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3 流言沙龍

陸景的話說的凌雪月輕笑起來,眉眼如月,睫毛輕抖著,帶著熟婦的風情,輕嘆道:“我算是看著景華-和華系成長起來的,陸景,京城里風向不太對。”
  陸景笑著點點頭,“凌姐,我知道。謝謝。”說著,努努嘴,“那個伊凡什么來頭?”
  凌雪月這會兒也不取笑陸景,笑說道:“你知道我以前在歐美做風投,創立新月投資。后來才回國。梅洛蒂-伊凡是圈子里一個朋友介紹我認識的。idf資本在法國小有名氣。亞洲這邊的資本規模大約在12億美元左右。梅洛蒂-伊凡是近五年才冒出頭的合伙人。”
  合伙人制度是一些風投、基金、投行最常用的方式。有著挽留住最優秀的投資人才,規避投資風險等優點。
  全球最著名的投行高盛公司在1999年變成股份制有限之前運行了一百多年,堪稱成功的楷模。
  “嗯。”陸景看著宴會廳里中正在交流或衣冠楚楚的男士或靚麗動人的女士們,眼光找到了和崔七月詳談甚歡的梅洛蒂-伊凡,黑色的晚禮服勾勒著她的s曲線,性-感無匹。
  梅洛蒂-伊凡似乎感覺到了陸景的目光,回頭看到陸景,笑了起來,微微舉起酒杯。
  陸景輕輕的點頭。心里沒怎么在意。
  隨著共和國的崛起,大量的外資來國內投資是很正常的事情。金頂俱樂部這里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新人出現。
  …
  將近晚上九點時,沙龍臨近尾聲。陸景和凌雪月打了個招呼,陪著易雄志一起出了宴會廳。穿過寬敞奢華的大廳。坐電梯下維景國際大廈。
  電梯中,易雄志笑著陸景說道:“莫總的決心很大啊!現在p露電訊和韓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sk電訊合作建立的商用網絡很不錯。下一步是在香港。在東南亞構建網絡。我覺得,還要拉一大批廠商、研究所來組成td-3g標準的技術聯盟。”
  陸景就笑。“易哥,這事可能得3-5年才能見成效。”他和易雄志關系密切,私下里,他都稱呼易雄志為易哥。
  易雄志笑哈哈的拍拍陸景的肩膀,“3-5年的時間我等得起。”如果能將國產3g標準推廣開。三五年后,他執掌信息產業部就水到渠成了。
  一路說笑著到門口。易雄志招呼陸景坐到等在門口的黑色大奧迪中,遞了一支煙給他,微笑道:“最近有人說你吞了高遠基金15億美元是假的吧?”
  “嗯。”陸景露出個苦笑的表情,“我都不知道怎么傳成這樣了。高遠基金要關門去新加坡發展。平倉自己虧損了七八億美元。我最多就是在高遠基金總部大樓上占了1億美元的便宜。”
  在凌雪月面前,他自然是表現的很淡然。但是,在易雄志面前,該發的牢騷還是要發。
  易雄志笑了笑,沉聲道:“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抽了一支煙,陸景下車,目送易雄志離開,心里有些明白了。
  這場風波,他前些天在大哥家里略微聽到一二。和自己關系不太大。更多的事情大哥沒有說。只是。京城突然多了許多關于自己的流言。這往往是“起風”的征兆。
  陸景笑了笑,正等著十三去拿車過來時,背后突然傳來腔調古怪的普通話,“陸先生。我的車出了點小問題。我可以坐你的車走嗎?”
  香風襲來。陸景回頭,卻是看到美艷異常的梅洛蒂-伊凡在身后。這充滿了誘惑的金發洋妞甚至比他還略高一點。陸景眼神從她微露的白膩半球上滑過,笑道:“我晚上還有事情。伊凡小姐還是坐出租車走吧!”
