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2 暴露

怎么交換,陸景早就已經想好,微笑道:“就我得到的消息,你的仕途已經斷絕。并且,你在黃海肯定是呆不下去。我可以送你去美國。這輩子衣食無憂。你還想要什么,可以說說看。”
  齊靜瑤打壓周玉石的惡劣手法很讓一些人反感,更何況,薛碧露也被夏商影視的人找回來。她的仕途已經完蛋。而這,估計還是嚴景銘的第一步棋。
  齊靜瑤知道她的仕途肯定到底了,但是聽到陸景親口說出來心里仍是難掩失望的情緒。
  她這輩子的最大的愿望就是繼承父親的愿望在仕途中走得更遠。希望能在退休前解決正廳-級待遇。現在,這個想法無疑是絕不可能實現了。
  其實,這幾天她也想了很多。有些事情的結果可以預期。陸景現在提出的條件不能說不豐厚,但是,她卻是意興闌珊,低頭久久的沉默著。
  [無][錯]小說3陸景笑了笑,沒吱聲。齊靜瑤要是沒想法,就不會在今天給他打電話了。
  屋子里很安靜,隱隱的聽到陽臺浴室里似乎有水流的聲音。
  齊靜瑤低頭想了一會,抬頭定定的看著陸景,認真的,緩緩的道:“陸景,很多事情我其實能想到,你說出來正好斷了我的念想。嚴景銘拋棄我,對我薄情寡義,但是,我不想出賣他。陸景,對不起。”
  齊靜瑤起身向陸景躬陜歉。畢竟,陸景把她從嚴景銘手下的追捕中救了出來。
  陸景驚訝的看著齊靜瑤,半天說不出話來。
  齊靜瑤這番話真是扯淡!齊靜瑤在嚴家勢力略顯衰退之后就和他接觸。尋找后路,說她和嚴景銘有多么深的感情。那絕對能入選本年度最佳笑話。
  齊靜瑤為什么會選擇不說出嚴景銘的秘密?要知道,如果他不管的話。齊靜瑤接下來絕對會被嚴景銘送進監獄,余生肯定要在監獄中度過。
  齊靜瑤說完之后似乎下了某個決心,神情放松,坐到木椅子上,見陸景訝然的看著她,輕聲問道:“陸景,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個人可盡夫的女人?”
  陸景揉揉眉心,沒說話。齊靜瑤的反應有些反常。
  齊靜瑤道:“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只有嚴景銘一個男人。你信我嗎?”。
  陸景點了點頭。這話他倒是信。嚴景銘相對于他來說,弱了一點。但是嚴景銘比之崔七月、高修平之流都強大的多。齊靜瑤不太可能搞腳踏幾只船的事情。
  當然,看一看嚴景銘得知齊靜瑤和自己見面之后如此激烈的反應就知道,齊靜瑤這話背后還有另外一層約束力量在。
  齊靜瑤看著陸景,鄭重的道:“我猜到你的條件是送我出國。但是,我一個人在國外人生地不熟,生活又不習慣,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回國看看。這種生活和去監獄里有什么差別?
  陸景,我沒什么高尚的情懷。漂亮的女人依附強大的男人生存。我想跟你。如果我出賣嚴景銘,你肯定不會收留我。沒有你的支持。我在美國生活,就是一只孤魂野鬼,如同阿貓阿狗一樣。死了也沒人收。”
  陸景拍拍額頭,輕吐一口氣。這才是真正的齊靜瑤!隨便一個人都堅貞的如同地下工作者那就要把他給嚇住了。
  陸景沒好氣的看了齊靜瑤一眼。伸出兩根指頭:“第一,你高估了你的魅力,我對你沒興趣。我沒你想的那么好色。第二。你最近肯定沒有出725宿舍,你的思維被限制住了。
  去美國。你的人生還有大把的時間尋找合適的人給他當小蜜。你不能回國不代表你的家人、親戚朋友不能出國。越洋電話隨便打,怎么都比監獄里方便吧?”
  陸景話說的很不客氣。要說陸景這會不生氣那是騙鬼。就等著齊靜瑤爆料嚴景銘的秘密,她卻說不干了。齊靜瑤的性格:就是野心太大。她都山窮水盡還想著“跳槽”。
  齊靜瑤給陸景說的呆住,腦子里亂糟糟的。好像,她確實想差了。
  這時,陽臺上“嘭”的一聲輕響,一個長發女孩裹著浴巾快步躥進客廳里,“嘶-,好冷。張姐,沐浴露沒了…”忽而看到客廳里坐著一個男人,頓時尖叫起來,“啊…….”
  一個堪比帕瓦羅蒂的女高音在黃海大學725宿舍里驟然響起。尖叫聲消退時,樓下的男生宿舍里有人跟著長嚎,“學姐,不要怕,我在這里…”
  “學妹,哪個寢室啊?”
