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6 結束

陸景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瞪了俏皮而笑的董晚瑤一眼,道:“什么話啊?董冰是董叔叔讓她來關注這次南葉日報事件。上午勝負已分,她請我吃飯八成是來問我原因。”
  董晚瑤咯咯嬌笑,趴在陸景肩膀上打趣道:“哥,不用解釋的那么清楚哦。”堂姐董冰比她要漂亮,和關寧姐是一個級數的美女呢!
  陸景捏了捏美人痣的臉蛋,道,“跟著心藍學壞了。越來越促狹。”
  莫心藍今天下午飛美國。昨天晚上,她爸就打電話過來了。消息已經傳了出去。董晚瑤只是在莫心藍身邊工作,她不用去美國。莫心藍帶的是她助理季夢白。
  說笑了幾句,董晚瑤去隔壁辦公室找唐雨瑤、墨靜雯說話。
  楊星長笑瞇-瞇的走進陸景的辦公室,今天上午的新聞報道,他已經看到,寒暄了幾句,笑道:“景少,高俊遠罪有應得啊!我聽說九八年的時候,他做空港幣。”
  陸景笑著擺擺手,道:“這種事不能算罪名,不然香港這里的西方媒體又有話說。還是要集中在嶺南那里的事情。從謝平秋哪兒搞來的線索,陳谷子爛芝麻的帳。老楊,高遠基金倒下之后,富躍產業基金可以壯大吧?”
  楊星長胖乎乎的圓臉笑得迷成一條縫,“當然可以,至少可以把影響力擴張到80億美元左右。不過,景少,這么大的資金,我們十幾億美元的資本不好控制。還得吸納合作伙伴的資金。我預計可以擴展到20億美元的資本規模。只是,這樣一來。你和謝少的股份可能會被攤薄。”
  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中,陸景個人占有30%的股份。謝晉文占有18%的股份,其余的股份為合作伙伴持有。
  陸景笑了笑,示意楊星長跟他一起到窗邊。今天香港是一個晴天。世運大廈頂層是68樓,數百米的高空之上,眺望著香港林立的高樓,心胸為之開闊。
  陸景道:“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小丈夫不可一日無錢。我們在塵世中打拼,無非這些東西。求得順意,求得心安。躍產業基金現在在沿海一帶有著偌大的名聲。只逼東南狼王墨承。你功不可沒。所以,這次富躍產業資本擴大,我不打算采取引進新的資金,而是由我們這些股東進行增資購買新股。我給你和你的團隊留2%的股份,你們自己籌資買下來。”
  楊星長微怔,隨即喜道:“景少,謝謝!”心里感慨萬分。
  京城的世家子弟身邊一般都有一個負責打理經濟事務的大幫閑。他最初就是幫謝晉文打理經濟事務,后來得到陸景的賞識,管理的資金逐漸變多。最后成立了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人生能有這份成就,能站在68層的高樓頂層俯視蕓蕓眾生,機遇是陸景給他的。
  陸景笑笑,道:“談理想這種嗜好。我很早就戒了。不多說了啊。高遠基金總部大樓我希望你拿下來。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也需要有自己的總部。”
  楊星長承諾道:“景少,你放心。我會全力以赴收編高遠基金的資產。”
  陸景笑著點頭。
  高遠基金縱橫全球各級金融市場多年,人才儲備、資金、客戶資源等等資產很多。富躍產業基金這下可以吃飽了。南葉日報的損失。可是要從高遠基金這兒找回來。
  以楊星長能影響到80億美元資金走向的能力,想必現在回內地走動下。至少可以得到省委常委這個級別干部的接待吧?
  富躍產業基金的壯大,和華也會收益匪淺。一個集團的影響力。除了自身的資本規模,往往所能調動的資金也是衡量的重要標準。
  “石油期貨的90億美元的利潤我要取出50億美元。石油期貨你繼續炒。我估摸著油價還要漲個大半年。你看著辦。”
  …
  “高俊遠就這樣完了?”香港半島酒店頂層的西餐廳中,董冰訝然問道。她穿著黃色長大衣氣質優雅,明眸酷齒,風情動人。
  陸景對付著盤子里可口的食物,道:“那還能怎么樣?犯法的懲罰很嚴重的啊。順帶說一句,高遠基金也完了。”
  董冰挑挑眼睫毛道:“我怎么覺得你是在報復高俊遠昨天晚上在楊爵士的宴會上說錯話呢?”她稍微一打聽就知道昨天晚上有什么事情發生。莫心藍是陸景的"qingren"這則消息絕對是流傳的最快的。
  丁靈剪著短發,甜美的笑起來,水潤的杏眼看向陸景。等陸景來的時候,冰姐給她說過這事。
  陸景苦笑道:“可以別提這件事不?京城那邊已經有人知道了,王燦給我打了電話,我頭都大了。靠。”
  董冰可不會同情陸景,評價道:“你啊…,活該!”看向丁靈,“小靈,不會在心里抱怨我吧?”
  丁靈甜甜的笑著,抗議道:“冰姐,我才沒有呢。”
  董冰眨眨眼睫毛,輕笑起來,揭過這個話題,聊了一會,問道:“陸景,那南葉日報后面怎么安排?”
