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7 余波不止

2月16日,陸景在機場送別董晚瑤之后,和衛婉儀一起去了一趟黃海。和華有意在黃海出資3-5億美元新建一座多媒體場館,用于發展電子競技。衛婉儀以體育總局官員的身份出席黃海市政府、和華、體育總局三方的洽談會。
  2003年11月電子競技被體育總局批準為正式的體育項目。黃海市常務副市長閻昂主持了會談。
  周四下午,和華與黃海市政府雙方達成投資意向。黃海市政府將會在新匯區批一塊地給和華用于修建多媒體場館。而負責和華談判的丁靈建議和華與黃海市政府合資成立文化公司推廣電子競技的提議被否決。
  目前來說,地方政府并沒有意愿主動推動電子競技的發展。電子競技僅僅只是被確定為正式的體育項目,而在社會中,一直有加強游戲監管的呼聲。
  協議達成之后,陸景和衛婉儀周五上午就回了京城。和華后續的投資事宜自然有丁靈安排人負責。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后,世界各國的政府已經允許商業銀行經營投資銀行的業務。丁靈在和華銀行分工的是負責投資銀行業務。許雪作為行長負責主要的商業銀行業務。
  只是,許雪人在柏林,和華在黃海的投資從和華銀行走賬,這個項目便由丁靈負責。
  …
  …
  黃海,夏商影視的董事長辦公室。
  嚴景銘郁郁的抽著煙,煙霧裊裊的遮掩住他的神情。穿著黑色西裝的助理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他剛向嚴少匯報了一則消息:長陽射擊俱樂部有人匯報去年齊主任和一名男子在密室里單獨呆過一段時間。而齊主任和嚴少關系密切,只怕是個男人都很忍受這種事。
  “行了,這件事我知道了。”嚴景銘一只煙抽完,揮揮手,示意助理可以出去了。“噠”的一聲門帶上。嚴景銘拿出手機撥了莫少鋒的手機。“少鋒,在忙吧?中午一起吃頓飯。”
  電話里傳來莫少鋒喘-息的聲音,里面夾著女人被弄的媚叫聲。“啊…,嚴少。好啊。”隱隱的還有“好棒”之類的聲音傳到電話里。
  嚴景銘皺皺眉,“就定在和平酒店里吧。”莫少鋒這小子算是個典型的花花公子,就知道仗著英俊的外貌、金錢玩女人。
  …
  …
  中午時分,莫少鋒在穿著精美黑色制服的女服員帶領下進了黃海和平酒店30層的餐廳包廂時,嚴景銘已經等在富麗堂皇的包廂中。偌大的包廂只有他一人。
  莫少鋒唇紅齒白的俊臉上還有些白,一上午就和嬌娃大戰n回合,他這會腳還有點浮,“嚴少。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他在黃海都和嚴景銘走的很近,和嚴景銘一起投資開辦了長陽射擊俱樂部。那時候,莫家還和陸景是敵對狀態。至于現在,他也摸不準嚴景銘對他的態度。反正,他就是吃喝玩樂,他姐的事情他也管不了。
  嚴景銘擺擺手,“坐吧。”又對服務員道:“可以上菜了!”丟了一支煙給訕訕笑著的莫少鋒,然后一言不發。
  莫少鋒頓時感覺到氣氛不對,點了煙。默默的吸著。他還沒傻到先開口問嚴景銘什么事。
  嚴景銘一共叫了8道菜,精美無比,熱氣騰騰。吃了兩筷子。嚴景銘“啪”的一聲將筷子平放在桌子上,看著莫少鋒道:“少鋒,齊靜瑤去年11月中旬在長陽射擊俱樂部和誰見過面?”
