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94 烏煙瘴氣

1804酒吧外的梧桐樹下,陸景臉色淡淡的看著面前的一對約莫二十多歲的男女。確實如同葉靜雨形容的,男子衣著輕佻花哨、女子濃妝艷抹,身上的風塵氣很重。
  這對男女已經被拳腳招呼了一頓,臉青著,低頭不說話。其實,他們心里并沒有多少懼怕。他們又沒有犯法,受到皮肉苦,最多關幾天。
  “景少,問明白了,他們準備請這女生去林元區的一家叫光山娛樂城打工。很難抓到他們的痛腳。”李陽軍小心翼翼的轉悠到陸景面前,身后跟著表情訕訕的王所。那位女大學生問明白情況之后,就讓她離開了。
  陸景輕輕的看了李陽軍一眼。李陽軍已經從南陽街派出所所長的位置升任到漢北區分局副局長。
  李陽軍給陸景看到心驚膽戰,他很清楚陸景在江州的能量。感覺到陸景強烈的不滿,改口道:“景少,我立即清查我轄區內的酒吧。堅決禁止這樣的情況再度發生。”
  關寧輕輕的握了握陸景的手,“好了,別生氣了。不值得。處理好就行。”
  陸景勉強對關寧笑了笑,輕輕的點頭。
  何夢瑤蹙起娥眉,她也覺得1804酒吧里發生這樣丑陋的事情簡直不可饒恕。但是,她覺得似乎這位李局長的話有點不對勁。
  葉靜雨、許雪在一旁看著陸景處理這件事。她們倆剛才也跟著出來了。
  陸景對李陽軍擺擺手,道:“這件事你向武局長匯報,查透徹。我不希望南陽街這兒變得烏煙瘴氣。”
  李陽軍的做法是做政績工程,于解決問題沒什么實際的效果。但是,具體怎么來解決某些灰色利益集團將手伸到南陽街的問題,陸景還沒想好辦法。
  “好的。景少。”李陽軍答應下來,回頭嚴厲的看了一眼精瘦王所:這小子工作沒做好,害的他挨訓。王所訕訕而笑。招呼人把那對男女帶回所里審問。
  “李局,剛才那位景少是…”坐到車里。王所縮著頭,“干凈”很簡單,手下人多吃點苦頭,沒事過來轉轉,把那些撈偏門的都打發得遠遠的。關鍵是他要搞清楚這事到底要做到什么樣的力度。
  李陽軍輕哼一聲,“宋助理你見過吧?宋助理就是景少的助理。”努努嘴,道:“小王,后面兩個你想好怎么處理沒有?”
  王所遲疑了下。這種地痞男女很麻煩。打吧,又不能出人命,關不了十幾天又出來繼續晃蕩。爛人不長記性,不怕打,很難纏。
  開車的劉淮主動請纓,殺氣騰騰的道:“王所,我來處理這兩個兔崽子,保證他們再也不敢來南陽街。”
  王所點點頭,“好,你處理。”劉淮是老協警。怎么整的這些人不敢再來南陽街,自然有一手。關鍵是,協警是臨時工。有些事情,他們不好做的,劉淮可以做。
  李陽軍想了想,到了南陽街派出所之后,道:“小王,小劉還是很不錯的,要培養下。南陽街那里你這段時間要抓緊。具體怎么個搞法,我要請示下武局長。”
  王所答應著。心里羨慕無比:據說李局是大局長的心腹。所以近年來才能官運亨通。
  至于景少,那條線。他想都不要想了,宋助理對他而言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
  事情很快就處理完。陸景五人進了1804酒吧。酒吧里正在聊天的眾人問了問情況,都有些氣憤的批評起來。陳蘇子性子烈。道:“要我說都給抓起來。混蛋透頂。”
  宋雨綺搖搖頭,“抓起來還不是得放掉?他們就是邀請那些女生去實習、工作而已。算不得什么大的犯罪行為。”她這些年作為陸景在江州的代表,社會上一些事情都處理過,可不想陳蘇子一直都在企業里工作相對單線條一些。
  邵秋蘭去吧臺里給陸景拿了一杯白馬酒莊的紅酒過來,手扶在他的肩頭,輕聲勸道:“算了,這種事你能管得了啊。我在街上站一會,還一堆人來給我發名片呢。每個人的選擇不同。”
  這話說的大家都笑起來。確實,以邵秋蘭精致無瑕的容顏,優雅知性的氣質,在人多的地方,很容易被自詡為成功人士的男士搭訕。
  陸景這會心里依舊有些不痛快,只是禁不住也笑起來,“我知道,姐。我想想辦法。”他內心里隱隱有個腹案。
  許雪嘆道:“關鍵是這條灰色產業鏈里面蘊藏著多少利益。南陽街這兒女學生眾多,隨便拉幾個去就夠那些場子喝血賺的。而且,還不知道是不是有自甘墮落的女學生呢?陸景,估計很難長期奏效的辦法。”
  江州目前發展的很快,某些行業也發展的很快。有利益在,就算陸景維持高壓態勢也沒什么用。
  師老易疲。而《資本論》很明確的說了:只要有100%的利潤,資本就敢于踐踏任何法律。黃賭毒歷來就是禁不住的。
  關寧高三那會兒在夜總會打過工,知道里面的內情,不是很贊同許雪的意見,道:“剛才那個女生說了,是以打工的名義叫她去光山娛樂城,還開出了實習工資。
