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4 上市注資

“嘭--”一只精美的茶缸飛到墻壁上發出一聲巨響。“瑪德1嚴景銘尤不解氣將手邊的臺燈也砸到墻角邊。好在是在城南別墅里,要是在高層公寓中,鄰居肯定要來抗議。
  電視機的午間新聞畫面中,一名容貌姣好的女主播正在播報著最新的財經新聞:據本臺最新消息,建業市商業銀行正在和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接觸,有望獲得摩根士丹利的注資。
  齊靜瑤坐在客廳沙發上,微笑著看切換這電視屏幕。對嚴景銘的暴怒視而不見。
  今天"qingren"節,她專程來京城和嚴景銘幽會。午飯還沒開始吃,嚴景銘看到電視機里的新聞就變得暴怒。
  “靜瑤,你笑什么?”嚴景銘沒好氣的問道。
  他上午在公司的時候就接到下屬的匯報得到了消息,氣的當場就把手機砸了。報紙上不少質疑建業市商業銀行資產結構惡化的文章是他找人寫的。結果被摩根士丹利一記耳光抽過來。現在回來還聽到建業市商行的消息,頓時怒不可揭。
  齊靜瑤翹著腿,不慌不忙的笑道:“你讓我想起了我們畢業那會兒,把宿舍里帶不走的東西全部都從窗口丟下去。每天晚上砰砰的聲音此起彼伏。很過癮。”
  嚴景銘臉上有點繃不住了,心里怒氣稍減,道:“海棠網內部傳來消息,海棠網將會獲得摩根士丹利的幫助在納斯達克上市,你看不出這其中的關聯?”
  齊靜瑤笑著道:“不就是利益交換嗎?杜充難道會為這個去職嗎?不會吧。那你有什么損失?發這么大脾氣做什么?”
  嚴景銘坐到沙發上抱著齊靜瑤坐在他腿上,道:“瑪德。陸景這么快就擺脫麻煩讓我很不爽。白費了一番功夫,沒欣賞到好戲。這就像把你的衣服脫光了。你剛好大姨媽來了一樣不爽。”
  齊靜瑤嬌嗔著捏嚴景銘俊朗的臉,“你這什么比喻。來那個了。我能讓你脫光嗎?好了,想點開心的事情。我好不容易和你聚聚。你心情又不好。”
  分開雙腿騎在嚴景銘的身上,嬌媚的抱著嚴景銘的脖子,道:“你不是剛獲得17億的現金嗎?這足以讓夏商影視在今年飛速發展,超過天辰娛樂不是問題。”
  安慰著嚴景銘,心里卻是很不屑:就你那點商業資源怎么和陸景比?老老實實,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吧。
  對嚴景銘搞小手段對付陸景,齊靜瑤心里很不以為然。不過,她需要依靠嚴景銘對她的恩寵來獲得好處。只要嚴家的船不沉。她就不會離開嚴景銘。
  嚴景銘有些得意的道:“沒這筆資金我一樣能超過天辰娛樂。天辰娛樂是因為有橫溪影視集團的資金流,否則以小謝和李慕清那種半吊子經營水平怎么和我比。”
  齊靜瑤附和了嚴景銘幾句,見他心情稍好,扭動著豐臀撩著嚴景銘,問道:“idf亞洲投資基金是否可靠?別讓夏商集團的控制權給別人奪去了。”
  嚴景銘捏了捏齊靜瑤嬌美的臉蛋,笑道:“不用擔心。靜瑤,商業上的東西我比你差點。但是對人心的把握你就不如我了。idf亞洲投資基金是平鴻基金的張子昂介紹給我的。梅洛蒂-伊凡沒什么問題。”
  “那是…”齊靜瑤撅起嘴,語氣酸酸的,“說不定你昨天晚上已經把人從頭摸到腳了。有沒有問題你當然能知道。”心里卻是微微一驚。嚴景銘這是暗示梅洛蒂-伊凡和張子昂有關系。
  “吃醋了!”嚴景銘哈哈大笑,抱起齊靜瑤往臥室走,齊靜瑤手舞足蹈的掙扎著,只是這讓嚴景銘更加興致勃勃。“我把你先喂飽再說。”昨天晚上他確實在那個美艷的洋妞身上好好的爽了幾發。
  兩個小時后,齊靜瑤從城北別墅里開車離開。到市區后,車停在某個電話亭邊。撥了陸景的號碼。
  賣消息給陸景,回報很豐厚。前些天將“杜充是嚴景銘的人”的消息賣給陸景讓她賺了200萬。不知道梅洛蒂-伊凡和張子昂有關系的消息要值多少錢呢?
