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195 制定規則

陸景在臨窗的桌位坐著和邵秋蘭低聲說笑,扭頭看看身材嬌小消瘦的葉靜雨,笑道:“你說。”
  葉靜雨現在挺有意思的。大概是被自己嚇住了,在自己面前不復她乖戾的‘性’子,反而成了乖巧清秀的雪嫩少‘女’。
  葉靜雨覺得陸景笑的有點怪,皺皺鼻翼,游說道:“陸景,如果和華銀行想要成為匯豐銀行、‘花’旗銀行、摩根大通那樣的世界一流銀行,擁有一棟自己獨具特‘色’的總部大樓很有必要。這會極大的提升和華銀行在客戶心中的知名度和認可度。”
  邵秋蘭笑著抿著酒。聽蘇子說葉靜雨以前在科訊公司一言九鼎,沒想到在陸景面前似乎乖巧的緊。
  陸景就笑,“許雪教你說的啊?”
  葉靜雨明秀的眸子滴溜溜的轉著,“沒啊,是我自己要來幫雪姐說的。雪姐很要強的‘性’子,高遠基金后來居上,她很著急呢。”
  陸景道:“我沒錢出資。和華沒有預算劃出300億的資金來造一棟大樓。這沒有投資效益。”
  葉靜雨嬌美的看著陸景,征詢道:“那我把文‘潮’網和海棠網的資金拿出來支持雪姐怎么樣?先期的收購投資可能也就在百億的資金左右。”
  文‘潮’網的股份6個月的減持之后,她可以套現至少45億資金,海棠網要是上市成功應該能套現30億資金。再融資部分,差不多可以啟動先期工程了。
  陸景皺眉道:“你手上的網絡資金一部分要用于建業市商行的發展,一部分要用于投資互聯網,你拿去造樓算什么?支持朋友也不帶你這樣的。”
  葉靜雨有些嬌怯的道:“哦,我就是問問你的意見。你不同意就算了。”
  看著如驕傲小天鵝一般的葉靜雨在自己面前有變成小貓咪的趨勢,陸景禁不住莞爾:
  “行了。建造和華總部大樓的事情我答應了。初期啟動資金是15億美元左右對吧?資金會在今年年底到賬。你給許雪說吧!讓她安心工作、分清主次。”
  許雪和葉靜雨的理由,陸景知道是對的。和華銀行要成為世界一流的銀行,沒有一座能夠成為地標建筑的銀行總部。確實會失‘色’不少。既然許雪能接受時間上的延緩,他可以同意下來。有04年一年的時間。籌集15億美元不是問題。
  “哦!”葉靜雨乖巧的應了一聲,微微偏頭看著陸景,在想陸景為什么要自己去和雪姐說。
  不得不說,葉靜雨安靜下來,實際上個很漂亮、‘迷’人的少‘女’。青澀小美人的風情,對男人來說頗有‘誘’-‘惑’力。
  看著雪嫩清秀的明麗少‘女’看著自己怔怔出神,陸景心里忽而冒出個很邪惡的念頭:要是他把葉靜雨給推-到在‘床’-上,葉靜雨不會也沒勇氣推開他吧?隨即。心里尷尬的笑了笑。
  “陸景,那我原話轉述給雪姐了。”葉靜雨想了幾秒,想不透,給陸景說一聲去找許雪說話。
  …
  …
  從1804酒吧出來,眾人各自道別告辭。陸景、關寧、何夢瑤、唐雨瑤、宋雨綺、明雪、吳璇一起回新豐公寓。明雪這段時間回了江州,一直和宋雨綺住在一起。景秀園那里的別墅冷冷清清她不太想去住。唐雨瑤則是住在新豐公寓的12樓。
  從南陽街步行回新豐公寓,一路上靜悄悄的。幾人一路說笑著到新豐公寓5號樓。電梯緩緩的上升。到12樓唐雨瑤揮揮手道別而去。明雪拿著手機悄悄的給陸景發了一條短信,笑著和宋雨綺一起在13樓出了電梯。
  陸景和關寧居住的新豐公寓14、15樓被打通,是復式結構。關寧拉著何夢瑤去二樓主臥室的浴室里泡澡,“我們先洗澡。你和璇姐先談事情吧。”
  關寧臨走前嘴角帶著清純嫵媚的笑意,吳璇給她笑的有些心虛。她跟著陸景來新豐公寓的借口是商量點事。呃,確實是有點事情要商量。
  等關寧與何夢瑤進了二樓的浴室。陸景牽著吳璇的手,將有些嬌羞的美人拉到二樓書房里,擁抱著她火辣的身姿,笑道:“吳璇,晚上在這兒住下。”
  吳璇要和他商量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不過吳璇的心思,他能猜得出一點。
  被陸景抱著,吳璇羞澀的心思稍去,靚麗的笑起來。道:“你不怕晚上到處跑著涼啊。”何夢瑤今晚肯定不會和關寧住一起。陸景明天就要去舊金山的。
  陸景就笑,“我把中央空調打開就是。”
  吳璇咯咯嬌笑。白了陸景一眼,踮起腳尖抱著陸景的脖子奉上香‘吻’。陸景不客氣的擁‘吻’著懷里靚麗的可人兒。一手輕輕的‘摸’著她俏麗白皙的臉蛋。他感覺到吳璇依依不舍的情緒,“吳璇,我去美國轉轉就回來。”
  吳璇靠在陸景的‘胸’口,輕聲道:“可是你還要回京城過‘春’節。一來一回又是一個多月。真舍不得你走。”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吳璇‘性’感的俏‘臀’。作為成熟的‘女’人,她的俏‘臀’豐腴,曲線魅‘惑’。
  吳璇嫵媚的撩了陸景一眼,‘女’人味十足,低聲道:“陸景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今晚不在安全期。我們試試。”她希望能和陸景有一個愛情的結晶。
  陸景這才恍然吳璇今晚怎么會想來新豐公寓里留宿。抱著靈秀明麗的麗人,陸景在吳璇耳邊道:“那我們今晚要加油…”
  吳璇羞澀的在陸景背上拍了一下。他加油的意思待會就會猛的一塌糊涂,像打樁機一樣。暢快是暢快,可是折騰死人呢。
  正在書桌邊相擁說笑著,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平靜的道:“高先生?”電話那邊是高家的話事人高俊耀。
  高俊耀道:“陸先生,我們見面談談,如何?”