  黑沉沉的窗外此起彼伏的聲音彰顯著大學校園的荷爾蒙,躁動的青春在雨夜里發酵。陸景充耳不聞,而是愣愣的看著門口的長發女孩。他不是被女孩的尖叫聲嚇住,也并不是因為這個只裹著浴巾的長發女孩有著傾城傾國的麗色將他吸引。
  “是你。”陸景看著長發女孩,長發女孩指著陸景,幾乎同時出聲。
  齊靜瑤立時知道怎么回事,他們倆認識,詫異的問道:“張靜云,你認識陸景?”
  陸景給齊靜瑤這么一說,立即想起張靜云的名字,他剛才腦子里的第一反應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名字卻是一下子想不起來。在客廳門口站著的正是在交州“汀陽”酒吧里和他有過一面之緣、不諳世事、嬌怯無比的張靜云。
  此時,張靜云長發披肩,文弱、清秀的容顏,身段窈窕,浴交遮住了她的玉女峰和幽谷地。圓潤白膩的香肩在燈光下閃耀著未干的水漬,雪白的兩條長-腿筆直修長。出浴的美人圖,誘人無比。
  而張靜云因為一手指著陸景,浴巾從腋下松開,右邊挺翹的玉女峰巒展露無疑,甚至,陸景隱約能看到她大-腿深處的幾抹黑色。當真是春光無限,讓人沖動。
  “啊…”張靜云這時也意識到她走光了,又是一聲尖叫,轉身沖進浴室里。她又怎么會忘記帶個她噩夢的這個男人。她求情不成,反倒被武警帶到警察局里,等了一晚上才被放出來。
  張靜云拍拍胸口壓驚,然后委屈的想哭。怎么莫名其妙就被陸景看光了。張姐也真是的,怎么放男人進宿舍里來。要和娟娟說一聲,不能讓這個張姐再住在宿舍里了。
  …
  齊靜瑤好笑的看了陸景的下身一眼,剛才那場景,她身為女人都看得沖動,關鍵是張靜云浴巾滑落那一下太魅-惑,更被說陸景這正宗的男人了。
  陸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你還有心思笑?想好我的話沒有?張靜云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她只要打一個電話,你在725宿舍的消息立即會傳出去。”
  “啊…,什么?”齊靜瑤大吃一驚,她又哪里知道張靜云居然會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幸好她沒用真名住在這里。
  齊靜瑤立時收斂笑意。她聽嚴景銘說過,idf亞洲投資基金的梅洛蒂-伊凡就是崔七月派來的。崔七月和嚴景銘有消息互通的渠道。收拾了心情,哀婉的道:“陸景,我想去美國。請你收留我。”
  陸景干脆的拒絕道:“我對你沒興趣。”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接了電話、電話里劉怡秋語氣急促、驚惶的道:“陸景,劉勇志的人已經知道齊靜瑤在黃海大學。我,我…”
  “我知道了。”陸景臉色慢慢的變得嚴肅起來,聊了幾句,掛了電話。
  早春的雨夜,黃海有些冷。張靜云在浴室里呆了一會,只得硬著頭皮換好睡衣出來,她需要加衣服,凍得難受。出來時,剛好看到陸景在窗口掛掉電話。
  明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陸景,準備繞開他時看到他褲子撐得高高的。雪白的俏臉頓時變成嫣紅。她二十三歲了,知道陸景現在是什么情況。心里暗罵陸景無恥,居然意-淫她。
  陸景哪有功夫管張靜云想什么,他那是男人的自然反應,對齊靜瑤做個手勢,“你的位置已經暴露。我們要立即離開。路上說。”
  他自然不可能讓齊靜瑤現在落到嚴景銘手里,有一線機會他都要爭取。當然,把她收到房里這種條件就免談了。
  “好。”齊靜瑤略微有些慌,開始整理著她的私人物品。
  想了想,陸景扭頭對坐在床鋪上裹著被子的張靜云道:“張靜云,等會會有人來你們宿舍找齊靜瑤。你應付不過來,你給崔七月打個電話。”
  張靜云抗拒的道:“我才不要給他打電話。我去我朋友那兒湊合一晚。”又咦了一聲,道:“齊靜瑤?張姐原來你不姓張啊?”
  陸景心里發笑,崔七月的未婚妻怎么有點天然呆,提醒道:“這件事沒有十天半個月不會結束。你還是早做準備吧。”他沒有必要坑張靜云。
  “哦。那我和你們一起下樓。我回交州。”張靜云膽子小,見齊靜瑤在收拾東西,忙拿了衣服去浴室里換了衣服,拿著手袋跟著陸景、齊靜瑤一起出門。
  黃海研究生宿舍樓布局結構和大學宿舍一樣。長長的走道兩側分布著各個宿舍。陸景三人剛走到樓梯口時,等在樓下的十三打了電話過來,“陸少,有兩個可疑的男子進了女生宿舍…”
  陸景沉聲道:“你去開車,我們馬上下來。”女生宿舍門口自然不可能讓轎車直接進出。十三把車停在了100米開外的馬路上。
  話音剛落,樓梯上已經傳來跑步的聲音。齊靜瑤,張靜云立時花容失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