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1 卡住了(祝大家圣誕快樂)

風白露的事情只是個小插曲,和王燦隨意的聊著,間中給趙清芷、明雪、夏思雨打了電話讓她們到匯海大酒店來吃晚飯。正好唐悅和沈雪華晚上沒什么事,約在晚上一起過來吃飯。
  袁峻在傍晚時就找了個借口離開,陸景身邊的核心圈子他目前還沒資格進入。
  陸景將晚飯地點放在了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中。總統套房里可以遠眺到夜色中燈火輝煌的大唐雨景。淡淡的紅酒芬香飄蕩在空氣中。幾人一起說笑著,享受著美食晚餐。
  唐悅給妻子沈雪華舀了一碗雞湯,問坐在圓桌上靠窗方向的陸景:“海棠網上市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處理?”
  陸景靠在灰白色的軟椅上,笑道:“我先問下齊靜瑤那邊,確認下是不是嚴景銘在搞鬼。現在大動作搞不了,帳以后慢慢算。至于,上市的事情我再和葉靜雨、姬紅俊、徐懷觀、許雪商量下。”
  吃過飯,聊了一個多小時,陸景和衛婉儀坐車去大唐雨景聽楓閣休息。夜色在大唐雨景的莊園里飄蕩著,被林蔭大道邊的路燈驅散,匯聚在田野、樹林、人工河流處。
  到聽楓閣里,大唐雨景的服務團隊已經入駐,陸景吩咐了穿著貂皮大衣的私人管家幾句,和衛婉儀去了溫泉池。
  “陸景,你是不是又要離開京城了?”衛婉儀靠在陸景懷里,不舍的問道。
  衛婉儀穿著一件白色的保守泳衣,身材窈窕纖細,泡在溫泉中。雪肌玉骨,秀美嬌俏。
  陸景抱緊婉儀。凝望著她善睞的明眸,溫聲道:“那有那么快?今天才正月十一呢。海棠網上市是小事情。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我哪有功夫去幫葉靜雨到處跑。我在京城還要呆很久。”
  陸景目前手頭的事情比較多,海棠網上市這種事他真沒時間幫葉靜雨去協調關系。
  首先是歐洲納斯達克市場關門,證券交易市場的資產分拆售賣,董坤凡執掌的aer集團有意購入一部分資產,介入到歐洲的證券交易行業。陸景已經答應提供1億美元的資金與他在這個項目上合作。不日,他將派遣許雪帶領和華銀行的團隊前往柏林。
  其次,美國的景華手機的調查結果已經宣布,而歐盟的調查結果遲遲還未宣布,景華的運營總監程建楓這個春節都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歐盟總部那里展開游說工作。
  然后。從美國納斯達克市場投資互聯網的收益,他會取出一部分資金投資升級景華微芯的工藝流程。,,,,90納米制程技術。景華需要投資數十億美元來升級工藝。他需要統籌規劃這件事。
  …
  2004年農歷正月十二是陽歷2月2日,正好是周一,按照法定的假期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風白露對上班沒什么感覺,她按照家里的安排在國企里領一份工資。是否到崗上班并不重要。這大概是她21年來對家里安排最滿意的一件事。
  將近中午,風白露駕駛著她霸氣的墨綠色jeep到白雁蘇飛俱樂部參加一個小聚會。作為京城第一美女,她不得不到場,京城里的大少李新寒專門給她打過電話邀請她來。
  剛到白雁蘇飛里和李新寒等人打過招呼。風白露便接到傅婕的電話,走到走道里接電話,“傅姨。有事情找我啊?”
  電話里傅婕笑道:“找你,你也不肯來第三石油集團來幫我的忙啊!剛還完一大筆債。和陸景通了電話就想起你來。白露,我聽說你和陸景私交不錯?”
  風白露腦子里不自覺的浮起在交州時陸景腦門被一只五四手槍指著的情景。又想起他在江州的那間酒吧里被眾多美麗女孩子環繞著的畫面,道:“一般般吧。”
  傅婕輕笑道:“呵呵,白露,最近這段時間要注意一點,不要讓外界誤會了。”京城里對陸家不滿的聲音肯定會在某個時候以某種方式宣泄出來。洛家和風家是世交。她不想看著風家卷進去。
  風白露微怔,隨即鄭重的道:“傅姨,我知道了。”
  在白雁蘇飛里忙完聚會的應酬后已經是下午三點。風白露喝來了些酒在白雁蘇飛里的vip房間里休息。躺在柔軟溫暖的床上,心里終歸有些不得勁,想了想,撥了電話給陸景,沒打通。
  片刻后,手機又重新響起來。
  …
  陸景接到風白露的電話時正在中關村景華大廈的會議室里開視頻會議。
  “我已經查過了,確信是嚴景銘在幕后搗鬼。國內不讓上市,就去國外的股票市場問問。這件事還是讓葉靜雨自己處理。我的事情多著,就不關注這個了。”
  陸景靠在黑色的真皮老板椅上,說著他的意見。空蕩蕩的奢華大會議室里,只有他、丁靈、葉靜雨、明雪。
  視頻連接的會場是景華投資的會議室。景華投資和建業市商行的投資團隊姬紅俊、徐懷觀、趙財等總計10人都在會議室中,海棠網四位聯合創始人也在。
  徐懷觀建議道:“是不是考慮再給證監會施壓爭取一次。海棠網無法在國內上市,著急的可不是我們一家。海棠網的大股東時方傳媒、建業市政府都會利益在里面。”
  陸景琢磨了下,問身邊的葉靜雨:“你有沒有把握?”
