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8 回江州

邵秋蘭嬌小的藍色甲殼蟲轎車駛過來,在江州機場的車流中很是顯眼,陸景都不知道她剛才把車停在那個角落里才讓他沒有一眼看到。
  “姐、夢瑤1見面笑著打過招呼后,陸景將他和唐雨瑤的行李放在車后備箱里。十三坐了副駕駛座。陸景與何夢瑤、唐雨瑤在后排車座上擠著。
  淡淡的清香分別從身-體左右兩邊傳來。看著何夢瑤近在咫尺清麗脫俗的玉容,欣喜的情緒都要溢出來的美眸,陸景壓著心底把她抱到懷里的躁動,輕輕的握了握她的手,潔白軟滑,有著微微溫涼感,“夢瑤,香港那邊出了點事,耽擱了。”
  何夢瑤粉雕玉琢的臉上浮出一絲緋紅,這么多人呢,清聲道:“我知道的,是南葉日報的事情。你處理好了嗎?”
  “當然處理好了。”陸景呵呵一笑,對知性精致的邵秋蘭道:“姐,我們去積西鎮江堤那兒呆一會。”
  “你發神經啊。這么冷的天帶我們去江堤上喝西北風。”邵秋蘭嘴角勾勒出一縷微笑,下了機場高速轉向江州大道。她有些明白陸景的意思。
  九九年,陸景邀請何夢瑤去景華工作的時候,就是在積西鎮的江堤上。她當時也在場。陸景有一次給她說過,他永遠忘不了江水滔滔,往東而去,她和何夢瑤衣袂飛揚、顧盼生姿的那一幕。
  來過江州的人都知道江州只有夏季和冬季。盛夏的時候柏油馬路上能看到冒煙的景象,而冬天的寒意不及北方,卻是透骨的涼。四人在積西鎮的江堤之上放眼望去。一片城市的興盛與自然景色的枯寂交融的畫面。
  右手邊的積西鎮早就發展成為江州的第二個商業中心區。幾棟地標性的高樓入云,車來人往。再遠處的景華國際學校、景華植物園、鹿山都是枯黃的冬天色彩。寥寥的在天際邊。
  江風撫著幾人的頭發。陸景回頭問身后的三女,“還記得九九年我帶你們來這兒的情景嗎?秋蘭姐精致靚麗。夢瑤清麗明艷,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幕啊。”
  邵秋蘭正給唐雨瑤說當時的情形,星眸帶笑的道:“我就記得你那天在夢瑤的學校里把她的女神形象給敗的一干二凈。夢瑤,你呢?”
  九九年的時候,她與何夢瑤都沒有和陸景在一起。那會兒,她和陸景只是情愫暗生,她那天正好借機擺脫何兆林的糾纏。陸景則是拿著銀行卡說隨便刷,把一個拿著玫瑰花在大四畢業前夕最后努力追求何夢瑤的男生給說走。
  何夢瑤長發飄飄,白皙如玉的肌膚有著薄羞的微紅。笑著道:“陸景的眼神灼熱的我難受。其實,我那是沒打算離開星空網吧主管的位置啊。”
  唐雨瑤撲哧掩嘴而笑。可以想象陸景那會多么搞笑。專門把何夢瑤帶到這里來說服她。
  給唐雨瑤一笑,陸景的感嘆也發不下去了。凝望著何夢瑤、邵秋蘭、唐雨瑤各具特色的絕美容顏,陸景笑著和三位大美女一一擁抱。好像換了一個時間,再來同一個地點也只能是緬懷一下舊日情懷了。不過,秋蘭、夢瑤都在自己身邊,雨瑤也在,還有什么需要苛求的呢?
  下午一起在南園別墅里說著話,時間轉瞬便到了傍晚時分。關寧和方琴下班后從景華國際學校駕車過來。宋雨綺和陳蘇子約了吃晚飯沒有過來。邵秋蘭這陣子教書的功課比較松。徐詠碧便將星光咖啡和1804酒吧交給她照看。圣誕節左近回了建業陪母親過元旦。吳璇去了東京,為麗都酒店的事情忙碌著。
  吃過晚飯,陸景與何夢瑤步行橫穿南陽街回新豐公寓拿車,準備送她回景華公寓。圣誕節景華公司是不放假的。
  晚上是平安夜。南陽街生意極其火爆,人流涌動。陸景和何夢瑤像大學生情侶一樣牽著手閑逛著往師南路走。許是人多,沒覺得這會的風有多冷。
  “夢瑤。有沒有和我偷偷溜出來的感覺?”陸景攬著何夢瑤纖細的蠻腰,笑著問她。
  何夢瑤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輕輕的嗔著陸景。又述說著她的情意,讓人迷醉。格外的明艷清麗。
  “何夢瑤!夢瑤。夢瑤,是你吧?”陸景與何夢瑤剛走過胡氏湯包店,一個驚喜的聲音從側后方喊道。
  陸景與何夢瑤回頭看去,看到一家精品店門口一名描著精致的彎眉、飛翹的媚眼的高挑女孩驚喜的喊道。她身邊還有一男一女,都是面帶詫異的看過來。
  何夢瑤愣下,隨即臉上露出微笑,清冷的打著招呼,“小舒。”說著,看向陸景。這是她在大學的室友。
  陸景費力的擠開人流,帶著何夢瑤走近兩步。小舒興奮的拍著何夢瑤的肩膀,打量著室友,“夢瑤,你還是沒什么變化啊。哦,不,越來越漂亮呢。見到你真好。咦,這位是?”
