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10 救我

晨光熹微,天際邊泛著魚肚白。陸景帶著明雪、何夢明十三悄然的離開了香港,趁坐飛機飛往黃海。
  今天是距離齊靜瑤求救已經過去四天。唐悅安排GI公司的人已經將齊靜瑤救出來,陸景當天下午一直在關注這件事。齊靜瑤目前藏身在黃海大學的研究生宿舍里。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小明,沒事吧?”飛機進入平流層,陸景打個哈欠,問身邊嬌柔明麗的何夢明。何夢明的氣色有點不太好。他有點擔心她身-體吃不消旅途勞累。
  何夢明嬌柔的笑了笑,安慰道:“沒事。我以前也經常坐飛機回江州。醫生說我和正常人沒什么區別。昨晚睡的有點晚,今天起早了。”
  她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十七歲那年做了手術。雖然堅持鍛煉,但是身-體還是有些弱。
  陸景笑了笑,幫她拿過眼罩遞給她,“睡一覺會好受一些。”
  宋雨綺、唐雨瑤、明雪、墨靜雯、何夢明她們幾個這幾天晚上都是住在他位于香港山頂的別墅里,也不知道她們在聊什么。他則是在莫心藍、葉妍的別墅里分別住了幾晚。昨天晚上他和何夢瑤在麗都酒店總統套房里休息了一晚。
  何夢明接過眼罩,卻沒有帶上,明麗的淺笑道:“我還不困。我們聊會天。這次去黃海,你有把握說服齊靜瑤把嚴景銘的秘密告訴你嗎?”
  早班飛機,去黃海的航班頭等艙中只有陸景一行人四人。何夢明微側著聲,小聲和陸景說著話。陸景幫何夢明調好座位靠背使她靠的舒服些。何夢明嬌柔的笑一笑。以她和陸景熟稔的關系,這種朋友似的關心動作實屬正常。
  陸景靠在椅背上。扭頭看著何夢明。她的容貌和夢瑤十分神似,只是氣質嬌柔明麗。不似夢瑤的清冷明麗。
  只是這會兒,何夢明氣色不太好,讓陸景心生憐惜。聞著她發梢處傳來的淡淡幽香,微笑道:“齊靜瑤也沒別的選擇了。她不可能一直在黃海大學里躲下去。”
  何夢明心思細膩,蘭質蕙心。對人心有很細致的考量。有些“陰謀詭計”的東西,他也不避諱她。
  何夢明嘴角浮起一縷清淡的笑意,認可陸景的判斷。陸景只要掌握住齊靜瑤就握住了嚴景銘的命門,后面的事情就好運作了。
  …
  陸景抵達黃海后,來接機的唐悅告訴了陸景最新的消息。
  黃海市紀委已經在調查齊靜瑤存在的問題。可能包括職務犯罪、生活**等方面,處理起來估計很嚴重。相關的信息他已經告訴齊靜瑤了。
  齊靜瑤原來的手機已經沒用,換了一只新手機,一張新的手機卡。現在除了唐悅的人,齊靜瑤基本不和外界聯系。她還在等待時機和嚴景銘談判。顯然,現在時機還不成熟,需要等。
  隨身的行李都給放在了車隊的后備箱里,車隊向麗景度假村里駛去。麗景度假村比較安靜,平素里沒有多少客人入住。不虞被發現。在和齊靜瑤探過之前。陸景不想讓人知道他來了黃海。
  在麗景度假村安頓來之后,陸景沒有帶明雪和何夢明,按照唐悅身邊助手的說法,這兩位助理都是絕色的美女。讓人過目難忘,太過于引人注目。
  黃海大學是教育部和黃海市共建的全國重點大學。位于黃海長徐區。風景優美,西式園林建筑隨處可見。不少均為名勝古跡,侵染著前輩學者們的風采。
  樹影疏疏。春天的氣息彌漫在樹林和校園的學子們身上。陸景換了一輛普通的豐田車抵達黃海大學的研究生宿舍。
  陪著陸景來的唐悅在車上拿起一部臨時的手機和齊靜瑤聯絡過后,讓陸景帶著十三上樓和齊靜瑤面談。
  陸景肯幫齊靜瑤當然不會是因為她的“威脅”。只是當時需要一個“理由”幫她而已。現在自然要和齊靜瑤談清楚。拿到應該要拿到的東西。
  黃海大學的研究生宿舍是男女混居。陸景和十三分開進去沒有引起坐在宿管室宿管大媽的注意。齊靜瑤所藏的宿舍在7樓。725。陸景敲開門,開門的正是齊靜瑤。
  “快進來。”齊靜瑤輕道一聲,讓陸景和十三進來。她素面朝天,穿著清新的學生裝扮,白襯衣、牛仔褲、馬尾辮,少了幾分社會上打拼的世故,多了幾許嬌美。
  陸景打量著這間研究生宿舍,上下兩個鋪,有一間客廳,帶著衛生間,陽臺。老舊的墻壁上貼著粉色的墻紙,讓宿舍里充滿了女孩子的氣息。
  大概是出于愛美的天性,齊靜瑤周身收拾的不差,整潔漂亮,但是精神比較差。到了兩杯溫水給陸景、十三,沉默的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雙手交叉的放在小腹處。
  陸景甚至在角落垃圾桶里看到統一的泡面盒,顯然,齊靜瑤這幾天過得不如意。“你怎么會想著躲在這里?”