  該吃的豆腐要吃。梅洛蒂-伊凡確實很漂亮。但是,該拒絕的還是要拒絕。他可不認為梅洛蒂-伊凡出現在自己身后沒有目的。
  “該死的。”看到陸景坐著藍色的賓利離開。梅洛蒂-伊凡低罵了一句,從手袋里拿出手機。讓司機把車開過來。離開金頂俱樂部后,在車內撥了一個電話。
  …
  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董事長徐懷觀炮轟證監會某官員的事情在媒體的推動下不斷發酵。
  作為海棠網的投資方之一建業市商業銀行的運營情況、歷史被媒體扒了出來。順帶著景華投資、時方傳媒、建業市政府等股東的信息也被挖出來。
  有權威的國內金融媒體報道建業市商行急于讓海棠網上市套現換解資金壓力。
  當天下午,建業市商行在黃海的分行遭遇了小規模的擠兌風潮。好在擠兌風波很快平息。建業市商業銀行突然處在了輿論的暴風中心。
  2月13日下午,景華大廈陸景的辦公室中,徐懷觀坐在沙發上,歉然的道:“我當時頭腦有些發熱,在相熟的媒體朋友面前發鬧騷。沒想到搞出這么大的風波。”
  他在離開京城前來見陸景。在媒體上“放炮”,實在是被杜充氣的不輕。杜充將他請出辦公室的時候說:下次,來之前請電話預約。
  建業市商行資本規模450億。想他作為建業市商行的董事長去國內哪個地方投資不是副省-級別官員接待?受到省長接見也是等閑的事。沒想到在一個副司局的官僚面前吃癟。
  陸景笑著遞煙給徐懷觀:“徐叔叔,建業市商行是優質資產。那些真正懂金融、銀行的人不會看不出來。擠兌沒人操縱的話問題不大。這場風波很快就會過去。禍兮福所倚!建業市商行的名氣打出去,沒準是好事。”
  徐懷觀點了煙,嘆道:“也只能這樣了。我晚上回建業。”對陸景的安慰他并不以為然。
  陸景笑著和徐懷觀東扯西扯。話題逐漸的轉移到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中去。想起女兒和陸景的事情,徐懷觀心里就嘆口氣。正聊著建業的發展。陸景的手機響起來。
  “陸先生,關于海棠網上市的事情。我有個新想法想和你談談。”電話里傳來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總裁曾明經的聲音。
  陸景笑著道:“嗯。葉靜雨和我說過。”他一直在等這個電話。
  曾明經在時代在線上市的項目上和他合作過。葉靜雨做準備讓海棠網去海外上市,第一選擇自然是和曾明經私下里接觸。
  海棠網要去納斯達克上市有點小麻煩。主要是從事系統軟件開發的海棠網業績并不算好。摩根士丹利沒理由憑白的幫他。曾明經一直在考慮怎么與和華進行利益交換。
  曾明經道:“我上午才看了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評估報表。不知道建業市商業銀行有沒有融資擴股的需求,我們很有興趣入股一家發展前景光明的銀行。”
  陸景就笑,“我原則上同意。這樣吧,建業市商行的徐董下午回建業。你們可以派人在建業見面洽談。”
  和曾明經笑著聊了幾分鐘,陸景掛了電話,給徐懷觀說了說情況,道:“徐叔叔,有大摩的入股,建業市商行目前在輿論上的被動立即可以改善。”
  能融到資金的銀行就是一家好銀行!
  徐懷觀一愣。他又怎么會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摩根士丹利投資建業市商行會在財經媒體上帶來什么沖擊嗎?
  只要這個消息傳出去。報紙上絕對會有一幫專家、學者會撰文稱建業市商行為優質資產。之前質疑的話,都得咽回去,不然得被口水淹死。作為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的摩根士丹利在金融業內影響力巨大,其投資策略的擁躉很多。
  呆了一會,徐懷觀揉揉臉,長長吐出一口氣,道:“行,我會處理好的。”
  問題都解決了。海棠網可以上市,建業市商行可以套現。也可以引來外資擺脫輿論上的麻煩。按理說,他這會應該高興才是,只是心情怎么復雜的很呢?
  搞了半天,怎么還得陸景幫他擺平麻煩事。想著。徐懷觀心里又是長嘆一口氣。
  …
  夜色中的京城飯店燈火璀璨。10樓的包廂中,談笑風生。
  星光傳媒的董事長方成濟、總經理邱中意、方淺語、嚴景銘、天逸投資的副總羽樂池、idf亞洲投資基金的合伙人梅洛蒂-伊凡等人聚在一起洽談合作。
  星光傳媒、idf亞洲投資基金將會向天逸投資控股的夏商影視分別注資1億、15億獲取其2%、30%的股權。
  夏商影視是嚴景銘買斷了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所有的股權后重新注冊的一家電影公司。這次注資,是希望將夏商影視擴展成為全方位的影視娛樂傳媒公司。投資及運營電影、電視劇、藝人經紀、唱片、娛樂營銷等領域。
  事情談的差不多,草簽協議之后。嚴景銘提議開一瓶紅酒提前慶祝。正式的簽字儀式自然是要安排在媒體的見證下。
  “祝夏商影視發展的越來越好。也祝我們的投資者大賺特賺。”嚴景銘躊躇滿志的舉杯,說著祝酒詞與幾人共飲。
  方成濟笑呵呵的轉動著酒杯。星光傳媒目前還是國內第一傳媒公司。但是,天辰娛樂、夏商影視正在逐步的趕上來。
  影視界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有時候,導演一部電影就可以成就一家公司。導演人才流動的也很頻繁。真正拿捏的是影片銷售渠道,也就是院線、海外發行的人脈等等。
  因而,大部分時候是有錢大家一起賺。能淘到好導演,好片子就發了財。要是碰到坑爹的導演也只能認命。
  他注資夏商影視是和嚴景銘保持良好的關系,另一方面,還是對陸景搞掉雪詩的星途很不滿。夏商影視第一競爭對象是天辰娛樂。
  梅洛蒂-伊凡用她不太標準的普通話,笑吟吟的道:“借嚴少的吉言。idf希望幾年后夏商影視能夠上市。”
  正說笑著,嚴景銘的助理進來在他耳邊道:“老板,海棠網內部傳來消息說,海棠網已經獲得摩根士丹利的支持,準備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嚴景銘眉頭輕輕的挑了挑,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淡。(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