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193 上市用途

對電子競技,在場的大部分人沒什么興趣。5億美元什么的隔的太遠,至于陸景能調動多少資金,見識過現代汽車300多億美元的收購,實在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何夢瑤隔著關寧和陸景說著話,如清泉流水的聲音十分好聽,“陸景,如果是專門的電子競技場館,每年的虧損會很嚴重。”
  關寧秋水似的眸子閃過不解的神色,道:“夢瑤,為什么呀?”
  何夢瑤清聲解釋道:“因為電子競技在網絡、電視上傳播的最快,而去現場看比賽的時候少。場館上座率不足,會使得場館周邊的廣告、飲食、娛樂開發不好做。陸景投資5億美元如果因為人氣不足很難收回本。”
  何夢瑤看待電子競技的方式才是正確的投資方式,陸景自己多少帶點愛好游戲的情結,笑道:“我是計劃中修建一座現代化的電子競技場館。要是虧損太嚴重的化,看看是夠考慮建成多媒體場館,除了電子競技也可以承擔各類文藝演出、包括籃球比賽在內的各種大型體育比賽、集會、大型展覽等。”
  何夢瑤點頭,嘴角溢著淺笑,使她眸子的瞳光愈發的美麗,讓人乍一看都不想回過神來。陸景立時失神。何夢瑤深情的看陸景一眼,又不好意思的移開眼眸,低聲和關寧說著話。
  關寧抿嘴一笑,陸景與夢瑤的關系她知道。夢瑤成為女人后的變化,她又那會看不出來:夢瑤心底的甜蜜、幸福都要溢出來了。要是她不在這兒,陸景肯定要對夢瑤口花花。
  明雪好笑的喝著酒,與墨靜雯、余樂說話。
  陸景正與何夢瑤、關寧說著話,江秋若過來問道:“陸景,關于志成他們公司的發展真和電子競技扯不上關系啊?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嗎?”
  對陸景的判斷、能力。江秋若一向是很佩服的。余志成這兩天在家里愁的食不下咽,她有些著急。陸景明顯在推動電子競技的發展。要是銀河公司能夠搭上這班順風車,將會有很大的機會發展起來。
  陸景也沒怪江秋若的唐突。笑道:“他們的游戲風格很難說風靡全國。成為電子競技項目還不太可能。至于想法,我建議公司以生存下去為主。研發為輔。游戲風格要逐步的向歐美靠攏。”
  說白了,就是西方玄幻題材靠攏,很難指望歐美的玩家明白內功,武功招式這些游戲概念,必須要轉換成為他們熟悉的斗氣、魔法值、簡單的戰斗技能等。
  “網游、手機游戲、網頁游戲都可以考慮。網游還是大有作為的。”喝了口酒,陸景接著道。腦子里想起了暴雪今年要開始公測的魔獸世界。
  魔獸世界創造了網游繼傳奇之后又一個輝煌。當然銀河肯定達不到暴雪的水平,但是網易公司的大話西游當年也盈利很多。在網游上,國產游戲的劣勢還沒有那么明顯。
  江秋若若有所思。嫻淑的道:“那我回去再勸勸志成不要再死抱著競技游戲。”
  江秋若離開后,陸景抿著酒,心里微微一動,但是沒能抓住一閃即逝的靈光。
  吃過飯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一行人決定去1804酒吧泡著。拿陸景的話說:“大家給我酒吧的營業額做點貢獻吧。換個地兒喝酒。”酒吧是董晚瑤的,委托給陸景管,凝聚著大家很多美好的回憶。
  陸景的行李下午關寧和方琴就已經幫他收好,明天上午九點的飛機,也沒什么好急的。出了南園別墅會所,大家順著南園別墅中的聯排別墅馬路往里面走。從南園別墅西門到南陽街要近得多。
  冬夜里。別墅區中很寂靜,枝椏在月影下婆娑生姿。眾人在夜色中呼出的白氣,說笑聲驚動不知哪兒歇著的鳥兒。“呀”的一聲“撲棱”飛過人工河。
  路過和邵秋蘭居住的8號別墅挨著不遠的6號別墅時,許雪道:“你們先過去吧,我把靜雨喊上。”
  陸景倒是不知道葉靜雨最近在江州,奇怪的道:“她不是在黃海忙著海棠網上市嗎?”
  文潮網和海棠網就是景華投資、建業市商行在建業信息產業區里投資的互聯網企業。文潮網在12月中就已經在國內的證券交易所上市,以每股30元的價格共發行2000萬股,募集12億資金。
  文潮網上市期間一夜造就了七八個億萬富翁。景華系兩家公司共持有文潮網1億股。以30元的發行價來看,投資回報率極其驚人。6個月的禁售期之后,就可以減持套現。而以目前網絡科技股的勢頭,文潮的股價漲上50%都不是難事。
  葉靜雨得隴望蜀。正抓緊時間籌備主攻應用軟件的海棠網上市融資。
  許雪古怪的笑道:“這我怎么知道啊?靜雨沒和你說?”
