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2 幕后

周一晚上,陸景應邀參加了金頂俱樂部舉行的一個經濟沙龍。話題是信息產業部部長易雄志來引導的國產3G標準TD-SCDMA的發展前景。
  小型的宴會廳典雅奢華,布置著長排沙發,鋪著淺灰色桌布的紅木圓桌,巴西紅木制造。名貴的油畫在水晶燈柔和的燈光下泛著層層光澤。
  看著沙龍中高談闊論的眾人,都是男財女貌,陸景拿了一杯拉菲在窗戶邊品著,眺望著京城的夜景。
  許雪已經帶領和華銀行的團隊出發前往瑞士蘇黎世,然后和董坤凡一起轉道柏林,準備介入德國的證券市場。讓陸景痛苦的是,他不得不放丁靈回香港主持和華銀行的事務。大量的工作郵件也因而堆積在他的郵箱里。
  今天上午,歐盟也終于在宣布不對景華手機制裁。國內手機行業反響不大。蓋因歐洲市場的手機用戶守舊,新的手機品牌很難打入歐洲市場。
  這一點上,最厲害的還是日本,他們的手機市場,連iphone、三星都要敗退。因為日本的移動通信行業標準都是自成體系。
  此時,從北美事務中脫身的周復生正在黃海和英飛凌洽談景華微芯增資引進新技術的問題。景華的目標是試圖引進0.18微米制程技術。
  “陸先生…”陸景正在專心的想著他自己的事情,一名中年人過來笑著打著招呼打斷了他的沉思。陸景笑著道:“岑總今天很忙啊。”來人是plu電訊的ceo岑萬。
  莫心藍準備大力發展plu電訊,所以才有了今天易雄志來金頂俱樂部和商業精英們交流、聊聊國產3g標準的發展。plu電訊作為擁有td-scdma專利授權的移動運營商今晚自然備受矚目。
  岑萬笑著和陸景握手,“我就是莫總手下的一小兵。只能忙些具體的事務。”
  陸景和莫氏集團總裁莫心藍的緋聞,他聽聞過。況且。莫氏集團是和華公司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以,在沙龍中談笑風生的岑萬面對陸景很謙遜。
  陸景笑著和岑萬聊了一會。韓鴻信等幾個熟人過來打招呼。正聊著,英俊瀟灑的崔七月在早春的晚上穿著一件筆挺的西裝走過來,微笑道:“陸景,好久不見啊。前些時候高二叔主動和你談過吧?”
  身邊幾名說笑的商業精英們耳朵立即豎了起來,崔七月這句話的信息量很豐富。高二叔主動向陸景低頭了?京城這里誰不知道陸景吞了高家十幾億美元的資產啊!
  陸景心里一凜。別看崔七月臉上笑的很讓人升起好感,實際上,這話卻不是那么中聽。果然是城府深沉。
  陸景微笑岔開話題,道:“我們是有段時間沒見了。黃海戰績最出色的電子競技俱樂部長域是你投資的吧?好像一輪goc聯賽就是王者和長域對戰。”
  “是啊。”崔七月笑呵呵的道,“有興趣小賭一把嗎?”
  他在江州輸了陸景一局。至今耿耿于懷。所以在由陸景掀起的電子競技浪潮中,他投資最多,希望能有一天找回場子。
  韓鴻信笑著問道:“七月,你在金頂俱樂部里逮著人就小賭的名聲早傳開了。這次怎么改玩電子競技了。”
  崔七月道:“電子競技的對抗性很強。小賭怡情嘛!”圍在一旁的幾人都笑起來。
  陸景就笑,“行啊。我在香港馬會有一匹許雪幫我挑的賽馬,什么品種我還沒搞清楚。要是我輸了,就送給你了。”
  崔七月爽朗的笑道:“一言未定。我要是輸了,就把珍藏的一輛1932年制造的福特汽車送給你。”
  “呵,說什么。這么熱鬧。”凌雪月穿著貂毛領子的皮大衣坐過來,一副貴婦裝扮,身邊跟著一名靚麗火辣的外國女郎,“給大家介紹一位新朋友。idf亞洲投資基金的合伙人梅洛蒂-伊凡。”
  “hi,大家好。”梅洛蒂-伊凡性子似乎自來熟,笑意漣漣的給幾人打著招呼。碧眸盈盈的掃過每一個人的臉。
  梅洛蒂-伊凡金發碧眸,超級惹火的身材。性-感的淡淡古銅色皮膚。腰特別細,腿纖細修長。臀卻翹得能讓人飛上天,一對巨-乳在黑色露肩晚禮服的映襯下更能勾起人熊熊欲火。這種野性的誘惑包裹在誘人的黑色禮服中,黑白交映,只會讓人想撕光她的衣服。
  陸景看到韓鴻信身邊的一名青年企業家有點失態,眼睛直溜溜的看著梅洛蒂-伊凡的胸,恨不得變成姚明,好居高臨下的看進露肩的晚禮服中去。
  陸景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賞心悅目的女郎。梅洛蒂-伊凡過來后,眾人的話題立即轉移到她身上,打聽idf亞洲投資基金的情況。
  陸景和凌雪月走到了房間的一角。凌雪月好奇的打量著陸景,隨即噗嗤笑道:“你似乎對梅洛蒂-伊凡不感興趣?”
  陸景笑道:“我就算感興趣也不能在凌姐面前表現出來啊。”
  凌雪月吃吃嬌笑,四十多歲的女人看起來如同三十多歲的麗人,“看來我得在心藍面前夸夸你啊。”說笑了幾句,低聲問道:“陸景,京城里都在傳你獨吞了高遠基金15億美元的資產。你知道吧?這背后怕有些玄機。”
  陸景輕松的笑笑,“凌姐,愿意相信的人,我不管說什么,他都會相信。不信的人,我什么都不說,他還是會不信。”
  凌雪月道:“你倒是看的透徹。海棠網上市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董事長徐懷觀好像在媒體上說一點過頭的話。不是你的反擊吧?”
  海棠網上市的事情因為徐懷觀在財經媒體上炮轟證監會某官員不作為、官僚主義作風嚴重,最近給鬧得聲勢有點大。據說,徐懷觀說:國內不讓上市,我們就去國外上市融資。這種話讓證監會里一些人很不滿。
  陸景擺擺手,道:“哪里是什么反擊。我最近忙的很,沒空管這件事。徐董大概受了氣,發發鬧騷也正常。”
  凌雪月看了看陸景,從他臉上開不出異常,嬌笑道:“陸景,我越來越有點看不懂你了啊。”
  陸景笑道:“凌姐,我現在是樹大招風。有些小蝦小米的挑釁哪能一一回應啊。不然我這日子都沒法過了。你說是吧?”
  最近的流言陸景心里要說不惱火是假的。吞下高遠基金15億美元這種話居然都編的出來!只是,大哥讓自己最近不要搞的“雞飛狗跳”。因而,只能看著某些人上跳下竄的蹦跶。嚴景銘不會以為自己不知道他在搞事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