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8 泄露草包

齊靜瑤把事情說了一遍,懇求道:“…景銘,我不想去下面蹲點…”事到如今,她只能裝作她不知道嚴景銘已經知道她和陸景見面的事情。
  嚴景銘這時正在和平酒店里陪一個客戶商談生意,接了齊靜瑤的電話,去了隔壁的房間里和她說話,“靜瑤,下基層鍛煉對你未來的發展有好處。我覺得你可以試試。”
  午后帶著清冷的春日陽光落在嚴景銘的臉上,有一絲未竟的冷厲:齊靜瑤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齊靜瑤哪里肯,不斷的撒嬌,但是半個小時后,她還是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嚴景銘根本就不會為她協調,她不得不去建承縣。“好吧。那我聽你的安排。你在黃海別偷吃啊,仔細著被蘇琳抓住。”
  電話里嚴景銘大笑,“蘇琳對我的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是世家里的常態。你就別操心了。”說笑著,兩人之間似乎沒有一絲裂痕。掛了嚴景銘的電話,齊靜瑤心里郁悶至極又悄悄的松了口氣。
  她又怎么會相信嚴景銘的話。
  郁悶是因為她以后麻煩大了,嚴景銘這是要疏遠她。她在仕途上的上進之路被堵死。松口氣則是因為她從嚴景銘的態度中發現嚴景銘沒有置她于死地的想法。
  或許,他是投鼠忌器吧!
  …
  陸景從黃海回來后與婉儀去北港市旅游了三天才飛回京城。衛婉儀在體育總局的職位已經調整為棋牌中心下掛的某小組副組長,和幾名同事一起負責國內電子競技發展的事宜。
  2月底陽光還有些清冷,但是多了幾許春天的氣息。度假回來。做事都是懶洋洋的。陸景拿著咖啡在景華大廈頂層的辦公室窗邊看著中關村里開始漸綠的樹林。
  明雪拿著一疊文件從辦公室門外進來,放到陸景的辦公桌上。笑道:“你又在偷懶啊?葉靜雨來了,她要見你匯報下海棠網上市的最新進展。”
  “海棠網有什么好關心的。”陸景在窗口看著明雪。笑說道。明雪今天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身段婀娜,寶藍色的牛仔褲帶著難言的性-感韻味,漂亮的能灼傷人的眼睛。
  明雪就笑,“知道你關心齊靜瑤。你說她從莫少鋒那兒知道嚴景銘知道她和你見過面的消息會什么想法?”
  莫心藍聽說她弟弟把陸景給賣了,氣個半死,當即就把莫少鋒罵個半死。將他今年的花銷消減80%。莫心藍很快就把這件事給陸景說了。陸景自然不會罵莫少鋒草包,心里罵沒罵明雪就不知道了。兩天后,陸景又給莫心藍打電話讓莫少鋒把消息透給齊靜瑤。
  這一系列的事。她作為陸景的助理自然清楚。陸景很明顯是想“挑撥”嚴景銘和齊靜瑤的關系。嚴景銘無法忍受齊靜瑤給他帶綠帽,哪怕只是可能。
  不信任的種子一旦埋下,就會發生很多事情。
  陸景走到辦公桌邊,笑道:“齊靜瑤怎么想的,各種可能都有。但是,我知道嚴景銘一定會疏遠齊靜瑤。我們的機會就在這里。疑鄰盜斧的典故你聽過吧?”
  齊靜瑤應該掌握了嚴景銘很多秘密。很多事情往往是瞞不過枕邊人。
  明雪笑著點頭。陸景放下咖啡杯,拍了拍明雪送來文件,嘴角泛起苦笑。
  和華、景華的公文往來都是用電子郵件,郵件服務器架構在江州景華科技園里。只是。他喜歡看紙質的文件。這比在電腦上看郵件要輕松的多。明雪、墨靜雯等人會將郵件分門別類,然后打印出來給他看。這些郵件看下來,他今天一天的時間又沒了。
  見陸景懶散的樣子,明雪黑白分明的眼眸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正要說話,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陸景。是你吧?”陸景恩了一聲,電話里的人繼續道:“我是謝曉越。有時間我們吃個飯?”
  陸景立即意識到謝曉越擔任江州市長的任命已經公開了,想了想。婉拒道:“謝書記,要不去江州我再請你?”
  謝曉越呵呵一笑,他這個電話打的很冒昧,但是不得不打,也沒指望第一次陸景就給他面子,“行,去江州我們再見面。”
  說了幾句,掛了電話,陸景琢磨的出了神:謝曉越去江州,江州那里的局勢又如何磨合?陸、楊兩家的關系如何相處?
