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 永極夜總會(下)

他從沙發拿起西服,將方老師上半身赤裸的嬌軀裹住,又將已經脫至膝蓋處的西褲幫她提起。扶她斜坐到沙發上。這種催情迷幻的藥物應該對身體傷害不大,一會送到醫院洗胃就可以解決。絕非武俠小說里面寫的,需要某些人獻身相救。那邊打蒙的李政回過神來,“你們是什么人,我要見楊文廣,他媽的敢陰我,信不信我實名舉報你。”
  “喲呵,挺囂張的嘛。”王燦走過去,踹了李政幾腳,“爺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王燦,有種來找我。”
  李政連忙雙手遮住頭,大腿上劇烈的疼痛讓他不敢再嘴硬,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他懂,““別打了,別打了。”
  陸景走過來,冷冷看著李政。在來堵李政的時候,他準備和李政好好談談,暴力并不是第一選擇,但看到包廂里面的情況,不由得火冒三丈,下手便毫不留情。
  陸景深吸了一口氣,理了理思路,說道:“李政,于毅貪污的錢放在哪里了?”
  不管于毅是通過什么辦法把挪用的公款據為己有,不管他是否和賭場有經濟來往,他的錢最終是要拿來用的。無非就是放在自己以及親屬名下。如果他有情人的話,放在情人手中也是一個極為不錯的選擇。
  陸景希望能問出那筆巨款的下落。
  燈光昏暗的包廂里,李政浮腫的臉顯得極為恐怖,外面喧鬧的聲音偶爾能傳進安靜的213包廂。他緊閉著嘴巴不說話,他是于毅的秘書,于毅倒了,他的政治前途也就完了。這不知道那里來的兩個小青年,居然想問這樣的問題,真是好笑。他肯定不會說的。
  “靠,快說啊!”王燦又踹了李政一腳,疼得李政直齜牙,“我是國家干部,你們的行為已經構成濫用私刑的違法犯罪事實。“
  陸景恨恨的抽他一耳光,罵道:“呸,你也知道違法,你剛才在干什么,不是違法的勾當?貪污腐敗不違法?”
  “她是自愿的,我們用點藥更有情趣,你管的著嗎?不要亂扣帽子。”李政半坐在地上,眼神越發的冷靜。他已經從暴力打擊中慢慢恢復過來,思維開始運轉,“貪污腐敗,于處長怎么可能貪污腐敗,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們是誰派來的?”
  陸景怒極反笑,“呵呵,那好,我報警。看看到底怎么樣?王燦,手機給我。”
  李政臉色變了變,想不到這小青年這么棘手,居然敢報警。他倒不是擔心東窗事發,那些事情這些小青年怎么可能查得出來,他擔心的是包廂里的桃色新聞傳出去。桃色新聞對他這個級別的干部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怎么,你們街面上的混子不怕進局子?嘿嘿,我認識區局的魯局長,你報警吧,看看一會誰吃虧。”李政心里冷笑,大不了以后多給魯局長點好處,這點桃色新聞想來他還是壓得住吧!
  陸景踢了李政一腳,他一時間氣昏了頭,像李政這樣體制內的小人物,如果是警察來了,他反倒不怕,還會膽氣十足的擺擺架子,說他認識誰誰。還不如直接像社會上的混混毆打他來得直接。
  “不說是吧?**下半身就別想站起來。”說著,又踢了李政幾下。
  王燦也跟著踢了幾腳,兩人都打得很有分寸,雖然很疼,但不至于讓李政受到內傷。
  “別打,別打了,我說,我說。”李政挨了十幾腳,再也撐不住了,他感覺全身上下的骨頭都要被這兩個兇狠的青年打斷,“我說完了要放我走。”
  “好!”陸景肯定的點頭。
  “第一,于處長是一個清廉的干部,據我所知他沒有貪污腐敗的行為。退一步講,就算于處長貪污,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的錢放在哪兒呢?你們有本事可以取查他的銀行賬戶嘛!”