  齊靜瑤解釋道:“我資助了一個貧困山區來的女大學生,她保研正在讀研一。嚴景銘不知道這件事,我在這兒很安全。”眼睛里有閃過一絲希翼的神采,“陸景,你會幫我的,對嗎?”
  陸景笑了笑,道:“齊靜瑤,你知道我要什么。嚴景銘這么些年,總歸有些踩線的事情。我相信你應該知道。”
  齊靜瑤這時已經知道陸景其實并不怕她把劉怡秋的事情抖出去。她也沒有勇氣去堵一把,失敗了,她有可能有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問題是她該不該告訴陸景嚴景銘的一些事情呢?
  猶豫了下,齊靜瑤道:“我,我還沒想好。能不能讓我考慮下?”
  陸景微微皺眉,這和他預料中的有點不大一樣。但沒說什么,點點頭。和十三一起下樓去了。
  …
  “瑪德,一幫廢物。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夏商影視的辦公室里。嚴景銘怒氣沖沖的拍著桌子罵副手羽樂池。
  羽樂池是天逸投資的副總,是嚴家絕對的自己人。所以,嚴景銘才會把這么隱秘的事情交給羽樂池來做。誰他媽希望自己頭上可能被人帶綠帽的事情傳出去呢?
  羽樂池慚愧的低下頭。在他眼里,齊靜瑤就是個花瓶,有點小聰明,沒想到幾天前擺脫了他派去的人的跟蹤之后,整個人就仿佛像消失了一樣。
  不管是在她的家人,還是她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兒。正在調查齊靜瑤的紀檢部門都沒找到她的落腳點。聽說市里已經有聲音將她定罪。
  嚴景銘罵了一會,心里好受了些。他是擔心齊靜瑤把他的一些事情說出去。要是落到陸景手里,嚴家可能沒什么損失,他肯定完蛋大吉。很多時候,他就代表嚴家,但,很多時候他又往往代表不了嚴家。
  “現在怎么辦?”
  羽樂池看得出來,連續幾天沒有找到齊靜瑤讓嚴景銘有些慌亂,心道:“齊靜瑤的警覺性未免太高了一點吧?”羽樂池又哪里知道,齊靜瑤已經得知嚴景銘知道了她和陸景見面的事情。
  就像齊靜瑤要莫少鋒保密一樣。莫少鋒保不住秘密。嚴景銘要莫少鋒保密,他又哪里保得住呢?
  羽樂池琢磨了下,道:“嚴少,我覺得先把齊靜瑤有的問題查清楚。后面致命的材料可以等一等。然后。等她主動和你聯系的時候再談條件。”
  齊靜瑤在競爭市委宣傳部第四室副主任時用了手段,讓當時天辰娛樂南方分公司的一名女模特薛碧露扮作學生,和她當時的競爭對手周玉石處對象。薛碧露懷孕之后。去周玉石家里大鬧,打做一團。導致流產。在當時影響很惡劣。周玉石不僅沒能更上一步,反而工作調整。靠邊站了。薛碧露后來拿了一筆錢離開了公司,但是要找,并不太難。
  嚴景銘知道羽樂池的意思,先把這件事拋給紀檢部門,斷了齊靜瑤的仕途。至于后面是不是把她送進去關上一二十年,那得看接下來是否能把她找到。
  斷掉齊靜瑤仕途這件事整個運作下來,估計的一兩個月的事情,就看這段時間內是否有收獲。
  嚴景銘點了點頭,道:“你去辦吧!”
  等羽樂池離開之后,嚴景銘撥了米凌的電話,“米部長,最近有沒有時間出來坐坐?”
  …
  陸景在等齊靜瑤消息的過程中,在麗景度假村的1號別墅里處理著和華的事務。
  和華議事會議決議已經發出:批準和華銀行獲得和華會議的議員席位。建業市商行、富躍產業基金列席和華議事會議。
  由于和華并沒有參股建業市商行、富躍產業基金,因而這兩家企業只是獲得列席會議的資格。
  會議同時宣布提高進入和華議事會議的門檻,將資產規模100億的門檻提高到50億美元才有資格成為和華的議員。
  和華正在逐步的發展,進入門檻的提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當然,如果是重要的行業,可以獲得列席會議的資格,可以旁聽不具備投票權。plu電訊在這次會議上特批列席。
  周四晚上,陸景來到黃海的第四天,他接到齊靜瑤的電話:“陸景,你來黃海大學吧,我們見面談。”(未完待續。。)
  ps:感謝惡魔baby書友的萬賞。
  之前打賞的書友,在此九悟拜謝。
  感謝投月票的書友們。感謝你們的月票。
  還有訂閱的書友們,謝了。
  感謝我的副版主打理書評區。
  書評的意見都看了,正在努力調整中吧。今天有點卡文,第三更晚了。現在去睡覺,明天接著搞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