  看著忽而走神的陸景,明雪微微一笑,悄然的出了辦公室,她決定等會再讓葉靜雨過來匯報工作。
  …
  陸景沉思完,給身在黃海的唐悅打了個電話,見葉靜雨還沒進來,按了內線電話給明雪。片刻后,葉靜雨圍著灰色圍巾進來,衣著風格很摩登,嬌小清瘦的苗條范兒。
  那天興奮得抱了葉靜雨一下之后,陸景第二天才發現收到了她一條祝福他生日的短信,陸景的生日是陰歷2月14日。情人節那天正好是他的陽歷生日,之后便是各忙各的事情。
  見葉靜雨這幅打扮,陸景禁不住笑起來,道:“葉靜雨,你這是干嗎?盛裝出行啊?”
  葉靜雨心情很好,也不計較陸景此時的大驚小怪,笑著道:“剛和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的常務副主任杜充見過面,他問我海棠網有沒有在國內上市的想法。神經病呢。前倨后恭。所以,我眼巴巴的過來找你匯報。”
  “別用匯報這個詞啊,我怎么看你來問我原因的。”陸景笑著道,琢磨了下,道:“原因就不說了,你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在海外上市就可以了。”
  很明顯,杜充應該是聽到某些風聲。部委的干部,還是有一些消息渠道的。
  葉靜雨撇撇嘴道:“我也是這樣想的。陸景,彩虹基金的情況我已經摸的七七八八,準備去美國投資互聯網。”
  “過兩天和華在香港開議事會議,你列席參加吧。等開完會,你先去美國,我隨后就到。”
  “你對我不放心啊。”葉靜雨不滿的皺皺鼻翼,隨即又有些泄氣。貌似她進入和華工作以來,還沒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業績,倒是雪姐在她的老本行——銀行業務上發展的很好。
  陸景笑笑,拿起煙點煙。他倒不是不放心葉靜雨單獨運作項目。而是他知道更高效的投資組合方式。
  oo、亞馬遜、雅虎、ba、papa、prn這些早期就成立的優秀的互聯網公司他沒機會插一手,但是在納斯達克股市上購入其股票賺錢沒什么問題。他和莫心藍當年投資5.1億美元大部分都購買了這部分優質的公司。
  2月初,谷歌的市場份額下降了不少,因為雅虎放棄了谷歌的搜索技術。谷歌現在正在準備在納斯達克上市。和華也只能是買賣股票賺取利潤,想要入主基本不可能。
  互聯網2.0時代的巨無霸陸景沒辦法,但是,以aboo為代表的互聯網3.0時期的一批優秀網站,他都有機會下手。諸如:r、ob、spa、nsara、pa等等。
  2004年投資美國的互聯網并不算晚,這里仍舊擁有巨大的淘金機會。有著無限精彩的可能。
  當然,陸景要先需要處理好嚴景銘這件事才會去美國。莫心藍給他打了電話之后,他意識到齊靜瑤和他見面的事情被泄露給嚴景銘知道是一個可以重創嚴景銘的極佳機會。
  …
  一場小雨不期而至,在黃海市政府的接待酒店臺城館的房間里看著雨中美麗的城市,江州前任的市委書記胡聯營沉默不語。他今天來黃海視察工作。
  秘書推開門,米凌跟在秘書身后走進來,和胡聯營笑著打招呼,寒暄幾句,兩人在沙發處坐下來。秘書泡了茶離開。
  米凌笑道:“胡省長,這場雨下的急啊。”他在部委工作時就和胡聯營關系密切。胡聯營是魯東省常委副省長。
  胡聯營氣質儒雅,笑了起來,徑直道:“怎么,嚴景銘在查齊靜瑤,他這是什么想法?這事處理不好就是個雷。”
  他的層次比黃海市委宣傳部的米凌自然高很多,問這樣的話,可以直接問。幾天前的電話里,米凌給他匯報過。似乎嚴景銘正在查他的情人齊靜瑤。
  米凌身在宣傳部,對一些風聲略微知道一點,“原因不知道,好像是嚴景銘和齊靜瑤鬧翻了。嚴景銘把齊靜瑤調開,好抓她的痛腳。齊靜瑤這兩年在宣傳部得罪了不少人,她的一些手段…”說到這兒,米凌便沒再說下去。
  胡聯營笑著點點頭。嚴景銘既然采取妥當的手段,他就沒什么好關注的。
  …
  徐城。
  嚴景銘周末和妻子蘇琳回徐城探親,第二天下午,徐城市委書記劉勇志約他下午見面喝茶。
  紫央會所奢華的包廂中,嚴景銘提醒道:“劉書記,齊靜瑤這個女人我現在有點把握不住了。聽說,她和劉怡秋的私交不錯。”
  劉勇志方臉大眼,很有官威,詫異的凝起眉頭,“景銘,這件事你到底怎么想的?有些紅線不能踩。”他來魯東之后,和嚴家的關系不錯。
  嚴景銘笑笑,“我知道。先拿點材料。”齊靜瑤和陸景見過面,他的一些事情陸景就有可能知道。對于自身的安危而言,和齊靜瑤有再深的感情也沒用。
  劉勇志輕輕的點了點頭。心里琢磨著劉怡秋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