  但是,我覺得問題不在于實習或者引誘上面。而是一旦她們被人看中之后,會各種意外發生。弱小者無法反抗。女孩子遇到這種事誰會說出來呀。所以,他們本身來南陽街這里引-誘女孩子就不對。”
  九六年那晚要不是陸景將她從永極夜總會救出來,她的人生會變得黑暗無比。
  何夢瑤恍然大悟。她明白原因了。不是高工資的原因,也不是是否自甘墮落的原因。而是關寧說的事情。罪惡不是發生在南陽街,而是在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其實,又有多少人是心甘情愿的做陪酒生意啊?畢竟是少數。就怕那些本來搖擺的人被誘-惑的沉-淪進去,等反應過來已經無法自拔了。
  何夢瑤期盼的看著陸景,清聲道:“陸景。我覺得你應該制止這些人來南陽街這里。沒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很多人的想法會不同的。”
  葉靜雨撇撇嘴,道:“有陽光的地方就有黑暗。這些灰色地帶自有它的生存之道。陸景。你想管也管不了的。”
  余樂懶洋洋的歪在沙發上喝酒,道:“陸景。葉小姐說的對啊。這是哲學層次的問題,有正面就有反面。紐約這種地方一到晚上警察下班就沒治安了,市民必須要帶槍出行。這是城市發展的城市病。”
  陸景心里有了個底稿,問身邊的何夢瑤,溫聲道:“夢瑤,你想我管?”
  何夢瑤清澈晶亮的眸子看著陸景,認真的點頭。她不喜歡在南陽街看到那些烏煙瘴氣的事情發生。
  “夢瑤都說了,那就管吧!”陸景對余樂、葉靜雨笑笑。道:“有正面就有反面這話是對的。但是,我至少可以讓南陽街這兒充滿陽光,讓陰影無處遁形。”
  “說到底無非是利益問題。那么就要加大把手伸到南陽街來的成本。把消息傳給江州地下世界的那些人,讓他們自己約束那些人。最好給我老實點。否則,后果自負。”
  這部分私下里還會要付出一定的利益。當然,陸景是不會去和他們接觸什么,自然會有中間人搞定。這話也沒必要當著大家的面來說。
  “治安問題,還是要由南陽街派出所來管。不過,他們不可能長期派人力在這里設崗。所以,經費上我們得贊助。讓這里有警務人員辦公。市局那里,雨綺你出面幫我協商一下。”
  “最后就是錢從那里來出?我決定讓星空網吧每年的利潤來做這一塊的事情。我原定是將這筆利潤來支持在江州成立一家電子俱樂部。”
  星空網吧一年的利潤有80萬左右,再加上七七八八軟件授權收入。加起來有每年的利潤有150萬左右。一家電子俱樂部要是設在江州稍微偏遠一點的地方,一年下來二三十萬的成本就綽綽有余。
  陸景看向江秋若,“江秋若,你剛才問我余志成他們是不是真和電子競技扯不上關系。我有個想法,剛才一下子沒明確。現在想的差不多了。銀河公司可以和星空網吧共同出資成立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來運作。然后通過電子競技俱樂部向游戲迷、游戲粉絲來推廣銀河的游戲。”
  陸景說完,看向眾人,征求大家的意見。
  關寧抿嘴笑起來,輕輕的推了推何夢瑤的手臂。陸景這算是完成了何夢瑤的請求。
  何夢瑤粉雕玉琢的俏臉有些緋紅。陸景應該也想讓南陽街變得好,可是拿出這么大費周章、不惜投入的方案是自己的請求堅定了他的決心。
  邵秋蘭輕笑。真個這家伙想出解決辦法了。真想獎勵他一個香吻。
  宋雨綺笑著搖搖頭,拿出手機。這算什么啊。博何夢瑤的歡心還是滿足自己的“潔癖”?她倒是有得忙了。
  許雪無語的喝著手里的酒。陸景投入的資金比那些灰色利益集團獲取的利益還大,那還怎么玩?這不是拿錢砸人。不講游戲規則嗎?
  葉靜雨一想就明白,陸景這是要自己制定游戲規則。撇撇嘴,眼角偷偷的瞄清麗脫俗明艷動人的何夢瑤。她真的很漂亮。難怪她的請求,陸景會考慮得這么詳細。
  余樂給墨靜雯笑了兩句,聳聳肩道:“陸景要花錢讓美人一笑,我說錯了又有什么辦法。他這法子不具備可復制性。”
  墨靜雯清雅明媚的笑起來,陸景就是一個不具備可復制性的人啊。
  陸景的方案拿出來,酒吧里烏煙瘴氣帶來的不舒感立即消失,眾人說笑起來。
  江秋若對陸景的方案很認同,立即去外面給余志成打電話。這是一個游戲推廣的方案。可比一般在網吧里做廣告強。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
  陸景與宋雨綺分別打了電話出去安排這件事。回來后,陸景看看表,已經到了快十點,準備散場回新豐公寓時,葉靜雨坐過來道:“陸景,我和你說說雪姐的事情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