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 問題在哪里

“小伙子,你關心這個干什么,我說了,有能力的人上不去。”正說著話,老何把最后一道菜,紅燒北湖魚端了出來,聽到這話,就笑道:“小伙子,整個電器一廠要說能人,除了老廠長,就是老沈。”
  沈文斌嘿嘿一笑,也不反駁老何的話,喝了一杯啤酒,頗為自得。“老何,你也坐下來喝一杯。今天我請客,說會話。”陸景邀請道,等老何坐下來,他笑問道:“沈主任,要是你當廠長,打算怎么做?電器一廠的產品我知道,電風扇和電話機。電風扇只能在楚北省內銷售,電話機還沒摸到影子。要扭虧為盈怕是難的很吧?”
  沈文斌眉頭一揚,說道:“電器一廠的電風扇,我敢夸口,買回去用五年、八年不會壞。別的牌子比不了。電話機那塊為什么做不出來,因為人才被別人挖走了。哼。我要是當廠長,我就拿著棍子去把那小子敲回廠里做事。做人不能忘本,你說是吧?”說著,他又倒了一杯啤酒,一口悶了,“先把電風扇賣出去,撐到電話機搞出來,電器廠的日子就好過了。”
  陸景點點頭,沈文斌倒是個能人,能看到電話機的市場前景,想了想,說道:“沈主任,我的廠子在常新縣建成還要三個月左右。到時候要是有工人愿意離開電器一廠來我這兒做事,我在工資上肯定不會虧待大家。”
  沈文斌嘿嘿的笑了笑,打量了一會陸景,心里有些感覺,但是說不上來。
  陸景從錢夾子里拿出錢來,遞給老何,問道:“老何,你以前也是做食堂大廚的,我給你指條發財路,你走不走?”
  老何接了錢,去柜臺找零,遞給陸景,笑呵呵的道:“小伙子,有發財路我當然走,但是你要說得靠譜才行。”
  陸景笑道:“我說了我的公司子在常新縣建廠,估計員工有個三、四百人。你的手藝我也試過了,很不錯。我把食堂承包給你怎么樣?”
  老何搓搓手笑道:“那敢情好啊。”承包食堂一年賺的錢肯定比他守著這個小飯館要強。
  老何倒了杯啤酒,要敬陸景,陸景和他干了一杯,說道:“老何,我請你承包食堂,你一個人怕是忙不過來吧。”
  老何道:“那當然。小伙子,說了這么久,你怎么稱呼?”
  一直沒開口的韓超說道:“這是我們景少!”
  “景少,我到時候會找人幫忙,你放心,菜的味道絕對差不了。”
  陸景笑著點頭,“那行,明天我再過來轉轉。”說著,與韓超一起告辭離去。
  老何站起來看著陸景離開。沈文斌笑道:“別看了,老何,這小伙子是個爽利人,我看他說讓你承包食堂十有**是真話。”
  老何嘿嘿一笑,對老沈的判斷他一向是很佩服的。
  沈文斌琢磨著陸景的最后一話,瞇著眼睛喝了口酒,突然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腦子轉過彎來。
  …
  “熱死我了。”黃紫琪背著紅色的背包從機場大廳里出來,坐進普桑里。她穿著白色的襯衣,水磨藍色牛仔褲,俏臀豐挺,還是那么性感迷人。左手上胳膊彎處搭著件脫下來的灰色外套。
  陸景從駕駛座上扭頭笑道:“你還以為是京城啊。”說著,將副駕駛座上的笑笑介紹給她,“這是我的臨時助理,陳笑。你機票報銷的事她為你處理。”
  陳笑拿了一張名片遞給黃紫琪:微笑道:“你好,黃小姐。這是我的名片。回頭你把發票給我,報銷的費用明天就可以下來。”
  “哦,行啊。”黃紫琪從一身職業通勤裝的陳笑手中接過名片。名片上面寫著她的號碼,而在職位一欄赫然寫著景和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紫琪心里暗暗有些吃驚,這個女孩看起來年紀不是很大,怎么就是副總了?