  陸景瞇著眼睛,冷冷的笑著,“李科長,作為于處長的秘書,領導的秘密你一點都不知道,是不是太小看我們的智商了?”
  李政心里打了個哆嗦,此刻他才意識到這兩個人是有備而來,將自己的底細探的清楚,這一次不爆點料要蒙混過關怕是有點困難,但這兩個人究竟是誰?從衣著上李政判斷不出來這兩人的身份。
  正想著,他又被那個帶著眼鏡的小平頭踢了一腳,聽得那小平頭罵道:“靠,敢騙我們,膽子不小啊!”
  看著那高個青年冷酷的笑容,李政額頭有點冒汗,訕笑道:“等等,我想一想,想一想。”
  陸景摸出煙點上,“于毅與這家夜總會的老板關系密切,這家夜總會的后臺你應該知道吧?”
  “湖東區公安局局長魯萬。”李政回答得很干脆。事不關己,他沒必要守口如瓶。
  “于鋒開著楊文廣的車子是怎么回事?”
  “楊文廣最近在結交于鋒,將自己的車借給于鋒沒什么奇怪的。”
  “哦?可我聽說,于鋒開那車的時間不短了吧?”
  李政開著居高臨下的那雙黑色眸子,里面仿佛有著能看透一切的光芒,他咳嗽了一下,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掩飾自己的尬尷,“車是于鋒的,只是掛在楊文廣名下而已。”
  “于鋒的錢從那里來的?”
  “呃-!”李政遲疑了一下,旋即低下頭沉默了。
  “靠,又嘴硬了,欠抽啊!”王燦罵了一句,要動手。陸景將他攔住,李政這個態度無疑就是默認了于毅貪污的事實。或許其他人會認為于毅有其他的來錢渠道,但陸景知道來龍去脈,知道這錢肯定是貪污的民政司最低保障金。
  他繼續問道:“于毅有沒有情婦?”
  “沒有,我沒有聽說過于處長有情婦。他和他妻子感情很好。”
  陸景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政,發現他目光沒有躲閃,眼睛珠子沒有亂轉,不像說謊的樣子。前世里于毅確實沒有查出情婦等問題,這其實也是一個疑點,但凡貪污腐敗案,那個沒有被查出有幾個情婦的?
  “于處長這半年來有去過國外旅游嗎?”
  處級官員出國都是有報備,李政猶豫了一瞬,就說道“三個月前去過一次香港。”
  陸景眼睛亮了一下,“于處長和市里的那家銀行行長關系最好?”于毅就算是通過賭場轉移錢財,錢也得先從銀行里面出來,沒有內部人士幫忙,那有那么容易。
  李政抿了抿嘴唇,一言不發,腦子里正在飛速的急轉。
  陸景微微冷笑著將煙滅了,問到現在,他有信心李政一會會說出來的,只要開了口,就不怕他不說。用手指了指歪倒在沙發上的方琴,“這是怎么回事?”
  李政抬頭道:“我說過,自愿的,我借點錢給她,她自愿陪我一晚上。”
  這時,王燦拉了一下還要再說話的陸景,“陸景,得趕緊把那女的送醫院,別讓藥給迷糊涂了。”沙發上,本來還在不由自主扭動的方琴此刻已經躺在沙發一動不動。
  陸景想想也是,這類藥物后遺癥雖然不會很大,但越早送醫院越好。
  “最后一個問題,就是剛才的問題。于毅和市里那家銀行的關系最好?說完就放你走。”
  “西月區的建設銀行分行。”李政低下頭。這些個問題,單獨起來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問題,與他吃頓飯就能打聽出來。但合在一起,再加上那高個青年的第一句就是“貪污的錢”,目的可想而知。但他實在有些被打怕了,不過就憑他這幾句話想查于處長是不可能的,他久在官場混,這一點還是知道的。
  陸景滿意的點頭,打個手勢,“我們先走!”他上前扶起方琴。方琴兩腿虛浮無力,根本就站不住,無奈之下,陸景只得將她打橫抱起。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突然打開,一個啤酒妹打扮的女子飛快的閃了進來,順手關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