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90 軟著抗

冬季八點鐘的夜晚,天空黑沉沉的。景華科技園里面還亮著燈的辦公室畢竟是少數。鳳凰餐廳里透出來的燈光將陸景一行人的影子拉的又長又淡。
  聽到陸景的調侃,江秋若嫻淑的笑起來,嘴唇正下別致的酒窩浮現,秀麗動人,整理了下余志成的衣領,道:“你們聊完了再來接我回家吧。”
  她給沒讓余志成送她回去,和席雨嘉回研發大廈加班。在景華晚上加班是常有的事情。不少人受不了加班不給加班費的苦,在景華混了資歷,會跳槽去其他工資發展。
  不過,通常情況下,景華年底的獎金也會高出江州的同行們三成,更別說景華通信的股權激勵價值不菲,每年的分紅都能看得其他手機行業的同仁羨慕的眼睛珠子發紅。
  從楓葉園漫步回南陽街要是在夏夜是極不錯的享受。只是,在冬夜里就不合時宜。陸景有心邀請何夢瑤與他同行也沒法,只得看著何夢瑤帶著助理、助手還有七八個人去研發大廈加班。
  “話說余小胖的媳婦對他很不錯啊。很疼他。我想起九六年的時候遇到她和蘇子在南陽街賣舊書時的情景。”坐到車里,車子往湖心路而去,陸景和宋雨綺說笑道。
  宋雨綺靠在陸景肩頭,似笑非笑的白了陸景一眼,說道:“說的好像我對你不好似的?你呀,是不是在中老年人的圈子混多了,動不動就回憶往事。搞得我都擔心你是不是心情不佳。”
  說著,輕輕的握著陸景的手。摸著自己的臉,輕笑道:“陸景。心藍姐也在美國哦。你不怕衛姐知道你和她在一起啊?”
  陸景12日要去美國參加景華手機的終審。莫心藍和陸景的事情在香港搞出了很大的波折,近期去了美國暫時避風頭。
  陸景苦笑道:“這種事我怎么去問婉儀她什么想法。那不是找抽么?”
  …
  高大清接了余志成的電話從湖邊公寓里坐車趕到南陽街1804酒吧時已經是晚上九點二十分。從玻璃窗里看到1804酒吧里座無虛席。推開門,看到陸景、余志成、宋雨綺、吳璇在酒吧一角的卡座上喝著酒說笑。
  “景少,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在湖邊公寓那兒等了一會公交車。”高大清坐下來解釋,又笑著和吳璇、宋雨綺打招呼,“吳總,宋助理。”
  清溪公司已經開始盈利,作為清溪公司的創始人,他的第一輛車必須是寶馬、奔馳,二三十萬的日系車他看不上。寧可坐公交再熬幾年。
  “沒事,我和余志成正聊著。叫我的名字就行,不用那么客氣。”陸景笑笑,招呼在1804酒吧里打工的漂亮女生送一杯百加得過來。
  高大清是時代俱樂部的成員,技術男,很早就和自己認識。他和余志成搞的清溪公司開發游戲,主要還是他的功勞。余志成負責的是企業管理和外聯的事務。
  “好的。”高大清接過服務員送來的百加得。心里詫異著:1804酒吧這里服務員是不送酒的,想來也只有陸景寥寥幾人在這里有特權。
  喝著酒,幾人聊起清溪公司改名和切入電子競技的事情。
  景華創投在清溪公司有35%的股權。宋雨綺分管景華創投的事務。對清溪公司的事情很了解,說道:
  “改名倒是好說,我問過,景華創投那邊沒什么意見。關鍵是你們的盈利模式。一家游戲公司想要切入電子競技。需要的是一款風靡全國甚至全球的游戲,而不是讓電子競技的戰隊來玩你們公司的游戲。
  即時戰略類游戲,現在暴雪的星級爭霸、魔獸爭霸。對戰游戲反恐精英。還有極品飛車系列、fifa系列。清溪公司的拳頭產品是《七種武器》,我建議你們找好自己產品的定位。”
  清溪公司的拳頭產品是《七種武器》是基于古龍改編的一款游戲。和臺灣昱泉游戲于2002年推出的《流星蝴蝶劍》類似。畫面、人物帶著很強烈的中國風。操作方式則類似與街機游戲《拳皇》中連招、蓄氣、破招等設定。
  定位?高大清和余志成對視一眼,若有所思。
  吳璇姿態曼妙的品著紅酒。深紅色的外套修飾著她靚麗火辣的身姿。她對游戲沒什么見解,問道:“陸景,你經常玩游戲,沒什么見解嗎?”
  “我哪有經常玩游戲。偶爾玩玩好不好?”陸景辯白著,又道:“余志成,高大清,你們有沒有將這塊游戲發展成網游的計劃?”
