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00 十年期限

只聽葉靜雨的語氣,陸景腦子里立即浮起她打電話時“張牙舞爪”的乖戾形象,頓時覺得好笑。
  明雪伸手過來幫他拖行李箱,陸景便將隨身的黑色路易斯威登拖桿行李箱給明雪,怡然的拿著手機和葉靜雨說話:“哪國政府機構不官僚?海棠網上市被拒絕的理由是什么?”
  葉靜雨氣呼呼的道:“能什么理由?說海棠網不符合連續三年持續盈利的上市標準。文潮網也不符合啊,怎么就上市成功了呢?不能循例嗎?”
  證監會對國內上市企業有標準,需要在上市前連續三年盈利。而互聯網行業免費的特性決定了互聯網企業在起步階段就是砸錢賠本打品牌要流量。
  國內并沒有出臺統一的互聯網上市標準。以至于很多互聯網企業都前往海外融資。日后百度、騰訊都是前往美國納斯達克融資。
  陸景就笑,“你當時美國法律判決啊,還循例!你在文潮網上市的時候沒有打通相關的關節嗎?”
  “怎么頂點小說沒有,但是,那個杜主任說這次不行。”葉靜雨氣憤的拍了一下她身邊的毛毛熊,她在京城的公寓里給陸景打電話,“讓我氣憤的是我12月下旬就將海棠網的資料提交上去了,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拖了快一個月才給我答復,真是豈有此理。”
  陸景笑著搖搖頭,“行,葉靜雨,這事我知道了,我回頭幫你問問。”要說,葉靜雨的商業才華、天賦卻是很突出。只是她這辦事的能力實在不敢恭維。12月中文潮網才上市。她居然沒能把證監會的關系理順。給人卡住了。竟然找不到北。
  “葉靜雨的電話?”明雪穿著黑色的風衣,冷艷俏麗。將拖箱給陸景笑著問道。手指不小心就碰到陸景手上,心里泛起難言的滋味。那天晚上聽陸景剖析過心聲后。她和陸景的關系很近。已經超越了下屬,有點類似于朋友了。只是,待會陸景的妻子衛婉儀要來接機,她可不敢和陸景表現的太親近。
  陸景點頭,笑道:“海棠網上市給人卡住了。”從舊金山起飛時已經是臘月二十四。墨靜雯、余樂飛了香港。墨靜雯是回家過年。余樂則是去哄寇小蠻。就剩下明雪跟在自己身邊。
  和明雪說笑著,出了機場通道,陸景一眼便看到嬌妻婉儀等在接機大廳里,嘴角一抹溫柔的笑意勾勒出來是,揮手喊道:“婉儀…”
  圍著圍巾。穿著白色連衣帽棉衣的衛婉儀看到陸景,對著丈夫溫婉的一笑,宛若月季花開。
  …
  陸景和衛婉儀如膠似漆的相聚了兩日,才抽出空來給王燦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問問海棠上市被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然后不負責的給葉靜雨發了條短信,讓她等消息。至于葉靜雨有沒有在心里罵他沒心沒肺,陸景卻是懶得管了。
  年底和年初歷來都是異常的忙碌。陸景和衛婉儀在父母、岳父岳母那兒分別陪了一天。再加上兩人在京城的好友需要聚聚,拜年等等事宜。
  正月十一的中午,陸景和衛婉儀在大哥家里吃過午飯,聊了一個小時。大哥家里來了客人,陸景便和衛婉儀告辭離開。
  大哥家里張三胡同這一塊兒很有老京城的韻味,灰磚黑瓦在和熙的冬日陽光中帶著滄桑的寧靜。陸景開著車使出胡同,琢磨著剛才和大哥在書房里的談話。
  “陸景。年底的時候嘉南俱樂部有人說你的壞話。秦成文和你關系不是挺好的嗎?”衛婉儀漆黑的美眸看著陸景,問道。
  陸景拿著儀表盤下儲物格的震動起來的手機,笑道:“關系再好也繞不過利益。”見是王燦的電話。一邊接著電話一邊道:“婉儀,說我什么壞話啊?”
  衛婉儀嬌俏清秀的嗔了陸景一眼。道:“你確定要聽聽莫氏集團總裁、前前任京城第一美女和某人不得不說的故事?”
  “咳咳--”陸景忙按了手機接聽鍵,和王燦說話。這話茬他哪里敢接啊!衛婉儀多姿的明眸盈盈的看陸景。若桂子清香般的微笑在嘴角浮起:傻瓜。
  “陸景,查明白了,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的常務副主任杜充反對海棠網上市。嘿,巧合的是,文潮網上市他投了贊成票。”
  陸景將車停在匯海大酒店門口,沉吟著道:“這什么情況?杜充和哪邊走得比較近?”王燦的小叔王明虎在部委里某司局擔任一把手,路子很多。
  王燦笑道:“打聽不出來。杜充沒有去地方任職的履歷。在京城里那接觸的人海了去。不過,你小子整完人就忘了啊。雪詩可是星光傳媒的搖錢樹。嘖嘖,多漂亮的女人。這事我看很有可能是星光傳媒在搗鬼。”
  “靠。”陸景恍然的拍拍額頭,“有很大的概率。”
  在他的腦子,雪詩的藝人生涯被終結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他關注的是富躍產業基金和高遠基金的博弈,關注的是景華手機在北美、歐洲的調查。但是,對星光傳媒而言,損失的是一名一線的女星,是搖錢樹。
  “屁的概率,就是好不好?”王燦大笑,道:“你現在打個電話問問方錢語,指不定能問出來。聽說方淺語私下里對你很有意思。”星光傳媒是方家的產業。
  “你妹啊!我剛吃完午飯,你別來惡心我。”陸景笑罵道。方淺語是京城里有名的集郵女。他沒興趣和她沾上。
  “哈哈。”王燦笑的很開心,笑完之后,道:“不扯了。我帶個人見你。現在有時間?”