  2月14日是"qingren"節。大街小巷中很容易看到"qingren"節的廣告。陸景中午沒和婉儀一起吃飯,而是在匯海大酒店的餐廳中請謝晉文、李慕清、郎子真吃飯。
  剛剛得到的消息:夏商影視將會得到巨額資金注資。這讓天辰娛樂上下很緊張,特意過來見他求教。去年下半年,天辰娛樂的業績就不如夏商影視。如果夏商影視再獲得巨資,超越天辰娛樂是必然的。
  謝晉文和陸景喝了一小杯伏特加,笑道:“景少,我對天辰娛樂怎么發展沒什么意見。你說怎么搞就怎么搞。”
  李慕清鄙視道:“謝晉文你得做點正事吧。你夜夜笙歌不怕腎虧啊。”謝晉文搞天辰娛樂,純粹就是為了泡妞方便,完全沒有心思經營。
  “咳-咳-,我說李慕清我年紀輕輕,你沒必要咒我吧?”謝晉文對李慕清火辣的性子頗有些無語,她也就在陸景面前溫柔如水。
  郎子真心里有些無奈的嘆口氣,吃著菜。天辰娛樂這樣子怎么發展壯大呢?決策機構基本都是癱瘓的。謝晉文無意公司管理,想一出是一出。李慕清的能力有限。
  陸景笑著擺擺手,制止李慕清繼續發飆,道:“我們心態要放好一點,超過就超過了。天辰娛樂能賺錢就行。和華目前沒有大力發展娛樂業的想法…”
  正說著,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陸景看看是許雪的號碼,接了電話。電話里傳來許雪的聲音,“陸景,我們已經考察過了。這1億美元的資金走和華銀行蘇黎世分行的賬戶。我們和aer集團將會以并購納斯達克歐洲交易所的契機進入柏林-不萊梅交易所。我們的目標是在法蘭克福證券交易市場擁有話語權。”
  陸景道:“你決定就可以了。1億美元可以在證券市場做不少事了。”說著。又笑道:“柏林現在還沒到早上6點吧,你這會兒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說下你的目標?”
  許雪笑道:“那到沒有。早上睡不著。順便給你說聲謝謝。”景華手機的官司在歐洲和北美通過,陸景已經決定現在就支持她的和華銀行大廈修建計劃。第一期的經費5000萬美元已經到賬。
  陸景笑著搖搖頭。“你的話我知道是正確的。有資金的話我肯定樂意給和華銀行弄個‘好臉面’。行了,謝就不用了,努力工作吧。我可是希望和華銀行能盡快成為世界上一流的商業銀行。”
  和許雪打完電話,陸景與謝晉文、李慕清、郎子真吃過午飯,聊了一會,偷偷的給李慕清發了個短信約她明天上午在cafe105見面。便坐車返回辦公室。
  丁靈去了香港后,他郵箱里的郵件堆滿了,他現在正在努力處理各項事務,晚上要去陪婉儀過"qingren"節。
  剛出匯海大酒店陸景就接到齊靜瑤的電話。聽齊靜瑤說完,禁不住笑道:“齊靜瑤,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出100萬美金購買你這個消息。下次有重要的消息記得給我。”
  電話里齊靜瑤咯咯笑道:“真有重要的消息我就不提供給你了。我在嚴景銘這兒肯定比在你那邊過的舒服啊。”她當然不會希望嚴景銘“翻船”。提供給陸景的消息都是些“無傷大雅”的消息。
  陸景哈哈一笑,說道:“老規矩,資金我會讓人打到你在花旗銀行的賬戶中。你注意查收。”嚴景銘大概不會料到他的枕邊人會賣信息吧?
  和齊靜瑤聊了一會,陸景掛了電話給唐悅打過去,“唐悅,你最近留意下梅洛蒂-伊凡的情況。她應該和崔七月有關系。”
  唐悅正在和朋友在打牌,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接了電話。笑道:“行。沒問題。怎么,崔七月那小子還不服氣?”
  陸景道:“idf和星光傳媒一起投資了夏商影視。中午李慕清和謝晉文為這事來找我了。消息從齊靜瑤那兒傳過來的,應該可靠。你驗證下。”
  唐悅答應下來,又嘿嘿笑道:“小嚴最近蹦跶的很。可惜他的悲哀就在于他不知道齊靜瑤居然會賣他的消息啊。”
  陸景就笑。“這種消息不值當什么,不會對嚴景銘造成什么傷害。所以,齊靜瑤才會給我。嚴景銘的目標是趕超天辰娛樂。”
  他付給齊靜瑤100萬美元。關鍵是這個消息讓他知道崔七月參與了這件事。這么說起來,黃海。建業市商業銀行擠兌的風波,崔七月指不定也有份。
  唐悅笑道:“嘿嘿。小嚴可沒有這個自知之明。”海棠網和建業市商行的麻煩,和華很輕松的就能解決。不知道嚴景銘這會心里是不是很郁悶呢?
  位于中關村這里景華大廈頂層的格局是一間大廳,用來做休息區、水吧等辦公休閑場所使用。擺放著打印機等等常見的辦公室物品。
  陸景的辦公室、助理辦公室、視頻會議室、小會議室在大廳的左側。右邊是通透的落地窗。陸景推開自己辦公室的門,里面正在打電話的葉靜雨嚇的從黑色的待客沙發上蹦起來。
  陸景做個手勢讓葉靜雨稍安勿躁,在窗戶邊抽著煙,等她打完電話笑道:“你看到我進來那么緊張干嗎,給男朋友打電話啊?”
  葉靜雨把白色的手機揣到水藍色的外套口袋中,雪嫩清秀的小臉上海帶著一抹粉紅,道:“我還沒有男朋友。是雪姐的電話。今天"qingren"節,她閑的無聊找我聊天呢。”
  雪姐問她"qingren"節怎么過。她說在建業隨便逛逛街,就回家吃飯。(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