海雅灣公寓是黃海有名的高檔小區。嚴景銘結婚之后,在雅灣公寓的a棟22層買了一間500平的豪華公寓作為他和妻子蘇琳在黃海的家。
  夜色中。早春的雨下的越來越大了。嚴景銘的書房里亮著燈,嚴景銘仰頭靠在舒適的黑色書椅上。眼神沒什么焦距,他在思考怎么解決他的危機。
  齊靜瑤的話。他不信也得信。現在只能寄希望于是真的。諒陸景也不敢冒著嚴、陸兩家交手的風險,直接的站臺來對付他。他現在得讓他身邊的人相信事情解決了。
  嚴景銘想了想,分別給羽樂池、米凌打電話。
  …
  …
  陸景在書房里和唐悅、莫心藍打了電話通報情況,坐了沒一會明雪就端著香氣四溢的手磨咖啡進來。
  明雪將咖啡放在陸景面前,見陸景又在抽煙,禁不住把陸景的煙盒和火機收走,道:“你們男人真是的,煙哪里是好東西,還整天煙不離手。”
  “想問題用的。可別真拿走了啊。我晚上還得想點事。”陸景笑笑,將手里的煙在煙灰缸里碾滅了,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唔,味道不錯。明雪你手藝見漲啊。”
  明雪撲哧一笑,白了陸景一眼,便將煙盒放下,關心的道:“這件事會很麻煩嗎?你不是說嚴景銘會受到嚴家的猜忌。”
  “這只是推測。而且要反應還得一段時間。”陸景悠然的道,“明雪,拍一只蒼蠅就要把他拍死,拍的半死不活,他很痛苦,我心里也會不爽。畢竟,蒼蠅生命力很強的。”
  明雪給陸景的比喻說的一笑,素凈的粉臉不經修飾,自然流露出的勾魂魄力迫人心弦,就倚在書桌桌沿邊,近距離的和他在一起,心里有些莫名美妙的滋味涌上來,黑白分明的美眸看著他,說道:
  “陸景,嚴景銘身份背景都不輸給你吧?只是,他的產業做得沒有和華這么大,能調用的政治資源沒你多。但是,你要一下子把他拍死,難度很大呢。”
  陸景開玩笑道:“明雪,你這么說不對啊。拼爹我比他強,拼岳父我還是比他強,拼哥我還是比他強,哦,不對,嚴景銘沒哥。”
  “有你這樣的嗎?和你說正經的呢。”明雪嬌嗔著拍陸景的肩膀,笑的彎腰。做事情又不是打撲克牌,把硬實力、軟實力都擺出來拼一下就能做成啊?
  笑完之后,明雪直起身,心里正糾結著要不要順勢把手放在陸景的肩膀上和他說話,卻發現陸景的眼神不對,直勾勾的看著她。瞬間,她就反應過來,拿手捂著胸口,嗔道:“你賊眼兮兮的看哪里啊!”
  別墅里的空調開著,雖然外面還是早春的夜晚,但是別墅內溫暖如春。她就穿著一件寬松款式的白色t恤,彎腰這一下,就算帶著胸-罩,只怕胸口的風光也給陸景看去大半。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道:“情不自禁。”他腦子里想起那一年在新豐公寓雨綺的房間里看到明雪一雙瑩白粉嫩堅挺而飽-滿的玉女峰時的情景。
  明雪給陸景說的嬌笑起來,“壞透了你。”眼睛從他撐起的褲子上掃過,不滿的輕踢了他一腳,道:“你還亂想。難看死了。”
  陸景苦笑道:“這不由我的控制。我今天在725宿舍里受了刺激。張靜云裹著浴巾就躥到客廳里了。”
  或許是因為剛才聽到小明說了明雪的事,也或許是因為明雪曾經在歡場中混過,陸景隨口就把他和張靜云之間尷尬的事情說出來了,并沒有覺得一絲的違和。
  明雪沒好氣的白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陸景憋了快一周了,火氣大著,說著話轉移他的注意力,“你說把嚴景銘拍死怎么個拍法?”
  陸景尷尬的往椅子后面坐了坐,掩飾怒火沖沖的小陸,拿著咖啡喝著,道:“世家子弟么,只要不是走仕途,所依仗的無外乎家里叔伯們的人脈,自身經營的資源所帶來的實力。
  出了齊靜瑤這檔子事,嚴家,圍繞在嚴家身邊的力量肯定對嚴景銘心存疑慮,誰知道嚴景銘什么時候被我炸飛,說不定就受到牽連了。疏遠勢不可免。
  所以,嚴景銘現在的根基就是他在嚴家天逸投資的職位,以及他個人擁有的夏商影視。我的下一步目標應該是‘拆掉’夏商影視。而且,應該要盡快完成這件事。
  因為,齊靜瑤的事情再加上夏商影視的事情,這就足以讓嚴景銘被打入冷宮,成為嚴家的棄子。這樣一來,嚴景銘就不足為懼了。至于性命,我是要不了他的,除非嚴家垮了。”
  給陸景這么一分析,明雪的思路立即清晰起來,看著陸景微微弓著身子坐著,像一只大蝦,禁不住展顏一笑,扭開頭去。
  陸景不由自主的欣賞著明雪展顏輕笑的美態。明雪是那種放在美人堆里還能被人一眼認出的女人。瓜子臉,眼睛不是很大,明亮清澈。容貌精致,肌膚雪白。有著殘雪般的冷艷,洗盡鉛華之后依舊灼得他人不敢逼視。
  明雪知道陸景在看她,沒回頭,看著窗外的越來越大的夜雨。心里有些得意又有些難見的嬌羞。想她昔日在云春當頭牌,要是被客人看得嬌羞那成什么了,只是在中意的男子面前會有情不自禁的嬌羞。得意自然是因為她到底還是能吸引住陸景的目光。
  情不自禁?明雪一下子想的有點入神。
  “你憋得很辛苦啊?”(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