  陸景發動了車子,往長江酒店而去。陳笑從白色的手包里面拿出一張手機卡給黃紫琪,“黃小姐,這是新辦的手機卡,話費我充好了。有任何問題可以隨時打我電話。”
  “謝謝!”黃紫琪接過手機卡,笑道:“陸景,看來這次任務很重啊。服務這么周到,我想不努力都不行了。”
  陸景看著車笑道:“是給我一個姐姐的茶樓做設計,時間有些緊,并且一定要讓她滿意。”
  黃紫琪自信的道:“這不是問題。”
  中午吃過飯后,本來說讓黃紫琪休息一下午,她堅持要去茶樓看看。陸景先打了電話和王嫣然約好時間,然后帶她過去茶樓。
  看著黃紫琪和王嫣然聊的挺好的,陸景告罪了一聲,去往老何家的飯館。
  他昨天當著沈文斌的面說今天要過來看看,是大有深意的。在陸景看來,沈文斌的能力沒什么問題,但是他在江州電器一廠職工中威望如何卻是要考察一番。
  不管他做不做手腳,只要今天去找些人談一談,只要大部分人對他評價還行,那就說明他在競聘中不會因為下面支持的人不夠而刷下來。
  老何正忙碌著,就讓他女兒帶陸景到附近電器一廠職工家里轉悠。連續轉了幾家,看著女孩額頭上有些冒汗,陸景在一家小賣部里買了兩瓶飲料,遞了一瓶給她。兩人走在樹蔭的小路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兩人說著話也慢慢熟悉起來。
  “何夢明,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陸景問道。對于這個有著先天性心臟病的柔弱女孩,他心里有著一份憐惜,覺得這么美麗的女孩子,不應該受到疾病的困擾。想來等老何承包食堂后,賺到了錢,一定會給她治病的。
  “讀書。我想去學校讀書,然后像我姐一樣去讀大學。”何夢明柔聲說道,“你呢?”十六歲的女孩兒正是做夢的年紀,她初中畢業后,已經輟學在家一年了。
  陸景倒是有些微微的差異,他以為女孩一定會說“治好病”。
  “我?”陸景一時間有些恍惚。他在人生讀檔時,有三個愿望。老頭子已然退休,過著恬然安適的生活。前些天打電話,羅女士還說老頭子身體不錯。想著下個月羅女士的生日,再回杭城看父母。
  而此刻他正在調查廠長的事情,就是在協助大哥破局,然后再是他自己的愿望。
  陸景看向遠處的北湖,嘆道:“我的愿望是按照自己的性子活著,讓此生沒有遺憾。”
  何夢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
  花樣年華是江州市最有名氣的夜總會。五層樓的建筑,門前五彩的霓虹燈閃爍讓這家夜總會在夜色中美輪美奐,透著奢華誘惑的味道。
  花樣年華一間豪華的包間內,賀少拿著一杯芝華士,坐在沙發上笑呵呵的說道:“黃暉那個sb,滿腦子都是女人。前天在江州大學里面招惹市委三號車,瑪德,差點把我也給坑了。”
  坐在他上首的一個青年,臉形瘦削,有著蜜臘一般非常健康的膚色,眼神銳利,拿著酒杯淡淡的喝道:“賀爽,市委三號車也沒有什么可怕的,姓陸在江州又沒有什么根基,震懾下小蝦米還行,對付咱們他還差點火候。”
  賀爽的父親是江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這樣的實力派當然不怕一個剛到任沒多久的副書記,常務副市長。
  賀爽笑道:“還是謹慎點好。我爸給我說過,讓我這段時間不要惹事。方少,你知道吧,聽說理工大學的何夢瑤答應黃暉的追求了,真tm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黃暉就是小個角色,除了砸錢還會什么,泡泡小姑娘而已。黃家子弟里面厲害的是黃哲。嘿嘿。”
  賀爽附和著笑幾聲,想起傳聞中的一則香艷的事情,但是又不好求證。
  兩人說著話,方少的電話響起來。電話傳來一個溫柔的女子聲音,“華天,競標失敗了。電器一廠的那塊地被麗都酒店的何欣靜拿走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已經給老朱打過招呼了。”
  女子的聲音有些疲倦,“麗都酒店出價2100萬,市里要求資金必須三天之內到指定賬戶,我們爭不過。按理說,她是拿不出這么多現金的。”
  “混賬!”方華天憤怒的把手中的酒杯砸到棕色的地毯上,這塊地他早就盯上了,不想中途被人攪了局,好一會才道:“雨玲,你辛苦了。我會去要一個說法的。”
  說著,掛了電話,拿起手機又打了幾個電話。他把西服拿上,“賀爽,你自己玩。”他說完就急沖沖的往外走。
  賀爽問道:“呃,方少,你去哪兒?”
  “回家!”
  夜色中,桔紅色的世爵跑車極其拉風的飚進了市委常委院,停在了3號別墅面前。門口的保安很自覺的放行,這車整個江州就一輛,里面坐著王副書記的兒子。他自然是不會去檢查什么。
  “媽,怎么回事?”方華天進門就將西裝丟在白色的沙發,非常的不爽的問道。
  王書記今年五十歲,帶著老花鏡正在客廳里看文件,見兒子怒氣沖沖的回來,淡然的問道:“什么怎么回事?”
  “江州電器一廠的那塊地不是說好了讓大商國際集團拿下來嗎?”
  王書記慢條斯理的道:“江州電器一廠的事情被郁書記和童市長交到陸江的手中,自然是他負責,被他手下的人拿走了有什么奇怪?你開車開慢一點,江州城里還有省委機關,不要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情。”
  方華天也顧不得他**說他,問道:“麗都的何欣靜和陸江有關系?”
  王書記沒有回答,而是說道:“你最近收斂一點。”
  “行了,我知道了。”方華天郁悶的拿起西服出了門。王書記也不以為意,拿起材料看起來,思緒卻飄的有些遠。
  今天土地拍賣會的事情她當然知道。陸江手上有這2100萬資金盤活一個兩三百人的小廠是很輕松的。
  這記殺威棒看樣子是沒有起到效果,不知道童市長會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