  陸景起身給丁靈、董冰添紅酒,道:“馬飛處理。黃利飛已經打通香港警署那邊的關節。南葉日報關門,責任由下面的主編和狗仔隊承擔。可能是一兩年的有期徒刑。安排總編士元去珀斯休假一段時間,等瑞豐公司后面買下一家小報再重新回來開工。”
  董冰蹙起修長的娥眉,拿起高腳玻璃杯優雅的品著紅酒,輕聲道:“陸景,你這不是赤-裸裸的褻-玩法律嗎?”
  陸景就笑,“法律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它體現的是制定法律階層的意志。我只是合理的利用里面的漏洞而已。”
  董冰無言以對,繼而失笑著搖頭。有時候真是覺得自己太單純了。現在倒是有些理解父母閑談時說的商海險惡。貌似小靈的心里承壓能力都比自己強。
  三人說著話,去餐廳外面接電話的董晚瑤一臉郁悶的走過來。坐下道:“哥,小蠻和你的助理余樂吵架了!”
  陸景、丁靈、董冰都好奇的道:“怎么回事?”
  董晚瑤在陸景面前什么話都敢飚。制服誘-惑的話都說的出來,但是在堂姐董冰、丁靈面前有些拘束。俏麗的鵝蛋臉微紅,道:“昨天晚上余樂要帶小蠻去開房,小蠻沒同意。今天上午小蠻本來是想給余樂一個驚喜,去找他的時候卻是發現余樂和別的女人昨晚去酒店開房了。”
  陸景笑著搖頭。余樂泡妞泡的麻煩大咯。那小子八成已經把寇小蠻其他便宜都占光了,就差上-床。問題是寇小蠻可不是那么好騙的。
  丁靈則是一臉的淡然。今年她在漢城那段時間就知道余樂天天晚上喜歡去龍湖。
  董冰則是一臉的詫異,半天合不攏嘴,看向陸景,問道:“這種人品的助理你也用?”
  陸景笑著喝酒,道:“董冰。我難道還管助理私人時間的人品如何嗎?好了,晚瑤不要郁悶。就我看,余樂未必能騙到小蠻。吃飯吧,我下午就回江州了。”
  …
  高修平給家里匯報過之后,從香港趕到了交州。很快,幾個電話打通之后,坐著一位朋友的車直達交州市郊省廳下屬的崅陽看守所。那位朋友和看守所的所長溝通了一番,片刻后,在一間窄小的審訊室里見到了三叔高俊遠。
  “二十分鐘。再多就不行了。”陪同來的獄警帶上門出去了。
  “三叔…”高修平看到穿著囚服坐在木椅上落魄滄桑的高俊遠,眼淚都差點下來。在他被二叔高俊耀賞識之前,他最大的支持者就是三叔高俊遠。“你,你還好吧!”
  高俊遠重重的嘆口氣。“哀莫大于心死!”他要是還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太笨了。
  高修平不明所以,勸慰道:“三叔,現在只是第一步程序。還有機會,我會給你請最好的律師。”
  高俊遠給侄兒的話給逗笑。苦笑,擺擺手道:“不用了。證據確鑿。小秋把我和她之間的交易都記下來了。枉我還打她是妹妹。修平。我給你一句忠告:強大的人都沒有朋友,只有下屬。”
  高修平不解,“三叔…”
  高俊遠笑了笑,道:“每個人內心里都有猛虎。不要相信任何人。要成為王,只能相信自己。好了,我認栽了。不說這些沒用的。修平,安排一下,讓我在里面過的舒服點。”
  高修平含淚答應下來,心里茫然。出了看守所回到市區里,謝過朋友之后,在交州希爾頓酒店的房間里疲倦的靠在沙發上撥了個電話給唐詩經,“詩經,我有點疑問想請教你。”
  “修平,稍等一會啊,我還在做面膜。”電話傳來唐詩經清潤的聲音,繼而聽到移動的聲音,“哦,好了,修平,什么事情?”
  高修平道:“詩經,你認為我們這些世家和陸景碰撞勝算幾何?你覺得陸家的實力如何?”
  唐詩經何其聰明,溫婉的道:“修平,高家遇到麻煩了?”
  “我三叔被捕了。我沒猜錯的話是陸景指使的。”
  唐詩經嘆口氣,道:“修平,我今天接到米奇(夏如龍)的電話,你三叔昨天晚上在楊爵士的酒會上將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當眾抖出來了。米奇當時在場。這個消息只怕已經傳到京城去了,你想想陸景會是什么反應?”
  電話里沒有聲音,唐詩經接著道:“至于勝算?陸家至少是一流世家的實力。我們這些商業世家,因為秉持中立的原則所以能傳承至今。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的實力是比不上京城里那些深宅大院的家族。碰撞的話,要是能避免炮灰的命運,有強力的支持,我們后期會占優。我們的資金足夠多。但是,問題就在于,我們肯定是炮灰。所以,我個人建議你向吳越學習。”
  高修平愣愣的出神。唐詩經都知道的消息,二叔怕是能知道大半吧?那么他為什么還要挑起南葉日報的事情呢?他不怕得罪陸景?
  瞬間,仿佛一道電光從腦子里劃過,高修平突然明白兩個小時前三叔在看守所里說的話:哀莫大于心死;不要相信任何人。
  三叔是個二叔賣了啊,而不是謝平秋。三叔一手執行挑起南葉日報的沖突,昨晚又得罪陸景,假設把三叔送給陸景處置呢?高家是不是就脫困了!
  高修平瞬間冷汗淋漓。
  高修平有些地方猜測錯了。但是,高俊耀心里到底是不是高修平推測的那樣,那只能是高俊耀自己心里清楚了。(未完待續。。