  陸景道:“我和婉儀在匯海大酒店門口,準備去副樓二樓餐廳里喝下午茶,你來。”
  “那正好。我正要給你說電子競技的事情。”
  …
  巍峨高聳、氣勢磅礴的匯海大酒店沐浴在午后的日光中顯得優雅、高貴。
  十二樓的副樓二樓餐廳在今年元旦之后推出了下午茶。陸景今天下午也沒什么安排,和衛婉儀過來小坐。等會晚上準備在隔壁大唐雨景的聽楓閣里休息。
  二樓的餐廳帶一點西式風格,深色的地板。黑色與白色的色彩格調。每一張鋪著精美花紋白桌布的桌子隔得的很開。陸景和衛婉儀挑了一個角落里的位置,點了點心、清茶慢慢的品著,說笑著。
  王燦帶著一名三十歲許的男子趕到時,陸景正在看衛婉儀打電話。她是在給堂妹衛婉瑩打電話。衛婉瑩今年正月初八時和煙玉成舉行了婚禮。婚后兩人拿著陸景和衛婉儀的贊助去了歐洲度假,這會大概在西班牙馬德里。
  王燦笑著和陸景、衛婉儀打了招呼,介紹道:“這是袁市長的侄兒袁峻。今天帶他來和你見個面。他對游戲很感興趣。陪我打了兩個通宵的魔獸爭霸。”
  袁峻容貌和京城市市長袁進有幾分相似,皮膚有些黑,身材中等,帶著眼鏡。陸景笑著袁峻握握手。溫聲道:“我們隨便聊聊,不用太拘束。坐。”曾幾何時,他也需要讓人見到他不用拘束。
  袁峻恭敬的雙手和陸景握了握,笑笑,坐了下來。
  他2003年七月份來到京城里發展,京城紈绔的圈子等級森嚴,王燦在圈子里的地位他見識過,一呼百應。而此刻他面前的這位青年,則是京城紈绔圈子中的大哥級人物。由不得他不恭敬。更何況伯父和陸江關系密切。
  “好了,婉瑩,不說了,你們玩的愉快點。”衛婉儀掛了電話。微微對王燦、袁峻點點頭好笑的問王燦,“王燦,小雨呢。沒帶她出來玩?”
  王燦哀嘆道:“她還在和清芷、明雪她們在西單逛街。從上午逛到現在,我累的半死。偷偷的溜過來的。”
  “你們兩真是好兄弟,一個德性。”衛婉儀聽的笑起來。指了指陸景。她這幾天專門在陪陸景。好友約她逛街她都推掉了。她知道陸景不喜歡逛街。
  說笑了幾句,王燦喝著英式紅茶道:“陸景,舉辦星際爭霸大師賽的事情我搞的七七八八。你上次給我說,要在黃海建一個電子競技館,袁峻給我提了個醒,可以建在京城啊。平時還可以給王者俱樂部當主場用!”
  “哦?”陸景微笑著問一直在當聽眾的袁峻,“袁峻,你怎么會有這個想法?”
  陸景這話問的有點奇怪。袁峻來不及多想,誠實的答道:“景少,我在京城里有家小公司…”這話,他自然給王燦提過。
  陸景笑著點點頭,對王燦解釋道:“電子競技這會兒還不能被社會主流接受。婉儀現在連正式的職務都沒掛。我們倆要是在京城里大張旗鼓的建電子競技館,那可是在長輩眼皮子底下不務正業。所以,我當初第一考慮是黃海。”
  “我靠,你不說我還忘了這回事。”王燦扶了扶眼鏡,道:“行,你說了算。哦,那個什么海棠網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要不要搞一家伙?”
  見王燦沒有避諱袁峻的意思,陸景知道他倆關系不錯,不客氣的道:“搞毛線啊。我哥中午才和我打了招呼,最近要注意,不能搞得雞飛狗跳。這事我再和和華內部商量。哦,你和風白露到底怎么回事?”
  袁峻耳朵一下子都豎起來,就這么坐一會,接觸到的信息就足夠他消化好一陣的。
  王燦面容古怪的看看衛婉儀,又看看陸景,道:“是你問的啊。那我說了。白露說她對你有好感,所以和我只能做朋友…”
  “…”陸景幸好一口茶已經咽下去了,不然這會肯定要嗆著。你妹,這什么情況。右手給衛婉儀嬌嗔著捏了兩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