  她看到陸景牽著何夢瑤的手。上學那會兒一貫是冷美人的何夢瑤居然沒有任何不悅的反應。我的天!
  陸景微笑道:“我是夢瑤的男朋友。”
  “噢--。”猜想被證實,小舒還是忍不住張大嘴。
  立時,何夢瑤絕世的容顏上泛起淡淡的嬌羞,給正詫異著的一男一女打著招呼,“羅戴,蘇妍,你們也在。”這兩人是她一個專業的同學。
  幾人站著寒暄著,說著畢業四五年各自的工作、經歷。小舒卻是對陸景很好奇,笑道:“陸景,你真是有兩把刷子啊。當年我們理工大四個年級的男生加起來都沒有獲得夢瑤的芳心啊。前仆后繼。嘖嘖,沒一個城管的。喏,羅戴原來也是夢瑤的愛慕者。”
  “小舒,我女朋友在啊。”羅戴笑笑,羨慕看了陸景一眼。當年的理工大校花,不知道是多少男生的夢中情人啊。畢業之后,也終于找到了人生的歸屬。這個消息傳出去,不知道要跌碎多少人的眼睛,又有多少還在奮斗追奔十年之后來殺回馬槍的男生要黯然神傷。
  陸景笑著看了看何夢瑤。何夢瑤俏臉含羞,在夜色中尤其動人。他比何夢瑤晚了兩屆,又哪里會不知道何夢瑤當時在新月湖大學城這里知名度呢。
  說笑了一會,相互交換的手機號碼,兩撥人約定日后見面再聊。平安夜,哪里會有人去做電燈泡?陸景與何夢瑤過了1804酒吧、星空網吧,從師南路到新豐公寓。
  陸景在新豐公寓這里的車庫停了幾輛豪車以備不時之需。上樓拿了車鑰匙,帶著何夢瑤做到白色的保時捷車中,陸景對副駕駛座上的何夢瑤笑道:“夢瑤,對張勇還有印象吧,我那時候和他專門去理工打籃球,想要碰到你。結果沒有一次碰到你。”
  “你們男生都這樣制造偶遇追女生嗎?”何夢瑤輕笑著道,心里有些難言的美妙滋味,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好像,從大學里畢業很久了啊。有時候也會懷戀當學生時閑暇的日子。
  陸景就笑,“我先聲明啊,我是去見識下冷美人有多么漂亮的。那會真要碰到你,我不會上去找你搭訕。”
  何夢瑤美眸橫盼的看了陸景一眼,笑著不說話。
  陸景知道何夢瑤的意思:搭訕我也不會理的。心里愛煞了這個清麗脫俗的女孩,也不急著發動汽車,解開安全帶,俯身過去,凝望著她明艷照人的容顏,低下頭溫柔的吻著她紅潤豐澤的櫻唇。
  一陣陣眩暈襲來,何夢瑤動情的抱著陸景,吐出香舌仍由他品嘗,下午見到陸景的思念、愛意終于如同山洪一樣爆發開。連陸景解開她的棉衣,手握著她的玉兔都無瑕顧及。
  車內情熱如火。何夢瑤動情的呻-吟聲催的陸景幾乎欲狂。好在還記得不能在車里將她由女孩變成女人。白色的保時捷在夜色中繞到開發區大道急速的狂飆至景華公寓33號別墅,何夢瑤的家中。
  言語都是多余的。動情的熱吻著,洗過澡,在潔白的床上,陸景覆蓋著何夢瑤動人至極的嬌-軀,看著她清澈晶亮的眸子,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臉帶著動情之后的桃紅色,“夢瑤…”
  保留了二十七年的女兒紅為陸景綻放。
  “疼!”何夢瑤咬著嘴唇,眼淚落下來,“陸景,疼!”
  “一會就好,后面很舒服的。”陸景心疼的吻著佳人,愛-撫著她,寬慰著。
  夜色中,33號別墅的燈光尤其的明亮。繁華的景秀路平安夜里的喧鬧隱隱的傳來。新月湖畔仿佛還有情侶們放著煙花,慶祝著2003年的平安夜到來。
  月過樹梢的時候,臥室里的大-床終于不可避免的搖動起來。白色的棉被起伏著。陸景最終在那緊窄的包裹著一泄如注…
  靜謐的冬夜轉瞬而過。清晨的陽光驅散著林間的薄霧,別墅窗外的鳥兒叫聲清脆若黃鸝,何夢瑤費力的睜開眼睛,看到陸景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啊…”明艷動人的眼睛羞澀的閉上。心里,忽而覺得整個世界都生動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