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97 判決通過

舊金山是座移民城市,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居住于此,各種文化在這種城市里匯流。這是一個崇尚“多元化”的城市。對舊金山的魅力,美國作家威廉-薩洛揚說:“如果你還活著,舊金山不會使你厭倦;如果你已經死了,舊金山會讓你起死回生。”
  從湘街餐廳出來,已經是華燈初上。唐人街一帶帶著濃重的中國風,雕龍鏤鳳的建筑隨處可見。陸景、莫心藍、周復生三人乘坐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往挨著唐人街的北灘拉丁區而去,準備找一家咖啡廳坐下來談事情。
  街角一名衣著古怪,帶著小丑面具的街頭藝人嚇的莫心藍一聲驚呼,以為碰到了晚上搶劫的罪犯。陸景拍拍莫心藍的手腕,溫聲道:“別怕。趙姿她們在后面。”
  莫心藍回頭,見趙姿和她來美國的女保鏢正開著一輛悍馬吉普跟在跑車后面,心里放下心來,不好意思笑了起來。跟陸景在一起,她會不自覺的放下“女強人”的面具。
  周復生駕著車,對車后排陸景和莫心藍的親昵動作視而不見,香港的一些傳聞,他知道。只是,他早知道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笑道:
  “舊金山這兒四季如春,不過晝夜溫差有點大。我跟一個律師朋友閑聊的時候他告訴我:分辨舊金山當地人和游客很容易。當地人穿的衣服一般都是一層又一層的薄衣服,隔一兩個鐘點添或減一層。
  而游客或者是凍得發抖,或者是滿頭大汗。因為游客們雖然知道舊金山四季如春,卻并不知道這里的春是早春氣候。衣服帶得少了,就凍得發抖。
  也有游客在清晨出門的時候,覺得很冷。套上一件很厚的毛衣,到了中午,卻因為里面沒有衣服。又不能脫衣服,熱的滿頭大汗。我剛來舊金山的時候。沒少吃虧。”
  周復生婉婉而談,他在諾基亞供職的時候曾經在北美工作過一段時間。陸景就笑,“老周,你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我越發的像個游客了。”
  說笑著,欣賞著目不暇接的各色建筑。維多利亞式房屋、地道東洋味的日本建筑,漆著意大利彩畫的餐館。一切就像是層次鮮明的油畫般,過一個街區就是一種異域風情。
  出了唐人街。就近在一家還在營業的咖啡屋門口停下來。這是一家希臘羅馬式的藝術宮建筑,要不是門口掛著咖啡的招牌,很難想象這是家咖啡屋。
  三人點了咖啡,話題也有輕松的舊金山人文習俗轉到景華手機未來“攻城略地”的安排上。
  “景華免于歐美政府的處罰對我們來說不能算是利好消息,只能說是掃除進入市場的障礙。接下來,要擴大市場,我們最終還是要靠產品來說話。”
  今天在加州聯邦法庭的勝利固然值得慶祝,但是周復生對目前的形勢依舊有著清醒的認識。
  莫心藍因為莫氏集團經營著越信電子、聯科手機,對手機行業也很了解,道:“歐美的銷售策略。我建議可以激進一些。賠本賺吆喝,先把品牌、口碑做出來。”
  陸景想了想,道:“這個建議回頭召開視頻會議大家一起討論下。”
  周復生沉吟著道:“可以試試吧。按部就班的擴張我們2004年要把北美手機銷量做到千萬級別有些困難。而我們的競爭對手已經卻遙遙領先。”
  景華的優勢、劣勢都很明顯。景華在中低端機、制造成本優勢及其明顯。海外電子廠商在2001年使用機海戰術聯合打壓國內手機廠商。愣是被景華大量提供中低端手機模組給打敗。
  現在機海戰術不是說沒有,而是國內手機市場進一步洗牌,國內手機廠商百分之八十的機型都在使用景華、科訊的手機模組。而科訊的技術提供方還是景華。景華在國產手機中的龍頭老大地位分外牢固。這大概是海外廠商在發動機海戰術前沒有想到的。
  要不是景華將利潤分拆為芯片、手機模組、整機銷售三部分,在電子百強榜上,景華手機至少要甩開第二名的國企——聯信三條街。
  景華獨占鰲頭已經讓有些人的臉面會不好看,一騎絕塵不得讓人嫉妒死。為了避免一些麻煩,選擇了目前這樣的利潤分拆方式。
  景華手機在技術上和西門子、飛利浦是一脈相承。高端手機性能要低于同樣硬件配置的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廠商。目前,景華自己的基帶芯片只能用于中低端手機,在高端機型上景華依舊采用英飛凌的高端芯片。景華高端手機所能取勝的是外觀設計、軟件易用性等方面。
  聊著。景華手機的優缺點分析得很透徹。莫心藍喝著咖啡,對陸景道:“在技術上。我們確實差得太遠了。在短時間內要成為世界第一手機廠商很有困難。”
  陸景卻是笑道:“心藍,對終端產品而言。技術是不可缺少的一環,但是決定手機銷量的卻不是技術。而是給消費者的體驗。只要我們的智能機能在明年或者后年拿出正式產品,我們有很大的機會問鼎王座。”
  景華想要在功能機競爭過諾基亞很有些困難。看看2003年的全球銷售數據就知道差距。根據gyanalytics市場統計數據:
  2003年,全球銷量第一的諾基亞銷量為1.79億臺。第二名的摩托羅拉為7500萬臺,第三名三星為5600萬臺。而景華在2003年全球的銷量只有1800萬臺,落后于索尼愛立信的2700萬臺、lg的2600萬臺,繼續占據第七的位置。
  景華與諾基亞銷量的差距是10倍。而且,隨著全球手機市場容量的激增,諾基亞手機的銷量還會持續增長。
  景華追趕這些世界級廠商的關鍵在于正蓬勃發展的新興市場: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這也是2001年美國高盛公司首席經濟師吉姆-奧尼爾提出的金磚四國。
  在新興市場,中低端手機的需求旺盛。依靠新興市場,景華拉近和前三名巨頭的距離不是問題。所以。莫心藍會說,考慮沖擊全球手機銷量前三。陸景要景華成為世界第一的信心從何而來呢?