  陸景莫名其妙的搖搖頭,和眾人一起先到了1804酒吧。臨近春節了。新月湖大學城這里差不多都已經放假。1804酒吧在*點中人并不多,都是白領階層來消費。
  坐下后。宋雨綺打電話把愛熱鬧的陳蘇子給喊了出來。等看到陳蘇子在丈夫廖信華的陪同下進來,宋雨綺笑道:“蘇子,今天你要再和老廖秀甜蜜,仔細著我和秋蘭姐灌你的酒啊。”
  陳蘇子婚后顯然十分幸福,容光煥發,笑著指指在吧臺邊和關寧、何夢瑤說笑的陸景道:“你該讓那家伙收斂點。而不是我呢。”
  坐在這桌的吳璇、方琴、邵秋蘭、唐雨瑤都笑起來。
  葉靜雨、許雪到1804酒吧時已經是四十分鐘之后,剛進門就看到一對男女在勸一個精致清秀的馬尾辮女孩什么,禁不住撇撇嘴,和許雪道:“現在南陽街這里的酒吧都有些烏煙瘴氣了。”
  許雪扭頭看了一眼,那對男女明顯不是什么正經人,取笑道:“怎么。你把這附近的酒吧都泡過?”
  葉靜雨徑直拉著許雪往吧臺去陸景,嘴里道:“南陽街這里6家酒吧,我這幾天都泡遍了。酒的味道最好的就是1804。不過氛圍嘛,靠近南陽路體大西門那里氛圍最好。有一只不錯的樂隊在那里駐唱。酒吧里有人在拉這附近的學生去一些不三不四的地方陪酒。我還碰到過幾次。雪姐。話說我長的很像學生嗎?”
  許雪習慣了葉靜雨說話的跳躍思維,笑道:“你哪點長的不像學生?”
  上下打量著葉靜雨。葉靜雨身材嬌小消瘦,穿著淺灰色外套。修身的水墨藍牛仔褲,雪嫩清秀。再隨意的挽了個馬尾辮,不是像大學生,本來就是。
  “去你的。我都畢業兩年了。”葉靜雨咯咯嬌笑,微撅起嘴,坐到吧臺前。給陸景、關寧、何夢瑤打了個招呼,道:“來兩杯雞尾酒。”又對陸景道:“陸景,我有事情和你說。”
  陸景倒是發覺葉靜雨最近越來越有禮貌,好現象,笑道:“什么事?”
  葉靜雨朝酒吧門口臨窗位置的那個精致清秀女生那兒努努嘴,道:“喏,1804酒吧里有人拉皮條,你都不管啊?”
  許雪卻是愣了下,按照葉靜雨的脾氣,她要來幫自己“打抱不平”。不是上來就應該質問陸景的嗎?怎么今天搞了個“曲線救國”。
  關寧與何夢瑤都訝然的看過去。拉皮條這個詞對她們來說有點刺耳。
  陸景微微皺眉,道:“葉靜雨,你怎么知道的?”
  葉靜雨道:“我這段時間在南陽街這兒泡吧都碰到過好幾次了。你看那對男女的打扮就知道他們不是好人啊。男的輕佻花哨,女的濃妝艷抹。一看就是干那行的。你別說你不知道啊?”
  陸景仔細的打量了一會,他背對著門口,壓根就沒留意到門口的情況,這會,漸漸的看出一點不對勁來。
  心里,怒火慢慢的涌起。一直以來作為老友聚會的1804酒吧里面居然會出現這樣的事。烏煙瘴氣的事情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些人在搞什么鬼!
  陸景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給南陽街派出所的所長李陽軍,“李陽軍,南陽街這里的風氣什么時候變得烏七八糟?你來一下1804酒吧。”
  …
  …
  江州漢北區中盛路一帶沿江的燒烤店都改做了中盛路美食城。不過。原來的攤主都還在美食城的一樓經營。
  張記燒烤的攤位上圍坐著幾名民警、五六名協警旁若無人的一起喝酒。中盛路美食城這兒都是普通市民光顧的地方,也沒什么好避諱的。一時間。觥籌交錯,酒酣耳熱。
  協警劉淮拿著大酒碗敬坐在正中的一名中年警察。警銜兩毛二,“李局,我敬你,祝你工作順利,那個,一切順利。”他想要轉正,王所說了,得李局點頭。趁著這個機會他得表現一下,意思意思,留個印象。
  有人笑道:“靠,小劉,你會不會說話啊?真不愧是小學畢業的。”
  劉淮眼睛里閃過一絲氣惱之色,說話的是王嘎子,和他不對頭。這會說他文憑不夠格。
  “好,小劉,我們意思下就行了。”李局身材胖胖的,似乎沒有聽到下面人的內斗,拿起酒杯,在嘴唇上沾了沾就放了下來。
  領導意思,你敢意思?劉淮一仰脖子將大碗酒都給喝下,少說半斤白酒,心里有些涼嗖嗖的。
  這時,李局的手機響了。劉淮放下酒碗正好看到李局那張胖乎乎的笑臉變得僵硬,電話里一個男子的聲音:…南陽街這里的風氣什么時候變得烏七八糟?…
  電話里的聲音說不上多么嚴厲,但是劉淮發現李局似乎腿都有點發抖。不知道是醉的,還是怕的。
  “走,都跟我去南陽街1804酒吧。都快點!”李陽軍吼一聲,心急火燎的往店外走。(未完待續)R10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