  《七種武器》這樣的游戲其實作為單機版移植到智能手機上很不錯的。只是,2004年初,谷歌安卓、蘋果ipone還沒發布。作為網頁游戲也很不錯。
  高大清道:“暫時沒有,我還是想做對戰類的游戲。游戲只有對抗才能吸引到游戲迷。”
  討論了一個多小時后,高大清和余志成接著回公司加班,有些想法需要整理下。陸景、吳璇、宋雨綺略作了片刻也離開1804酒吧返回新豐公寓。
  “電子競技這一塊,國內的游戲公司想要走開發,成為世界一流的游戲廠商很有難度。畢竟,國內盜版的氛圍很濃厚,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也很薄弱。”陸景裹著身上的黑色大衣,笑著對吳璇、宋雨綺說道。
  南陽街上風很大,十點之后,來逛街的學生、白領基本人就很少了。江州在冬夜里再繁華的地帶,人流都不會很多。
  吳璇毫無避諱的給陸景整理了下衣角,就像南陽街上往日隨處可見的情侶們親昵的動作一樣,滿意的看看陸景,笑問道:“你知道是這么回事。怎么不提醒余志成、高大清呢?”
  陸景就笑,抱了抱吳璇的蠻腰。道:“我又不是全才。很多東西只是有個模糊的感覺,說不定余志成他們能走出一條路來也未可知。”
  說笑著步行回了新豐公寓。關寧今晚在方琴那兒休息。三人在宋雨綺的房間里坐下喝了杯茶。陸景開車送吳璇回林元區的安都公寓,然后去景華研發大廈去接何夢瑤。
  …
  “夢瑤,晚上加班干什么呢?”陸景開著車與何夢瑤回到33號別墅中。前幾日的雪早就化盡,車外清冷異常,水杉木、松樹混成了的樹林在夜色中嗚嗚發聲。
  “處理下昆成汽車的事情。你從國安五處那兒拿回來的資料,我正安排人研發。”何夢瑤清聲答道。進了別墅給陸景抱住,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潔白如玉的臉頰上浮起一抹輕紅,問道:“你們游戲的事情聊得怎么樣?”
  “清溪公司準備改名為銀河。其他的事情八字沒一撇。”陸景擁著清麗脫俗的何夢瑤,撫摸著她烏黑如云的長發,笑道:“
  電子競技這兩個月在京城和黃海發展的很迅速,目前大大小小的戰隊加起來有十幾家。目前,鼠標、電腦、鍵盤等電子競技周邊廠商在goc星際項目上的贊助接近5千萬。到時候比賽直播收入,廣告費加起來,肯定會非常可觀。我預計今年星際聯賽的產值可能達到3千萬美元左右。
  不過,余志成和周大清想要搭上電子競技的順風車還有很遠的距離。他們目前的游戲不適合作為電子競技的項目。江州這里,我也打算讓星空網吧組建一支戰隊。扶植下電子競技的氛圍。畢竟,大學生是電子競技的主要受眾。”
  何夢瑤粉雕玉琢的臉上浮起思索的神色。作為景華的實際負責人,她很清楚景華旗下各企業的動態,“嗯。星空網吧每年的利潤應該可以支持一家電子競技戰隊。”
  沉吟了會,何夢瑤建議道:“你要發展電子競技的話,構建各級聯賽體系、游戲頻道的推廣、宣傳都很關鍵。”
  做企業都是相通的。何夢瑤在企業管理方面天賦卓越。雖然只有二十七歲。她在景華內部高級管理職位上已經工作了三四年。從白云酒業的發展破局到昆成汽車的高速成長,再到穩定景華總部。每一次工作的業績都顯示出她超絕的才華、能力。
  就算從來沒有接觸過電腦游戲,還是一語中的。
  “嗯。婉儀在體育總局。王燦在搞聯賽。我現在只有再用財力、影響力推一把,國內的電子競技產業做到10億美元要不了兩三年的時間。”
  陸景抱著何夢瑤,愛慕的凝望著她有著清冷幽靜氣息的絕美眼眸,手掌緩緩的撫摸著她渾圓的翹臀,隔著牛仔褲、羊毛褲感受著佳人玉-臀的彈滑。
  “夢瑤,我們洗澡睡覺。”陸景溫柔的噙住了她嫣紅柔軟的嘴唇。
  何夢瑤嚶嚀一聲,心里的情意似乎被陸景的吻給勾起來,嬌軀微微的顫栗,羞澀的期待著。
  這幾天和陸景在一起的時候做了很多次。每次都會想起陸景第一次破開時安慰她的話:后面很舒服。她難以忘卻陸景帶她登上云端的極致韻味,也期待著給心愛的男人帶去極致愉悅的享受。
  …
  深夜里,33號別墅的大-床又急促的搖晃起來。在極致歡暢的時刻,陸景低吼著,傾泄而出。
  余韻漸漸的散去。何夢瑤嫩滑柔膩的臉蛋緋紅涌動,尤其的明艷眼眸注視著還伏在她身上的陸景,愛意流動,輕聲道:“你好重。”
  就像做完了說“好熱”一樣,這都是下意識的話。但陸景仍舊是被何夢瑤嬌柔的輕語弄得心神搖蕩,說道:“那我下來。”
  心里無比愜意、快樂的情緒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