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9 往事一一

江州在元旦的前一天下了2003年的第一場雪。紛紛揚揚的大學將白沙井染得銀裝素裹,分外妖嬈。從白沙井的69號的小別墅三樓客廳里看去,白沙井民國風情十足的建筑屋檐上粉白的雪讓一道道曼妙的筆畫勾勒在天地間。
  “陸景,你那天帶我、秋蘭姐、雨瑤去積西鎮的江堤想和我們說什么?”何夢瑤依偎在陸景懷里問道。穿著淺灰的毛衣,藍色的牛仔褲,明艷動人。初為新婦,她身上清冷的氣質都減了不少。帶著嬌柔的女人味。
  陸景環著何夢瑤纖細的蠻腰,聞著她身上的清香,心里涌起柔情。平安夜那晚他要了夢瑤兩次,那如清簫的嬌柔啼鳴讓他欲罷不能。夢瑤圣誕節一天都在床上休息。
  溫柔的吻了吻何夢瑤清麗的臉蛋,陸景溫潤的笑道:“心中江山如畫,我想問你們會陪著我看那燦爛的星空嗎?”
  何夢瑤微怔,潔白柔軟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頰,美眸看著他,沒說話。但,所有的情意答案都說出來了。
  關寧去省藝術團練二胡去了。陸景和何夢瑤賞著雪,臨近中午時,何夢明、明雪來了別墅。
  陸景同意唐雨瑤留在江州工作。明雪已經是研二上半學期快要結束,兩年制的研究生這會大多數人已經在找工作了。陸景索性將明雪調回來繼續擔任助理。
  何夢明臨著元旦假期,回來看父母和姐姐。她不外出做課題的話,基本上一個月會回江州一次。
  明雪的眼睛何其毒辣,看了看何夢瑤,又看了看陸景,心里偷笑起來:陸景已經把何夢瑤給吃了。
  “小明,你畢業后準備去哪兒工作?”陸景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吩咐白沙井麗都酒店將飯菜送過來,回來笑著問何夢明。他忘了問何夢明畢業后的打算。
  何夢明雙手揣在衣兜里,道:“去ek公司工作吧。”心里忽而有著淡淡的惆悵。她姐眉眼間的風情,她又怎么會看出來呢。心里嘆了口氣。
  窗外雪花紛紛。她想起陸景送她回家的那個雪夜。
  …
  …
  高層全部涉嫌違規操作等罪名,高遠基金所有的業務都出了問題。高修平到香港之后,在副總經理樸陽羽的幫助下,花費了三天的時間才基本將事情理順。
  期貨改平倉的平倉,展期的展期,應付合伙人的資金擠兌。股票布局提前清倉。各種金融衍生品,次級市場上的投資一一清理,回籠資金。
  高遠基金一共15億美元的資產規模,其中有不少是合伙人的資金。1月4日,高修平清理過之后,高遠基金一共虧損了7億美元。
  高修平嘆口氣,將樸陽羽叫到了高遠基金大樓的辦公室里,問道:“樸總,我過兩天會將高遠基金注銷,準備重新在新加坡注冊一家資金,你有興趣去新加坡工作嗎?”
  新加坡和香港是亞洲有數的金融中心,自由港。高家要重新注冊一家信托基金,注冊在新加坡是合適的選擇。
  樸陽羽看了看四周熟悉又清冷的辦公室,想到富躍產業基金楊星長的邀請,嘆道:“高總,我的家人在香港生活的很習慣,我暫時沒有去新加坡發展的意愿。”
  高修平擺擺手,也不勉強,環視著辦公室的沙發、墻壁上的大液晶電視,紅木辦公桌,悵然的道:“好吧,大家好聚好散。唉…”
  香港現在的基金中,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將會一枝獨秀。據說富躍產業基金最近在增發新股募資,準備將資產規模擴大到20億美元,其所能影響的資金,有可能會達到80億美元至100億美元,這是一個及其恐怖的數字。
  …
  …
  京城。
  京城飯店的包廂中,高俊耀和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吃著飯,多年的老朋友,飯吃的很隨意。
  “老高,最近準備投資那個領域發展啊?你的眼光我一向是很佩服的啊。”
  高俊耀呵呵笑道:“互聯網領域。全球互聯網正在興起。這是一個大有作為的領域。從九九年那次高科技泡沫看,互聯網行業有可能誕生500億美元的企業。”
  中年人挑挑眉,笑道:“你這個預計可是很樂觀的啊。”
  高俊耀就笑,“互聯網擁有無限可能嘛!”說笑著,臨近這頓飯的尾聲,高俊耀嘆道:“秦總,不瞞你說,我最近在香港那里虧損了7個億。唉,連累的高遠基金都要倒閉。連大樓都要被迫賣掉了。現在就想著趕緊把資金轉移到美國去投資互聯網。”
  秦總是華橙投資的總經理。
  被迫?秦總眼神微微一凝,香港那里的事情,他又怎么會不知道,隨即笑道,“老高,要對亞洲的經濟有信心嘛!”