  答案是智能機!
  2004年,蘋果公司才開始將注意力從獲利豐厚的ipad上轉移到手機上。2005年8月谷歌公司才收購于2003年10月份成立安卓(android)團隊。
  而景華早在2000年就開始進linux操作系統的研發。2002年5月。代號華星的linux手機操作系統的研發項目正式啟動。大批的linux人才從國外加入景華。辦公地點在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櫻花園201a大樓中。
  比主要競爭對手整整提前兩年的時間,陸景有信心讓景華智能機操作系統。hx系統成為繼ios,android之外的全球第三大智能機操作系統。提前推出景華的智能機,足以讓景華將諾基亞趕下神壇。諾基亞在智能機時代的沒落人所共知。
  之后,景華要面對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蘋果、三星、谷歌(谷歌于2012年收購了摩托羅拉)。
  …
  …
  關于智能機的話題,陸景、莫心藍、周復生在咖啡廳里聊到了深夜十點。陸景讓趙姿護送周復生返回位于太平洋高地區的公寓。陸景和莫心藍一起返回舊金山四季酒店。
  “景華手機在北美免于處罰,程建楓在歐洲很振奮啊!”車到酒店門口,下車后晚風吹拂著莫心藍烏黑的長發,她絕美的風情在夜色中綻放。宛若牡丹。剛才在咖啡屋里聊天時,程建楓打來了電話。
  陸景挽著莫心藍的手臂一起進了酒店大廳,笑道:“那是肯定。要我在歐洲呆上大半年,不說別的,光吃西餐就吃的要吐。”
  莫心藍掩嘴輕笑。大廳里寥寥幾名辦理住宿的旅客都看了過來,繼而眼神一亮。
  莫心藍是歲月鐘愛的幸運兒。酒店大廳的燈光落在她精致無瑕的臉蛋上泛著如玉的光澤,動人至極。白色名媛風格的印花連衣裙外搭著淺紅色的毛呢大衣,身姿修長,優雅成熟。典型的東方美人,讓人怦然心動。而她身上的氣質、美麗的容顏足以超越東西方的審美差距。讓幾名旅客贊嘆不已。
  陸景住在酒店32層的尊貴套房中,每晚價格5000美元。寬敞的客廳里擺放著長沙發,平面電視等奢華的家具。窗戶邊還有小憩的圓桌、沙發。
  從酒店窗戶看去。各具特色的高樓林立的舊金山美景盡收眼中,在夜色中,燈火璀璨的高樓仿佛一座座火花銀柱。異常美麗。
  陸景走到角幾邊,給明雪的房間撥了電話,按了免提。很快,座機里傳來明雪的聲音,“陸景,消息已經傳回國內,你的手機給打爆了。呼--。累死我了。”
  莫心藍笑吟吟的白了陸景一眼,打開空調。接過陸景脫下來的大衣外套。陸景早預料到這個情況,把他的手機放在明雪手中。程建楓剛才電話是打到她的手機上才找到了陸景。
  “都有誰啊?”陸景隨口問道。他回頭再慢慢的回電話。伸手抱住了要像美人魚一樣游走的莫心藍。
  “董坤城。占正方,陳創和,陳旭江,鄭夢先,許雪,葉靜雨,葉文斌、葉文俊、莫雅靜、楊顯、程建楓、蘇曉玉,李怡馨,熊玉嬌,唐詩經,裴吳越…”明雪一口氣報出一堆名字,似乎還有翻著筆記本的聲音。
  和明雪聊了半個小時,陸景笑著掛了電話。何夢瑤、吳璇、陳笑、宋雨綺她們幾個知道自己的習慣,反而沒有在第一時間打電話來賀喜。
  和莫心藍一起在浴缸里洗過澡,將已經幾次從云端跌落的莫美人抱到臥室里休息,陸景從迷你吧里拿了酒,在客廳里獨自思索著:消息已經傳開,那么,景華手機的對手們是怎么想的呢?(未完待續)R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