  陸景琢磨了下,道:“行啊。高先生。我明天會從黃海轉機飛舊金山。我大概會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現在和高家是否和談已經沒什么實際意義。因為京城那邊已經出現不滿的聲音,他不可能再使用政治手段對高家下手了。至于,商業上的手段。高俊耀恐怕并不怕自己吧。
  高俊耀微笑道:“那行,我們明天在黃海機場見面。”
  掛了電話。陸景琢磨著:高俊耀如果真是要向自己低頭,那以后還真得小心高家了。
  吳璇在陸景打電話時的時候,一般都會和他一起聽。她對陸景與高家的恩怨很清楚。高家像只蒼蠅一樣的飛來飛去,陸景心里未嘗沒有把高家干掉的心思。不過,他好像受到警告,沒法趁著高遠基金的事把高家干掉。
  要知道,高俊遠作為高家的中堅力量,心里不知道有多少秘密。只是。陸景沒法去深挖。
  看看陸景手里的手機,吳璇呀了一聲,奇怪的道:“陸景,你手機里有條短信。”
  陸景給吳璇提醒了下,低頭看手機,可不是真有一條明雪發來的短信。點開一看:陸景,你和夢瑤姐情投意合,小明怎么辦啊?
  陸景老臉一紅,趕緊把手機收起來,懶得去體會明雪的意思。要是一個人獨處。他還會琢磨下。問題是吳璇現在就在他身邊,這種短信他怎么好意思給她看。
  吳璇禁不住嬌笑起來,或許陸景就這點好吧。至少在他身邊的時候,沒有感覺到被他忽視,嬌媚的趴在陸景肩頭在他耳邊小聲說著話…
  陸景心里肯定對何夢瑤喜愛至極。不然以他體貼溫柔的‘性’子,又怎么會明知道何夢瑤是第一次還在平安夜那晚和她如癡如醉的做,讓何夢瑤第二天都起不了‘床’。
  …
  …
  在分岔路口和邵秋蘭、方琴道別,葉靜雨與許雪回了南園別墅6號別墅。
  聽葉靜雨轉述完陸景的話,許雪郁悶的翻個白眼,坐到‘床’上抱著枕頭道:“什么叫安心工作、分清主次啊?”
  葉靜雨拿著睡衣去洗澡,白嫩的小‘腿’‘露’在浴袍外。穿著粉‘色’的涼拖鞋,腳趾頭晶瑩如‘玉’。回頭取笑道:“雪姐,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怎么像怨‘婦’一樣。”
  “你才是怨‘婦’。”許雪沒好氣的拿枕頭砸葉靜雨。心里卻是忽的一驚。好像,自己這次找陸景游說的時候心態真的不對,是有一點耍懶的心思。
  以前自己做事可不會這么拖沓。要是陸景下午的時候說沒錢,自己壓根就不會默認靜雨去給他繼續說修建總部大樓的事情。
  聽著和臥室相連的浴室中傳來葉靜雨輕聲哼著歌聲,許雪穿過走道,推開浴室的玻璃‘門’,笑‘吟’‘吟’的道:“靜雨,你心情似乎很好啊?”
  “啊…”葉靜雨正在浴頭下打泡沫,冷不丁的聽到許雪近在耳邊,嚇得尖叫一聲,“雪姐,你跑進來干嗎啊?”
  許雪鄙視道:“又不是沒看過。”挽了挽秀發,“反正不是進來看你洗澡的。靜雨,陸景今天晚上為何夢瑤砸了大把的銀子到南陽街的治安中,你沒什么感想?”
  葉靜雨撇撇嘴,背對著許雪,光滑的背影曲線青澀美妙至極,道:“我能有什么想法啊?又不是為雪姐你做的。”熟歸熟,洗澡的時候給許雪看著,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許雪笑道:“不對啊,靜雨。我去說了一下午,陸景都沒反應。你晚上去一說,陸景就同意年底調撥15億美元給我。他對你和別人不同。你和他在黃海的時候沒生點事情?”
  “雪姐,你笑我啊。酸溜溜的哦。”葉靜雨咯咯嬌笑。她和許雪笑鬧慣了,哪里會輕易被許雪抓住痛腳,“雪姐,陸景喜歡‘胸’大的,我覺得你很有機會。”
  “去你的。‘胸’小了不起啊。”許雪啐了葉靜雨一口,雪膩的臉蛋變得緋紅。
  笑鬧著,葉靜雨洗過澡出來,兩人還在臥室里相互斗嘴。關了燈睡覺,拉起被子蓋上,許雪看著窗外深沉的夜‘色’,心里想:陸景這會沒準還在哪個‘女’人的身上馳騁著。
  就長長的嘆口氣,還是算了吧。
  夜‘色’中,葉靜雨明麗的眸子亮晶晶的,她還在想許雪說的話:他對你和別人不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