  …
  …
  周二晚上,陸景在鳳凰餐廳宴請景華總部的眾人吃飯為明雪重返景華行政秘書組接風洗塵。和寇小蠻吵翻的余樂提前結束休假返回江州見新同事。
  鳳凰餐廳是楓葉園內口碑最好的餐廳,小菜口味尤其出色。餐廳環境幽雅,入門是翠綠的假山、流水、綠樹。雖然不設包間,鏤空玻璃辦隔斷的雅座也頗受景華科技園里白領階層的歡迎。
  吃飯前,陸景和楊顯坐在角落里說話。景華手機在美國被安全調查的事宜將會在1月12日在加州聯邦法院進行最后的終審。周復生正在美國積極的運作。
  “過的希望很大。只是,今年景華手機的銷量受到了一定的影響,我們今年預計只能銷售1800萬臺。”楊顯嘆口氣道。
  今年的銷售量相比于去年的2200萬臺少了400萬臺,而且都是在歐美地區銷售的高端機型。今年全球手機市場增長了6,這里外里景華的利潤損失就大了。
  由于受到歐盟、北美的安全調查,景華手機在北美、歐洲市場的名氣固然是增大了,但是市場開拓尤其艱難。甚至原有合作的運營商也存在種種顧慮。
  離除夕還有十五天。今年景華在手機業務上的利潤只有130億(約合15.7億美元)。
  陸景擺擺手,道:“這不是景華的問題。是和華收購現代汽車的后遺癥。能解決就行。我12號會去加州。今年我們再向手機市場的王座發起沖擊。”
  楊顯笑道:“景少,這話我可以在景華內部傳達嗎?”
  陸景就笑,“這怎么能說?不利于團結啊。”伸手拿起桌面上的手機,看看號碼,去鳳凰餐廳外接了電話,“哥,吃過晚飯了?”電話是大哥打來的。
  電話里陸江笑道:“剛下班。晚上在匯海大酒店和人有個約。說件事。小景,你和高家的事情放一放,最近京城里有些聲音。”
  陸景詫異的道:“哥,怎么回事?”
  陸江笑了笑,聲音溫潤的道:“你是不是把高遠基金給弄垮了,聽說你還在購買高遠基金的總部大樓?”
  陸景明白過來了,大哥那里受到了壓力,大概京城里有人說怪話。問題是,高俊遠說的什么狗屁話,當著自己的面近乎調-戲莫心藍,自己不把高遠基金趕盡殺絕心里如何痛快!
  “哥,我知道了。”
  “行。你知道就好。何叔叔那兒你自己溝通下。今年早點回來過年,免得爸媽掛念你。”
  陸景苦笑道:“哥,我臘月二十一還要去趟美國,盡量早點回去吧!”
  掛了大哥的電話,陸景琢磨了下,撥了個電話給楊星長,“老楊,停止收購高遠基金總部大樓。”很明顯,高家在京城里運作了一番。
  “啊…”電話楊星長訝然一聲。
  陸景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問道:“怎么?”
  楊星長拍拍自己胖乎乎的臉,道:“景少,今天下午高修平和我簽訂了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所有權轉讓協議。我以4億美元的代價拿下了這棟大樓,本來想等會給你打電話的…”
  陸景拿著手機,半天說不出話來。高家這是要把他貪得無厭的事情給坐實了。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按照正常的售價大約應該在5-6億美元左右。
  楊星長小心翼翼的問道:“景少,莫非有什么問題?買下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是陸景交代給他的任務,但是怎么完成了陸景反而有些不高興呢?
  “老楊,我們被坑了。”陸景拍拍額頭,“高家和你做交易之前,在京城里告了我的黑狀。他們現在反倒成了弱小的受害方。”
  楊星長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混過。陸景這一說,他就明白了。京城里怕是有些對陸景不滿的聲音。陸景這段時間怕是要謹慎“行事”了。
  楊星長提議道:“景少,要不我們再加1億美元的資金?”
  陸景道:“不行。現在彌補已經來不急了。我們反而會成為笑柄。”嘆口氣道:“行了,老楊,就這樣。盡快把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改名。”
  高俊耀還是很有想法的。不過目前來說,對自己沒什么影響,奈何不了自己。但是,以后需要注意一點了。不能用這么明顯的政治手段去打擊商業對手了。否則,京城里就不只是不滿的聲音了。
  …
  …
  鳳凰餐廳里的小菜及其不錯,何夢瑤原本是白云酒業的總經理,她的助理席雨嘉一個電話就調了一箱特釀的碧玉香過來。碧玉香是果酒,度數不高,入口綿軟,男女皆宜,很適合宴飲。
  陸景、何夢瑤、吳璇、楊顯、江秋若、席雨嘉、余志成、宋雨綺、余樂、唐雨瑤、墨靜雯等人紛紛和明雪碰了一杯。
  吃過飯,一行人出了鳳凰餐廳。楓葉園的馬路四通八達,呈正方形的格局。每個人住處,晚上的安排都不一樣,大家二十多人就在餐廳門口分手。
  余志成道:“陸景,我有點事和你說下,關于游戲的事情。”
  “行啊,咱們好久沒聊了,去1804酒吧說話。”陸景笑著答應下來,“要不要先送你媳婦回去?”余志成和江秋若已經結婚。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