  葉靜雨皺皺鼻翼,底氣不足的道:“那我試試吧!”
  看到她信心不足的樣子,陸景就笑起來,“算了吧。這件事讓徐董事長來牽頭吧。你先做海外上市的準備。另外彩虹風投那里你最近關注下。資金我已經打到賬戶上了。3億美元。”
  有時候,示弱一番也不錯。不過看在葉靜雨在自己面前乖巧的像只小貓咪一樣。就不讓她受這頓氣了。
  葉靜雨哦了一聲,答應下來。心里卻是松口氣。她實在不擅長和官僚打交道。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看了看是風白露的電話,定下來讓徐懷觀負責也沒他什么事,站起來道:“大家討論出一個結果報給我吧。我有點事情要處理。”
  回了辦公室,甜美清秀的丁靈穿著深紅色的風衣在辦公桌后面幫陸景處理郵件。陸景笑著親了小妮子一口,倚在辦公桌沿上給風白露回電話,“剛才在開一個會議。風白露,什么事情?”
  風白露清冷精美的臉蛋上有著酒后的輕紅,道:“二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你要小心。”
  陸景微微沉吟著。對風白露的消息靈通他倒是沒什么意外,只是昨晚才聽王燦說風白露對他有好感,風白露這話讓他有些異樣。被風白露這么一個美的摧枯拉巧的女子關心著,心里很舒服。
  只是,風家的明珠他沒有任何興趣去“勾搭”,溫和的笑說道:“白露,謝了。我心里有數。”
  更兇險的情況他都經歷過,目前這點場面算什么。風白露常年在英國留學,大概不清楚他的經歷。
  …
  百年燕大。人文薈萃。早春的夕陽寂靜無聲的落在經濟學院大樓上,剛剛經歷過元宵佳節,開學的學子們在夕陽中談笑飛揚著青春。
  七樓的團委書記辦公室里,程東華撥了妻子方淺語的電話。回應的是忙音,想了想,發了個短信:今晚才智俱樂部在京城文津酒店舉辦活動。晚飯我自己解決。
  方淺語有些事情,他很清楚。但是為了仕途、權力。他忍了。嚴景銘近期已經表露出將他調到豫北任職的意圖。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行拂亂其所為…”程東華心里默誦。
  西月區香格里拉酒店的套房中,看著窗外的夕陽,方淺語嬌媚的笑道,“表哥,陸景這下要倒霉了嗎?感覺海棠網上市這件事不像他的風格啊。”
  聽說,建業市商行的董事長徐懷觀到京城里來跑門路托人情公關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的常務副主任杜充,但是被杜充罵得灰頭灰臉的。
  嚴景銘俊朗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淡淡的道:“他完全是咎由自取。他在香港吞了高遠基金十幾億美元的資產,京城里誰不眼紅?”
  方淺語咯咯嬌笑,注目著嚴景銘,他婚后留了胡須,看起來很有些男人味,道:“他八成還不知道是表哥的手筆吧!要不,過兩天碰到他,我告訴他一聲。”
  “陸景大致應該知道。”陸景未必就不知道是他在搗鬼,但是頂在最前方的是杜充,他沒什么好擔憂的。嚴景銘擺擺手,道:“不說這個了,淺語,你爸對合資是什么想法?”
  雪詩是星光傳媒的一線女星,她現在星途黯淡。他準備將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改組,引入更多新的資本來應對天辰娛樂的崛起。天辰娛樂拿下橫溪影視城這塊資產后,現金流很充裕,發展的很快。
  正好,年后平鴻基金的張子昂給他介紹了一個投資方,他現在希望得到星光傳媒董事長方成濟的支持。
  這也是他約方淺語來見面的原因。實則,方淺語這些年在京城里的一些風流事他很清楚。沒有必要,他也不想和這個聲名狼藉的表妹見面,雖然他之前經常和她打友誼炮。
  方淺語靠近嚴景銘,輕輕的用胸摩擦著嚴景銘的手臂,嬌笑道:“表哥,我爸同意合資,他對雪詩的事情很生氣。不過,他沒多少資金。具體的事宜你們需要自己談。”
  嚴景銘點點頭,捏了捏方淺語的屁-股,嘿嘿笑道:“淺語,衣服有點厚啊。我一會讓羽樂池給邱中意打電話。”
  羽樂池是天逸投資的副總。邱中意是星光傳媒的總經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