  莫少鋒被嚴景銘冷銳的目光看到有些不自然,心道:糟了,事情泄露了。瑪德,誰說出的,老子讓他斷子絕孫。
  他自然不知道,這個消息被泄露是因為他手下的一個親信喝酒露了底。
  齊靜瑤經常在長陽射擊俱樂部里打槍。不知道多少人都夢想著把這個漂亮的女人壓在身下搞一晚上。男人么,喝了酒。聊這種話題,一不小心就聊到了齊靜瑤身上:你以為她只跟嚴少一個人。怎么可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嘿嘿。我告訴你…
  嚴景銘冷冷的看著莫少鋒,緩緩的道:“說實話。我知道靜瑤要是讓你做什么事,你不會拒絕。”
  莫少鋒艱難的咽了咽口水,想了想,道:“嚴少,齊姐和陸景見過面。”死道友不死貧道。反正,齊姐他是沒可能沾的,至于陸景,他不介意賣他一次,以前他差點被陸景打斷腿。
  嚴景銘一愣,笑了起來,被氣的,“少鋒,不錯。今年長陽俱樂部的分紅都歸你。這件事保密。你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
  他以為齊靜瑤只是耐不住寂寞偷偷幽會某個男人,沒想到居然會是陸景。這問題就嚴重了。齊靜瑤知道他不少事情。更別說陸景那王八蛋不是不沾腥的人。
  莫少鋒被嚴景銘搞得有點莫名其妙,心里七上八下的,似乎他做錯了某件事情。
  …
  …
  齊靜瑤最近心情很不錯,100萬美金足夠她兩三個月的花銷了。不買大件,買點化妝品、包包、衣服、鞋子都是綽綽有余。
  周一下午,齊靜瑤參加完黃海市委宣傳部《關于推進職工就業失業保險事宜》的會議之后,剛進她自己的辦公室就接到秘書二室趙佑的電話:“齊主任,米部長請你過來一趟。”
  “趙秘書,什么事啊?”齊靜瑤笑盈盈的問道,她一向很善于利用漂亮女人的武器。她和宣傳部副部長米凌的秘書趙佑關系不錯。
  趙佑就笑,“齊主任,你來了就知道了。這個我可不能透露。”
  齊靜瑤笑著掛了電話,拿出鏡子在辦公室里簡單的補了個妝,然后才拿起筆記本去米凌的位于五樓東邊的辦公室。一路上碰到幾名干部,都是笑著道:“齊主任好。”齊靜瑤自然不會理會這些人,沒什么反應,徑直上樓。
  齊靜瑤在辦公室外間里和趙佑小聲笑說兩句,趙佑微笑道:“齊主任,米部長已經吩咐了,你來了可以直接進去。”
  看著齊靜瑤的背景,心里卻是冷笑一聲。齊靜瑤虛有其表,還以為她什么大來頭。米部長剛剛還問過去去下面建承縣蹲點的事情。去下面蹲點可是吃苦頭的事情。一般都是沒有背景的干部才會被派下去。
  齊靜瑤推開門,米凌正在辦公桌后面看文件。略等了一會,見米凌還在看文件,齊靜瑤有點明白了,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斂去,站得筆直。
  五分鐘后,米凌放下了文件,正視著齊靜瑤,很嬌美迷人的少婦,往往這樣的女人都是禍水,慢慢的道:
  “齊主任,應基層同志的要求,我們宣傳部將會派出精干力量去基層鍛煉、傳達我們市委文件的精神。你被選派到建承縣完成這項工作。兩個月后返回市里。”
  齊靜瑤滿臉的震驚,嫣紅的嘴唇張了張,這不是就是去蹲點嗎?這樣的活動年年搞,只是沒想到居然會落到她頭上來,“米部長,虞部長那兒…”齊靜瑤點了點她的關系。
  米凌笑了笑,眼睛深處里帶著一絲鄙夷,道:“這是部里的集體決議。齊主任有疑問的話,可以保留意見。”說著,不再理會齊靜瑤,低頭看著文件。
  齊靜瑤一愣,也不打招呼,怒氣沖沖的出了米凌的辦公室:咱們走著瞧,這點我還真就不去蹲。
  …
  …
  齊靜瑤開車出了市委宣傳部,到她經常去的美容會所——新香會所里拿了一間休息室,正準備撥嚴景銘的號碼時,手機突然響了。齊靜瑤本來準備掛了手機,看看號碼是莫少鋒的電話,想了想,還是接了。
  “齊姐,大事不好。嚴少已經知道了去年11月份你和陸景見面的事情。我手下有個人嘴不嚴,把消息給露了出去。”電話那頭,莫少鋒臉上輕松,語氣惶恐的說道。
  他那天和嚴景銘見面之后,心里越想越不妥,熬了兩天給姐姐莫心藍打了個電話,結果被她姐臭罵了一頓。大概是他坑陸景一把的心思給他姐發覺了。這觸到了他姐的逆鱗。他下次再也不觸這個霉頭。
  今天上午他接到他姐的電話,讓他將消息通知齊靜瑤一聲。他當然不會向齊靜瑤承認事情是他透露出去的,想了想,這會到下午才給齊靜瑤打電話。
  齊靜瑤心里的火氣再也壓不住,大罵道:“莫少鋒,你個草包、蠢貨。別他娘的再讓我見到你。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他媽就是個廢物。滾,滾,跟老娘滾。”
  “哐當---”齊靜瑤氣的把手機摔在地上。
  新香會所外面的等候著服務的女服務員聽到休息室內的動靜,嚇了一跳。但是新香會所里有規定,不允許未經許可進入客戶的休息室內,也只能在心里猜測:嘖嘖,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搞出這么大動靜來?
  兩個小時后,齊靜瑤慢慢的冷靜下來,她知道問題嚴重了。前段時間嚴景銘可是和陸景對著干。她和陸景見面的消息被嚴景銘知道,意味著她在嚴景銘面前要失寵。這對她而言無異于是毀滅性的打擊。
  她該怎么辦?
  齊靜瑤蹲在地上將四分五裂的手機撿起來,重新組裝開機,咬咬牙,撥了嚴景銘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